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拇指銬酷刑的陳秀芬離世已七年(圖)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一日】(明慧通訊員江蘇報導)二零一零年六月二十三日,是江蘇省崑山市法輪功學員陳秀芬含冤離世七年的祭日。這個純樸善良的老實人,在慘遭毒打、拇指銬等酷刑折磨後,含冤離世已經七年了。

陳秀芬遺照高精度圖片
陳秀芬遺照

修煉法輪功,病去一身輕

陳秀芬女士,生於一九四二年六月三日。退休前是崑山市廢舊物資回收公司的員工。家住崑山市朝陽新村20號樓203室。一九九六年十月開始修煉法輪大法。

陳秀芬修煉法輪功前身體很差,有高血壓、美尼爾氏綜合症、脂肪肝、膽結石、風濕性關節炎、胸膜炎等,身體不舒服的時候鼻子就會大出血。在單位裏大家都知道她是個老病號,是個靠吃藥打針過日子的人。修煉以後,一身的病都奇蹟般的好起來。家庭生活也比過去更加和睦幸福。丈夫吳鴻奇也走進了大法修煉的行列。

自從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開始瘋狂的迫害法輪功以後,災難也降臨到陳秀芬和她的家庭。崑山的「六一零」(中共為迫害法輪功而專門成立的非法機構,凌駕於公檢法之上)、國保、朝陽派出所、所在街道、居委會人員等等,不停地逼他們夫妻轉化(即放棄修煉法輪功),進行洗腦,長期監控,精神與肉體的折磨接踵而至。

去北京講大法好 遭綁架、刑訊

二零零零年六月二十日,陳秀芬與當地多名法輪功學員一道進京上訪,想以自己的親身經歷告訴政府法輪大法的美好。可是,那時候的國務院信訪局不但根本不接待法輪功學員的上訪,反而成了警察綁架法輪功學員的場所。

無奈之下,大批的法輪功學員只好走向天安門。當陳秀芬與同修們在天安門廣場上剛剛打開橫幅,喊出「法輪大法好」之後,一群瘋狂的警察及便衣蜂擁而上,不分青紅皂白,搶走了他們的橫幅,劈頭蓋臉的一頓毒打、電擊之後,就把打橫幅的人全部塞進了警車,送到了天安門廣場派出所非法關押。由於當時在天安門廣場抓捕的法輪功學員太多,已經關不下了,幾個小時之後,人又被轉送到北京市平谷縣看守所關押。

在到達平谷縣看守所的當天晚上,這一批崑山的法輪功學員全部遭到刑訊逼供。餓了一天以後,還是手銬、腳鐐的銬著。不報出姓名,就被警察像打沙袋一樣地繼續毒打,警察用極其下流的流氓語言辱罵、打耳光打到眼冒金星,雙耳嗡嗡作響,已經聽不太清楚其他聲音了,雙耳聽力被打得嚴重下降。個個被打得鼻青臉腫,整個頭和臉腫得很大,連眼睛也睜不開了,口鼻流血,滿口牙齒全部鬆動。銬得緊緊的手銬腳鐐磨破了皮肉,深深的銬到肉裏。警察打累了,還要指使其他犯人打。一直折騰到得知這一批人是江蘇崑山的,便通知崑山警方將他們押回崑山。

在崑山看守所遭受「拇指銬」酷刑

陳秀芬等這一批進京上訪的法輪功學員們,個個傷痕累累。被押回崑山就全部關進了崑山看守所。以崑山市「六一零」的頭目管祖興、國保頭目李冬林為首的警察們又開始了新一輪的刑訊逼供,而且是花樣繁多。光使用手銬、腳鐐折磨人的酷刑就不知道有多少種;光是大小、重量、用法不同的手銬和腳鐐到底有多少種,也很難搞清楚。一般人是無法想像當今中共警察迫害法輪功野蠻殘酷到甚麼程度。

示意圖:拇指銬酷刑
示意圖:拇指銬酷刑

陳秀芬被非法關押在崑山看守所的一個月期間,就曾經被銬過拇指銬。這種比戒指稍大一點的拇指銬,是專門用來銬大拇指的。為了增加陳秀芬的痛苦,警察們讓陳秀芬雙手環抱幾根牢房的鐵欄杆之後,再把雙手的大拇指銬在一起。由於陳秀芬身材較小,剛開始由於雙手之間環抱的鐵欄杆太多,警察們無法把她雙手的拇指銬在一起,惡警就推推搡搡的把陳秀芬整個身體緊緊地貼靠在鐵欄杆上,最後雙手之間少抱一根鐵欄杆,才勉強把兩個拇指銬在一起。

