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務正業無人管 修心向善遭冤獄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四月二日】多年來,白晶志80歲的老母親一直百思不得其解:兒子以前不務正業、生活沒著落、做壞人時沒人管,現在修大法變好了,做好人過正常人的生活,怎麼反而被警察抓不讓過好日子呢?

古人云:浪子回頭金不換。一來是因為浪子願意回頭,很難。二來也是因為真正能讓浪子回頭,從心理上,從理智上真正的從善,更難。

回頭向善 反遭冤獄

白晶志是吉林樺甸市紅石林業局木材加工廠的職工,十多年前,他吃喝嫖賭無所不好。為了自己掙大錢,把兄弟姐妹的錢都借去了,時間不長,賠得精光,最後有班也不上,遊手好閒,脾氣還很暴躁。欠人家錢不僅不還,還不准人家提,一提就暴跳如雷,甚麼難聽的都說、都罵。而且他對妻子也很刻薄,甚麼都自己說了算,還經常打妻子,家裏經濟困難,矛盾激化、家庭成員關係緊張。他被認為是當地有名的浪子。

讓人沒想到的是,一九九七年,白晶志變了。不僅回去上班,而且工作兢兢業業,髒活、累活都搶在前頭幹。在家裏對兄弟姐妹也不像以前了,有時想起自己欠的債,急的直掉淚。為了還債,供女兒上大學,他買斷工齡還債。自己去學炸油條麻花,和妻子一起開了早餐店。自己半夜起來幹活,卻讓妻子晚些起來,累活都自己幹。這一切的改變都因為他聽說了法輪功,並真的開始修煉,開始以真善忍要求自己,替別人著想。

周圍的人都說:白晶志修煉法輪大法前後的變化,用浪子回頭來形容最為恰當。但是讓人更想不到的是,以前遊手好閒的白晶志逍遙自在,洗心革面,勤勞向善的白晶志卻被關進了監獄。九九年對法輪功的迫害開始後,他被非法勞教三年,並曾被吉林市勞教所的警察毒打,以至右側肋骨被打斷。

在二零一零年的一月,他再度因為修煉法輪功被非法關押,家中生意被迫停止,生活再度陷入困境。

白晶志的經歷並不是個案,吉林省延吉市的陳光武,黑龍江省大慶的張奎武,山東沂南縣的劉乃雁,湖北武漢市的劉運潮,河北邯鄲魏縣的孟凡清,四川樂山的謝吉甫,重慶永川的代先明……這些不同的名字後面都有著類似的經歷。

霸王大轉變,處處為他人 反遭七年冤獄

劉運潮從小就愛打架,被認為是不可救藥的壞孩子。長大後在一建築隊當泥瓦工,吊兒郎當,街道、單位也對他無可奈何。他也覺得自己壞透了,心也挺苦的,覺得活的真沒意思,就破罐子破摔。成家後,生活非常困難,靠踩三輪維持生計,常常以老大的架勢搶霸同行的生意,人見人怕。

可是就在一天早上,在公園裏他聽到了法輪功的煉功音樂聲,看到了「法輪功簡介」,裏面講修煉心性、同化宇宙特性「真、善、忍」等等,他當即決定修煉法輪功、參加集體煉功。

從此,往日的霸王學會了禮讓,遵守規矩排隊做生意,劉運潮開始嚴格按照「真、 善、忍」要求自己。他曾講過這樣一段經歷:有一次輪到我載一對父子,當我吃力地將那肥胖的父子二個送到後,他們不付錢就走。 我提醒對方沒付錢,對方卻罵罵咧咧說我沒長眼睛,我火冒三丈,準備上去就兩拳,但一想我現在是修煉人了,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就忍住了,這時那父子倆已走遠了,我這趟雖沒賺到錢,但守住了心性,也值。

他開始處處為別人著想:又一次,我拉三位客人,談好了價,拉到巷子口,巷子裏卻道路泥濘,還有水坑,她們一看三輪很難進去了,就說算了,我們下吧。這時我想到自己是個修煉人,處處要為他人著想,於是我從坐板上下來,踏著泥濘、趟著水坑,吃力拉車將她們送到了家門口。她們非常感激,要加錢給我,我堅持不多收錢,在名利面前不動心。這時,我感覺好極了。

