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徵稿選登】我好幸運,我好幸福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一日】(明慧網世界法輪大法日徵稿選登)我生活在中國大陸,修煉法輪功已有十三個年頭,而且越修越堅定。雖然已近知天命之年,身體卻十分健康,而且感到自己的心靈也很年輕。可能有很多人會不解,為甚麼中共這麼迫害法輪功還有這麼多的人仍然在修煉?

記得在一次去外地出差時,我曾向同行的一個同事問起過關於法輪功的問題,他的口吃比較嚴重,可是他斷斷續續說出的話,真讓我由衷的敬佩他,他說:「我雖然對法輪功沒甚麼研究,但法輪功肯定好,不然不可能有那麼多人冒著生命危險還煉,而且你看那些煉的人也都非常好。」事實上也真是這樣啊。其實,如果大家能夠真正去了解法輪功、真正去親身體驗,就一定會知道法輪大法好,甚至也會和我們一樣修煉起來。

我把我修煉前後的變化向您慢慢道來。

從上小學直至高中畢業,我的學習成績在學校裏一直是最好的,所以我如願以償的考上了某名牌大學。由於我學習文化課並不十分費力,從初中開始我的業餘時間大部份都用來看文學和哲學等方面的書籍,尤其到大學後就更是如此。讀這些書,一方面是感興趣,另一方面我實際上也是在探索人生吧,總是希望能從中找到人生的價值所在、人生的意義所在。可是,最終的結果令我失望。無論是古今中外文學巨匠的著作,還是先哲們嘔心瀝血的一家之言,甚至一些宗教的教義,始終讓我覺得莫衷一是、雲裏霧裏,從那裏找不到人生的遵循,也好像找不到真正的快樂與出路;參加工作後,我曾是單位的領導幹部,那些日子,自然是春風得意、遊戲人生,無論是身邊的同事,還是親朋好友,都認為我的大學沒有白念,是一個成功者,是一個實現了人生價值的人,可是自己一個人靜下來的時候,總是不免慨嘆人生苦短,空虛之感常常揮之不去。雖然從小到大自己一直是同齡人中的佼佼者,但也不過是在利益的驅使下、在各種慾望的奴役下苦苦掙扎的一介可憐的芸芸眾生罷了,不論是寒窗苦讀,還是在社會上的努力奮鬥,好像也不過是為了將來能夠出人頭地,一切的一切自然是圍繞著既得利益,得到了欣喜若狂,失去了垂頭喪氣。我還清楚地記得,當時我身邊和我一起參加工作的同事先我而得到了提拔,我幾乎痛苦得快喘不過氣來,差一點因此而辭職,在這樣的指導思想和心境中生活能快樂、能幸福嗎?我想很多人也一定會有同感。

可是,一個偶然的機會改變了我的命運。

那是在一九九七年,有一次幫一個同事到家裏送東西,看到同事家的書桌上放著一本《轉法輪》,我翻看的過程中他就告訴我,他在煉法輪功,很重的肺結核病煉了不長時間就煉好了,還說法輪功的創始人特別了不起。因為我以前練過氣功,所以我當時想這可能也是另一種功法吧,於是我就借了一本《轉法輪》準備回去研究研究(他當時有兩本,這本後來就送我了)。當我看完第一遍的時候,好像並沒有怎麼看懂,後來我就又看了一遍,我就覺得這本書在講如何做人的道理以及如何修煉的問題,從第三遍開始,我覺得我真的看到了一些法理,以後就再也放不下了,一直以來困惑我的人生和生命的問題在這裏找到了答案,我知道怎樣生活了,知道怎樣做人了,真的有一種找到生命歸宿的喜悅,因為我終於知道了人生存在的真實意義。和許許多多大法弟子一樣,我越來越深切的感到,我真的已經踏上了生命昇華之路。

修煉法輪功實際上並不難,除了經常讀《轉法輪》外,就是要煉功。我從只能盤腿打坐兩分鐘到能盤半個小時,好像只用了一個多月就達到了。雖然起步階段剛剛打坐的時候腿會很痛,但每次煉完功後身體卻很舒服,隨著修煉的深入,感覺也會越來越好。修煉法輪功的人都知道,如果你能真正放下心來修煉,無論你有甚麼病都會很快痊癒,這是其他的氣功無法達到的。另外,法輪功和其他氣功最大的不同就是,除了有煉功的動作外,還要修煉心性,真正的從本質上改變修煉者,這也就能保證使我們處在身心都健康的狀態。而不會出現像有的功法那樣,只練動作不修心性,動作練得確實也很好,功力好像也不一般,可是一個事兒想不開就被氣死了,我在練其它氣功的時候就遇到過這樣的「氣功大師」。所以,修煉法輪功才是最紮實的,真正能從身體和精神兩方面使我們獲益。

