膠州大法弟子被非法判刑、勞教、送精神病院案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三月三日】(明慧通訊員山東報導)山東省膠州市多名大法弟子曾被非法判刑、勞教,被送入精神病院遭到無人性的折磨。以下是我們收集到的部份案例。案例中所列出的迫害責任人,有的已經明白法輪功真相有悔改之意;希望更多的參與迫害的人能了解大法真相,不再參與迫害法輪功,同時彌補自己以前的罪過。

被非法判刑的案例:

(一)2002年4月大法弟子周兆華、冷松家、趙秀華(女)王桂香(女)分別被膠州市法院非法判刑4年--5年
判決書文號(2002)膠刑初字第141號刑事判決書
主辦人:李慧暖(女)時任刑庭副庭長現任立案庭庭長
參加人:劉錫亮刑庭庭長,現任副科級審判員。
分管副院長:王榮海,現任「610」辦公室主任
原法院院長:姜本好現已退休
政法委書記:劉作金現已退休
「610」辦公室主任王強現任膠州市政法委書記

(二)2002年7月,膠西趙家店村大法弟子趙尊明被膠州市法院非法判刑4年
判決書文號(2002)膠刑初字第263號刑事判決書
主辦人:趙玉濤時任刑庭副庭長現任少年審判庭庭長
參加人:付增光現任鋪集法庭副庭長
趙聯青現任審判員
劉錫亮現任副科級審判員
分管副院長王榮海,現任「610」辦公室主任

(三)2003年2月大法弟子於愛榮被非法判刑4年
判決書文號(2003)膠刑初字97號刑事判決書
主辦人:趙玉濤時任刑庭副庭長現任少年審判庭庭長
參加人:付增光現任鋪集法庭副庭長
趙聯青現任審判員

(四)2003年2月膠州市杜村鎮大法弟子李霞被非法判刑4年,紀秀玲3年半
主辦人:趙玉濤時任刑庭副庭長現任少年審判庭庭長
參加人:付增光現任鋪集法庭副庭長
趙聯青現任審判員

(五)2003年8月大法弟子劉兆宏被非法判刑5年
判決書文號(2003)膠刑初字380號刑事判決書
主辦人:趙玉濤時任刑庭副庭長現任少年審判庭庭長
參加人:陳敏(審判員)
趙聯青現任審判員

(六)2003年10月大法弟子孫啟傑被膠州市法院非法判刑3年
判決文書號(2003)膠刑初字第459號刑事判決書
主辦人:趙玉濤
參加人:趙聯青、付增光

(七)2004年6月大法弟子王明江被膠州市法院非法判刑5年
判決文書號(2004)膠刑初字第226號刑事判決書
主辦人:趙聯青

(八)2004年6月李哥莊村大法弟子孫建武被膠州市法院非法判刑3年
判決文書號(2004)膠刑初字第227號刑事判決書
主辦人:盧斌時任審判員,現任執行庭副庭長。

(九)2005年4月,大法弟子高芬被膠州市法院非法判刑4年
判決文書號(2005)膠刑初字第142號刑事判決書
主辦人:趙玉濤
參加人:趙聯青、付增光

(十)2005年4月,大法弟子王玉寶被膠州市法院非法判刑3年半
判決文書號(2005)膠刑初字第206號刑事判決書
主辦人:趙玉濤
參加人:趙聯青、付增光

(十一)2005年6月大法弟子王緒山被膠州市法院非法判刑3年半
判決文書號(2005)膠刑初字第269號刑事判決書
主辦人:王宏偉時任刑庭審判員,現任民二庭審判員
以上分管副院長均為王榮海,
院長:姜本好,已退休
庭長:劉錫亮

(十二)2007年3月大法弟子李雪被膠州市法院非法判刑7年
判決文書號(2007)膠刑初字第163號刑事判決書
主辦人:趙玉濤
院長:張玉厚
副院長:李偉
刑庭庭長:劉錫亮
「610」辦公室主任王榮海

(十三)2008年9月大法弟子賀坤林、黑建鳳、尉秀菊、翟永強、李仕英、周生花、宋桂娥、劉金美等八位大法弟子分別被膠州市法院非法判刑十年、五年、四年、三年
判決文書號(2008)膠刑初字第396號刑事判決書
主辦人:趙聯青
參加人:付增光王宏偉
刑庭庭長王智
分管副院長李偉。
院長張玉厚

