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膠州市法輪功學員宋桂香遭迫害事實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一月二十六日】我叫宋桂香,今年六十二歲,是山東省膠州市膠西鎮的一名小學教師。本人十八歲就從事教育工作,在當地教育界是教學能手,從教期間,年年都被鎮政府評為優秀教師,一九八五年還被青島市政府授予優秀教師稱號。

走投無路 幸遇大法

我年輕時思想單純,當時一心要把工作幹好,做出優異成績,把孩子們培養成國家的優秀人才,為國家為民族多做貢獻。那時,我兢兢業業、任勞任怨、苦苦拼搏,長年累月的沉重工作,使我的身體過早的衰老,四十多歲的年紀就患上了十多種疾病:類風濕關節炎、心臟病、糖尿病、乳腺癌等等。因病魔纏身,各種各樣的藥吃了不少,大醫院小醫院住了不少。後來有病亂求醫,練了好幾種氣功也不管用,犯了病的時候人、錢一起送到醫院,全家人的工資不夠付醫療費,還得親朋好友借,病情卻越來越重,我的脾氣也越來越煩躁,火氣越來越大,錢花了好幾萬,藥費單子一大摞,單位也報銷不了(沒錢)。我整天臥床不起,只能怨老天對自己不公,那時我曾想一了百了,一度產生輕生的念頭。

正在我走投無路、萬念俱灰之時,一九九六年十月二十日,朋友到我家看我,介紹我學法輪功。她說:「法輪功真好,你看看《轉法輪》這本書太神奇了,通過煉功,能祛病健身,強身健體,身體好了,就不需再吃藥。」從此以後,我就開始學法煉功,走上了修煉的道路。通過學法煉功師父講的高深道理把我折服了,我也明白了人生的真諦。是師父指給我一條光明大道──一條修煉的路,從此,我找到了人生前進的道路。

於是我堅持學法煉功,到年底我有幸參加了膠州市舉辦的法輪大法交流會。那幾天,我親身經歷了很多神奇的事,我的肥胖病也好了,身體從一百八十三斤降到一百六十二斤,關節也不痛了,也能蹲下了,煩躁失眠也好了,走路一身輕,一切症狀也隨之消失了。

就這樣,我每天學法煉功,二十多天內,我原有的多種疾病都消失了,我自己覺著變成了一個新人,家裏人也說我變了一個人,全家人激動的心情難以言表,無法感謝偉大的師尊,親朋好友和原來給我看病的醫生見到我都很驚訝於我的變化:臉色白裏透紅,精神生機勃勃。他們問我:「你吃了甚麼靈丹妙藥?」我說:「我煉了法輪功了!」他們說:「法輪功真神了!」真是不煉不知道,一煉真奇妙。這是師父救了我,給了我第二次生命。從此以後,我們全家四代十三口人都在大法中修煉。從八十多歲的老人到一歲多的孩子都受益。

在修煉過程中,師父都給我們淨化了身體,我們也真正的體驗到身體沒有病的滋味。全家人都無法感謝我們的恩師,我們感到最敬佩最尊敬的人,就是教誨我們時時事事處處按照真、善、忍行事的李洪志師父。

邪魔作惡 迫害大法

一九九八年下半年,以喬石為首的部份全國人大離退休老幹部對法輪功進行了詳細調查、研究,得出「法輪功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的結論,並於當年年底向江澤民掌控的政治局提交了調查報告。江澤民害怕法輪功,怕的要死,從這時起江丑就利用手中的權力蓄意鎮壓法輪功。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羅集團悍然發動了史無前例的對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修煉者的迫害。它們開動了全部國家機器,動用了大量人力、物力、財力,採取蹲坑、跟蹤、監控手機和固定電話、上門騷擾、綁架、非法勞教、非法判刑、酷刑折磨、關精神病院、活體摘取修煉人器官等殘暴手段,進行滅絕性迫害,同時利用國家的全部宣傳工具進行栽贓陷害,毒害世人。江氏邪惡集團執行「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打死算自殺,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群體滅絕政策,和各種酷刑。如:戴背銬、長時間高壓電擊、野蠻灌食、抻床(又稱死人床,即把人身體固定床上抻開)、性虐待、毒打、烈日曝曬、扒光衣服在雪地上走、扒光衣服銬在樹上凍、注射破壞中樞神經的藥物、連續幾個星期不讓睡覺、往嘴裏灌糞便、奴工生產、活體摘取器官等等。這些酷刑被廣泛用於了法輪功修煉者身上。就連年近古稀的老人、孩子、花季少女、哺乳期的年輕母親、孕婦都不能倖免。

