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小弟子十二年修煉歷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七月十二日】回顧這十幾年來,在不知不覺中,我已經和大法相伴十二年。從懵懂無知的三歲半起,我就有幸接觸大法,在師父的安排下,由姥姥引導一步步走入大法。隨著年齡的增長,對大法的了解越來越深,也懂得了自己的使命,知道了每個大法弟子最終要走出自己的路,更要走好走正助師正法的這條路。

下面是我多年來修煉歷程與心得,藉此機會向師父彙報並與同修共勉。

九七年的十月份,由於姥姥身體不適,姨姥姥從老家給姥姥請來了大法書,從那時起我也踏上了修煉的路。我是姥姥從小把我帶大的,從九七年姥姥喜得大法後,我這個小跟班也就義無反顧的跟在姥姥身邊,開始有板有眼的跟著姥姥煉。

由於那時年齡太小,姥姥只能念大法書給我聽,有時還帶我到附近的煉功點看老師講法錄像或學法。至今有一件事情還讓姥姥記憶猶新。那是一天下午,因停電姥姥沒有用錄音機煉功,我在旁邊跟著煉,煉著煉著卻突然聽到我喊姥姥你做錯了,漏了「金猴分身」,姥姥睜開眼一想可不是嘛。覺得很是吃驚,沒想到才四歲的我就把動作記得這麼清楚。從那時姥姥更加重視我了,開始對我嚴格要求,她也嚴格要求自己,我們祖孫二人更加認真學法煉功。

後來上了小學,自己開始認真學法,對法有了深刻的理解。在校時刻記住自己是小弟子,遇到矛盾就想起師父說的:「作為一個煉功人首先應該做到的就是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得忍。」(《轉法輪》)一次冬天放學回家,一個同學把我的帽子扔到地上,還用水槍衝著我噴水。可巧老師剛好碰上,要找同學家長理論,我就對老師說,「老師別那樣,他給我德哪」。

九九年「七•二零」時,我剛上幼兒園大班。那天下午放學回家,就看到姥姥躺在床上哭。姥姥告訴我說(中共)不讓煉法輪功了,還抓了好多煉法輪功的人。由於當時形勢很緊張大家都勸姥姥放棄修煉,姥姥傷心大哭。一聽師父和大法被蒙冤,小小的我也失聲大哭,還一邊安慰鼓勵姥姥一定要堅持下去、不放棄修煉。

也許是年幼的我也這樣堅定,姥姥受到鼓舞。在後來迫害緊張的日子裏姥姥帶著我仍是堅持學法煉功。在這期間師父也曾幾次在夢中鼓勵我。

二零零三年經常與姥姥在一起的兩位爺爺奶奶相繼被非法抓捕勞教,爸爸媽媽害怕了,便不讓我常住姥姥家,這時我已是小學生了。爸爸媽媽的這一行為對我來說是晴天霹靂。但大法在我心中已扎了根,我還是儘量抽時間到姥姥家學法煉功。在與姥姥不斷的學法、切磋、交流中明白這是舊勢力利用父母干擾我修煉,儘管如此還是沒能突破這一關,魔難就這樣接二連三的來了。先是媽媽給我報了各種各樣的學習輔導班,佔用了假期大部份時間;後來又將我送到了外地的寄宿學校上初中。姥姥看在眼裏急在心裏,有機會就幫我在法上認識,經過多次幫助,找到了是怕心在做怪。師父說過:「怕心會使人幹錯事,怕心也會使人失掉機緣,怕心是人走向神的死關。」(《走出死關》)於是我就開始突破自己修去怕心,力爭每次回家和姥姥一起學法、煉功、發正念,破除自己的怕心,清除父母背後的邪惡因素。就這樣我又慢慢精進起來。

除了學《轉法輪》外,我又學習了師父的各地講法,同時還閱讀了《九評共產黨》和《解體黨文化》。還背誦了《洪吟》,自己的心性得到進一步提高,深知自己此時應該修去怕心走出門去講真相救度眾生。於是我走出家門與姥姥一起到周圍的居民區和村子發放真相資料,在人民幣上寫真相短語。幾年來幫姥姥寫信封發送真相信救人,有時也向同學及親戚講真相勸三退,儘管目前勸退人數有限。為了讓叔叔、阿姨、同修印製出精美的真相資料多救人,自己也把平時的零用錢,及過年的壓歲錢,還有親朋好友送到我手裏的錢交到資料點爭取多救人。

當然在講真相中也有做的不好的地方。有一次集市上我和姥姥買一斤栗子,姥姥正想給賣栗子的人講真相,我看人多起了怕心,拉著姥姥就走了。事後我很懊悔,我深知這絕不是大法弟子的行為。

初中四年間,每次回家就想看電視、玩電腦,姥姥多次提醒也沒引起重視。特別是晨煉更懶得起床,把這當成了負擔,學法又跟不上了,結果讓邪惡鑽了空子。為了躲避煉功,很長一段時間沒到姥姥家去了。也開始挑吃、挑喝的也想穿名牌了。以前學習成績在班裏是前五名,可自從在法上不精進後,成績越來越不好,能保持前十名就不錯了,自己也十分著急,可就去不了這安逸心,慢慢的也就任其發展下去。直到有一天姥姥給我念了一段師父的講法:「如果知道錯了再知錯而做,那就等於不符合修煉人的要求,那就不是修煉人。」(《休斯頓法會講法》)自己才在內心又一次喚醒自己,深知自己不能再這樣消沉下去。

儘管自己仍有許多執著未修去,安逸心也沒有從根本上去除,但我今後努力學法,從根本上修去執著,完成自己的歷史使命。回顧自己這麼多年來的風風雨雨,心中的感慨是無法用語言描述的。雖然自己年紀小,可是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還是堅定的走過來了。在今後的助師正法路上,會努力精進,再精進,乘法船隨師回家園!

這是自己第一次拿起筆來寫下自己的心得體會,謹將此文獻給師父、並與同修共同交流,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出。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