他又獲得了快樂,他說:我成天樂呵呵,完全變了個人,我妻子也誇我完全翻個了,現在是我經常伺候妻子,知道了噓寒問暖。

可是在中共迫害法輪功開始後,他因為堅持修煉法輪功,告訴世人自己從法輪功中受益,講述法輪功的真相,被中共警察多次綁架。二零零一年,劉運潮被非法勞教兩年,在勞教期間,他曾被警察雙腳離地吊銬35天,因長期關禁閉雙目幾乎失明,視力只有一米左右,雙腿也留下殘疾行走不便。即使這樣,二零零三年一月六日回家才一個月,又被強行綁架送往洗腦班。

二零零七和零八年劉運潮又被中共當局綁架,並在二零零九年四月一日被黃石市下陸區法院非法判三年刑,他在黃石市第一看守所被非法關押期間,遭黃石市公安毆打,長期不給吃飽飯,採用刑訊逼供,比如被逼坐過三天三夜老虎凳。

劉運潮當人見人怕的霸王,到處與人爭鬥時,不曾有人管他;當他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處處為別人著想時,卻被投進了監獄,並受盡了折磨。

搶劫犯改邪歸正 卻由於做好人受盡折磨

張奎武因九五年參與持槍搶劫,被判無期徒刑。一九九七年,他在獄中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在一份自述中他談到:「法輪功淨化身體,使人青春煥發的神奇功效使我的身心煥然一新,同時我的心靈也在大法中得到了徹底的淨化,原本思想骯髒,心靈扭曲,甚麼壞事都敢做的失足浪子,按著法輪功的要求,開始摒棄陋習,往日的鬥狠和齷齪的思想被真誠、寬容和善良所取代,法輪大法徹底的改變了我的身心。」

對罪犯判刑本來就是為了能讓罪犯洗心革面,張奎武在修煉法輪功後身心得到了徹底的改變,但是在九九年中共開始對法輪功的迫害後,他卻在監獄中遭到了種種迫害。他被剝奪了作為服刑人員最大的權利──減刑的權利,並遭到各種酷刑,被關小號,被長期加戴腳鐐和支棍(90公分左右的鐵筋,兩邊各用兩個鐵環套住兩腳,再用螺絲緊上),吃飯、去廁所都不給鬆開。惡警多次逼張奎武寫保證不煉功,均遭張奎武拒絕。

更有甚者,二零零零年覆蓋黑龍江省三十多個監獄的「黑龍江省監獄報」對張奎武煉法輪功一事進行了「報導」,文中特意顛倒黑白,把張奎武修煉法輪功和搶劫犯罪的時間顛倒了一下,把他修煉前犯罪時的罪名扣在了法輪功的頭上。而實際上張奎武在一九九七年前從來沒有聽說過法輪功三個字,而他在一九九五年就因搶劫被判刑。

雖然因為堅持修煉法輪功,張奎武被警察多次毆打,受盡折磨,但是他仍然堅持向警察講真相,對他而言:「曾在無知與迷茫中鋃鐺入獄的我,在內心深處在懺悔,在洗滌也在承擔著昔日無知的罪孽,慶幸的是在迷茫中幸遇真理和信念的燈塔,讓我看穿世間真正的善與惡,正與邪。勸人選擇美好,是我由衷的心願。」

法輪功教人「真、善、忍」,給人帶來了希望,也幫人明辨何為好壞,正邪,更教人如何歸正自己,不僅能讓好人成為更好的人,就是浪子回頭也不再是難事。或許有人會說,他們如果不修煉法輪功,不就沒有這些冤獄了?可是他們難道不正是因為修煉了法輪功才開始向善,才開始體察到人生的樂趣,才領悟到人生的真諦,要放棄了法輪功,難道是讓他們從新成為浪子嗎?

本文中所舉的例子不只是個別現象,法輪功使眾多的浪子回頭,可能就在您的身邊就有類似的故事。當人們因為改邪歸正,做好人而要在監獄中受盡折磨,當人們因為說句真話就會被判上七年冤獄時,生活在這樣的社會不可怕嗎?這一切與你我他沒有關係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