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人心學好法,修煉並不難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八月十七日】邪惡的迫害已持續十年了,交流中很多同修感慨,「修煉真難」,「真不容易」等等。這麼多年的修煉中我深刻的體會到師父在法中給我們講的每一句話,只要你去信,就能讓你信心百倍,力量無窮;只要你能按著去做,就會讓你感到事事順利,無所不能。如果你能夠在法中去悟,你就會有種脫離世俗、超越自我,內心出現無比神聖、慈悲、高尚、美好的感覺,那種感覺真好!好像是我心靈曾經有過嚮往已久的地方──生命真正的歸宿。

我非常幸運能生逢在與師尊正法同在這樣一個佛恩浩蕩的偉大時代,能成為一名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是我生命中的幸運、福份。

自從修煉開始我就沒有去想過自己將要達到一個甚麼樣的目地,能不能圓滿的問題,只知道學後心裏覺的就是好,師父怎麼說我就怎麼做。幾年下來到一九九九年迫害開始,面對各種壓力、名利、感情的割捨,我毅然選擇了修煉法輪大法,跟師父回家。在幾年的反迫害中,在正與邪鮮明對比的親身體會中,我更加成熟、理智、清醒的看清了這場邪惡瘋狂迫害的原因所在,從而更增強了我對大法的堅定信念。

在監獄中大法弟子的正念、大法的威嚴令邪惡們膽寒,無計可施。二零零七年六月結束六年的被非法關押迫害,我回到正法洪流之中。下面,我想就我回來後在如何做好三件事救度眾生等方面,談談我的一些體會與做法:

一、講真相,勸三退

我因遭受中共迫害入獄。從監獄回家後,在同修們的幫助下,我認真系統的將師父所有講法全部學一遍。久別重逢看著師父的照片淚如雨下,我真切的感受到被迫害那段日子裏得不到法的痛苦煎熬,體會到終於能看到法的珍貴,我如飢似渴的讀著,每每讀著、感受著師父那無比慈悲的語句,感激著師父對弟子的呵護的同時,我都會淚流不止。當我看到後期師父的新經文與各地講法時,我再也按捺不住坐在家中看書,一種強烈的使命與責任感迫使我必須馬上出去救度那等待我已久的、盼望我去告訴他們真相的有緣眾生。

其實在這期間國外有同修托國內同修協助讓我設法離開國內(可能因我在國內監獄受迫害較嚴重,以免在國內繼續遭到迫害吧)。在此,感謝國外同修對我的關心。但是在我的內心始終沒有動出國這顆心,甚至還覺的這樣做有一種逃避苦難的感覺。我既然被安排在這裏得法,我就有責任立足本地做好三件事,救度這一方眾生。

通過學法我悟到,那些曾經與我一同學習、生活、工作、甚至一切所遇見過的人都是與我有很大緣份的人,也都是我應該去講真相救度的對像。而我要是走了,他們怎麼辦?這是我的責任。於是,我以曾經在基層工作多年同居民交往中建立的良好印象,逐戶上門拜訪,講真相做三退,告訴他們天安門自焚真相與我在中共監獄裏的親身被迫害經歷。最近,又將曾經親身經歷過的監獄惡警對大法弟子的迫害真相揭露上網,並印發給他們,讓人們真實的看到、感受到大法的美好與善良,同時讓他們通過了解真相看清邪惡的殘暴與末日敗象。

我所遇到的只要是聽真相的人有百分之九十五以上都願意接受、認同大法並三退。平時儘量不落下任何一個有緣人。我平日坐車、走路、辦事,或在節假日、喜慶等等,對來不及或因其他原因暫時沒講到的人就心發一願,清除他背後干擾他明真相得救的一切邪惡生命與因素,以後讓他能有緣遇上大法弟子,在大法中得救度。

在講真相的過程當中,我基本上採取面對面單獨順著對方的興趣進行,與對方一接觸就開始發正念,清理干擾他明真相的一切邪惡生命與因素,並以微笑平和的目光注視對方發正念,對方還以為我在耐心傾聽他的訴說,然後機智恰到好處的接過或打斷他的話,針對他提出的問題告訴他真相,除了小孩子外,一般對他人採取這種方式,效果也挺好。

由於我家住在路邊,我在家開了一個理髮店,平日來理髮的、過路的、上下班的、做生意的、搞衛生的、甚至於要飯的,只要他有緣走進來,我就先發正念,請師父幫助,一定要讓他三退把他救了。事後,這些人都會帶著送給他的護身符很感激的離開。但是,有時時間有限,最快的一至二分鐘勸退一個。

記的有一次遇上一位大姐推著一輛裝滿菜的三輪車正費勁的上坡,我忙去幫她推,同時心想我要救她。她很感激的對我說:「謝謝你。」我說:「不用謝。能幫你是我們的緣份。」然後我告訴她我是修煉法輪大法的,天安門自焚是假的,是江××造謠誣陷的。眼看著坡馬上快要過了,我趕緊對她講:「你入過團嗎?」她講:「沒有,只入過少先隊。」我告訴她現在天要滅中共,三退保平安,您從心裏把它退掉吧。我又問她叫甚麼名字,她很樂意的告訴了我,將少先隊退掉了。

