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我太幸運了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八日】我是九八年四月十八那天走入法輪大法修煉的,十二年來師父給予我的恩澤無法用語言表達。這裏只談幾點。

師父給我個好身體

我從小體弱多病,面黃肌瘦,嚴重貧血,氣虧。在校時幾乎不能參加任何勞動,經常打針吃藥。上中學時就得了偏頭疼病,疼起來有時撞牆,針灸、打針、吃藥好一點,過一段時間又犯。更讓我痛苦的是我患有醫院也治不了的癔病。從小誰要在我身後大聲說話我都能被嚇著,黑天不敢出家門,嚴重時說哭就哭,說樂就樂,沒完沒了,上學三天打魚兩天曬網,犯病就找巫醫、大神看。父母為我操盡了心,一年要花幾千元,可越看越糟。

參加工作不久,又得了心臟病、頸椎病、附件炎等,得了甲狀腺腫瘤做了切除。沒辦法只好隨母親信佛、進廟。信佛不行又信基督教。儘管我信甚麼都很虔誠,但都沒有解決我的痛苦。常出現「活著沒意思」的念頭。

四十歲那年,我看到路邊有煉法輪功的,一連看了幾個早晨後,我想:有孩子還得活著,活著得有個好身體,抻一抻胳膊腿肯定能有好處。就抱著這個心態走進了煉功點。煉了三個早晨,突然感覺一身輕,肚子不痛了,走路輕鬆極了,心情舒暢了,四十歲了從來沒有過這種感覺。

幾天後同修為我請來一本《轉法輪》。看完一遍,我知道了是一本修煉的寶書,還看到師父的法像總發光。師父不斷為我淨化身體。我還清楚的記得,得法半個多月後的一天早晨煉功回來,突然眼睛看不見東西了,頭脹的難受,而心裏一點也不害怕。丈夫說你怎麼了,快上醫院,我告訴他,你放下心吧,我有師父管了,活著,死了都是李老師的孩子。太神奇了,大約十幾分鐘好了,十二年多的頭疼病沒再犯過,癔病沒了,其它的病隨著看書、煉功都不見了。99年7.20我去北京證實法,父親阻止我,我對父親說:你與母親能生我養我,可你們無法給我好身體,不能給我平安和美好的未來啊,只有大法能給我幸福。父親不再阻止我了。

大法教我重師德

我雖然身體不好,可命運安排我考學前一年,身體還算好,經過一番吃苦考入了師範學校。參加工作後積極肯幹,三十多歲時曾多次被評為鄉、區級優秀教師、優秀班主任,被評上一次市優秀教師,我教的課被評過區級「優質課」,我所教班級考試成績好,考上重點學校的學生多。這樣使我在領導面前受寵,在家長面前有地位、名望,教師節、過年這些節日送錢、送禮的人很多。我還靠所謂的「厲害」,常打學生。我變得越來越高傲自大,領導、老師不能說我一個「不」字,就連說我的學生不好都不高興,常跟同事、領導鬧矛盾,不把別人放在眼裏,自以為是。

看了兩遍《轉法輪》,我的觀念一下變了。從法中明白,真、善、忍才是衡量好壞人的唯一標準,難怪我一身病,我造了多少業,「師德」,在我身上體現在哪裏?於是我在班級公布誰也不要再給老師送禮,我不是好老師,對送禮的同學偏心,上課多提問他,作業給他細心批改。我的良知是《轉法輪》這本書喚醒的。大法教我向善。

善的力量能改變班級不良的風氣。那時所教的班級有一個學生,僅一年級就反覆念了四年了,可連10以內的加減法還沒學會,字也不認識幾個。因同學總叫他「大傻子」,他每天都與同學打仗。這成了我教這個班級最鬧心的事。師父告訴我向內找。一天中午這個孩子又與同學打起來,我想自己哪做錯了?突然想到自己不對了:是我總說他傻呀。於是我對全班同學說:是老師不好,總說他傻。咱們能在一起學習是緣份,他也不願意這樣,他父母更希望他是一個像你們一樣的孩子。他小妹妹聰明,可七歲時被車撞死了。大家想想,他父母多可憐!我們應該多關心他。原本鴉雀無聲的教室頓時四十個學生紛紛舉手說:老師,是我先叫他大傻子,他才打我的。從此班級變了,同學團結友愛。

大法這本書給我工作中帶來的好處說不完。我五十多歲了,講課還如同年輕時一樣精神旺盛。

大法給我一個幸福的家庭

身體不好活著痛苦,婚姻不如意更使我苦不堪言。丈夫沒文化,說話粗魯,抽煙、喝大酒、打麻將,95年失業後做生意,欠了16萬多外債,兩年多甚麼也不幹,就知道打麻將。孩子念中專,靠我一個人維持這個家。當初結了婚就後悔,總鬧著要離婚,後來外債壓得我總想尋死,曾經跪在院子裏向天喊:我為甚麼這麼苦?!

多虧師父救了我。我走入修煉是先煉功三天,才知道還有大法書。這天晚上我去一個同修家看李洪志師父在濟南講法的錄像,因離家遠,只在那看了一個多小時,可就那一個多小時就改變了我的觀念。我從師父講法中明白了:夫妻是緣份,人來到人間都很苦,都想好,可命中得有。生帶不來死帶不去,做生意賠錢丈夫他更難受,我還瞧不起他,總要離婚,他比我還苦。這一身病,夫妻不和,家庭不幸福,都是我自己造成的。就從那一刻離婚的念頭沒有了,感覺很對不起丈夫、對不起孩子。

從那天起,遇事向內找,家裏的氣氛幾天就變了。我把婆婆也接到我家。只幾個月,婆婆、丈夫、孩子先後都走入了法輪大法修煉。丈夫很快把所有惡習都戒掉了。我們賣了房子、靠工資早已還完了外債。孩子在外地,我與丈夫、婆婆每天一起煉功、學法、發正念,證實法。十二年來,我們一家人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走過來,越走越堅定。

我知道,與同修比,與法的要求比,我做的很差,也走了很多彎路,師父慈悲沒有放棄我,我無法表達我內心的感激之情,只有堅定實修,更多的救度眾生來回報恩師。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