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連中級法院枉法宣判王永航律師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二月九日】(明慧通訊員遼寧報導)2010年2月4日,大連市中級法院本應對王永航律師進行所謂二審開庭,但實際上卻是當庭宣判,非法維持原判七年,根本沒有二審,整個過程不足15分鐘。

在當日上午九點三十分開庭前,一年輕男性法院人員過來給家屬發旁聽證,在發的過程中,法警過來說讓家屬登記身份證並在開庭後回收旁聽證,該男性人員逐一登記了家屬的身份證。王永航律師的妻子問為甚麼這麼做,並詢問其姓名,該男子不報姓名且態度惡劣。王律師的妻子在法庭安檢處抗議中級法院限制公民自由旁聽的權利。

家屬進入一號庭後,見負責本案的幾個法官已經就坐。家屬坐在第一排,這時一個女法警過來要求家屬在第二排就坐。王律師的妻子問為甚麼?該法警說這是規定,王律師的妻子讓該法警說明哪一條法律規定家屬旁聽必須就坐在第二排(法庭一共兩排,大概只能坐不到20人),該法警支吾不言,又說第一排留給人大和法院實習的人就坐。王律師妻子說,哪些人大的人來聽?難道人大和實習的人比家屬更有權利就坐在第一排?該女法警又說這是刑事案件,為防止當事人和家屬做出有害舉動等。

王律師的妻子說:「我丈夫僅是為法輪功辯護,而且他本身沒有任何暴力傾向,家屬也並且沒有任何暴力傾向。」後該法警強制家屬坐到第二排。實際根本就沒有所謂的人大的人和實習的人,第一排在整個審判過程中一直空著。

開庭後,一女性書記員宣布開庭,僅宣讀紀律,並且沒有說明審判人員的組成和姓名,也沒有說明坐在檢察官席上的一個男性和女性是誰。此時那個女法警再次到家屬旁要求把手機打到振動狀態,隨後其特別走到王律師妻子身後,要求其再次把隨身攜帶的包打開,王律師妻子拒絕,但拿出手機當其面將電池拿出,該女法警只好離開。

隨後,審判長汪國梁宣布帶王律師進來,王律師進來後,家人看到他身體有一些虛弱,面色灰暗,臉有些浮腫,聲音有些嘶啞,但其吐字清晰。在就座前,王律師喊道:「牢記法輪大法好!」進來時王律師雙手反銬在背後,後因無法就座,汪國梁讓法警將手銬改為從前面銬上,整個過程中王律師一直被銬著。

隨後汪國梁開始宣讀判決書,由於其心虛和緊張,幾次讀錯。在所謂判決書中,再審判決書的部份內容重複一遍,並說有那兩位律師辯護,隨後輕描淡寫地提了一句律師沒有給辯護意見。最後說明王永航上訴被駁回,最後宣布維持原判,宣判時要求王律師起立,王律師拒絕,法警強拉王律師未果,最後汪國梁只能說:不站起來就這樣吧。

在宣判結束後,王律師當庭抗議,清楚地說:法庭通知他今天開庭是公開開庭,而實際上是判決,指出上述人執法違法,枉判裁定。

王律師抗議後,王律師的妻子也立即表示抗議。汪國梁聽到王律師妻子的話,讓法警將王律師帶走。王律師的妻子對王律師喊道:「我會用一切手段替你維護權益,守住這堅定正信的一念,就一定會走過來!」

王律師的妻子當庭抗議法院欺騙王律師說公開開庭,欺騙家屬,並指著汪國梁(審判長)、付慶維(審判員)、高雅男(助理審判員)說:「你們執法違法,枉法裁判。維持原判就是宣判自己!歷史會見證這一天!」他們都默不作聲。

王律師的妻子在大廳裏及外面都大聲地抗議大連市中級法院因王律師為法輪功學員做無罪辯護就違法宣判王永航律師七年,王律師的哥哥也大聲地抗議,說:「黑社會的老大犯法都允許律師給辯護,為甚麼審理我弟弟的案子就這麼黑!我弟弟就是為法輪功辯護,法律哪一條規定不能給他們辯護,給他們辯護就犯法!」

當時大連市中級法院門口有很多人圍觀,法警都站在那兒,法院的人也沒有一個敢上來。

參與迫害王永航律師的人員,你們清楚地知道王永航律師無罪,你們也清楚地知道中共邪黨獨裁專制的殘暴和惡毒。替中共邪黨做替罪羊,迫害同胞百姓不會有好結果。你們的結果會如何呢?

建議大連大法弟子提供以下及相關人員、家庭成員的詳細信息,目的不是為了發洩私憤,真正的為了救度他們,而不被中共邪靈毀掉。

以下區號為:0411

直接參與迫害人員:

汪國梁(審判長)83775035
付慶維(審判員)83775055
高雅男(助理審判員)83775052
書記員晏飛83775071

法院官員
宋鵬舉 83775002
高爾坦 83775005
劉京  83775006
關健  83775007
王傑文 83775018
呂毅  83775008
史銀莉 83775010
王家顯 83775012
張來國 83775013
劉曉春 83775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