願生命化作那朵蓮花(圖)

青年大法弟子修煉故事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八月一日】我九六年隨母親開始修煉法輪功。昔日十四歲的小弟子,而今已成為二十八歲的青年女弟子了。修煉的路途上走了許多彎路,幾近迷途,是李洪志師父慈悲不放棄每個弟子,大法如破霧明燈,讓沙漠中的我找回迷失的本性。現寫出來給少時得法、而今還在徘徊的昔日法輪大法小弟子們,快走回來吧!時間從來不等人!

一、重生只為救眾生

走在神路上的大法徒,每個人遇到的神奇事兒多的數不勝數,我也不例外。在我小時候師父就在看護著這個未來的大法弟子了。

我十歲時還未得法,十分頑皮。那時家住在廠區,有一次爬到兩層集裝箱頂上玩(約四米高),箱頂有薄薄的積雪,我跑著跑著突然跌進四個集裝箱之間的縫隙裏。我突然一陣失去意識,再有知覺時,大頭朝下,偏偏兩隻腳正鉤在兩層集裝箱之間的縫,人成「丁」字形倒懸在縫隙之間,若是沒有鉤住那條縫,後果真是不堪設想。可十歲的我並未害怕,只是想:奇怪,竟然沒死?就爬出縫隙,看看沒人,又玩去了。多年後得法,才恍然悟到那是師父在我得法之前就在看護我了!頓時淚湧。

十幾歲時,我晚上放學,被汽車撞飛,自行車都被撞變形了,人只擦破了一點皮,且一點都不怕。也是來取命的啊,師父為甚麼一次一次的救我?現在才明白,不是讓你在人世間得到保護,去過常人生活的,而為的是讓你不辱史前大願,去救度更多生命的啊!

因從小學法,我膽子很大,在甚麼地方都不會覺得害怕。走夜路像是總有一道光照在身上,為我驅散陰霾。師父曾說:「你們每個大法弟子都有天龍八部護法」(《北美巡迴講法》)。而我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宇宙中最光輝的稱號呀!

二、金剛百煉

1.學法修心

九九年我正上高中,對電視的惡毒誹謗十分厭惡,從此不再看電視。二零零零年,離開家,去上大學,我漸漸離開了修煉。大學畢業,又到北京工作,在都市的喧囂中,我這個離法之徒,為了尋找生命暫時的快樂,沉浸在紙醉金迷的吃喝玩樂中,比常人有過之而無不及。看起來面貌光鮮,心中卻是萬般迷惑苦楚,為何?只因我的心離道太遠了,迷的太深太深了。某天偶然再捧起寶書,在房間裏大聲朗讀,突然淚水不可遏制,多年兜兜轉轉,要找的東西原來一直在身邊。師父一直在等我回來啊!我對著師父法像俯伏在地,胸中隱隱作痛,腦海中深深映出這幾個字:永脫苦海,不忘初心!

既是要認真修煉,那些執著都必須找出來,去掉!師父說:「有一樣執著,它都像一把鎖,一道關,像一個不能讓你起航的纜繩一樣,都得把它斷開。」(《新西蘭法會講法》)我開始珍惜時間,每天學法對照自己,上明慧網、正見網看文章,常常看著看著就莫名感動的哭起來,擦乾眼淚繼續再看。我們青年大法弟子與老年大法弟子相比有許多不足之處,就我自己和身邊幾個年輕弟子而言談幾點:1.悟得到做不到,韌勁不足。2.貪玩的心。3.虛榮心。

一位從小得法的25歲弟子,家裏修煉環境極好,多年來他家的集體學法從未間斷。他也知道每天必須學法。可集體學法時間,一有人來找他,他就隨人去玩了,總想著缺的,有時間了,再補,過後也就算了。可事實是這萬古機緣,每失去一次,就永遠再也補不上了!既然認識到了,還做不到那就是明知故犯!

再說這貪玩的心,我是走了大彎路的,寫出來給同修們引以為戒。雖然我是女孩,可十分貪玩。離法甚遠時,我曾經沉迷網絡遊戲,熱衷遊山玩水,經常和一群朋友K歌,愛嘗試各種新奇事物,其實這是人內心空虛、尋求刺激的心理所致,還有人的好奇心,貪圖安樂之心等。重學法後這些心都大減,但它們也很頑固,以至於我每天學法,還想要打一會遊戲。直到我做了個夢:夢中師父告訴我要辦班講法啦,就在某教室,讓我早點去。我特高興,能親自聽師父講法啦,心想我可得早點到!這時,夢裏我開始打遊戲,正打魔獸世界的戰歌,夢裏遊戲怎麼也不結束,把我急的要命,師父講課都要開始了!雙方還在拉鋸戰呢!我突然醒來,心中痛悔不已。玩物喪志啊!為打遊戲,把學法都耽誤了!從此我再也不碰任何遊戲。

學法不精進時,我就總會夢到參加考試,題全不會做,夢裏羞愧不已,責罵自己:讓你貪玩,不好好念書!趕緊回來好好念書!