還有一次,同修送給我一小把大蒜,我將它夾在自行車上趕著回家。突然,一輛摩托車從身邊閃過,車主朝我喊一句:「你的大蒜哪裏買的?」我隨口大聲叫住他:「您要嗎?」他一聽這話馬上將車停了下來等我追上來,我心發一念:「我要救他。」我邊取大蒜邊發正念清除他背後的邪惡因素與生命,讓他在大法中得救度。他告訴我家裏來客人了,跑了一大圈都沒有買到大蒜。我說這是別人送我的,那我就轉送給你吧。他講你真好,我告訴他我是煉法輪功的,天安門自焚是假的。他說:「是嗎?」我趕緊說:「既然我們遇上就是緣份。哎,我想問您一個問題,您是團員嗎?」他回答說:「是。」我又問:「那您是黨員嗎?」他依然乾脆的回答我:「是。」我說:「聽說過天滅中共,三退保平安嗎?趕緊從心裏退出來保平安的。」他很爽快的回答我:「好。」然後我問了他的名字,送給了他一個護身符,要他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這是救命的九個字。他高興的答應著騎車走了。望著他離去的背影,內心有一種無法言喻的喜悅:「謝謝師父呵護幫助我!又讓一個生命得救了。」心想一把大蒜救一條命,還真划得來哎。

在師父的呵護下,對我地政府部門各類人員、派出所的所長及教導員、專門分管迫害法輪功的幹警(全家人),鎮司法辦、「610」專幹、社區、城管、以及各企事業單位負責人與離退休幹部,我用各種方式告訴他們真相,讓他們三退。在這個人世間無論他地位多低,也無論其職位多高,都是我們應去救度的對像,包括公、檢、法、司、「610」等這些部門的專職人員,我們如不放下怕心去對他們講真相,他們就會在權勢的壓力面前為了個人的名利在謊言的欺騙與恐懼下無知的迫害大法弟子與眾生,對大法犯罪。相反,我們只要用心的、真正拿出我們的慈悲無私無畏的告訴他們真相,真正為他好,人是有他明白的一面的,他本性的一面會因你的無私慈悲與寬容心存感激的。

總之,只要我們設身處地為他好,放下人心,用心去做,真心對他,對方是會感受得到的。

二、向內找,在法中昇華

記得剛從監獄回來不久,有同修講在監獄受到迫害是一種恥辱。當時我心裏很不是滋味,認為怎麼會這樣,我為了維護法,在裏面反迫害,被邪惡殘酷折磨卻是一種恥辱……。通過認真學法,細心體悟,向內找,發現自己雖然這些年在監獄反迫害揭露邪惡,別人認為怎樣的不錯、了不起,其實我都是帶著一顆人心,用人的辦法在維護法,儘管有時也用正念,但多數情況下更多的時候,卻忘了自己是修煉人,爭鬥心、好勝心、顯示心、愛面子的心……,我現在體悟到,很多難是因自己正念不足,人心所致招來的。如果不是師父對我的慈悲呵護,我可能走不到今天。通過向內找提高上來後,我能理解同修這句話所體現的內涵。找到了自己的不足,就應該及時在法中歸正。所以回到家後我一改往日在監獄的心態與語氣,平等、慈悲的善待一切眾生,包括參與迫害我的各類人員。

記的二零零八年奧運期間「610」辦一行人帶領政府司法、派出所的人員來到我家,了解我的情況。吃飯間,在「610」主任的一番話後,我平靜、祥和的微笑著對他說:「你們善待大法弟子就是善待你們自己。」接著又告訴他,我師父講「眾生珍惜大法就是珍惜自己的生命,」(《精進要旨》〈定論〉)他瞪大眼睛看著我,全桌十多人沒有一個人吭聲。最後在派出所的幹警說「吃菜」聲中甦醒,我深知是師父的法即大法的威力在那一刻震撼著他的本性。無論來的都是誰,我都會在他們走時送上一句:「真心為您好,請您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祝願您與您的家人平安幸福,有個美好的未來。」絕大多數人都能心存感激回敬一句或微笑點頭示意。對照法用心去做,真正拿出我們的善心來,放下人心,就沒有過不去的坎。

三、整體配合,幫助同修闖難關

前不久,在我地發生了一件令人心痛的事情,一位老年男同修由於色慾心不去,放縱自己偷看黃色錄像差點一命嗚呼。後來,大家通過幫助他學法向內找,曝光執著了解到,該同修在出事前三天偷偷接收了別人送給他的一張票,看了幾個小時的黃色錄像,同時還留戀年輕時的初戀對像,並且因幫她三退去她家過了一個夜。由於有這些心被舊勢力鑽了空子,在它們的操控下,使的執著心日漸加強、膨脹、放大,最後給自己的修煉人為的造成了障礙和麻煩。

