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屬探視受刁難 王永航律師腿傷令人擔憂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五月十七日】(明慧通訊員遼寧報導)2010年5月10日上午8點半,王永航律師近80歲的母親、妻子和一位朋友到遼寧省瀋陽第一監獄看望王永航律師,遭到刁難。監獄方面只讓母親電話會見,拒絕他妻子與朋友探望。王母出來,王妻詢問王永航的腿部傷勢,老人只會描述說讓他抬起來,光著腳,腳面腫的很厲害。


遼寧大連市律師王永航

首先在接待室,一位男性工作人員審查身份證後僅讓王永航母親、妻子進入,拒絕讓其朋友進入。家屬注意到,在接待室也有其他非直系親屬要求會見家人,有人就允許,有人就沒有被允許。

王永航母親、妻子進入設有監控的鐵門和通道後,來到真正的會見接待室。一位警號2101506的女性和一位警號2101666的男性警察負責接待,其他人員都有會見小本子,登記會見時間、人員。由於王永航母親、妻子是第一次會見,排到窗口後,警號2101506的女性警察告訴家屬等待。

大約等了將近半個多小時,這位警號2101506的女警告訴王永航的妻子,不能允許她見王永航。

王永航的妻子詢問為甚麼不讓自己會見丈夫,王永航的妻子質問該女警:「就因為我的身份證被特殊表明身份就不讓我會見我丈夫?我是不是合法公民?」該女警不回答,最後帶些威脅的口氣說,再說就連老人也不讓會見,並質問王永航的母親:「你不想見你兒子?」

王永航妻子據理力爭,後一位警號為2101282的男性警察出來說就是不允許你見你丈夫,王永航的妻子質問他:「沒有法律規定不允許我會見我丈夫?」該男性警察回答:「我們這的規定就是不允許你會見你丈夫!是法規你懂嗎?」

王永航妻子道:老人不懂普通話,不能詢問王永航的腿部傷勢,不能問是否給他治療,這些只能自己詢問;而該警察說這些都可以讓老人自己問,王永航的妻子說道:老人將近80歲了,能問明白嗎?但該人拒絕讓王永航的妻子會見,說可以將情況寫信給監獄,連人都不讓會見,不知是否有人會看和處理家屬的信件。

因為網上的信息表明該監獄曾經多次虐待過法輪功學員造成嚴重的傷勢,拒絕告訴家屬,並對家屬的投訴置之不理,這讓王永航的妻子非常擔心。後來讓老人安檢,王永航妻子陪老人安檢後,檢查的警察僅讓把給王永航帶的一些衣服和水果由專人送進去,鞋子也不行。王永航律師從2009年7月4日被非法抓捕,當天被毆打致骨折,經歷了去年大連最冷的一個冬天,在看守所家屬幾次要求送鞋都不讓,一直到現在都不知道王永航律師是否有鞋子穿。

王永航的妻子和老人給王永航拿了許多真空包裝的食品,背了幾百里路過來,本以為可以給王永航,但被警察拒絕,說只能監區的大隊長同意方可帶入,事後有人告訴他們只能認識人和托人才能帶進去。王永航的妻子和老人準備給王永航定一些飯菜,也被告知不允許。

後來兩人仔細地看了一下允許會見的單子才發現,上面赫然寫著:「法輪功,7年,王永航,會見人母親,電話會見」

後來進入電話間後,一位女性看到王永航妻子拿起電話立即將電話掐掉,王永航的妻子很想和丈夫聊一聊,但考慮到如果堅持,這些人會不讓老人和兒子通話,會讓老人傷心,因為他們走了將近500公里的路才來到監獄。

王永航的妻子站在電話間門外,後又被幾位警察趕走,只好無奈的走出去,走時和那位警察說,一會老人通完話,你幫著把老人送回來。該女警察說,大意是:我有甚麼義務幫你送老人出來,我有我的工作。

一會老人出來,王永航妻子詢問王永航的腿部傷勢,老人只會描述說讓他抬起來,光著腳,腳面腫的很厲害;王永航律師的傷勢沒有得到及時的治療,一直處於被迫害狀態,老人及妻子非常擔心。

後來王永航的妻子和母親出來後,到獄政科要求查看王永航的傷勢。一位警號2101083的女性警察接待,後一位自稱姓張的女性警察,警號2101484的女性警察接待,問王永航的妻子情況。王永航的妻子講明自己丈夫傷勢,要求給丈夫檢查治療,說不讓自己會見丈夫。她打電話給18監區,一位姓劉的警察接的電話,向她說了一會,她告訴王永航的妻子,王永航來瀋陽第一監獄就有傷,監獄會給他積極治療。

王永航的妻子詢問如何和監獄聯繫,如何和獄政科聯繫,因為不可能每次都幾百里的趕過來,後來該女性警察告知王永航妻子一個電話 024-89296123。王永航的妻子出來後見到陪同來的朋友,該朋友不論以律師身份還是朋友到獄政科要求會見均被拒絕,且態度極其惡劣。

後來因為老人已經奔波了一天,再加上看到兒子的傷腿,傷心難過,心力交瘁,妻子陪老人又趕了幾百里路返回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