法輪大法恩澤我的親人們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九日】「法輪大法好」這句話十二年來,我不知告訴過多少人,包括我的親戚、朋友、同事、同學,用我的親身經歷告訴人們:是法輪大法給了我第二次生命;是法輪大法圓容了我的家庭;是法輪大法恩澤了我的親人。

一、法輪大法給了我第二次生命

十二年前,也就是九七年十月~九八年四月一日前,這是我生命走到盡頭的一段難忘的日子。當時我被醫院診斷為頑固性哮喘,同時還伴有膽囊炎、腹膜炎、心臟病、類風濕、股骨頭壞死。醫生說我就腳趾蓋、手指蓋沒有病。當時吃藥就往外吐,輸液胳膊就腫起來,醫生說都飽和了實在沒有辦法了。當時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到處尋醫問藥。光請和尚念經、看邪病就花銷4000多元錢,也沒有好轉。

我每天在地上爬來爬去以淚洗面,遺囑早已寫好。無論從身體上還是心理上我的承受都到了極限,幾次想到了死,但我又不甘心,因為我還年輕,孩子還小,如果再沒有了媽媽得多可憐哪!就這樣,我每天都在死亡線上掙扎著、煎熬著。

直到九八年四月一日,這是我最難忘的一天,是我生命轉機的一天,是我喜得大法的一天!記得當時我連書都拿不動,看幾頁就睏,但我沒有放下,直到第三天我記得也沒看多少頁,師父卻就給我淨化了身體,吐了三口黑紅色血塊,二十天我就上班了。我身上的病全部不翼而飛,無病一身輕,上樓上多高都不累,是法輪大法給了我第二次生命。從此,我逢人便用我的親身經歷告訴他們:「法輪大法好」。

我紅光滿面,精力旺盛,從不知道疲倦,每天都樂呵呵的。用「真、善、忍」標準要求自己。從做好人做起,在單位裏,領導分配甚麼活從來不挑,髒活重活搶著幹,早來晚走。與同事和睦相處,遇事找自己哪做的不好。單位領導、同事看到了我身心的明顯變化,都知道了法輪大法祛病健身有奇效,都知道了「法輪大法好」。當時單位有職工四十八人,有三十八人在中午休息時跟我在一起學煉法輪功。人們的心靈得到了淨化,道德得到了回升。每天我們都沐浴在大法中,每個人都在向人們傳頌著法輪大法好!

二、法輪大法圓容了我的家庭

自從我修煉法輪大法以後,時時用大法的標準衡量自己,要求自己。不但做好人,還要做更好的人。二零零六年六月,公爹得了賁門癌。也沒商量丈夫的二弟弟就把老人送到了我這裏(他家哥兒四個還有一個妹妹,我們是老大)。當時他的三個弟弟一個妹妹都說沒有錢給老爺子治病,說:誰願意治就治,他們一分錢也沒有。當時還不知是癌症。我當時就想:老人有病兒女給治是天經地義的,無論當老人的以前對我們如何,那是他的事。我們都得對他好。我就想:「我沒修煉的時候都給你們娶了媳婦,蓋了房子(因婆婆早逝其父又娶繼母),我從沒計算過付出多少,今天我是大法弟子了,我更不能和你們計較了,我要按師父的要求去做」。

做人應盡一個當兒女的孝道,別說是自己的親人,在馬路上看到有病的我們都應該管,更何況是自己的親人哪。所以,從公爹治病到去世辦喪事,我整錢就花了三萬多(我和丈夫都是靠工資生活,還供兩個孩子念書,兒子在念高中)。兄弟們就連一期~十期上墳吃飯錢還向我要了五百元,在公爹住院護理期間他們連自己吃飯的錢都不花一分,我沒有一絲的怨言。公爹住院期間對同室病友說:「我大兒媳婦是煉法輪功的,我以前對我大兒媳特不好,沒想到就我大兒媳對我最好,我啥時去他們那都給我做好吃的,我花他們的、吃他們的、還罵著他們,兩個小兒子都是他倆給娶的媳婦,小兒子也是他們倆給蓋的房子,從來沒和我計較過,我對不起他們倆口子啊!法輪大法真好!」說著老淚縱橫,泣不成聲。同病室的也都說:「法輪大法好。」

丈夫的弟弟、弟媳、妹妹、妹夫都說:「大嫂子以前對咱就好,煉法輪功以後對咱就更好了,從來不與咱計較,這些年都是大哥大嫂吃虧咱佔便宜,真比咱媽還親,對咱的付出太大了。」說著三弟跪下就給我磕了三個響頭,說:「嫂子你就是我們的再生父母。」

