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霉氣」與福氣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七月七日】那是發生在十年前的事了。十月的一天,河南某中專學校副校長於鑑遇上了一件窩心事。校長告訴他:「新生孟龍欠學費兩千元,班主任雲帆找他談話,他說,他爸爸把錢放你那裏了。」於鑑聽聞此言心裏猛一「咯登」,愣住了。

孟龍的爸爸和於鑑很熟。於鑑想起,一個多月前──新生開學不久,他確實到自己辦公室來過,聊一會就走了。至於交沒交給自己兩千元現金,則毫無印象。但既然人家說給自己了,就可能是真給了。那麼,錢在何處呢?

於鑑開始在辦公室細細的搜尋,「上窮碧落下黃泉」,也沒見到錢影。兩千元雖然不多,對當時的他來說,也是幾個月的工資。情急之下,於鑑又找來孟龍的班主任雲帆詢問。

雲帆告訴他,自己按學校的布置催孟龍交拖欠學費。孟龍就給他爸打電話,打完電話後告訴我,開學初,爸爸來校給他補交學費,當時收款的會計不在,他爸爸不想再跑來一趟,「就把錢放在於叔叔那裏了。」

聽了這番話,於鑑再無想頭,擺在他面前的路只剩一條:自己拿錢墊上。他把兩千元如數交給會計之後,學費的事也就風平浪靜。可是,於鑑肚裏卻添了一段愁腸。他想到,這幾年自己霉氣事接二連三,不免困惑惆悵,尤其在繁忙之餘、風雨之夕,更是難以排遣,於是喚朋邀友,舉杯消愁。不乏幽默的他,曾當著朋友的面自作小詩一首誦道:

「人交背運沒有法,喝口涼水也塞牙。仰望蒼天發一問,春風何時到我家?」

一年無話。

到了第二年的暑假,仍然按老規矩由學校教職工輪流住校值班。保管員也按規矩送了一條薄棉被到值班室,以備偶爾天涼之用。前面幾位教師值班時,天氣都比較熱,所以誰也沒動那條被子,它一直週週正正的原樣擺放在床的一側。這天,輪到雲帆值班,因剛落過一場大雨,氣溫下降。晚上就寢時,雲帆伸手將被子展開,這時他突然發現:被子裏面竟然有一沓百元面值的鈔票。面對這「天上掉下來的餡餅」,雲帆的心一點也沒有動,因為,他是個修煉法輪功的大法學員,不是他的,再貴重的東西他也絕對不要。當時他腦海裏盤旋的問題只有一個:是誰把錢放到了被子裏?想來想去,突然十個月前於副校長焦急尋錢的情景浮現在他的面前。於是,雲帆拿過錢點也沒點,往床邊一放,就進入了甜甜的夢鄉。

第二天,雲帆找到於副校長。於鑑真是喜出望外,接過錢一查,不多不少,正好二十張。數月心結,一朝冰釋,感激之情無以言表。至於這錢如何經歷一番「周遊」的,二人當場做了一番邏輯推理:

於鑑辦公室有個小床,床上放著一條公用棉被,是疊放的。那天,孟龍爸把錢交給於,於就順手把錢先塞在被子裏了,打算等見到會計就交上。誰知事情一忙,就把此事忘的一乾二淨。數日後,學校保管員來收被褥去拆洗,於就不假思索的讓其把被子抱走了。保管員抱走後,並沒有立即拆洗,而是「疏忽」的把它與拆洗過的放在一起了。所以,它在保管室「安居」了十個月,又原樣到了教職工值班室裏,此被子恰巧經雲帆之手打開,此錢「轉悠」了一圈,終於「完璧歸趙」。其間幾多巧合、幾多偶然、幾多曲折與懸念,懸在於鑑心中的未解之謎,終於有了理想的答案。

此事過後,於鑑曾當著朋友、老鄉的面感嘆:「大法何其偉大!修大法的何其高尚!想想看,當今社會世風日下,道德淪喪,很多人視錢如命,巧取豪奪,甚至油鍋裏的錢都敢伸手去抓。比比大法弟子的所言所行,那是霄壤之別呀!」

出於敬仰,於鑑請了一本《轉法輪》,從頭至尾看了好幾遍,明白了很多道理,也開始順應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做一個真正的好人。漸漸的,同事、朋友、家人都感到他變了,變的寬容大度、淡泊名利,變的善良能忍。

九九年七二零黑雲突起,中共瘋狂打壓大法。於鑑不懼邪惡,為大法說公道話,呵護本校大法弟子。他的正義之舉在周圍留下的很好的口碑,其家人也常有福報臨門:成績平平的兒子「超常」發揮,考上本省一所著名高校,畢業後找到一份理想的工作;妻子原來的單位不景氣,轉到一個新地方,年薪達十萬元以上……

我和於鑑是摯友,本文寫就之後,我特意到其辦公室請於「斧正」。於鑑在電腦上看罷,呵呵一笑,思忖片刻,點擊鍵盤,在結尾處敲上了四句詩:

禍中有福苦有甜,
我因背運結佛緣。
奉勸天下迷中客,
善待大法是福源。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