(十四)2009年膠東鎮大法弟子逄滿麗、姜均歧被膠州市法院判刑四年
判決文書號(2009)膠刑初字第229號刑事判決書
主辦人趙連青
2000年至2001政法委書記為劉作金,副書記徐法田、劉學東
2002年後政法委書記為高振華、副書記劉學東「610」辦公室主任王強
2002年以後「610」辦公室主任改為王榮海
上述一切判決膠州市檢察院檢察長牟永和,副檢察長張青山,起訴科副科長王學慶都負有直接責任

被非法送精神病院迫害的案例

(一)張玲,女,山東膠州人,20多歲,大學文化。2000年10月因進京上訪,被押回中雲派出所非法關押十四天後,惡警強迫家人交出4000元錢將其贖出。然而救人心切的家人匆匆湊齊4000元交給他們,卻沒收到任何合法的「罰款收據」,只給一張白條,說呆會兒可以領人。然而背地裏卻偷偷地將其押至膠州拘留所。

15天後,張玲當時所在單位-膠州建委,為了掩人耳目,在向家人保證不會出任何意外後將其送至膠州賓館,第二天在不通知家人的情況下,又偷偷將其送至膠州精神病院迫害。

直接責任人宋同峰:原建委主任
實施者:趙寶琴

(二)大法弟子徐衍忠:膠州市阜安辦事處趙家小莊村民2004年因在廣場煉功被阜安派出所劫持到南坦收容所,兩天後被強行送到精神病院。強行灌輸破壞神經中樞的藥注射毒針,一月注射四次。(精神病人一月只能注射一次)

直接責任人:劉作金:原膠州市政法委書記,後人大副主任,現已退休。
此人於2000年5月親自到精神病院安排指揮精神病院院長劉炳文迫害大法弟子,犯下了滅絕人性的滔天罪行。
徐法田:原膠州市政法委副書記,後計生辦主任,現已退休
高泗明:邪黨趙家小莊支部書記
趙蘭傑:趙家小莊村主任

(三)大法弟子宋新建:膠州市廣播電視局電台編輯部主任,現年69歲。2000年10月4日因到北京上訪,被膠州市「610」關在張家屯洗腦班一個月,後拘留半月,後又轉到張家屯洗腦班大約在同年的11月30日被送到精神病院迫害。

責任人:劉作金原政法委書記
劉學東原政法委副書記兼膠州市「610」辦公室主任
陳少東原膠州市廣播電視局局長,現青島市廣播電視局
林作勤廣播電視局副書記,已退休


(四)大法弟子高芬,女,37歲,膠州市九龍鎮高家艾家泊村。2000年6月,她到一功友家裏玩。約晚上十點,突然傳來惡警噹噹的砸門聲。如果不給開門,門就要被砸破。當時,惡警人很多,氣燄囂張,有的爬到牆上,有的吆喝,有的用手電筒在院子裏來回照,匪氣十足。開門後,他們一窩蜂地擁進屋,把住處翻了個底朝天。把高芬塞進了警車,拉到阜安派出所,關進了大鐵籠子。惡警們不給吃,也不讓她喝,連上廁所都禁止。在沒有任何理由的情況下,強行拘留七天。期滿後九龍鎮政府竟然又把她關到膠州市精神病院折磨。

精神病醫院共三層樓,每一層樓都關有大法弟子。一進去醫生就強迫她吃藥,這藥很明顯是毒藥,因為服藥後頭整天暈暈的,來月經時下一些黑紫色的血塊。如果不吃藥醫生就叫幾個高大的精神病患者按著強制灌,給醫生們講道理,他們竟毫無人性地說,沒辦法,這是他們的政治任務。

責任人:劉作金:膠州市政法委書記
王煥生:九龍鎮派出所所長已遭報得癌症死亡

(五)原膠州市法院庭長肖志端被秘密關進精神病院

大法弟子肖志端,男,44歲,幹部,原膠州市法院庭長。於1997年秋修煉法輪大法,1999年「7•20」以後,肖志端仍然堅持對「真善忍」的信仰。2000年3月2日,因公開煉功,被膠州市阜安派出所惡警綁架,膠州市「610」敲詐3000元錢,將其交給單位,原膠州市法院院長祝臣利(現在青島市中級法院任副處級幹部)怕自己受牽連,免了肖志端的庭長職務。

2000年11月3日,因肖志端為大法進京上訪,被膠州市阜安派出所惡警綁架。為了躲避迫害,肖志端從該派出所二樓跳下,致腰椎骨折。惡警怕擔責任,送回單位看管。法院院長祝臣利、前院長王福林(已退休,電話13905427326)將肖志端非法拘禁10餘天後,殘酷地將其秘密送進精神病院,事後才通知家屬。