老母親含冤去世

一九九九年七月,我的母親聽說江氏把法輪功誣陷成×教,心裏難受的吃不進去飯,這麼好的功法,這麼好的師父,師父救了我,我們得到北京去說句公道話。我們就到北京請願。七月二十二日,我們到了北京,先上信訪辦,警察不讓去。十二月十六日我們又來到天安門廣場,我母親剛坐下喊了一句「法輪大法好!」就被一個警察狠狠踢了兩腳。我趕緊說:「這是個老人。」這個警察說:「這是您師父最大的弟子了。」這時我母親就站不起來了,腿被打骨折。我們被警察綁架了。回來後,我被關在單位,老伴被關在收容所,兒子被關在精神病院,兩個女兒被關在阜安派出所,我母親被送回家後不能下炕,又無人照料,每天以淚洗面。

我一直被單位非法拘禁一年半後才放回家。我與母親和家人相聚還不到兩個月,因我不放棄修煉大法,又被警察綁架,並被抄走了彩電、冰箱、自行車等家具。這一天是二零零一年四月二十日,十幾個警察私自闖入我家,我正懷抱兩歲的外甥,他們從我懷裏奪過孩子,就把我拖上了警車。孩子和我母親哭喊成了一團,我母親大聲喊:「你們不能抓我女兒!」

我母親受此驚嚇後,精神一天不如一天,眼睛哭瞎了,整天喊著:「女兒來家吧,娘想你啦!你沒做壞事,我女兒是個好人,是個孝順孩子啊!」在邪惡的迫害下,母親於二零零二年五月含冤去世。

我和老伴的工資被扣,至今未發,致使我家生活困難,現已近年關,我強烈要求上級部門和有良知的人們給予關注,全額發還我一家人的工資和退休費。

膠州市「六一零」還在行惡

膠州市「六一零」抄了我們的家,扣了我們全家人的工資和退休費,我家生活非常困難。我們吃的是饅頭鹹菜,有時候到市場上揀點兒老白菜葉子吃,水果買點兒爛的來家削削吃,生活都危機了,怎麼辦?我的女兒李雪以前在複印店上過班,就想辦個複印店養家戶口,親朋好友給租了一個房子,辦起了一個複印店,剛能夠維持生活。但以江羅為首的邪惡集團,對法輪功恨之入骨,失去理智的瘋狂迫害法輪功學員。

二零零六年十月十六日早晨六點左右,人們正在沉睡,膠州市「六一零」、公安局派了十幾名警察,三輛警車(準備抓我們三人)、還有麵包車(搶劫家具物品用)闖入我們家。女兒李雪被一陣急促的敲門聲驚醒了,我們不給開門,邪惡像瘋狗一樣砸門,後來又不知甚麼鑰匙打開門,非法強行闖入房間,在沒有出示任何證件和搜查手續的情況下,翻箱倒櫃,像電影電視上演出的日本鬼子、漢奸、特務一樣,真是邪惡至極。惡人們強行抄走了複印機、打印機、刻錄機各一台、計算機兩台、電腦兩台、手機兩部、現金四千多元,還有美元等其它物品,總共價值十幾萬元。搶劫後,沒有留下任何查抄、扣押手續。連一分錢、一片紙也沒留下。接著把李雪和她爸爸拖上了警車,劫持到膠州市北關三中隊非法迫害。第三天,又綁架了我大女兒李梅,並抄了家,同時又綁架了我兒子李軍並抄家,李梅和她爸爸被非法關押十五天,李軍被送單位看管。

李雪被拘留十四天後,被江羅邪惡集團私設和操控的膠州市「六一零」邪惡組織、膠州市公安局、膠州市檢察院非法逮捕,被關押在青島市大山看守所。後被膠州市法院非法判刑七年。當時的辦案法官是刑事庭副庭長趙玉濤。