親戚、朋友、街坊、鄰居對我家的事情都很了解,也都知道我是煉法輪功的。給老人辦喪事的時候大家就議論紛紛:「你看還是人家煉法輪功的,想得開,做得到,吃這麼大的虧人家都不計較,吃著虧讓著人,對誰都好,看人家一家多和睦,都像她們煉法輪功這樣的,哪家還能打架,這麼好的大法共產黨還反對,不讓咱老百姓信,做好人都不讓,你說這共產黨還有個好?它不是真的完了嗎?就是人家法輪大法好!」

再有就是我的丈夫(現在是同修)的變化。二零零五年七月他得了腦血栓、糖尿病、高血壓。連腳趾、手指都不會動,醫生讓我做長期護理準備。我當時甚麼都沒想,只有一念:你說了不算,有師父在、有法在啥事兒都沒有。從他得病那一刻起,我就讓他聽師父的講法,二十四小時從沒間斷過,第六天,兒子說:「這病也沒有特效藥,根本就不能治,不行就讓我爸接著跟你煉吧。」我說:「他也不能動咋煉哪?」兒子說:「我在前面摟著他,你在後邊摟著他,咱娘倆就不讓他倒下。」在師父的呵護下,真的就沒有倒下。

從那時起,學法煉功從沒間斷過,醫生說:你咋好的這麼快?還以為你站不起來了呢。我們毫不隱諱的告訴醫生和病友,我們煉法輪功煉的。醫生說:「共產黨閒的,放正經事不管,專抓法輪功。人家都說好,回家就好好煉,誰也管不著,共產黨啥道都有就沒好道,別聽它的。」就這樣,丈夫從不會動到會走到正常,從不會說話到非常正常的讀《轉法輪》。現在早已和正常人一樣了。在我丈夫身上又一次見證了法輪大法好,祛病健身有奇效。

就在丈夫有病期間,我得知丈夫很早在外面就有了外遇,還給人家買了樓,又給了人家多少錢。我當時很生氣,怨恨心、妒嫉心、委屈心、不平衡的心都上來了。下決心把他推出門外不管他了,和他離婚。但是我想起了師父的話:「我告訴大家你要不能愛你的敵人,你就圓滿不了。」(《加拿大法會講法》)更何況他還是我的丈夫、同修。師父讓我們對誰都得好,做好人,做更好的人。即使自己已經修煉了,就得按修煉人的標準要求自己,還和他計較甚麼,還是自己平時對他關心的不夠,要不就是他們前世姻緣未了,就善解了吧。就這樣在法中歸正了自己,也歸正了我丈夫。

在師父的護佑下丈夫改掉了惡習,成了一名真正的大法弟子,法輪大法圓容了我的家庭,使我全家都走進了大法,每天都沐浴在浩蕩的佛光中。我們現在經常一起去集體讀大法書、發真相資料、講真相、用我們的親身經歷去告訴人們「法輪大法好」!

三、法輪大法恩澤了我的親人

自從我得法後經常用我的親身經歷向我周圍的親人講真相,告訴他們法輪大法是佛家修煉高德大法,以「真、善、忍」為修煉原則,教人向善,救度世人的偉大佛法。只要誠念「法輪大法好,危難來時命能保」。給他們護身符、小冊子、神韻晚會光盤。使他們都明白了真相並做了「三退」(退黨、退團、退隊)。

尤其姑父,每年過年我看他去時都向我要小冊子、大法日曆、神韻光盤親自送給鄉親們。姑父家住農村,七十五歲,去年秋天趕車往家拉東西,牲口毛了,車從老人身上壓了過去,當時兒女們都以為:「這可完了,七十多歲的人這還好的了?」結果到醫院一檢查,安然無恙。姑父說:「我沒事,我有師父呢。」說話間從身上掏出了護身符卡片,讓大家看。說:「有這個我怕啥,師父管著呢。」見此情景,全家人及在場的鄉親們都說:「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太神奇了!」這件神奇的事兒一直在當地傳頌著。

我哥哥幾年前得了腦積水,本來想做手術,醫生說:「怕下不了手術台。」即使能下手術台,作為一個農民也付不起這昂貴的手術費呀,心是想治,誰有病不想治啊!既沒錢,又不能治,那也不能等著死啊!我就告訴哥哥誠念:「法輪大法好!」從此後每天他都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身帶護身符。現在不但能走路了,還能幹一些家務,頭也不疼了,也不睏了。他說:「這麼好的大法共產黨不讓信,得害死多少好人哪,他們盡搞吃、喝、嫖、賭、腐敗那一套,真是氣數已盡,看著吧,快了!」左鄰右舍看到了哥哥的變化都明白了真相並做了三退,選擇了美好的未來。

我兒子從小就相信大法,在師父的呵護下神奇般的考上了大學,現已畢業,並又神奇般的找到了好工作。也走進了大法。我們全家都沐浴在法輪大法這偉大的佛光中。我所有的親人,全部明白了真相做了三退,選擇了美好的未來,是法輪大法恩澤了我的親人。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