1、修去了利益之心,使我生活的很坦然

人們都知道知足者常樂,可是在現實生活中能有幾人做到呢?往往是有了一萬想十萬,有了十萬想百萬。沒有修煉之前我也是這樣,那種好像永遠都不滿足的心實際是很折磨人的,很多人不就是因為不知足甚至失去了自己原來已經擁有的一切了嗎?在《轉法輪》中,師父多次講到有得必有失的道理,多次講到利益之心的問題。「人在常人社會中,你爭我奪,爾虞我詐,為了個人的這點利益,去傷害別人,這些心都得放下。」「是你的東西不丟,不是你的東西你也爭不來。」(《轉法輪》)

我發現,按照《轉法輪》中說的去做,真的能生活的很坦然。

記得剛剛修煉不久,我在自家附近撿到了一條黃金項鏈(後來別人說當時價值在三千元左右),我拿回家後和妻子說:我已經修煉了,要按師父說的做,這個項鏈我們不能要,丟東西的人一定很著急。怎麼辦呢?當時她也看過《轉法輪》,她說:送派出所吧。於是,我們毫不猶豫地到了小區的派出所,我們說:「我們是煉法輪功的。」那些警察用不解的眼神看看我們,面無表情的收下了。要是在以前,我是無論如何也做不到的。之後,我也沒有向別人提起過此事,因為現在很多中國人都奉行「人不為己,天誅地滅」這句話,在現實生活中不打折扣的實踐者更是比比皆是,要說出來他們真的會說我是傻瓜。

在工作中遇到的利益上的事就更多了。由於我手中有一定的權力,又是領導幹部,因此每到逢年過節下屬單位和身邊的同事就會給我送一些禮金、禮品之類的。沒有修煉之前,我都是笑納的,甚至每到年關跟前真的是惦記的:「這個單位怎麼還不來啊?」隨著修煉層次的提高,我漸漸認識到不應該那樣做了,我就對他們說:「我修煉法輪功了,這些錢我不能要」。實在是非得給的,我就當作獎金發給手下。至於身邊同事的錢物我是堅決不收的,有的盛情難卻,我也會以價值相當的東西還回去。在大法被惡黨剛剛非法打壓的時候,單位黨委的一個領導問我:「你說法輪功有甚麼好處?」我就說:「舉個最簡單的例子,修煉以後我不收受賄賂了」。他很有感慨地對其他在場的人說:「咱們共產黨的幹部受教育這麼多年仍然貪污腐敗,人家法輪功卻能使他們變得清正廉潔。」

在有一次年度幹部考核時,黨委的一名領導找我談話,他問我:「你說心裏話,法輪功到底好不好?我不是代表組織問你,是我個人想知道,而且我一定替你保密」。我知道他在想甚麼,這點小伎倆騙不了大法弟子,但我的正念很足,我知道你想幹甚麼我也對你說。我就對他說:「法輪功非常好。」後來他們暗地裏要調查我,我聽說後,就把我新近收的還沒有退還的一大筆禮金放到了他們桌子上,我告訴他們:這是我收到的賄賂款,我退不回去,你們自己處理吧。

我不收禮金的事真的沒想讓他們知道,可是這一次我真的想讓他們看看大法弟子是真好還是假好。這件事情弄得他們非常狼狽,他們再也不調查了,甚至連這些錢是誰送的都沒敢問一下。

其實,誰願意無緣無故的把自己的錢(無論是單位的還是自己家的)送給別人呢?不就是看中了你手中的權力和位置嗎?背地裏他可能並不佩服你,甚至是罵你的。我就知道一件事:有一個位高權重的領導調到外地去了,結果原來很多給他送禮、溜鬚的人都不怎麼理他了,弄得他又是不平衡、又是罵這些人沒良心。他就沒想想:人家給你送禮、看你臉色求你辦事的時候是啥滋味?而我不存在這些問題,所以在我離開領導崗位的時候,他們仍然在用真心對我,有的甚至比我在位時還要好,這難道不是比金錢和利益更值得珍惜的財富嗎?

