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逾八旬的老人修煉所感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七月八日】

得法修煉

我是在一九九七年六月二十六日開始修煉法輪功的。在沒有得法煉功之前,我對煉功的目的認識不清,曾經認為有的人退休後,無事可做,為了打發日子才去煉功的。我退休之後又工作了十一年,六十七歲才真的退休在家。一年後,才發現身體有些不適,小病萌發、大病又起,找名醫、專家醫治無效,一拖就是兩年。有的勸說:「煉煉法輪功吧!」我的小兒子給我請來《轉法輪》、《法輪大法義解》讓我看,我不但不看還對兒子說:「不能誰說甚麼就信甚麼!」兒子說:「這是好書,看看吧!」然後把書放在五斗櫥衣櫃上。

師父在《轉法輪》中講:「他不相信氣功,他可不能保證自己不得病。他要得了病到醫院去看,西醫看不好了到中醫去看,中醫也看不好了,甚麼偏方也看不好了,這回他想起氣功來了。」

在我病魔纏身、無計可施的情況下,老伴對我說:「到公園看看法輪功是怎樣煉法。」這次我沒有反對。老伴從公園看完煉功回來說:「煉功也得有體力,你連路都不能走,怎麼去煉?」說也奇怪,幾天以後我能下地活動了。六月二十五日,老伴對我說,我們出去活動活動見見陽光,我倆出了院門往附近公園方向走去。當走到公園附近胡同口,遇到一位以前的學生,看到我就問:「老師怎麼這個樣子?」我說:身體不好,她說煉煉功吧!法輪功很好!她剛煉完回家送孩子上學。說了幾句話,騎車走了。因為知道公園晨煉已經結束,我們就回家了。因我走的慢,剛到家不久,聽到有人找我,開門看正是剛遇到的那位學生,她說著急上班,送來法輪功師父的講法帶,看看吧,一天看一本,八十歲自己能做口粥喝,也好啊,她急忙上班走了。我接到講法帶之後,先看的是《轉法輪法解》〈在濟南講法答疑〉,看著,看著,心臟突然跳的不停,但不像往常跳的那麼慌、不安。書裏講的話又是我想知道的事情。看完一講後,想起已放在衣櫃上半年多的那本《轉法輪》書,看目錄中有師父的小傳,小傳中師父修煉的神奇故事,我非常感動。自己想,這不是神在做事嗎!

我在開始學習時對於許多法理的內涵都不懂,為了理解大法的內涵,我就遵照師父說的,每天一遍又一遍的讀法,不斷的領會,提高心性,一直堅持到現在。由於能夠不斷的認真學習大法,堅持每天必煉五套功法,使我身體出現超常的功能,我能夠看到從來未看到過的一些空間景象。我的身體健康狀況通過學法、煉功、消業一直保持正常;心情上能夠保持吃苦耐勞、平和愉快、關心他人。身心出現的奇蹟都是師父的恩賜、呵護,為救度我,師父操了多少心點化我,使我成為比較堅定的煉功人。

我和老伴開始煉功的第三天(六月二十八日)早晨,陰雲滿天,在煉功場煉功,陰雲轉小雨,我倆便跑到公園的長廊裏避雨。當看到那麼多同修繼續頂著雨照常煉功的情景,我倆很難受,也很感動,便由長廊走出,又走進煉功場照常煉功,這時下的小雨漸漸的變成中雨,最後又變成大雨,這時我們甚麼都沒有想,只一心煉功。那時一、三、四套功法先煉,最後煉第二套功法,當煉到頭頂抱輪時,我清楚的看到從西南方坐在雲端上的一位大佛在煉功場上空停住,在大佛前下方還有一位小佛也是坐在雲端上。

因為我是大病初癒,老伴擔心我被大雨淋了一個多小時,恐引起舊病復發,但我沒有任何感覺,便說「沒事」。回家後就接到長春嫂嫂病危的電話,我便急忙冒著大雨趕到火車站乘坐開往長春的列車,下午三時到達嫂子家裏後不到一小時,老伴擔心我的身體因遭受雨淋和一路奔波,恐要發生變化,便打長途電話問訊我的身體情況,當聽到我接電話回答說身體沒事的聲音,老伴才放心,並且把他的身體也平安無事的情況告訴了我,讓我也安心了。

