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求洗腦班放人 家屬一度被扣押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八日】(明慧網通訊員吉林市報導)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五日上午十點左右, 吉林省吉林市法輪功學員劉紅霞的家屬一行五人,開著自家的麵包車到吉林市「六一零」(江澤民為迫害法輪功成立的非法組織,凌駕於公、檢、法之上) 、政法委在吉林市船營區沙河子鄉曉光村四社福利院辦的專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洗腦班,要求無條件釋放被非法關押的親人劉紅霞。結果,五人當時被扣押,後來在家屬們的正義抵制下,當天下午二點全部安全回家。

一、「六一零」、政法委的人員野蠻刁難劉紅霞的親人

劉紅霞的親人一行五人車開到洗腦班正門前, 在家人還沒有詢問的情況下,上鎖的大門就給打開了,有人指點著讓家人直接上三樓。三樓樓梯口處設有鐵門,並有專人把守。一個穿警服的人說:「你們都進來吧。」當家人走進「六一零」人員的房間時,他們就翻臉了。在場的四、五個「六一零」、政法委的人員每人脖子上都掛著一個牌子,上面寫著「工作人員」四個字。

「六一零」、政法委的人態度蠻橫的問:「你們是幹啥的,誰讓你們進來的?」然後就用手機撥打電話。家屬說:「我們是劉紅霞的家人,因為甚麼把劉紅霞拘禁在這裏?這麼長時間還不放人?」四、五個「六一零」、政法委的人立即就炸了, 態度蠻橫地攆劉紅霞的家人走。「猶大」宋亞玲對劉紅霞的家人連推帶搡,被劉紅霞的家人嚴厲訓斥,「六一零」、政法委人員護著「猶大」 宋亞玲。

劉紅霞的家人嚴厲的對「六一零」、政法委人員說:「她算甚麼東西,憑甚麼推我。」在家屬的正義下「猶大」宋亞玲蔫退了,「六一零」、政法委人員的囂張氣燄也有所收斂。

家屬被攆到走廊讓其進另一個空房間,家屬看他們沒有誠意,恐怕另有企圖,執意不進,要求要談,就回到「六一零」、政法委人員那屋去談。

在這過程中家屬一直在對「六一零」、政法委人員說: 你們是政府工作人員,應該是有素質的呀!你們代表的是誰的形像,怎麼能這樣呢!家屬的心情你們也得理解呀!拿人心比自心,你的親人要被關在這裏你啥心情?我們有問題不明白,想問問,為甚麼在馬路上把劉紅霞抓到這裏來。這時「六一零」、政法委人員說: 「因為她煉法輪功」。其中一家屬說:「煉法輪功也不犯法呀」? 《憲法》賦予公民有信仰自由、言論自由的權利。「六一零」 處長張某指著家屬叫喊到:「你這句話問題就老大了,你是不是也煉法輪功。法輪功在中國不讓煉,法輪功是×教。」家屬說:「那是江澤民一夥說的。」 張說:「國家不讓煉,煉就犯法」。家屬問:「犯哪條法了」?張說:「刑法三百條,破壞法律實施罪。」家屬問:「她破壞哪個法律實施了」?你把法律條文拿出來讓我們看看。」 「六一零」張處長及「六一零」政法委人員刁蠻搪塞。

家屬要求看一看親人劉紅霞,「六一零」、政法委人員說:「不行」。家屬說:「我們見見她,和她談一談。」「六一零」、政法委人員說:「你們談不了,我們專門有人和她談,專門有做‘轉化’的,轉化一個人要花好幾千元錢呢,我們這裏有專門管洗腦的,有管精神的,‘轉化’完了就放回去了。」家屬問:「她煉法輪功,講真善忍,做好人,你們要把她往哪裏轉呢?」 「六一零」、政法委人員強詞奪理亂說一通。家屬無奈只有回走了。

二、「六一零」、政法委的人員無理扣押劉紅霞的親人

劉紅霞的親人走到樓梯口處,把守鐵門的人不給他們開門。家屬要求開門,要下樓。「六一零」、政法委人員欺騙家屬說:「你們不是要見嗎? 一會他們就吃飯了, 你們看一看是甚麼伙食(其實真正的目的是等著他們打電話叫來的人)。」家屬又說:我有一個問題不明白,想問一下:「那香港也是中國領土,那為甚麼香港讓煉,中國就不讓煉呢?」「六一零」、政法委人員說:那是香港,這裏是中國,那香港是一國兩制。

就在這時,從二樓上來了一夥人,其中一個高大、身體臃腫的人扛著攝像機,對著樓梯口的家屬,邊上樓,邊攝像。家屬見狀問到:「你們這是幹甚麼?這不是在侵犯人權嗎?」扛著攝像機的人不吱聲,還繼續照,然後無賴地說:「就照照相。」家屬說:「你攝像,和我們說了嗎?誰允許你照的?你們不讓我們看,我們要走還不行,這叫甚麼事?」「六一零」、政法委人員說:「你以為這是啥地方?說來就來,說走就走啊。」不讓家屬下樓,家屬下樓,他們就追到樓下。

三、劫持劉紅霞的親人到沙河子派出所

這時,就看見一輛車開進院內,下來五、六個人,其中有吉林市船營區沙河子派出所兩名穿警服的人,一名姓羅,一名叫姚剛,腰間還挎把手槍。其餘的人都穿便衣,加上沙河子洗腦班的不法人員共計十一個人。他們不讓家屬走,讓去派出所,核實一下身份,要不去,就讓巡警來。家屬強烈譴責他們的不法行為,和「六一零」不法人員及沙河子派出所民警們僵持了近一個小時。

他們就給巡警打電話,讓巡警來。對方說沒有時間。這群不法人員強行讓家屬上警車,不讓坐自己家的車。還要強行開家屬的車,都坐到駕駛室裏了,被家屬嚴厲的制止,那人下來了。最後家屬的車裏坐進兩個不法人員後,才開車去了吉林市船營區沙河子派出所。

他們將劉紅霞家屬強行劫持到沙河子派出所後,把家屬分別帶到兩個屋內,派專人看著,派出所門口的走廊那還有一個人守在那裏。家屬上廁所也由人看著,開始調查家屬,要家屬的姓名、年齡、住址、身份證號碼等,上網上逐個的核實身份。其真正目的是查看是否煉法輪功。

其中一家屬抗議這些不法人員劫持好人、照相、侵犯人權的犯罪行為,拒絕報姓名、住址等,並強烈要求讓她回家,因為她沒犯法,是好人,不應該待在這裏。民警姚剛告訴她說:我們是執行公務,核實你的身份。你不配合,我們提交拘禁你,家屬說:「我沒犯法,你說了不算。」

沙河子派出所人員還在家屬中挑撥是非。讓另一個屋的家屬說出這位家屬的情況,家屬尊重其本人意願不告訴。他們就恐嚇叫囂說:「你還跟那老太太扯,你還保護她,你知道她是幹啥的?你還跟她扯,到時候,她把你們的事發到明慧網上,立馬就得三十萬。再不說,跟她一樣送國保大隊去。你知道我們這塊是幹啥的?你以為我們是救人哪,我們是埋人的,你豁出死,我們還豁不出埋呀。」另一個中等個的人插嘴說:「雖然比方不恰當,實際就是這麼回事。」中共邪黨豢養的「六一零」、政法委人員及所謂的人民警察就是這樣迫害好人。

信仰法輪功是中國《憲法 》賦予中國公民的信仰自由,在中國完全是合法的。對法輪功修煉者的鎮壓與迫害違反了中國的《憲法》、《刑法》等多部法律,才是真正的違法犯罪,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