宮鳳強被佳木斯監獄迫害至皮包骨 失去記憶(圖)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二月十日】(明慧通訊員黑龍江報導)二零零九年十二月,被佳木斯監獄迫害得精神恍惚、生活不能自理的宮鳳強,身體極度虛弱,整個人瘦的皮包骨、脫相,看見讓人感到害怕,監獄怕出人命承擔責任,在家屬三年來不斷的要求下,才勉強同意「保外就醫」。

從監獄回來時,宮鳳強已經失去記憶,不認識所有的親人和朋友,不會說話、不會吃飯、不知道大小便、還經常處於昏厥狀態、全身不會動,吐著舌頭,脊椎骨變形突出,還經常胸悶、胸疼,一口一口的倒氣,痰中帶有血跡、小便如牛奶一樣的白。看到這樣好的人迫害成這樣沒有不流淚的。


宮鳳強

宮鳳強回到家中已經一個月後,依然骨瘦如柴

從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到現在已經三年多了,被高楞惡警綁架時帶的手銬深深的銬在肉裏,至今留下的傷痕還清晰可見。

目前,佳木斯監獄還是對宮鳳強不放過,要求面見,並讓還沒有完全恢復正常、經常走失的宮鳳強去佳木斯精神病院做鑑定。同時還威脅家屬:如不去做鑑定,就要對宮鳳強上網通緝,並且威脅家屬以保人身份承擔責任。

大法弟子宮鳳強家住黑龍江省依蘭縣達連河鎮,原是依蘭煤礦第二採區職工,他為人謙和、真誠善良,工作認真出色,在親朋好友和同事眼中是一個公認的好人。由於堅持修煉法輪功「真、善、忍」,多次遭非法關押迫害。

遭綁架、種種酷刑折磨

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二日晚十點高楞「六一零」李健和公安局政保科科長孫必武、譚延舒、石志平、徐建忠等二十多人,伙同達連河公安局在資料點蹲坑,企圖綁架大法弟子,並將資料點的所有物品和生活用品洗劫一空。

達連河公安局片警趙連成領著高楞惡警去大法弟子宮鳳強家非法抓人、抄家。一進宮鳳強家就將宮鳳強背銬後強迫蹲下很長時間,宮鳳強稍微動了一下,高楞惡警從宮鳳強身後將其猛揣趴倒在地,右膝蓋骨嚴重喀傷,右側膝蓋處的褲子當時喀壞,致使右腿行走困難,疼痛難忍。惡警從宮鳳強的兜裏翻拿出租車掙的零錢三百多元,和宮的妻子兜裏準備給宮老父親買煤的錢六百元,這些流氓惡警們竟然連數都沒數直接就揣兜裏佔為己有,還收走了來家做客的親戚隨身攜帶的要看病的七千三百元現金。當晚,宮鳳強的妻子為躲避迫害而不得不離家,家中只留下七歲的女兒。

東北依蘭達連河的冬天,十二月份的晚上氣溫零下三十度多,宮鳳強只穿著絨衣,都沒讓穿棉衣,被如暴徒一般的趙連成和高楞惡警拳打腳踢,當時就被打得有些神智不清,眼睛被打腫得很高看不清東西,前胸、後背、心臟、肺等處受嚴重內傷,胸口憋悶、呼吸困難。惡警又把神智不清的宮鳳強強行塞進車裏綁架到方正林業局高楞公安局加劇迫害。

在高楞公安局,大冷的天慘無人道的惡警不斷地往宮鳳強的脖子處澆涼水,使水流到身體的各個部位,雙眼打得睜不開,眼部腫得老高,雙腿不能正常行走,胸腔內疼痛難忍,呼吸困難,致使宮鳳強休克兩次。惡警有用涼水澆醒,不讓大小便、不給飯吃,後又野蠻灌食。宮鳳強在高楞國保科遭迫害期間,據內部人說:」李隊都沒整了這小子,我們更不行了。(指的是李隊打人狠,想從宮鳳強的嘴裏知道更多大法弟子的信息,來加劇迫害,達到自己邀功請賞的目的),」說的李隊就是高楞「六一零」頭目李健。此人至今還是「六一零」主任,曾經迫害法輪功學員極其毒辣。