還有一件事。由於機構調整,我被調到一個新組建的單位任某部門負責人,在分配上級撥給的筆記本電腦的過程中,我主動把價值一萬多元的新筆記本電腦讓給了手下的工作人員,就連舊的電腦我也沒要,而是給了更需要的工作人員,因為我的原單位(已撤銷)配備給我的筆記本電腦我帶過來了。雖然我作為單位負責人完全可以使用新的電腦,而且從原單位帶來的新單位也沒有人知道,但在大法中修煉去掉了利益之心之後,在做這件事的時候完全都是很自然的,並沒有覺得自己怎麼怎麼樣。只是後來聽說許多人都在背後說我真了不起的時候,我才意識到,這件事給了他們很大的震撼。

2、修去了為名之心,使我生活的很快樂

由於從小到大在同齡人中一直是比較優秀的,因此也在不知不覺中養成了很強烈的求名的壞習慣,每到一個新的人群或集體,總是想成為領導者、控制者,總是希望成為最受重視、最受大夥崇拜的人。修煉之後,逐步認識到這是一顆非常不好的心,不僅使自己備受煎熬,也會在不知不覺中去爭奪本來屬於別人的東西,從而給自己造下業力。

剛剛得法的時候,我在單位裏已經是業務骨幹了,周圍的人都覺得我的仕途之路一片光明。有一個階段,領導一會兒告訴說要提拔我了,過幾天又說出了甚麼岔頭。可想而知,我是一會兒高興,一會兒鬧心,這個過程差不多持續了一年的時間。後來逐漸意識到這是師父在去我的求名的心,於是就不斷加強學法,並下定決心一定要去掉這顆常人之心。可是當真正聽到提拔無望的時候還是頭皮發麻、徹夜難眠。隨著學法的深入,我越來越明白人生的真諦了,人生絕不是只為了名利而存在。當我真正放下這顆心的時候,好事卻不請自到了。

求名的心去掉了,在工作中我總是能很平和的處理上下級關係,贏得了大家的信任和讚譽。

對於工作單位的領導,我盡職盡責,無論分派甚麼任務,我都能帶領大家出色的完成。由於不斷的學習大法,師父也給我開啟了智慧,有些工作在常人看很難完成,但我往往能有如神助一般,有的時候難度很大的論證課題竟能一氣呵成,不用修改一個字,過後想想,我自己都不知道當時是哪來的那麼縝密的思路、無可挑剔的表達方式以及精準的分析。在個人利益的問題上我也從不麻煩領導,也不管是誰當我的領導、對我態度如何,我只是盡一個下級的本份。在單位做副職的幾年中曾有幾個人給我當過正職,不管他們是內行也好、外行也罷,不管他們品行如何,我都一視同仁,擺正自己為工作著想的出發點,擺正一個修煉人與常人的關係,盡可能的為他們負責、為他們著想。記得有一次,我們單位的領導在上級那裏沒有交上差,回來之後對我大喊大叫,說一些很難聽的話,說我的工作沒有做到提前預想等等,說完後摔門揚長而去。其實那件事情從來也沒有人布置我去做,但當時我沒有與他爭辯,修煉了嘛,我當時真的站在了為他著想的角度去考慮了這個問題:他是個很愛面子的人,在上級領導那沒交上差,一定很不是滋味。當時我很冷靜的坐下來,用了大概兩個小時的時間很漂亮的把那項工作做完了。他回來看過後特別滿意,用他的方式委婉的向我道了歉。修煉的人都知道,經常的讀《轉法輪》是能開啟人的智慧,其中蘊含的深刻法理會讓你做起事來非常容易。

對單位的其他同事,我從來都是與他們平等相處、同甘共苦,在大家的心目中自然口碑很好。有的時候,他們就會說:不能和輕舟(我的化名)鬧矛盾,因為即使是輕舟錯了,人家也會說是我們不對。而且不止一個人對我說過:在你的跟前感覺很靜,沒有亂七八糟的壞想法。是啊,大法修煉者攜帶的慈悲、正念之場確實在世間起著很大的作用。

由於我能按照大法的要求做,不僅工作出色,而且大家都一致的說我沒有私心,所以領導也很賞識我,後來一直得到提拔和重用,該有的好事也都沒有落下。可這卻是靠著修煉出的品格帶來的。

