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徵稿選登】修大法 嚴重腎病自然康復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五月十二日】(明慧網世界法輪大法日徵稿選登)我是山東大法弟子,今年四十七歲,修大法已經十多年了。

那是一九九七年。單位查體,第二天回家發現小便帶血色。在當地鐵路醫院沒查出甚麼病,轉院到省城濟南,做了腎穿刺,經部隊醫院診斷為慢性腎小球腎炎。當時細胞出現粘連、階段性硬化,新月體形成。住院五個多月也沒治好,又到省中醫院看專家、教授,吃中藥,見好轉,不尿血了,一停藥又不行了。嚴重到自行車騎不動,長時間坐都坐不了。醫院內科主任說「你這病是治不好了,能控制住就不錯了」。

我丈夫辦公室有個打字員煉法輪功,我丈夫就給我帶了《轉法輪》和一本動作圖解到醫院,裏面有張字條:1、一定要信。2、看書前洗淨手。3、不能躺著要坐著看。

我洗乾淨手,翻開書。看見師父照片,內心很喜悅,就覺得在哪裏見過,但想了半天也沒想起來。因那時渾身無力,坐著太累,就在心裏說,我實在沒力氣,就靠在病床上看吧。看著看著,就感覺渾身暖融融的,非常舒服。後來知道那是師父給灌頂。看完書我悟到了自己這麼年輕就得病的原因是「在常人社會中為了名、利,人與人之間的爭奪,你睡不好、吃不好,你把身體已經搞的相當不像樣了」(《轉法輪》〈第二講〉)。得法前,我是個內心挺好強的人。別人看我很老實,可我妒忌心很重,常為小事發脾氣,在常人中為了名利爭爭鬥鬥。《轉法輪》中講的道理我從小到大都沒聽說過。經過看書學法,真是「一下子就明白了他在人生當中許許多多想要明白、而又不得其解的問題」(《轉法輪》〈第八講〉),我想我就煉這個功了。

我開始看動作圖解自學動作。第五套動作圖解我看不懂,同病房一個人的公婆煉法輪功,她公公到醫院看她就教我,並且告訴我在省體育場有煉功點,離醫院不遠。第二天早晨我找到體育場,一位大姐熱情跟我打招呼,另一住家離醫院近的大姐領我到她家看師父在濟南講法錄像,還免費送我煉功帶,經文,又領著去賣書的地方請了當時有的兩本大法書。我感覺煉法輪功的人很熱情,心腸很好。但自己悟性差,還放不下藥,就一邊吃藥一邊煉功。多次學《美國法會講法》後才把藥放下。師父給我淨化身體,我渾身奇癢,腿上、身上撓破好多地方。到現在已經十來年不吃藥了,單位幾次查體,原來的腎病都好了。

學法後,明白了「失」與「得」的關係,按照大法要求去做,用真、善、忍要求自己。在家忍讓一些,不為家庭小事和丈夫計較爭吵,家裏的活儘量多幹;對老人盡孝,主動多給老人生活費。在單位不爭不鬥,領導分派甚麼活也不挑揀,利益上也不去爭了,工作兢兢業業。現在國營單位的物品職工都拿,我按大法要求做,自己不拿,已經拿回家的又送回。與人相處,不坑人,不害人,心底坦蕩。大法使我明白了人應該這樣輕鬆活著。有一次,我撿著一個皮包,裏面有兩萬多元活期存摺、還有八十多噸水泥票,通過電話聯繫失主,他非常感謝,非要請我吃飯。我說你不用請我,我是因為煉法輪功才這樣做的,你記住法輪大法好就行了。

我自身身體的變化證實修大法祛病有奇效。一九九九年電視誣陷大法的時候,有的同事就說:「你看人家某某(指我),人家就是把病煉好了。」迫害這麼多年,我在單位環境一直比較寬鬆。

(二零一零年明慧網「5.13法輪大法日」徵稿選登)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