貴州電腦工程師劉波含冤去世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七月十五日】(明慧網通訊員貴州報導)貴州省建設銀行計算機工程師、法輪功學員劉波,因長期遭單位不法人員、當地「六一零」及警察的迫害、折磨,於二零一零年四月十四日含冤去世。

劉波,一九六一年出生,一九八四年畢業於總參三部的鄭州信息工程學院,畢業後在部隊工作,曾獲部隊大軍區和總部技術進步獎、優秀科技工作者、先進個人等。後轉業到地方貴州省建設銀行科技處,任計算機工程師,是單位技術骨幹。

由於出生在大飢荒年代,劉波從小體弱多病,經常吃藥打針,十歲時得了阿米巴痢疾,急性肝炎。因其父母忙於工作,無暇更多照顧他,促使其發展成慢性肝炎。一九九三年六月,劉波在部隊醫院住院,被診斷為肝硬化。當時的他,吃不下飯、睡不好覺,身體虛弱無力,腦子裏像灌滿了漿糊,長期治療無效,處於痛苦的無望之中。

後來,劉波開始修煉法輪功,一身疾病不藥而癒,從此擺脫了二十多年的肝病折磨。劉波按照法輪大法的法理「真善忍」要求自己,是單位上下公認的好人。他經常因公到建行下屬單位檢查、幫助工作,下屬單位給紅包或土特產品,他能推就推,推不掉就上交或轉給建行工人,他自己從來不拿。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公開迫害法輪功,瘋狂的打壓、造謠、誣陷,鋪天蓋地。劉波利用各種機會向單位同事及世人講述法輪功的真相,為此被「六一零」視為眼中釘。

二零零一年秋,貴州省建設銀行配合貴州省「六一零」(專門迫害法輪功學員、類似納粹蓋世太保的非法組織)迫害劉波,以出差為名誘騙他上車,把他劫持到中八洗腦班,關押、迫害半年。二零零二年春,劉波被放出洗腦班,但建行不分配他原來的工作,企圖迫使他離職。

二零零二年秋,貴州省建行再次配合貴州省「六一零」、北京路派出所綁架劉波,多名警察公開毆打劉波,搶走他身上帶的大法書、手機和身份證。在北京路派出所,劉波被銬上腳鐐、身體被撐成「大」字型銬在鐵門上十多個小時。第二天上午,劉波被劫持到看守所,受到打罵、虐待,被逼睡在廁所旁的地上,他的腳必須伸到廁所裏才能伸直躺下。

後劉波被非法勞教三年,勞教所因得知劉波曾患過肝硬化,一度拒絕接收,後在「六一零」淫威下,劉波被非法勞教。劉波一進中八勞教所後,即被關入警備隊強迫「轉化」,他拒絕「轉化」,惡警和吸毒犯就天天毒打他,有的用凳子往身上亂打,長時間對他罰站,一站就是三四天,不讓睡覺。由於惡徒綁架劉波後還不通知其家屬,導致進入冬天後劉波仍穿著單薄的衣服,惡警還指使犯人往劉波身上澆冷水,晚上還放狗咬。

這樣,原本因修大法而獲得健康身體的劉波,僅兩、三個月就被這些惡人折磨的奄奄一息,勞教所醫務室說是肝硬化嚴重了,叫保外就醫。可「六一零」和建行的惡人不讓劉波回家,強行把他關入貴州省公安醫院,繼續實施迫害,直到二零零五年九月。

在劉波被非法勞教期間,建行扣發了劉波的工資,聲言若劉波不放棄法輪功,就不給他安排工作、不發放工資,並於二零零六年六月強迫劉波解除了勞動合同。

由於長期的迫害,劉波的精神和身體受到了極其嚴重的摧殘,身體每況愈下,於二零一零年四月十四日離開人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