明悟法理,提高心性

煉功以後,參加小組學法,同修們的修煉體會,對法理悟的深度,對我有很大的啟發和借鑑。在小組共同學習、切磋,使我的心性不斷提高。一年後也就是九八年七月間,在公園煉功,輔導員宣布七分鐘抱輪改為十分鐘抱輪。在頭頂抱輪時,我又看到一個大的講壇上方,師父坐在正中位置上講法,下面兩側雁翅形向下排列,身穿黃袈裟的高僧在聽師父講法。而我也在聽師父講法,但我是穿著灰色短道袍跪在下面的階台上聽師父講法的。

這時的我悟到,我修煉的層次很低,因此,師尊在不斷的點化我,要多學法、學好法,去掉常人的各種執著心、慾望,提高心性;功力應不斷的上長,一直到修煉的最後一步。我還有很多事沒有做好,修煉十幾年了,還有很多執著心,遇事或發生問題時還不能經常向內找,有事總看別人的不是,認為老伴不精進,而很少找找自己哪兒有漏、哪兒不足,通過學法提高了認識。

通過學法我認識到:不能老是認為別人給自己找麻煩,沒有給你製造提高心性的機會,你還上不去呢,應該感謝人家。我認識到自己應把握住心性,提高心性才能處理好一些問題。師父對弟子不斷教誨、呵護,才有我和老伴的今天。從修煉以來,我們的生活完全自理,身體一直健康,我們的親友以及鄰居見到我們時都說你們不像八十六七的人。我們每天堅持學法、煉功。按時發正念,根據我們自身條件隨時向有緣人講真相。這些都是師父在每次法會講法中叮囑弟子們一定要做好的三件事。

對待病業

我學法、煉功十三年來,曾有過幾次病業都是很重的。來的急,去的快。一次是在九七年將要過年前一週,小兒子要到外地演出,我給他整理要攜帶的物品。心想要過年了,兒子不在我們身邊,有留戀不捨之意。我忙了一天,半夜上床休息時,突然腎臟疼痛難忍,有點挺不住了,想下床拿止痛片吃,左腿已移到床下,突然想起我是煉功人,怎能吃藥呢?就這樣一想,神奇般的不疼了!

「非典」病流行期間,我身體發高燒38°至39.7°,六天高燒不退,小兒子抱住我大哭,我告訴家裏人說:「我是煉功人能夠消業去病沒事。」他們不聽,兒子、媳婦們極力勸我去醫院檢查醫治,都擔心恐怕是「非典」傳染,全家人陪我去了醫院,到達醫院後,經過體溫、驗血等檢查結果一切正常,家人都感到驚奇。我告訴他(她)們:「這是法輪大法的法力,是師尊的佛法神通的作用,你們不用害怕。」從醫院回來,過了幾天身體逐漸退燒就恢復正常了。

還有一次是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十七日,我在家裏晨煉五套功法剛煉完,腿有些麻木時,電話鈴聲響了,知道這天是星期六可能是孫子打來的電話(果然是),立即想去接電話,剛走幾步左腿滑倒,身體向後倒下,撞倒凳子上後,倒在暖氣片上,我的腰便卡在兩個硬物上。八十多歲的我,當時悟到這是在考驗我的心性。老伴要扶我起來,我說自己能起來,沒事。當我爬起來想要躺在床上時,又想我是煉功人不能躺下,必須起來活動。由於悟錯了法理,最後還是臥床十七天。第五天開始我起來煉第五套功法,老伴挪棉被讓我靠在背後,我想修煉人不能這樣做,還是堅持自己坐直上身照常煉功,直到身體恢復常態。

最後我經過不斷學法,悟到以上三次所謂消業不是無緣無故的,第一次腎炎疼痛,是犯親情、非典時發高燒也是情在作怪、第三次的摔倒又是親情關沒過好的原因,被邪惡鑽了空子。總括的講,作為修煉者只要能夠按著法理去悟,就能過去親情這一關。我的親情關沒有過好,必須割斷情絲才能不為親情所累所纏。

總括我十幾年來學法煉功的實踐過程,每當我身體出現異常、不適時,只要自己深入學法,想到我是個煉功人,一切行動都按照大法要求去做,便甚麼問題都不存在了。通過不斷學法我加深牢記「修在自己,功在師父」的法理,在提高心性上,自己要不斷的去掉一切執著心,時刻按照真善忍的高標準要求去處理問題、去規範自己的言行。當與人相處發生矛盾時,一定要本著向內去修、向內去找的原則,祥和妥善處理。由於自己修得不好,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修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