在膠州精神病院,邪惡醫生強迫肖志端大劑量服用損害大腦和神經的藥物,並被該醫院精神二科主任姜登發毆打,強行綁在桌子上用強電流電針通電雙臂。通電時,將人綁在桌子上,針刺雙手虎口穴,用強電流通電,人頓覺雙臂麻木,疼痛難忍,直達胸部,直到昏迷,關閉開關。斷電時即醒,醒來再通電,這樣反覆,並逼問是否還煉法輪功。每當通電時,人會不由自主地發出慘叫,令人毛骨悚然。

為了抗議酷刑迫害,肖志端進行絕食。惡人插管灌食。插管時,惡徒將人綁在床上,捆住手腳。一姓王的護士長拿管子插入鼻孔,直達胃部深處。該惡徒為了加重大法弟子的痛苦,有意識地將管子反覆猛插,刺激胃部反應,加劇痛苦。2001年初大年臨近,肖志端被轉送到張家屯洗腦班,受到更嚴重的迫害。「610」頭目劉學東組織邪惡保安人員將其銬在床邊上,對其進行拳打腳踢。

責任人:劉作金政法委書記
劉學東政法委書記
祝臣利膠州市法院院長
王福林原膠州市法院副院長已退休
實施行惡者姜登發原二科主任
王姓護士

(六)大法弟子張宣平,女,現年41歲,膠州市鍋爐減速箱廠工人,化驗員。工作幹得很認真,她忠厚老實,對同事們都是實實在在的。96年開始學煉法輪功,身心受益匪淺,以往身體虛弱,煉功後身強體壯,非常健康。99年7.20流氓江氏集團從各種角度打擊破壞法輪功,使中國上下一片恐怖,鎮壓的血腥味道逐步上升,張宣平的廠子領導在「610」的指示下,非讓張宣平寫個不煉功的保證,張宣平說:我煉法輪功只是以「真、善、忍」為準則當個更好的人,為甚麼非得讓我不煉了?她堅決不寫。領導向「610」反映:張宣平很老實,工作非常認真,再說煉法輪功都去北京上訪,她也沒去就讓她在家煉吧。610說:不行,她現在不去北京,以後去怎麼辦?上層有令3個月鏟除法輪功,把她關起來,不寫個「不煉」就不叫她回家。廠子裏只好遵命不讓張宣平回家,不讓張宣平幹化驗工作,叫她打掃廁所,打掃衛生、拔院內的草,逼她寫保證。再髒再累的活她都幹的很好,一個月後還是堅決不寫保證。「法輪功是正法」,張宣平平靜的對領導說:「好人永遠都是好人,總有一天會真相大白。」「610」哪裏聽這些,對張宣平的領導說:再不寫送精神病院!99年9月15日,張宣平被強行送進膠州市精神病院遭受殘酷折磨。

(七)周彩霞、劉福錫,2000年大年期間他們被捕,被強行送進膠州市精神病院受酷刑。周彩霞為不打毒針、不吃藥絕食12天,尋找機會走出了精神病院。劉福錫夫妻倆都被迫流離失所。

責任人劉作金政法委書記
李延喜原政法委綜合科科長,後調計生委,現已退休
王忠效中雲辦事處黨委書記
劉炳文膠州市心理康復醫院(即精神病院)院長

(八)邱元娥去北京在火車站被非法抓捕,送膠州市精神病院受酷刑。為強迫邱元娥吃藥,李延喜命護士用筷子、鉗子撬開她的嘴,多次撬牙使邱元娥的嘴多處受傷流血,牙齒撬壞,在折磨得痴呆後才被家人接走。至今精神失常。