再說說貪玩的遊山玩水,亦是向外求得的自在快樂,而真正的快樂是源自內心的泰然祥和,是生命能容入法中的幸福感。不需要見山水之美,我見誰都覺得美,是因為我心美!

說到愛美之心人皆有之。別人常說我看起來只有20歲,我就沾沾自喜,還常精心打扮以求吸引眾人目光。明知道是執著心還捨不得去。師父說:「我說你就真正的煉性命雙修的功法,自然就達到這一步,保證你不用去做美容。」可我還執迷不悟的想:學了大法是好了,再塗點化妝品不更美了?結果臉上再塗任何化妝品,都立刻長痘,就是去你的臭美之心!喜歡別人關注你,不是虛榮心嗎?虛榮心也是情派生出來的啊!現在我只拿清水洗臉,啥也不塗,皮膚反而更細滑,且不生皺紋。我也明白了,真正的美並非是塗脂抹粉,而是由心而發的純真純善的笑容。

2.煉功修身

我少時煉功不勤,直到在北京工作壓力大,經常失眠,才開始重視煉功。初抱輪時,力不能持,於是抱輪前請師父加持,心想:無論如何也要抱下來!決不放下!遂咬緊牙關,偏不放下手臂。說來也怪,從那往後,就像衝破了關口,再抱輪便不覺苦。不住感謝師父。

自從3:50的晨煉,也談些感受。原來我愛睡覺,總怕睡不夠,像被睏魔握住了軟肋。而正法洪勢急,一刻值萬金,大法弟子怎可睡過去了?我認識一位年近七十的同修,每天只睡一兩個小時,精神也非常好,十分精進,白天四處去講真相、晚上煉功學法、做資料,除四個點的正念外,每天再多發兩三個小時正念。真是叫人佩服!

於是我也隨同修阿姨一起,12點發正念後睡,3:30起床3:50煉功。第一次晨起時想懶床,腦子裏響起一個聲音:快分辨一下哪個是真正的你!真正的你是清醒的嗎?我回答:我是清醒的!便立刻從床上跳起來去煉功,再無睏意。是師父的點化,真是悟到了師父就把睏魔拿掉了。集體晨煉的能量強大,妙不可言,從此我每日睡三四個小時也精神奕奕。有更多時間做三件事了。

部份青年大法弟子沒有從病痛中獲得重生的經歷,也就不怎麼重視煉功,可這是師父留給我們的圓滿的路,怎麼能怠慢一點呢?

這裏用師父的詩警醒昔日的小弟子:「誰是天之主 層層離法徒 自命主天穹 歸位期已近 看誰還糊塗」(《洪吟二》〈無迷〉)。

三、撒播善的種子

我的職業是小學教師,用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也把大法的種子播撒於純真的心田。我經常給學生講正見故事,比如《紅眼石獅的故事》《黃粱一夢》《壺中仙》《濟公搶親》等等,學生們都特別愛聽,讓學生從小懂得善惡有報,舉頭三尺有神靈。給他們講真相,告訴他們法輪功的這些好人被政府迫害。有個十歲的孩子竟嘆道:這就是奸邪當道啊!

在活動課的時候,我給學生放神韻晚會光碟、明慧十方、我們告訴未來……讓他們都了解真相。由於正念很強,也毫無怕心,均未受到過干擾。

我也是班主任,孩子們都特別喜歡我,我以純善的心對待他們。做班級文化牆時,我把「善良,真誠,堅忍」作為班訓,高掛在牆上,並逐一註釋:

善良:就是要有慈悲心,同情弱者幫助窮人,就是要樂於助人。

真誠:就是要說真話,做真事,不撒謊,做了錯事不掩蓋。返本歸真。

堅忍:就是能吃苦中之苦,能忍難忍之事,在受到屈辱時,不計不報,不怨不恨。並教育學生也要按照此標準做。

我給學生護身符,並告訴他們要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有家長舉報了我,校長沒有任何解釋就把我解雇了。上百個學生們哭成一片。我心中十分坦然,因為學生們都已了解了真相,也都做了三退。我也很快找到另一所學校教課,工資更高,時間也更加靈活。我又換了一批有緣的學生了解真相了。

不久原學校的校長住院,我主動去看望他,給他送去真相資料,他出院後給我發短信說:「你給我的東西我看了,覺得很有道理,甚麼時間你再跟我好好說說!」每個生命都是渴望真相的。

我在參加朋友婚禮時,遇到一位陌生阿姨,寒暄一下後,她真誠的問我:「你知道三退保平安嗎?」我笑著告訴她我也是同修。很多老年弟子在面對面講真相上做的真叫人佩服。青年大法弟子是社會的中堅力量,更有活力和朝氣,在各個工作崗位都應該讓世人看到我們,我們不要總在二線做資料,走出來面對面講真相,會去掉人的很多執著心,會像金子一樣發光,是我們周圍眾生的希望。放下面子、虛榮心和怕心吧,運用我們的智慧,張口吧,那些生命從心底都在呼喚真相,年輕的大法弟子不要再徘徊,不要讓遺憾成為永遠的遺憾。

個人層次有限,首次發稿,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