幫助曾被非法判刑勞教的同修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六月三十日】這些年來,看到很多同修寫的體會文章,真是受益良多,經常被同修為他人著想,慈悲善待眾生、大善、大忍、勇猛精進的精神,感動的流淚。可是我卻一次也沒有投稿,這次我想和同修們交流切磋一下,關於那些曾經被非法判刑、勞教的同修以及他們家人的情況。

正法進程突飛猛進,已經到最後了,可是還有很多曾經被非法勞教、判刑、回來的同修,因為殘酷的迫害,使得他們本人以及家人受到了很大的打擊和壓力,從而使得有的同修走出監獄、勞教所、洗腦班,卻又走進了自己家庭的「無形看守所」。在紅色恐怖下,他們每一個人所遭受的迫害,是無法想像的痛苦和屈辱。很多家人,不理解、怨恨、害怕、打罵,把他們看管起來,不允許和外界來往,一切行動都受到了限制,接觸不上同修,跟不上正法進程。他們需要我們大家的幫助和支持。

師父在《新唐人電視討論會上的講法》中講:「其實舊金山我看到了有一些學員長期不出來,我也不想丟下他們,想讓那部份學員出來先做些簡單事情,第一能使他們走出來,第二能夠給他們自己樹立點威德吧,不然將來怎麼辦?」

看了師父這段法我是既慚愧,又著急。慚愧的是這麼多年來,我也就是每到過年、過節和同修們一起買些禮物,生活用品等東西,到被迫害的同修家看看,老人和孩子們,沒有進一步的去關心他們。也有的同修回來後,家人告訴他說這些年我們對他家的關照,他們很感謝也就完事了,沒有真正的用心去關心他們。著急的是他們沒有辦法走出來,有的根本不學法了。怎麼跟上正法進程?正法結束時他們怎麼辦?師父在為他們的將來操心!我們怎樣才能幫助他們跟上來,是我們大家的責任。

最近一位在機關工作的同修,他二零零一年六月被非法勞教一年後,二零零二年六月才回來。去年他說讓我有時間上他家和他妻子談談,當時他沒有詳細說他的情況,我也沒在意,也就沒去。這次他才說:「自從二零零二年回來,七年多了妻子一直都是天天看著他,反對他接觸同修,和發資料救人,有的時候只好等妻子睡著了,他才能輕手輕腳的出去發資料,有時候妻子醒了,發現他出去了,就嚇的不行,等他一回來就連打帶罵又哭又鬧的,幾天都不晴天,他怎麼說都不行。」

看到同修無助的眼神,我的心被震動了,感到無比的慚愧,自己修的不好,太自私了,沒有聽師父的話,去關心他們。如果我能早點和他妻子交流,打開她的心結,同修能這麼為難嗎?我為自己的慈悲心不夠,沒有為同修著想而自責。我馬上告訴他我今天就去。晚上六點發完正念,我就去了他們家,我和他妻子的二哥是同學,都是熟人說話也隨便,他們對我也很信任。我就談到了正法進程,和當前的情況,給他們拿去了師父最近的四本講法,說到這,他們夫妻倆就互相埋怨起來。丈夫說:「她到現在還是似信非信的,一學法就睏,也不煉功,不信師、信法。遇到危險的時候,才知道師父真救她。」

這時他妻子就講了起來:前些天她去商場幫兒媳婦看攤床,在二樓,當時三樓正在裝修,突然從上面掉下來一塊二尺多寬,六、七米長的大跳板,兩個頭都包著鐵角。正好砸在她每天都站的地方。就在跳板掉下來的前一分鐘,她聽見有人叫她出去,剛到門口,就聽見身後有響聲,一回頭看見掉下來的跳板,把地上砸一個大坑。當時嚇得她腿都軟了,不會邁步了,嚇壞了。馬上說感謝師父要不就沒命了。我說大法弟子都有師父法身看護,你才能逢凶化吉的,她說:「謝謝師父!」