二零零七年三月十五日,膠州市法院非法秘密開庭,女兒李雪要父母參加,結果李雪的父親卻在開庭時被法警拉出去不讓參加。開庭的地點是法院一樓的一間小黑屋,屋裏只有法官、法警、李雪,沒有其他人。法官宣讀了一下抄家的記錄,問李雪有甚麼要求,李雪說:「你們要無條件釋放我,憲法規定信仰自由,我做的都是好事,我沒有作對不起國家、對不起人民的事,我沒有犯罪。」法官接著說:「今天就到這裏。」中午吃飯,法警讓我們拿出十元錢,說給李雪買飯用,就讓我們回家了,並讓我們下午三點再到法院。結果,我們下午三點到法院時,李雪上午已被送走了。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份,我們家人到青島大山看守所看李雪,看守所不讓看,說找膠州法院,找膠州法院,法院就說找看守所,就這樣來回推磨,至少十多次,一直到四月二十日,青島看守所還是不讓看,我們回來又找法院辦案人員,趙玉濤才說李雪被判了七年刑。我問:「為甚麼青島看守所不讓看?」趙玉濤說:「程序在路上。」我不懂得程序在不在路上,我問:「法律依據是甚麼?」趙玉濤說:「一百個光盤判三年,五百個光盤判七年。」我問:「哪條法律拿出來看看?」法官拿不出來,說:「不讓你們看。」我說:「法律面前不是人人平等嗎?」趙法官無言以對,說:「這回法院不管了,你找公安局吧。」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日,因為李雪不放棄修煉,被送濟南女子監獄,至今仍在受非法迫害。

在邪惡的非法迫害中,未達其邪惡目的,我和老伴的退休費及兒子的工資全部被非法扣壓,每月共計五千多元,至今連生活費都不給。在這樣的和諧社會裏,我們正受著非人的待遇。在中共八年多的迫害中,像我這樣正在受迫害的家庭何止千千萬萬,這社會能和諧的了嗎?

二零零七年一月二十二日,我與宋桂蘭到三里河公園遊玩,遇到了幾個小學生,宋桂蘭就給他們四張護身符,被警察的家屬舉報了,結果我們兩人都被綁架到派出所,因為我們不放棄修煉,被非法拘留十四天。因為我們沒有犯罪,我們不放棄修煉,也不配合它們的要求,要求還大法清白,還師父清白,還我們自由和人權。膠州市「六一零」夥同膠州市公安局對我們非法勞教。我被非法勞教兩年,宋桂蘭被非法勞教一年半。我在勞教所不到十天,因被迫害身體出現嚴重病態,被釋放回家。宋桂蘭至今還在山東省王村勞教所被迫害,她的老母親,今年八十多歲,沒有兒子,唯有靠宋桂蘭扶養生活,自宋桂蘭被綁架至今,其老母親整天淚流滿面,見人就問:「桂蘭呢?怎麼還不來家?」現在,老人已經神智不清。這與當今倡導的法制、文明、和諧社會是多麼的不協調,簡直是傷天害理!

其實,我已經是一個六十多歲的老太太了,還能求甚麼呢?煉法輪功的人許多是老弱病殘者,這些人又能求甚麼呢?只是要做個好人,只是求的身體健康。做好人你要鎮壓,我們覺的不公,就按照《憲法》賦予公民的言論自由的權利說句真心話,何罪之有?犯法的不是法輪功,而是惡黨及其指揮下的「六一零」公、檢、法。我希望通過我的親身遭遇,喚醒世人的正義良知,不要再漠視對善良的修煉者及其家人的迫害了,善惡總是有報的,真正的危險已經向這迫害的發動者和那些幫兇們走來了,對那些犯下滔天罪惡的迫害者來說,改過的機會越來越少了,現在是你們最後的機會了,真心希望你們能理智、冷靜的想一想,慎重的選擇自己的未來吧。棄惡從善,將功補過,也能將你們不遠處那可怕的命運改變。保護一個法輪功學員功德無量,迫害一個法輪功學員罪惡滔天,無條件釋放所有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吧。

我們呼籲全世界善良的人們或組織站起來維護正義和信仰的尊嚴。我們要求中共立即停止對我們的迫害,解體「六一零」這個邪惡的恐怖組織,還大法清白,還我們師父清白,還法輪功學員的自由和人權。將以江澤民為首的所有參與迫害的劊子手,押上歷史的審判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