責任人
劉作金政法委書記
李延喜原政法委綜合科科長,後調計生委,現已退休
劉炳文膠州市心理康復醫院院長

(九)談桂華,45歲,1999年9月11日中午從北京因上訪被押回後,桂華被「610」強行拖進膠州市精神病院。找了8名男精神病院護士用推葡萄糖的大針管打上毒藥,談桂華至今也不知道那一大管子藥叫甚麼名字,甚麼藥能讓她原來身強體壯的身體馬上感到五臟六腑一齊向外湧,心臟加速跳動達到了極點,舌頭跳、嘴唇跳、心肝肺都在往外跳,眼前發黑,頭要裂碎了的痛苦,她想大小便又便不出來,想嘔吐也吐不出來。談桂華滾著爬著受不了了。可是法輪功學員不同於一般人,談桂華沒有死,第二天早晨反而到外面去煉功。大夫們覺得不可思議。到8點多鐘全體大夫都到一個給病人放風的院子裏說是給精神病人查房。老精神病院是平房,有一位戴眼鏡的女大夫魔性大發!對著談桂華咬牙切齒地說:談桂華!你說你沒病?不打針不吃藥不服從大夫!給你打了那麼多藥你都沒反應,你不撞牆?你沒病?你病得太重了!你今早還煉功?你的膽氣還真不小!明天還煉不煉功了?當時「610」頭目李延喜也站在那裏,談桂華說:煉,信仰是自由的,煉法輪功使我有一個好身體,學「真善忍」沒有錯,你們不了解法輪功。女大夫聽後氣不從一處來,一口氣說:你45歲(當時45歲)白活了,連點道理都不懂!黨和政府不叫幹的就一定不能幹,幹了那就是反黨反政府。你闖了大禍了,你二次上北京,青島市長要向上層寫檢查,膠州市長挨批評要撤職,你們廠子破產的工作組班子不能提拔幹部,現在又輪到我們大夫,如果你再去了北京我們大夫的飯碗就徹底砸了!你還要煉功!你氣死我了,你這個神經病!談桂華你不信你試試,有你說不煉的時候!說完後沒好氣的對一個護士說:拖她去過電針,我回去再給她開上小針,開上藥,如果談桂華不服從,就捆起來打針灌藥。從那以後每天查房都要問談桂華煉不煉了,談桂華說煉就過電針,加倍打小針,加倍服藥,從兩片到十片,一次服一大把,一天三次都有護士看著服藥,每次都要張開嘴讓她們看舌頭下面是否有藥,如果不服從就捆起來灌。到兩個月的時候談桂華渾身發抖,手拿不住碗、筷子,臉色青紫,心痛、頭痛、渾身發紫,關節痛,眼睛散光看不清東西,例假不來了,腰彎著,背駝著,眼皮發緊不會動,記憶力明顯衰退,神志不清,真成了痴呆模樣。

責任人:劉作金政法委書記
李延喜政法委綜合科科長後調計生委已退休
劉炳文膠州市心理康復醫院
孫志軍精神病三科主任
姜登發心理科主任
楊延海罪惡醫生

(十)王維和一家三口被關在精神病院迫害

2000年正月初六再次進京,被抓回關在村委。鎮黨委副書記王學浩驅車來到該村,與村支書董鳳崗先將其女王蘋押到隔壁屋關上門,不許外人看,在裏面大打出手:他們將這個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柔弱女大法弟子,從東牆邊的沙發上隔著個茶几子就踢到西牆邊的沙發上……這兩個黨的書記魔性沒發洩透,又將父女倆拉到鎮派出所分兩屋關押,分別由王學浩拷打王維和;派出所所長周偉拷打王蘋。王學浩命他坐在水泥地上伸直雙腿,兩手向前平舉,任他拳打腳踢,打累了就坐在太師椅上歇會再打,並大叫著「我是幹公安的,我就是會打人!」直至將其打得昏死過去,他怕擔責任,令人拉回村委關押。其女兒王蘋更慘,周偉(這個惡魔已遭報應年輕輕的死了)讓她蹲著馬步,用爐勾子專打她全身的各個關節,直打得她各關節腫脹,疼痛難忍……一個是黨的書記,一個是派出所所長,甚麼黨紀警紀,統統置於腦後,真是慘無人道啊!被押回村後才醒來的王維和方知已經回村了,可是村書記董鳳崗還沒發洩完魔性,喝上酒又對其行兇,大頭皮靴專踢其兩肋,再次把他打得昏死過去。董見狀趕緊請示鎮黨委,黨委來人看了看說:「把他扔床上不用管,他自己就甦醒了。」說罷揚長而去……這兩場毒打使得王維和六天不能進食,呼吸都困難,渾身萬箭穿心般疼痛難忍。七天後又被押到鎮派出所繼續關押,三個月後,又連同老伴一起被押往精神病院進行更加殘酷的折磨與迫害。

