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性村」變成了「法輪功村」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五月三十一日】在中國大陸北方,有這麼一個村莊。

「派性村」的改變

由於十年文革,給這個村的人們帶來很大的傷害。那個階級鬥爭理論,使這個村群眾從文革一開始就分成兩派,你鬥我我鬥你,兩派勢不兩立。夫妻反目,父子成仇,打架鬥毆,家庭、家族的和諧破壞了,村民之間關係緊張,農業生產落後了,兩派之間的人,你告我我告你,整天跑鄉跑縣,被公認為「派性村」、「告狀村」,十里八鄉都稱這個村為「硌紮村」(方言)。

上世紀九十年代中期,法輪大法開始傳進了這個村莊。過去當了多年村幹部、曾經告別人自己也被別人告、深受文革毒害的人全真(化名),看了師父的《轉法輪》,心潮起伏,百感交集:師父講的法理那才是宇宙間真正的理。回想這麼多年來,自己的所言所行,真是太慚愧了,害人又害己,虛度光陰,幸虧得到了大法,決心痛改前非,做一個修煉大法的人,一直修到底。他學習幾遍《轉法輪》後,悟到修煉人是沒有敵人的這個法理,自己應該首先去掉派性,從內心裏同原來的不合的人搞好關係,增加友誼。他有的上門同過去的所謂「仇人」談心,檢討自己的過錯;在街上碰到過去不說話的人,主動搭話,報之以微笑;有的捎話給對自己有成見的人,把友善傳遞給對方,表示自己已經修大法了,要把全村的人作為親人對待,善待每一個人。在他的帶動下,人們互相溝通,消除恩怨。往日的仇人,變成了朋友;過去把告狀當作家常便飯的人,自覺燒毀了狀紙,與對方道歉,成為戶幫戶的對子。全村出現了和睦相處、互幫互讓的和祥局面。常言說:「村看村戶看戶,村民看幹部」。人們看到過去的幹部都修煉法輪功了,而且變的那麼好,打心眼裏開始嚮往法輪大法。從此,村裏人三三倆倆進入大法修煉。到邪黨鎮壓法輪功前,已有30多人走上了修煉的路。早晨集體煉功,陰天下雨或者晚上集體學法,大法不僅使他們得到健康的身體,更主要是心性的昇華,他們按照真、善、忍去處理關係,對待一切,做好人,做更好的人。家風變了,村風變了,兒女孝敬老人,媳婦孝敬公婆,兄弟謙讓,鄰里互敬,一心搞生產,抓經濟,沒有了偷雞摸狗、遊手好閒、吃喝玩樂、搬弄是非人的市場。外村的人也願意同這個村的人交往,做生意,攀親戚。十里八鄉都稱這個村為「法輪功村」。

村主任保護大法弟子

正當村民們沐浴在大法的春風裏,平平安安,快快樂樂過日子的時候,中共邪黨發動了對大法的殘酷鎮壓,一時間黑雲壓頂,惡浪翻滾,邪黨的宣傳機器開足馬力造謠抹黑法輪功。縣鄉要求村幹部上報大法弟子名單,預備進行迫害。這個村的幹部頭腦很清醒,他們知道煉功的人都是好人,師父是好師父,尤其是過去不太好的人經過煉功後變好的現實,使村主任心裏有了主意。他想,能使人做好人的功法一定是好功法,如果把他們(指大法弟子)報上去,就等於暴露給邪黨,讓他們遭迫害。於是他決定,不報!鄉里610的人問他:「你敢保證你們村沒有煉法輪功的?如果以後查到有的話,你可要負責任!」村主任堅定的說:「我敢負責任,沒有!」後來,縣鄉也了解過幾次,也來村裏,結果都被村幹部擋回去了。加上大法弟子的正念正行,從99年7.20開始到現在,這個村的大法弟子沒有受過任何迫害。

但是,儘管沒受到迫害,卻受邪黨的造謠宣傳毒害非常深。人們開始想,這個功到底是好的還是像報紙、電視上說的那樣?再好的功法政府不讓練老百姓也不敢練。有的人開始說風涼話:看看他們(指大法學員)還敢煉不敢煉?可惜的是我們大法弟子也有的人迷茫了,害怕了,不敢煉了。只有七、八個人還在堅持修煉。

學法堅定正念,講真相救度世人

心潤(化名)夫妻剛開始進入修煉,遇到邪惡的強力鎮壓,就不敢再煉了。可是剛剛好起來的身體,時間不長各種病又都回來了,特別是他妻子,每隔幾個月就犯一次心臟病,打針輸液,折騰好長時間才能好。村裏的一個診所說他家以前每年都要花掉1000多元醫療費,煉功以後,不來看病了,不花錢了。自他們不煉功後又開始以前的看病拿藥。一天,全真到他家去看他倆能不能還煉起來。一進門,心潤就說:「你不用說了,我知道你要說甚麼,我們倆決定還煉功!」全真心裏很高興。全真、心潤他們組織起了學法小組,堅持每週一次集體學法。他們悟到:學法是基礎,學法是保證。有劫難、有坎坷才能鍛煉出來,才能修出來,才能說明師父這個功法是高德大法。他們開始背法和讀法交叉進行,這樣漸漸的學員們又開始學法,開始修煉了。

