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大學教授講信仰問題想到的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四月九日】記得前不久我們學校舉行了一次講座,談的是關於大學生的人生價值。一位教授在台上講了許多,可台下的學生並沒有聽進去。要知道在當今的社會,你去和學生談精神價值和信仰,不如去談錢來的實在。

可是人的內心又渴望著能夠擁有一片淨土,於是有學生向那位教授提問:「您能談一下大學生的信仰問題嗎?」有學生能提出這樣有深度的問題,我也提起了精神。於是我認真的聽了一下那位教授的解釋。

那位教授是如此回答的:「信仰在中西都有很長的歷史,佛教在中國有兩千年的歷史,而西方也有基督教,信仰是人對神的崇高敬意,從而不斷的修正自己,節制自己的慾望。當然這裏的神不是迷信,我們可以把他當作是一切美好的事物。」

到此為止說得都挺好,可能也許是意識到自己說的太正了,偏離了中共「主旋律」,於是教授像變臉似的,開始了自我洗腦,「當然於是我們越做越好,就能成為一個優秀的馬列主義者。」我深感活在這樣一個專政統治下的大學生的悲哀。

「神」一詞沒有貶義,可是為甚麼很多人一聽,腦海裏馬上浮現出一個負面的形像?其實這是黨文化造成的。在文化大革命時,中共對一些詞語進行有意的宣傳抹黑,從而讓人戴著有色眼鏡去觀察事物,比如「搞政治」、「迷信」、「反動分子」等,當提及此詞,人就馬上生出仇恨鬥爭的情緒,而被提及的詞語他們並不認識也不了解,卻從心底裏生出仇恨之心。由此可見,媒體宣傳對人能產生多麼重要的影響,謊言說了百遍,也變成了「真理」。在當今信息發達的社會,我們應該擦亮自己的雙眼,因為有的信息能讓人身敗名裂,有的信息能置人於死地。

佛教與基督教中所提及的神,並不是虛無的,佛教中有釋迦牟尼,基督教中有耶穌,他們的共同點都是思想崇高和道德高尚的人,並且在他們的周圍常常有神跡出現,所以古時的人稱他們為神,信徒不斷的修正自己,純淨自己的心靈,也就是信神的過程。而在共產黨的社會裏,我們被迫信仰的是暴力和邪惡的幽靈──共產主義的幽靈,信仰的是一個崇尚暴力血腥的、絕大多數中國人都不知其真面目的西方人──馬克思。所以,那些自稱為無神論的共產黨員,他們也有信仰,他們信仰的所謂「神」是西方的馬克思,而他們也必須不斷地有意無意地助長暴力和血腥的力量,才能成為「忠實的馬列主義者」。所以我們中國人並不是生活在無「神」論的社會裏,只不過共產黨是把正統的神抹去,用自己取而代之罷了。

古人說「人之初,性本善」,人天生對暴力和爭鬥產生一種排斥的心理,可在中國除了共產黨,你甚麼都不能信,於是在大學生中一部份人,為了金錢和地位,加入了共產黨,一些人在網絡遊戲中麻痺自己空虛的心靈,更有甚者因為太空虛而吸食毒品……,社會中充滿了消極惡俗的氣息,讓人窒息。

何時才能見到大學生能夠在自由的土地上,為自己找到一片淨土,沒有爾虞我詐,沒有銅臭至上;人與人之間真誠相待,善良與寬容充滿人間……。

很慶幸我提前找到了,就是法輪大法。通過不斷地讀法輪功原著《轉法輪》,不斷地修正自己,純淨自己的心靈,我領會到了生命真正的快樂。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