精神病院是專治精神病的地方,把無病的好人押來治會是甚麼結果呢?大家在八十年代看過日本電影「追捕」,想想那個醫院如何把好人治成精神病人的就明白了。給精神病人使用的一個月一支的長效針劑(給病人注射時立即就可讓其昏死過去),給大法弟子卻一天打一針,藥片加倍灌服(不吃就強灌,有的牙齒都撬掉了)。大家知道,藥是有毒的,是治病用的,無病的人大量服用,身體就會受到嚴重傷害。這裏的藥就是劇毒,能嚴重破壞人的中樞神經,大夫給打針是幾個人強按住,或將人綁在床上。大法弟子向他們講真相:「我們沒病,我們是好人,你們這是在做壞事!」那個姓逄的男護士大叫:「甚麼好事壞事,共產黨給我錢,殺人我都幹!」多麼露骨,多麼凶殘……王維和押到這裏先被打了一針,把他老伴押在一樓,女兒押在三樓。王維和因為學法被楊成超大夫看見,一腳將其踢翻在地,在地上踢來踢去,又扯著腿從房間拖到大廳,從大廳又拖回來,再五馬分屍式綁在鐵床上,拷打一會給注射上一針,再打一會再注射一針,一晚上注射了七針,折磨了十一個小時,到下班才放了王維和。這個披著白大褂的豺狼,與當年侵華日軍細菌部隊中的強盜多麼相似。王維和從此成了植物人,生活完全不能自理了,嘴巴一張,嘩啦淌一地口水……就是這副慘樣,楊成超在幾天內又毒打了他三次,多麼殘忍哪!大法弟子一個個被摧殘成目光呆滯、行動遲緩、頸項僵直、腿曲腰彎、夜晚睡覺、大睜兩眼、嘴巴大張、口水流淌……比真正的精神病人還要慘!因為在精神病院留下了病根,王維和至今精神不正常。

責任人:劉作金政法委書記
李延喜政法委綜合科科長後調計生委已退休
劉炳文膠州市心理康復醫院
孫志軍精神病三科主任
姜登發心理科主任
楊延海罪惡醫生
王學浩原馬店鎮黨委副書記
周偉原馬店鎮派出所所長,後為看守所所長,2003(時間不確定)年新年無故死在岳父的樓下。

另外被關於精神病院遭受迫害的大法弟子,還有:呂毅、孫林芳、劉兆宏、高芬、李軍、金蘭香、田某某、劉忠智、李桂鳳、王永平、安賢芹、魏華玉等等。這只是被關押在精神病院迫害的一部份學員,後面將繼續調查補充。


被非法勞教的案例

(一)大法弟子梁錫勝張應鎮梁家屯男2000年10月被非法勞教
直接責任人:劉作金政法委書記
劉學東政法委副書記「610」辦公室主任
陳希來張應鎮黨委副書記
劉建群張應鎮派出所所長為達到勞教梁錫勝的目的,劉建群曾給梁偽造病歷。
李炳科張應鎮派出所戶籍警

(二)大法弟子管鳳寶,北關辦事處愛國莊;
張福元,膠州市水利局;
邱元銀,北關西五里堆;
管鳳勇,北關愛國莊;
孫啟傑,北關前大王莊;
金蘭香,北關西庸村;
管芳,北關愛國莊。
以上七名大法弟子,於夏曆2000年12月28被膠州市「610」非法判刑3年
許佐娥,女農藥廠職工
匡永浩,北關愛國莊
高輝,鍛壓廠職工
劉學偉,化肥廠職工
以上4名大法弟子,於夏曆2000年12月28被膠州市「610」非法判刑2年

(三)徐衍忠2005年7月因為在自家門上貼上一副「法輪大法好 大穹法光照」的對聯被膠州市公安強行勞教一年半。
直接責任人:高振華政法委書記
王強「610」辦公室主任
王勇公安局副局長,專管迫害法輪功,凡被勞教者大都經過此人之手。
姜品洋「610」辦公室科長
王文龍惡警

(四)宋桂香、宋桂蘭二零零七年一月二十二日,宋桂香與宋桂蘭到三里河公園遊玩,遇到了幾個小學生,宋桂蘭就給他們四張護身符,被警察的家屬構陷了,結果她們倆人都被綁架到派出所,被非法拘留十四天後,膠州市「六一零」夥同膠州市公安局對她們非法勞教。宋桂香被非法勞教兩年,宋桂蘭被非法勞教一年半。宋桂香在勞教所不到十天,因被迫害身體出現嚴重病態,被釋放回家。宋桂蘭至今還在山東省王村勞教所被迫害。
直接責任人:高振華:膠州市政法委書記
王榮海:膠州市「610」辦公室主任
王勇:膠州市公安局副局長

(五)現在仍然被關濟南女子監獄被非法勞教的有:魏翠霞、魏俊峰、魏淑貞、劉紅、曹秀成等5人,男所有劉寶彬1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