3、修出了慈悲之心,使我生活的很有價值

在我們當今的社會中,無論是在影視作品、文學作品還是人們頭腦的觀念中,都認為人類的情感是最寶貴的、最值得珍惜的,都離不開這個東西。修煉之後,逐漸認識到,其實我們最看重的情感並不能給我們帶來真正的快樂,很多時候給我們帶來的卻是失望、悔恨和痛苦,因為,很多情感是不長久的,甚至是不可靠的、狹隘的和自私的,如果情感的對像不當還會出現社會問題,婚外戀不就是一個很突出的例子嗎?由此引發的人間悲劇真是數不勝數。

明白了這些道理,我在生活中用大法的法理要求自己,將常人之情化作慈悲,沒有條件、沒有代價,沒有索取。有的時候真的能把與自己不相干的人也視作是自己的親人一樣對待,這在以往我是絕對做不到的。正是這種慈悲之心使我同其他大法弟子一樣也加入到了救度眾生的洪流中。

修煉大法的人都知道,在不遠的將來人類將發生一次大的淘汰過程,尤其是中國大陸那些還在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而仍不思悔改的人都將被宇宙的歷史所淘汰,那些由於受中共謊言欺騙而在頭腦中裝進了敵視大法思想的人也同樣面臨著危險。

於是,我開始自己寫真相傳單散發,每天晚上發二百份左右,那段時間我幾乎走遍了所在城市的大街小巷。

後來,我開始向周圍熟悉的人講真相、勸「三退」(退出黨、團、隊),因為,我們都知道,中共迫害法輪功已經是天理不容,如果曾經加入過黨、團、隊組織的人不聲明退出就是它的一份子,天滅中共的時候就要一起被淘汰掉。由於我平時和他們關係都比較好,他們也都比較信任我,勸「三退」並沒有感到太費勁。到下屬單位檢查時,我也利用一些機會講真相:有一個公司的經理,當我給他講完真相後,一下子摟住了我,連聲說太感謝我了,他說他的妻子也是煉法輪功的,跟他說了幾次他也沒信,這一次他信了(有的時候,人們寧願相信外人的話也不信家裏人的);有官場上的應酬有的時候要去夜總會或者卡拉OK廳這些地方,我也不忘講真相,由於她們處在社會的底層,受盡折磨和羞辱,對這個社會早就深惡痛絕,她們內心對自己未來的命運也非常惶恐,因此講真相十分容易。我往往會告訴她們:「一定要把我對你說的告訴你的家人和你們在一起的姐妹」。

可是,在這個邪惡政權統治下的國家,這樣去做是有生命危險的。但我按照師父說的去做了,許多的大法弟子也都在做,不是為了證明甚麼,也不是為了推翻誰,而只是為救度一個個被毒害了的生命。

在這個過程中,我也曾遭到一些不明真相人的誣告。我知道他們出於甚麼目的,我也知道他們是誰,可是,作為一名大法弟子,直到目前我也沒有向世人公布他們的名字,甚至我真的也不恨他們,因為他們也是被矇蔽了的可憐的眾生,如果有機緣我也一定會再去救度他們。

修煉中的故事可能還有很多,修煉的神奇只有去真修才會體會到。這些年來,我們並沒有因為修煉而少了甚麼,如果要說少了甚麼的話,那就是少了商場上挖空心思的攫取,少了官場上明爭暗鬥的算計,少了日常生活中無盡無休的憂煩。我們沒有疾病,沒有抱怨,沒有仇恨,甚至我們將人類最崇尚的愛也昇華為慈悲─這是不附加任何條件的愛。由於修去了名利心、妒嫉心等等諸多常人之心,我們的身心越來越純淨、越來越無私、越來越自由,我們真的不會再受利益的驅使,不再做慾望的奴隸。

但是,就是這樣一群善良的人們在中國大陸卻在遭受著迫害,對所有主持正義的人們來說,這不能不說是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但即便這樣也不會改變我們向善的心靈。

如果有人問我:在這個世界上有甚麼事情您做了之後永遠都不後悔?我現在可以毫不猶豫的告訴他:修煉法輪大法,做一個好人,做一個更好的人。

真的希望您也去看看《轉法輪》這部書,如果您也能因此步入修煉,您就將成為這個世界上最最幸運的人,您也將與這些修煉者共享生命昇華的喜悅和幸福。

而我,只是他們中普普通通的一員。

(二零一零年明慧網「5.13法輪大法日」徵稿選登)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