形成整體 在法中共同精進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六日】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黨公開迫害後,我們大陸大法弟子失去了集體學法、煉功的環境。由於我比別人早一些學會了上網、做資料,所以一直覺得走在了前面,內心深處埋著不易察覺的以我為大的骯髒的私心。看了師父的《對澳洲學員講法》後,好像對師父說的整體提高有了一些體悟,可在行動、在遇到具體事上還是不願意改變自己形成的那些後天的習慣、觀念。

因自己忙著做事,很少能跟同修用心去溝通,雖然嘴上也會說師父的教導:「他的事就是你的事,你的事就是他的事。」(《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二年華盛頓DC法會講法〉)可在實際中離師父要求的還是差的很遠,以至差一點失去了兩位同修。

事情是這樣的,有兩個夫妻同修,在修煉中都有一些關沒過好,很長時間沒看到他們了。去年年末,我路過這兩個同修家,就順便去他們家看看。進屋發現他們正在看別的宗教的碟,他們已經進入那個宗教有幾個月時間了。當時我心裏很難過,聽著他們津津樂道的那些自欺欺人的理由,心裏一陣陣發涼。

回到家,想起師父多次講的「找自己」的法,就想讓我知道同修出這麼大的事一定不是偶然的。這兩個同修從魔窟中回來後跟我走的比較近,有幾次我是感覺他們有些心結,可由於自己被那些不好的東西障礙,對此很麻木,沒去多想。後來他們在親屬的干擾下就放棄了大法。這怎麼能說和自己無關!

一點點的往深裏挖著自己,越看到自己的那些醜陋、骯髒的東西──自私、自大、無善心、做事沒耐心、惰性等等,十足一個舊宇宙為私、為我的生命。我心中真是後悔沒能及時和同修多多溝通,在法中共同提高,真是辜負了師尊的期望。同時我也默默的想:求師父幫助,我一定把同修拉回來。

隨後我便去找法理比較清晰的同修甲切磋這事,她談起看到明慧網上的一篇文章裏說過,我們曾在結伴下世前相約──「如果我迷在人世中,你一定叫醒我。」我們不能眼睜睜的看著舊勢力毀師父的弟子、我們的同修而無動於衷。就這樣我們一連幾天去他們家,跟他們嘮、跟他們談,過程中有時他們被不好東西帶動,說的話聽起來真是讓人心裏難受,可我們時刻提醒自己,分清那些不是他們,努力克制著自己不為其所動。最後他們答應第二天和我們一起學法。

總算有了一些進展。可我們知道修煉路的艱辛,每個人剜心透骨去執著時的心性關沒人能代替,而且每個真正修煉的人都是必需面對的,但是真正溶在法中就沒有過不去的關。正如師父在《曼哈頓講法》時說:「有這麼大的法在,正念中大法與你們同在,這是巨大的保障。」我也修去了只顧自己做事的壞習,在他們家裏成立了一個學法小組,我們幾個人每星期都去他們家和他們一起學法,有甚麼過不去的心性關時大家互相切磋,在法中共同提高。

一次那對同修中的女同修在過心性關中時說了一些喪氣的話。我們覺得還是學法不夠,就提出每週五天去他們家大量學法,三天學一遍《轉法輪》,並系統的學師父所有其他國內、外的講法。

經過一段的學習,我看到他們真是身心充滿了愉悅,以前那個女同修最常說的一句話就是「法是好,可我做不到」,現在她遇到事都能想到師父的法理是怎麼說的,並學會了向內找,對修煉充滿了信心,並體會到看似學法佔了很多時間,可真正學好法,甚麼事都不耽誤,真是事半功倍。現在這兩位同修差不多是甚麼項目都可以做,從小冊子、刻碟、護身符到安新唐人大鍋。

看到他們的精進,我有了再不努力學法、精進就會被落下的危機感。真是法學好了,才真正感到修煉並不難。讓我們互相叫醒還迷在世間的有緣人,形成整體,在法中共同提高,少留遺憾。

合十!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