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放心託付家中寶貝的幼兒園(圖)

慶祝第十一屆世界法輪大法日

|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五月十五日】(明慧記者鄭語焉台灣台北採訪報導)「升愷,再過幾分鐘媽媽就來了喔,把書包收好,不讓媽媽等太久喔。」「心明,爸爸快到了喔,來,帶著弟弟來坐在這邊等爸爸來。」「行之,準備好了嗎,媽媽車子路邊停車不能太久喔。」時間是下午五、六點的荳荳園,老師親切地提醒小朋友,同時給予必要的協助,一面跟家長談說孩子今天的表現。

高精度圖片
心明帶著弟弟子明等候爸爸來接

每個孩子都是父母親的心肝寶貝,無論賢愚貧富,都有一顆寧將不世之寶與財富留給兒女的「天下父母心」。常言道:「千金易求,真理難得。」台北縣永和市著名學區中,一家經過政府核准立案的托兒所──明慧學校荳荳園,園長及所有老師都是法輪功修煉者,因為辦學有「真、善、忍」的法理與內涵,經由口耳相傳,吸引了大台北地區許多不曾接觸過法輪功的家長放心託付他們的寶貝,而深知「真、善、忍」寶貴的法輪功學員,對於稚齡兒女的啟蒙幼教,明慧學校荳荳園更是他們心目中的首選。

高精度圖片
荳荳園小朋友在慶祝世界法輪大法日獻上精彩表演

找到最理想的幼教方針

擁有合格證照的幼教老師許許多,可荳荳園只在這些人材中選聘修煉法輪功的合格幼教老師,園長盧麗娟說:「法輪功學員能夠理解為甚麼要用真善忍去帶孩子。我覺得品德教育絕對不是用教條式的給孩子,孩子就能夠有所改變,所以老師必須身體力行,才能將真善忍溶入到教學當中,換言之,也就是用身教在教導孩子。因為老師都在身體力行中,真善忍的種子就在孩子耳濡目染的過程中,自然而然地種在他們的身上。」

盧麗娟在二零零二年開始修煉法輪功之前,就已經從事幼教工作十多年,打從開始就一直在尋找教導孩子的最佳方式,包括坊間很流行的一些智力上的提升,也曾去追尋過,可結果還是看不到孩子有很好的改變,而且這些強壓式的教導,自己做起來也感覺很累甚至力不從心。直到修煉法輪功因而身心受益的體驗後,才真正找到心目中理想的幼教方針。

最具永久價值的法寶

修煉法輪功之前,麗娟因為不孕,整整十一年的吃藥打針,把身體拖垮到一天體力只能維持三、四個小時,因此須靠保健食品來維持,平均每月必須花費三、四千元購買維他命來吃。麗娟說:「可是我才煉功(法輪功)二個星期就發現我全身是輕的,而且我不再需要吃那些保養品維他命,既省了錢,身體又健康,而且整個情緒變得非常穩定,對於我在辦園務教導孩子上,我覺得是非常大的幫助。」

因此她尋思:「既然這個法可以讓我身體健康,相對的,孩子應該也可得到同樣的效果。」剛開始不敢貿然躁進,她先教自己時年四歲半的兒子,親身體驗過後覺得很好,於是毅然決然地帶領全園的孩子開始學法、煉功。麗娟說:「後來發現『真善忍的價值觀才是教導孩子永永久久最適用的一個價值觀』,改變辦園的方式到現在已有六年,現在我兒子都十二歲了。」

有真善忍的指引 就沒有教導不來的小朋友

每天早晨七點半起就陸續有家長將小孩送來,年齡從二歲多到六歲左右,先到的孩子在園內各自輕鬆活動,或在後院玩耍,或做自己的工作。九點鐘開始一天的荳荳園生活,學法(讀《洪吟》或《轉法輪》)、煉功,上主題課程、文化課程,講故事,玩遊戲,將真善忍的法理融入生活中的點點滴滴去實踐,每週四上午則到鄰近的四號公園進行戶外教學。這學期剛巧有幾位西人小朋友入園,中大班的主題課程因應安排小朋友分享各自國家的日常生活與認識不同國家文化;幼幼班的主題則是「洞裏乾坤」,透過小朋友所好奇的隧道、地下道或山洞等的認識並且連結生活經驗,啟發他們的知識。

此外還配合時令節慶,告訴園生甚麼是過年、元宵節、兒童節、端午節、母親節、父親節、中秋節,從扮演角色或教做元宵花燈、包粽子、製作母親節賀卡的過程中,讓小朋友了解這些節日都有些甚麼特殊的意義與應節的活動,父母親往往從小朋友可愛的分享或收到親手製作的禮物時,都感到驚喜又感動。

高精度圖片
荳荳園的課程豐富又好玩

不時聽到家長讚歎:「荳荳園的老師怎麼都不會對小孩子生氣或不耐煩,怎麼這麼有耐性?」有的則說:「我經常被孩子氣得快發狂,可荳荳園的老師怎麼那麼有辦法,把他們教得體貼又可愛,每天都想來上學。」這可是荳荳園與眾不同的地方,全園老師都是實踐真善忍法理的法輪功修煉者,孩子在他們眼裏都是真善忍小朋友,每位小朋友都有他個別的脾氣、秉性、特性與尊嚴應被尊重。因此他們從真善忍的角度去看待,就沒有教導不來的小朋友。