她接著告訴我這些年來也有不少同修去他家,只說大道理,她都不願意聽,反對他們來。我一聽就明白了是同修講高了,她接受不了起了逆反心理,我就檢討自己說:「是我做的不好,對你的關心不夠,雖然認識這麼多年,可是,從來沒有和你交流過,今天,你可以向我訴一訴你的苦衷!有甚麼解不開的心結,都可以和我說,看看我能幫助你點甚麼。」

自從九九年「七•二零」以後大陸的形勢,非常緊張,對法輪功的反面宣傳,不實的報導逐步升級,真是草木皆兵、人人自危,誰也不敢提法輪功,說起當時的情況,她說,二零零零年初她和她二哥合伙做生意被她親堂哥給騙走了不少錢。同年七月份,他二哥因為錢被騙走要不回來,著急上火突發心臟病,倒地上就沒醒過來。她八十多歲的老母親,想念兒子成天哭,年末也去世了。二零零一年六月她丈夫被人舉報,在家裏搜出法輪大法好的條幅,在工作單位被綁架勞教。她一個下崗女工還有一個十幾歲上學的孩子,一連串的打擊,沒有活路了,她要崩潰了,天都塌下來了,沒有生活來源,丈夫單位停發工資,孩子上學生活需要錢,走到哪都被人指指點點,到處遭白眼,鄰居也說三道四的,找個打工的飯店也被人歧視,每天超負荷的工作,累得手上虎口處的傷,這麼多年了還疼痛,為了這個家她硬咬牙挺著。那段日子現在說起來還是掉眼淚。好不容易等丈夫回來了,老怕他出事,天天看著他,每天夜裏12點之前,都穿著衣服睡覺。

聽她說了這些話,我說:「對不起!我今天才知道你經歷了這麼多痛苦和磨難,能挺到現在你真是太了不起了,確實太難了,我理解你。」一看錶已經是半夜11點多了我說太晚了明天上午我再來。第二天上午,我又去她家,她丈夫上班了,她又向我訴說了很多痛苦的經歷。我一直在傾聽和安慰,最後她說姐姐只有你才能理解我呀!我告訴她學大法的人都是好人,師父讓我們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是邪黨在迫害好人,你丈夫沒有錯,他是個好人,無論在單位還是在家裏,都是公認的好人。你應該為你能找到這樣的人而感到驕傲和自豪,他能十年如一日的幫助你照看你八十多歲的老母親,直到老人去世,都是他跑前跑後的,你說他是不是好人。她點頭承認是。我說這樣的人你上哪找去啊,你要理解他支持他,她笑了。

我和她說了救人的重要性,一旦正法結束,不明真相的人,就永遠沒有機會了,你也要抓緊時間學法、煉功、救人,快去找回你昔日的同修,讓他們跟上來。她高興的答應了。我說從今天開始你也參加學法小組,她說行。現在每次學法她都很認真,還去找回了昔日的同修。星期天他們夫妻倆一起給同修送去師父的最新講法,她還講真相,勸三退,救了十多個人。

通過這段經歷,我被深深感動,也看到自己的不足,這樣的同修還有很多很多。師父說:「人哪,一個生命在歷史上的今天能夠得到法,那不是一般的事,太幸運了!可是一旦他失去了的時候,大家知道那面臨的是甚麼?是很可怕的,因為賦予那麼大的責任和巨大的使命他沒有完成的時候,那相對來講和一個生命的圓滿那是成反比的,那個生命,那真的要進無生之門了。你們也不能隨隨便便的給我拋下一個人,不管這個人有甚麼樣的錯誤、他是個甚麼樣的人,我都想給他機會。」(《各地講法四》〈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會講法〉)

慈悲的師父不想落下一個人,我們有甚麼理由不去幫助這些同修呢?希望大陸的同修都來關心一下身邊的這些同修跟上正法進程,幫助同修是我們大家的責任,讓我們共同精進完成神聖的使命,兌現誓約大家一起圓滿隨師還。

第一次投稿不足之處,敬請同修慈悲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