事情發生在二個多月前,該同修突然沒來參加集體學法(該同修離學法點較遠)。同修們到處打聽他的下落,恐遭中共當局綁架迫害,九天後才打聽到他已住院。當我們趕到醫院看到他時,他插著氧氣做著心臟與血壓測試,手被捆住,睡著了。看看床頭掛著的卡片上寫著腦出血、高血壓二百多、糖尿病……。我想這位同修平時講真相、做三退做的那麼好,每次三退名單那麼多,怎麼會突然這樣了呢?同修們也都一個個迷惑不解。

該同修原是一位公安幹警,工作了四十年,由於修煉大法被單位開除退休金也沒有,靠著他過去的一點積蓄生活。快七十歲的人了,克服著各種困難起早摸黑在外面利用各種形式講真相、勸三退,協助有些地方成立學法小組。一般說來,在當前這種救人的緊迫情況下,同修有點小漏,師父都會點化呵護著,給我們悟的機會,如果不是大漏絕對不會讓他出現他當時的那種狀態。

看著眼前的他,我的心很沉重,作為一個協調人,我該怎麼樣來處理這件擺在我眼前的一大難題。我心裏求師父,請師父幫幫弟子,他不能這樣子。當我們叫醒他時,他已不認識我們,就連他兒子兒媳都不認識,我們對他發一陣正念後,我問他你還記的李洪志師父嗎?還記的背《論語》嗎?他微微點了點頭。於是,我帶著他一起背《論語》,驚奇的是儘管他口齒不很清,但都能從頭至尾隨著一起背完。突然,我們發現他那左邊不能動彈失去了知覺的手能稍稍的動彈了。感謝師父的慈悲呵護。此後,我們馬上協調本市同修發正念。第二天,他的腳能動了,手也能握緊也能鬆開了。在那護理他的人講:平常每晚都吵的他一刻都睡不了,自從你們昨天來後,昨晚我總算睡了一晚好覺「沒有吵」。同時我也堅持每天跑醫院陪他學法、發正念。

由於要二千多元一天的醫療費用,在這之前住了十多天也不見起色,而且高血壓達二百多又診斷出腦出血,醫生講再治維持治療到最後也只能是這樣。他的兒子也感到無助,力不從心,自己也病了。我們同他兒子協商,能否將他父親交給我們護理,護理期間不用他負擔任何費用,只需他協助找一個地方住下來。可是,他及他所有的親戚都不願接受他父親,都怕死在家裏不吉利。在這種情況下,在師父的呵護下,我們找到一個同修家裏將他安頓下來,他兒子自送他去同修家後就再也沒有去過了。整個半個多月的時間,全都是大法弟子協調安排。同修們每日在不影響做三件事的同時去輪流護理、學法、發正念,一切按修煉人的標準要求對待他,他的身體各方面也在法中一天天恢復著。由於他大、小便失禁,常常是剛換洗完後又弄髒了又要換洗,加之我們這邊男同修又少,他的身體又較肥胖,有時全都是女同修照顧,但是大家放下一切人的觀念,全心的耐心幫助做著一切。我們想到他修煉中的漏也是我們整體的責任,我們應該幫助他儘快恢復提高上來,整體認識到我們修煉中的不足。

半個月後,他各方面開始恢復正常。我們將他兒子找來,他簡直不敢相信眼前見到的一切。為了不影響同修更好的做好三件事,我們找他兒子商量,他兒子將他接走後安置在一家福利院。每天有同修去陪他學法、發正念,他兒子也將他的書與煉功碟拿去院裏,在那裏他自己看法,做一些能夠做到位的煉功動作。不到一個月的時間,他就能站起來了。現在已經能夠鬆開走步了。這一切是師父的慈悲,他自己的正念,同修們共同整體協調配合,正念正行發揮作用的結果。

如今,他的家人與各方親戚都見證了大法的神奇,親眼目睹了大法弟子為他所做的一切。他所居住的福利院的所有護理工作人員也都親眼共同見證了他在那裏除了看那本《轉法輪》、背《洪吟》,做一些簡單的煉功動作外,沒有吃一粒藥,在這樣的情況下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就能下地走路了。他也以他自己的親身經歷證實著大法,向他身邊的護理人員講真相。現在那一層樓工作的護理人員基本都三退了,看到我們胸前自己戴的護身符,護理人員主動找我們拿取。有時當他睡著後,她們就將他看的書和新經文偷偷拿去看後再將他們送回來。我們還將神韻晚會光盤送去給她們看。每次當我們去到那裏,大夥都一個個笑臉相迎,主動與我們打招呼。其實都是慈悲偉大的師尊給我們的動力與信心,給了同修第二次生命,也給了有緣眾生了解真相,在法中得救的珍貴機會。

作為一個走過風風雨雨,經歷了十多年修煉的弟子,能走到今天,是師尊的慈悲呵護。我應該懂的自己生命存在的真正意義與肩負的神聖歷史使命。在這正法的最後關鍵時刻,在複雜的當前社會,都應站在法的基點上,明晰法理。學法中我悟到,現在是我們應該放下一切、蕩盡妄念的時候了,我們能不能放下人心,走過當前,也就是我們能不能為自己的修煉負責,為自己世界的眾生負責,不負師恩!不負師尊的慈悲與苦度!無愧於「正法時期大法弟子」這個偉大稱號!

以上是個人所在層次中所悟,如有不妥的,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