他們認識到,是邪黨的造謠宣傳給村民們造成了極大的毒害,使他們對大法產生了誤解和抵觸。要解開群眾的思想扣子,唯一的辦法就是按照師父的要求講真相,救世人。他們開始挨家挨戶散發真相資料,剛開始不敢直接接觸群眾,把資料塞進門縫裏,放在門台上;後來隨著師父正法洪勢的推進,弟子們敢講了,也積累了一些經驗,他們在街頭、田間地頭,面對面給群眾講真相,解疑釋惑。特別是對「天安門自焚」事件真相,共產黨為甚麼要鎮壓法輪功?法輪功真有你們說的那麼好?念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為甚麼就管用,就有好處?為甚麼做了三退就能保平安?等等,人們亟待要想知道,想要明白又不明白的問題,給大家深入淺出的講真相。經過一年多的時間,村裏的人對這些問題基本上都搞清楚了,認識到中共邪黨由於它的邪惡本性所致致,而對高德大法──法輪功狠下毒手,欲想置於死地而後快,不惜採取栽贓誣陷手段,一手導演「天安門自焚」事件;自古以來,迫害修煉人要遭天譴的,那麼邪黨迫害這麼多大法修煉人,犯了大罪,必定會遭天譴,也就是天要滅它,在天滅中共時只有退出它的組織才能保命,這就是大法弟子傳《九評》、講真相,勸三退的意義所在。弄明白這個理後,人們人傳人,爭相做三退。有的村民經我們同修一講就同意三退;有的人找到我們同修主動要求做三退,全村形成三退的風潮。剩下一部份人沒有退,但也不反對大法,在等待觀望。這時大法弟子們決定針對未退的人,整體上進行第二次講真相勸三退,又過一遍篩子。除了個別只看重現實利益不願三退的人以外,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人退出邪黨的黨團隊組織。

大法弟子的風範

在學法,講真相,勸三退過程中,這個村的大法弟子,很注意用自己的行動和形像來證實大法。由於社會上「一切向錢看」思潮的影響,人們的道德在下滑,社會風氣在敗壞,往往只關心自己如何掙錢,不太關心公益事情了。一年春天灌區要放水澆地,村裏需要一名看水人,負責渠道護理。按過去的規定和現在經濟狀況,村裏決定看一天水付給10元工資。村幹部知道,就這10塊錢,要找看水人很難,他想,這事也只有找法輪功的人,才有可能去做,於是他找到了全真。全真就在這前一天,有一個鄰居找他要挖電桿坑,一天能掙40──50元。全真面對村幹部派的活說:「放水澆地是全村的大事,護渠護水不能沒人做,我去看水,挖坑的事我推了!」這一個多月的放水期間,全真認真負責,一絲不苟,確保了不跑水,放滿水,用戶滿意,村幹部放心。在經濟上他少掙1000多元。人們從全真身上確實看到了法輪功為大家吃苦受累,自己甘願吃虧的善良。

融春(化名)家裏有一台玉米脫粒機。到冬天人們脫粒的時候,就紛紛到融春家藉著用。融春對鄰居們說:「用脫粒機脫的快,你們用就來拿,沒事的。有的鄰居使用時把機子弄壞了,融春也不讓鄰居花錢修,而是自己花錢趕快修好,接著讓別人使用。每到入冬時節,人們總聽到隆隆的脫玉米麵的機器聲。大家說:「這是人家法輪功融春家的機子,人家法輪功人可好了,白使白用,說的話又好聽,煉功人就是好。」大法弟子在村裏方方面面都表現的,大方,無私,說話謙遜,做事肯幫人,想別人。所以人們都願意同煉功的人接觸,同煉功的人打交道,說和煉功的人在一塊,心裏踏實,放心,不吃虧,還能讓你懂很多道理,願意同他們在一起。

大法神奇的展現

大法弟子通過講真相勸三退,清除了這個村人們思想上的污泥濁水,法輪功也給全村人帶來了好運。一年秋天來了一場暴風雨,周邊鄰村的莊稼大部份倒伏了,遭受了大災。唯有這個村的莊稼沒有倒,而且獲得大豐收。人們真正看到了神是存在的,敬神敬天就能得福報,從而更加相信大法,擁護大法。

在優曇婆羅花在各地陸續開放的幾年裏,人們盼望也能看到這三千年一遇的神花,一睹神花的風采。去年這一天終於盼來了。在一家大法弟子家裏盛開了優曇婆羅花,在院落的梨樹上、紅果樹上、還有曬衣服的鐵絲上,長出了一束束鮮花,更可喜的在他家麥田的麥芒上也長出了優曇婆羅花。一棵棵雪白晶瑩的花朵,散發著陣陣香氣。人們爭相觀看,不願離開。十里八鄉的人也都知道了這個消息,都稱這個村「行好了,有福了。」

更使人信服的是這個村原來一名村幹部,得了不治之症,到省城醫院治療,醫生對他的家人說,病到了晚期,不能再做手術,回家養著吧。一家人陷入絕望痛苦之中。回家後,眼看著人一天天消瘦下去,吃不進,路也走不動了。這時一個大法弟子給他送去一本《轉法輪》,對他說:「你現在的病,常人是不能看好了,只有大法師父能夠救你,你就看大法的書吧。」他點點頭,又搖搖頭,大法弟子看出了他的意思和難處,對他說:「你可以在家不聲張的看書學習,等你有了明顯的療效時,家人和村民們也就自然而然的接受了。」這個村幹部的家人找看相的人給他看過說,他活不過去年的八月,結果他看《轉法輪》後,身體一天天強壯起來,不僅行走自如,還能幹一些力所能及的活了,而活過了去年八月,現在還活的好好的。人們通過這個事更看到了法輪功的功效不是虛的,是實實在在的救命的大法。一個外村的人說:「法輪功能把死的救活了,我真服了!」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