高楞公安局用盡各種手段殘酷折磨,同時也怕宮鳳強死在看守所裏。只好把折磨的很嚴重的宮鳳強送回依蘭縣看守所,據在場人說,宮鳳強當時已不能獨立行走,在看守所下車時是被抬下車的。

宮鳳強在依蘭縣看守所經常遭到多名犯人毒打,犯人用繩子把宮鳳強的兩手、兩腿從後背緊緊的捆在一起,再用棉被將其整個身體包裹。如圖所示:

犯人再輪班看管,等看到宮鳳強幾乎已經不能呼吸,怕出人命才放開。

宮鳳強在看守所遭受了「涼水滴頭頂」等各種酷刑,致使他休克,直至被折磨得精神失常:不說話,不吃飯,神志不清,兩眼發直,並胡亂打人、咬自己舌頭(已咬壞),連家人都不認識,包括自己的父母和自己的孩子。

非法判刑五年、在監獄繼續遭迫害

即使被迫害這樣,中共邪黨公檢法還對宮鳳強非法判刑五年。 憂心如焚的家屬多次找到依蘭縣公安局副局長、「六一零」副頭目李柏河,懇求其對宮鳳強進行救治,並要求進行精神病鑑定,李柏河一味推脫。二零零七年五月二十四日,縣公安局和第一看守所惡警將四天沒吃飯、神志不清的宮鳳強硬抬上車,非法押到黑龍江省湯原縣香蘭監獄集訓隊進行迫害,六月四日又送到佳木斯市蓮江口監獄繼續關押迫害。

二零零七年夏天,家屬強烈要求給宮做醫學鑑定,蓮江口監獄勒索家屬一千五百元錢做醫藥費和路費,更見不得人的是:做鑑定時不許家屬陪同。鑑定後宮鳳強仍未得到任何救治。

二零零八年三月,由於宮鳳強的身體狀況繼續惡化,蓮江口監獄不得不給宮鳳強再次做鑑定,結果是:「精神病發展期,耳朵沒有聽力,沒有服刑能力。」家屬要求辦「保外就醫」,蓮江口監獄以開奧運、殘奧為由推托。殘奧後,家屬再次要求辦「保外就醫」時,監獄又以「鑑定結果」超過六個月為由,要求家屬交錢重新做鑑定。不管宮鳳強的身體狀況如何,監獄還是繼續推托,不予「保外就醫」。

被非法關押在蓮江口監獄迫害的宮鳳強已經兩年了,因宮鳳強在家中被高楞公安局惡警綁架時,已經打得神智不清,轉到依蘭看守所後,宮鳳強就完全精神失常,依蘭縣公安局又把精神失常的宮鳳強強行送進佳木斯監獄,在這兩年中宮鳳強沒說過一句話,生活不能自理,精神失常甚至吃大便、喝尿。監獄還企圖想讓宮鳳強做勞工,經常拖到監獄的工廠。

造成宮鳳強今天的身體、精神及家庭的慘狀,至今不能正常生活、工作的罪魁禍首是方正林業局(高楞)的舉報者貯木廠經警李斌、公安局長石亞斌、副局長趙國君、「六一零」主任李健、國保科長孫必武、尚龍飛等人,其罪責難逃。

上天已有警示,參與迫害的主要責任人高楞公安局局長石亞斌,當時是為自己升官撈取政治資本,上報給哈爾濱市公安廳加劇迫害,事後半年,方正林業局免除石亞斌公安局局長職務,並不給安排任何單位和職務至今。在此奉勸那些還在繼續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公檢法的直接參與者及其所有相關人員立即停止迫害,給自己及家人留條後路。迫害善良必將遭天報,珍惜大法弟子將給你們的真相,三退保平安,為自己與家人選擇美好的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