十指連心啊!還不能動,這種拇指銬與手銬一樣,也是越動越緊。只要銬上一會的功夫,雙手拇指就慢慢地開始變顏色,變紅、發青、變紫、再變成紫黑色……由於全身都緊緊地貼靠在鐵欄杆上,雙手環抱鐵欄杆後拇指銬在一起的,身體也不能動。這種特殊的姿勢站久了,雙臂又麻又疼、頭昏眼花,一會兒就把人銬得疼痛難忍,極其痛苦。

據從裏邊出來的人講,凡是被上刑,不管哪種酷刑折磨,上刑了就不會輕易放過你。至於大小便是否要上廁所,吃飯、睡覺怎麼辦,警察根本就不會再來關心這些事了。至於多少天才肯放開,還要看警察們甚麼時候高興了。一直把陳秀芬銬到血壓升高,臉色不對了,警察也怕出人命,才把她放開。遭受這些毒打、辱罵、拇指銬酷刑時,陳秀芬剛剛過完五十八週歲生日。這個年紀的人,幾乎就是那些年輕的警察們父母的年紀。

再遭綁架、洗腦,含冤離世

陳秀芬第二次遭綁架是在二零零二年七月,崑山「六一零」和國保開辦第二期洗腦班的時候,強制陳秀芬參加,被陳秀芬拒絕之後,惡警們破門而入,四個警察像土匪一樣一擁而上,三拳兩腳就把陳秀芬打翻在地。抓住陳秀芬衣服、頭髮、手臂在地上拖著,一直拖到樓下,塞進了警車。就這樣綁架之後送到洗腦班進行洗腦,非法關押了一個月。

不停的精神折磨和肉體上的酷刑虐待,徹底摧毀了陳秀芬的健康,使原本就善良、不愛多說話的陳秀芬,精神上的折磨也承受到了極限,二零零三年六月二十三日晚上九點多含冤離世於崑山市中醫院。

陳秀芬含冤離世的時候,她的一雙兒女都還沒有結婚。現在,兒子和女兒都已經有了自己的小孩,可惜,陳秀芬沒有見到可愛的孫輩們。家中只剩丈夫吳鴻奇一人守著陳秀芬的遺像。

丈夫吳鴻奇遭受的迫害

陳秀芬的丈夫吳鴻奇,中專文化。一九三八年十二月六日出生。夫妻雙雙修煉法輪功後,共同經歷、見證了修煉大法帶來的美好與殊勝,共同學法精進,助師正法。二零零零年九月八日因為複印大法資料,被不明真相的世人告密。吳鴻奇遭到崑山市東門派出所惡警綁架,被送到看守所非法關押了一個月。二零零二年五月又被警察綁架,抓到第一期洗腦班,被強制進行洗腦,非法關押了一個月。

陳秀芬含冤離世七年來,她的家人及親戚朋友們,每當看到牆上掛著的遺像,便會想起她生前遭受到的一系列酷刑折磨的淒慘遭遇,大家心情很悲痛,以致整夜難寐。

中共迫害法輪功的這場大災難,已經持續整整十一年了。由於種種原因一直沒有曝光出來的惡性案例還有不少,崑山這個全國經濟百強縣之首的縣級市,到底迫害死、傷、殘了多少名法輪功學員?希望知情人繼續揭露,讓崑山當地民眾都知道崑山「六一零」和國保的惡警們是怎樣迫害法輪功的。曝光中共的罪惡,就是促進百姓覺醒。

此文有遺漏的其它迫害案情,以及直接參與迫害陳秀芬的兇手的姓名、年齡、單位等個人信息,還有待知情人繼續補充。


參與迫害陳秀芬的責任單位和責任人:

崑山市政法委、
崑山市公安局、
崑山市「六一零辦公室」、
「六一零辦公室」頭目管祖興及手下參與迫害的打手、
崑山市國保大隊(原崑山市公安局政保科)、
國保大隊頭目李冬林及手下參與迫害的打手、
崑山市朝陽派出所惡警
崑山市東門派出所
崑山市朝陽街道委員會不法人員
崑山市朝陽社區不法人員
崑山市看守所
洗腦班惡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