小頑童好快樂:老師的反應真是出乎意外

愷愷是個專愛跟人唱反調又喜歡尖叫把對方惹怒的頑皮小孩,媽媽經常被他搞得想要抓狂發瘋。剛到荳荳園初期,愷愷說他要玩兒不要上課,老師說:「好,那請愷愷找個自己喜歡的角落去玩,不要上課沒關係。」愷愷傻愣不解老師怎麼不生氣罵他,雖在一邊玩兒,可是耳朵卻很專注的把上課內容都聽進去了,時而忍不住把眼光偷偷瞄過來又怕老師發現沒面子。午睡時愷愷說:「我偏不要睡覺!」老師說:「好,那就照你的意思不要睡覺。」愷愷又愣了,這個學校的老師好奇怪,都不生氣責罵我不聽話,還照我的意思做,這可真和自己長久以來的經驗法則完全不同,大家都在午睡,只有自己硬撐著實在很無聊,坐著坐著,沉重的眼皮漸漸要闔上了,老師提醒說:「愷愷你不是不要睡覺嗎,你對自己的決定要不要講信用呀。」

出乎意外的愷愷發現,自己以前的那些把戲激怒不了荳荳園的老師,結果反而害自己吃虧沒面子,回家後嘰嘰喳喳說給媽媽聽,把媽媽樂得說不出話來。有次愷愷突然想起有話要跟媽媽說,哭著找媽媽,老師安慰他說:「媽媽現在馬上趕來也要一段時間,媽媽這樣趕來趕去也很辛苦,我們是真善忍小朋友,要為媽媽想,所以現在你先說出來,老師幫你把要對媽媽說的話寫下來,並且在字的旁邊加上圖畫,等媽媽來接你放學的時候再拿給媽媽看,你說好不好呢?」愷愷說完話看著老師畫好圖,他小心翼翼地將紙張摺疊好放進書包,安心的又去做自己的事了。從此愷愷每天都盼望到荳荳園上學,這裏的老師好溫和、好尊重他,他變得好快樂。

真善忍的小小實行者

蕙雯老師原在其他幼兒園擔任幼教和安親班輔導教師,於四年多前修煉大法後轉到荳荳園來,她說在荳荳園工作中透著修煉,每當心裏過不去時就向內找自己「是否包容度不夠大?耐心不足?或者太過心急?」心念一轉往往就能看到小朋友言行背後的因素,他們的調皮或矛盾就都不再是個問題。比如幼幼班為騎兒童腳踏車玩具,有的小朋友會很生氣地跑來說:「老師,誰誰都不給我騎。」其實他心裏想的是「要騎腳踏車」,於是去體諒他的心情之下問他:「你很想騎對不對?」引導他說出心願後再教他可以用另一種比較祥和的方式去表達:「你等一下可不可以換我騎?」並且教導他不管對方是否同意都必須要給予尊重;而對於正在騎的小朋友如果想要拒絕,則教導他不武斷地拒絕,而是說:「對不起,我現在還想騎,你先去玩別的好不好?」往往這樣祥和的表達對方都會很爽快地回答:「好!」二人互相尊重就不會有不可開交的矛盾產生。

高精度圖片
小朋友的遊戲時間

慧雯說:「小孩子不知道有第二種表達意思的語言方式,所以我們要手把手地教導,經由很多次練習就會內化成他們的特質,現在如果有人拌嘴,旁邊的小朋友就會善勸說:『你讓他,讓的人是最棒的』。他們說不出甚麼心得體會的話來,但都非常純淨的在日常生活中遵循著真善忍的法理在做,經常讓我們感到很欣慰。」

小朋友的世界純真又可愛

心明和子明姊弟倆的媽媽美佳,既是法輪功學員也是荳荳園的英文老師,每週二次來園教學。她表示剛開始時,小朋友靜不下來、為誰佔誰位子吵嘴,或比較要好的倆人在那竊竊私語,影響上課也讓自己動心,回到家裏拼命向內找是否講課內容不夠精彩有趣,吸引不了孩子。她找來3D動畫、歌曲等,借助遊戲的方式寓教於樂,結果發現好好上課的還是那幾位,靜不下來的照樣靜不下來。於是換個角度去了解他們靜不下來或吵鬧的原因,發現小朋友很純真,沒有甚麼觀念,身邊發生甚麼事就要馬上解決。美佳表示,讓自己作為他們的一員,到小朋友的世界去了解他們其實很純真很有趣,以前有時出現的不耐煩或無奈的心情也不會再有,透過這些過程,了解了小朋友怎樣處理事情的同時,也在教導小孩處理事情的能力,自己修煉上也有所提升,回家帶孩子也感到輕鬆許多。美佳說:「心明上荳荳園一年來變化很大。」

一九九六年於山東得法的美佳,在日本求學期間,於二零零四年與來自台灣的陳先生結婚,二零零五年夏返台,當年冬季生女兒心明,二零零七年產兒子明,先生與公婆也都是法輪功學員。由於先生在日本的學業尚在進行中,長女心明遂由住在台北縣三峽鎮的公婆幫忙照顧,美佳則來回奔波於日本和台灣兩地,直到二零零八年才回台定居下來。

嬌嬌女開智慧 變得溫和又能幹

心明是爺爺奶奶的掌上明珠,呵護備至疼愛有加,二、三歲上荳荳園之前的個性嬌慣蠻橫,對待父母(美佳夫妻)很不禮貌,會大聲吼叫,偷打弟弟,獨霸性很強。美佳舉例說,爺爺帶心明去公園玩溜滑梯,心明獨佔滑梯說是她的,不准其他小朋友排隊,爺爺告訴心明:「我們要先他後我。」心明指著小朋友高聲叫說:「他沒有先他後我。」二歲八個月時,接受爺爺奶奶的建議送心明到荳荳園,一年多來情況有了天壤之別的改善。弟弟不舒服哭的時候,心明拍拍弟弟的肩膀安慰他:「不怕不怕,有師在,有法在。」弟弟打她時,心明說:我不哭,弟弟小還不懂,所以我要更關心他。有時打得實在很痛,心明就好言跟子明說:「弟弟乖,不打了喔。」

姊弟倆回家後會主動要求媽媽:我要學《洪吟》。一人一本,可以盤著腿一學就是十幾二十分鐘,心明還喜歡讀《論語》。現在心明會讓弟弟先玩玩具,等弟弟不玩了才玩。每天回家自動做作業,準備好老師交待的東西,主動幫忙家事,帶著弟弟倒垃圾,把換下來的衣服放在洗衣欄,做完後把手洗乾淨,真正做到從日常生活中去實踐真善忍,自己快樂又有成就感。

高精度圖片
心明(中)喜歡讀《洪吟》和《論語》

美佳說:「大法幫心明開了智慧,她學一遍就會,而且記得很清楚,在生活中做到了修心,小小年紀已經學會很多生活技能,自己疊小被子,做信封、做包包等手工,非常靈巧,吸收力很強,從心明的轉變可以強烈的感受到大法慈悲的力量。」

為來這園地薰陶而搬遷

父母都是法輪功學員的昱承是獨生子,曾在台灣南部上過幼稚園,舉家北上後,去年(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媽媽找到荳荳園送他來上幼幼班。二零零二年期間得法修煉的昱承媽媽說:「這裏(荳荳園)會教小朋友念《洪吟》、煉功,品德教育很紮實。老師都發自內心地關心小朋友,也願意和家長溝通,我覺得對小孩的品德和導正言行上很能放心。兒子上了荳荳園後也帶動我比較精進,最近晚上大家睡著後,我都會在旁邊自己學法一個小時,先生則是利用午休時間煉靜功。」為了方便接送,以及日後昱承讀對面小學時回到荳荳園的安親班來,夫妻倆商量後特地以賣屋買屋的換屋方式,於四月中旬從南勢角搬到永和荳荳園附近來定居。

園裏老師都是法輪功修煉者 所以特別放心

彤彤媽媽謝冠園具有東京大學地球天文物理系專攻海洋磁場的尖端科學學位,於一九九八年在日本得法,冠園說:「我家住在師範大學附近,那兒就有好幾家幼稚園,常常有人問我,你為甚麼要這麼辛苦,每天坐公車過福和橋把孩子送去荳荳園?因為荳荳園的老師讓我很放心,而且學校有二十年以上的執照的經驗,再有就是這裏的老師都是修煉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我相信送來這邊接受啟蒙幼教,我的孩子從小在品德各方面都可以受到最好的指導,所以我特別放心,彤彤二歲我就送過來,她現在已經三歲了。」

高精度圖片
彤彤開心地吃點心 又香又甜

冠園說:「除了剛開始一、二個月不太適應外,我發現彤彤的狀況越來越好。甚至她調皮的時候我說:『我看你這麼調皮呀,這麼調皮的孩子不能去上荳荳園。』彤彤聽了特別難過,就會說:『媽媽,我是大法小弟子,媽媽,我會改進,請你原諒我。』我聽了特別感動,覺得荳荳園把我們家孩子的品性教得很好,她變得很有禮貌,回家時,會拿拖鞋給爸爸媽媽穿,幫媽媽一起折衣服、掃地,樣樣都做得很認真。此外還教給孩子很多,包括畫圖、節慶習俗的典故由來,甚至母親節的時候也教他們做卡片,讓孩子知道這些中華文化中的每一個習俗以及所涵帶的意義,讓孩子有參與感,也教給他們才藝。」

一般人經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兒童是國家未來的主人翁。」因此特重啟蒙幼教,想為未來的主人翁奠定良好的基礎,套句歷經二十年終於尋獲至寶的盧麗娟園長的話:「真善忍的價值觀才是教導孩子永永久久最適用的一個價值觀!」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