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沙洋范家台監獄的迫害紀實(三)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五日】(接前文)

四、惡人榜

(一)惡報舉例

1. 監獄長、監獄黨委書記潘建生被突然革職

范家台監獄原監獄長、監獄黨委書記潘建生,是二零零二年范家台監獄對法輪功學員進行首輪瘋狂迫害的總指揮,為了完成轉化指標,曾調集沙洋縣各大監獄警力,沿襲整治日本戰犯、國民黨戰犯、民運人士的黑惡手段,大肆迫害法輪功學員。其中80%以上的法輪功學員的身體上留有傷痕,如雙眼近於失明,體無完膚,器官變形,煙頭燙傷,腿部重傷,頭部留有傷疤等等。

正當他肆無忌憚,迫害無辜的時候,惡報向他走來。二零零四年四月十五日,湖北省司法廳專門向省檢察院監所處通報了對潘建生的調查處理情況。潘建生曾利用職務之便,指使下屬為「毒販」李慧明申報二零零一年度沙洋監獄管理局「積極改造分子」,致使法院於二零零二年十月對李慧明做出減刑一年的裁定。據此,潘建生二零零四年,也就是迫害法輪功弟子兩年後被免去職務,並調離工作崗位。

在范家台監獄,惡警以權謀私、假公濟私、貪贓枉法的行為比比皆是,潘建生偏偏因微不足道的小事而弄掉了烏紗帽,令旁人倍感蹊蹺。實際上,這就是他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惡報。

2. 四監區監區長肖天波母親自縊身亡

肖天波,范家台監獄迫害基地四監區區長,從二零零二年三月至今,直接負責對一百多名法輪功學員進行轉化迫害,由於他一直賣力執行省「六一零」的迫害政策,惡報累及家人,其母親於二零零六年新年期間自縊身亡。

3. 四監區教導員熊祖勇一度面癱

熊祖勇,四監區的教導,從二零零二年三月至今,積極參與對一百多名法輪功學員進行轉化迫害,二零零七年熊祖勇突然出現面癱,面頰動作不靈、嘴巴歪斜,住院數月,不能上班。

4. 包夾周賢方遭報死亡

二零一零年正月初六,在臭名昭著的湖北省沙洋范家台監獄四監區,被非法關押在此的法輪功學員楊雲華向一個包夾講真相,正在旁邊打牌的另一名包夾周賢方站出來謾罵大法和師父,楊雲華善意地對周說:「你不要這樣罵大法和我們的師父,對你不好。」周說:「你是說我要遭報是嗎?」楊雲華說:「你自己都講要遭報,說不定就要遭報哦。」周不屑一顧地說:「我已經做包夾六、七年了,過去我也打過法輪功,罵過大法和你們的師父,為甚麼沒有遭報?我不相信。」

事後,周賢方向惡警報告了此事,導致正月初九上午惡警把楊雲華送往外監區迫害,期間遭到惡警王雄傑的毆打。至今楊雲華也未回四監區。

正月十五的夜裏零點二十分左右,包夾周賢方值班,他坐在椅子上突然倒地,當場死亡,真的遭報了。

5. 包夾陶俊、朱峰遭惡報

包夾陶俊和朱峰曾毫無人性的迫害過廖元華、沈學武等法輪功學員,朱峰還問沈學武,我們會遭報嗎?沈學武勸道,壞事做多,自然要遭報的。

果然,一個月不到,朱峰莫名其妙的被兩個警察拖出去拳打腳踢一頓,跌跌撞撞跑回監室,鼻青臉腫的躺在床上只哼哼,朱峰從此老實多了。

又過了幾個月,包夾陶俊無端的起不了床,鼻子直淌血,學員王均震連忙拿一個臉盤來接住,鼻血流了半天,足足接了大半臉盤的血,陶俊整個人虛脫了好長一段時間。

(二)迫害法輪功的主要惡警

1.惡警馮衛國、劉沐陽

范家台監獄監獄長、黨委書記馮衛國,監獄政委、黨委副書記劉沐陽,他們與湖北省「六一零」 沆瀣一氣,是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總指揮。


監獄長、黨委書記馮衛國

監獄政委劉沐陽

2.惡警肖天波的惡行

四監區監區長,湖北天門人,從二零零二年三月起一直擔任四監區區長,對在此期間發生的所有迫害法輪功學員事件負主要和直接責任,惡黨為了讓其死心塌地,給了他許多稱謂如「全國監獄勞教工作模範個人」等,殊不知是惡黨引誘其一條黑路走到底。肖天波為人陰險毒辣,權力慾望極強,常自詡「這個監區誰說了算,只有我說了才算」。為達目的不擇手段,關押在范家台監獄被迫害的法輪功學員近二百名,有的被迫害致死,有的被迫害致瘋,有的被迫害致殘……血跡斑斑,惡行累累,而稱得上首惡的當數肖天波。下面所舉案例只是肖天波惡行暴行獸行的冰山一角:

致死案例:

1) 陳啟季:二零零七年四月,荊門法輪功學員陳啟季被肖天波一夥折磨致死。陳啟季在范家台監獄裏,依然堅修大法,被邪惡殘酷的持久的迫害。

2) 鄭捍東二零零七年二月七日,因湖北省琴斷口監獄「轉化」法輪功學員失敗,監獄當局將十個認為「比較麻煩」的學員先期轉到湖北省范家台監獄迫害。 四監區監區長肖天波下令嚴管,其實他早想這樣。鄭捍東被強制拉到醫院,結果一去未回,被迫害致死。

3) 邢光軍,原湖北襄樊市鋁材加工廠職工。 二零零二年三月十二日,邢光軍被非法判刑五年,在湖北沙洋范家台監獄受盡折磨。二零零三年邢光軍被肖天波一夥嚴管了幾個月,其間被用不知名的藥液強制注射進肌肉,導致他神經紊亂,兩腿開始萎縮,後來不能下地行走。二零零五年四月,肖天波一夥給奄奄一息的邢光軍辦了「保外就醫」。邢光軍已經癱瘓,於二零零六年一月十六日去世。

致瘋案例:

1) 二零零七年,十堰市學員王玉超(原是消防員)六月份被嚴管,被關在小號幾天,後又被關進鐵籠子,致使精神失常。

2) 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作為范家台監獄四監區區長肖天波,命令把湖北省武穴市籍的法輪功學員郭春生送往第九監區(醫院監區)關鐵籠子迫害,指使郭春生被整的神情呆滯,精神失常,身體虛弱。

致殘案例:

1) 廖元華:作為范家台監獄四監區區長肖天波,唆使縱容包夾對廖元華進行迫害,使得廖元華遭受了近三十種毒辣殘忍的酷刑折磨:火磚炮烙、架飛機、拖把棍戳、鐵衣架打頭、用毛巾蘸屎封嘴、四肢吊銬「盪秋千」、鞋底打面部抽耳光、辣椒糊塗眼睛、將頭撞牆、從鼻子、嘴灌醫用酒精、關禁閉、用針狀棕條猛砸燒傷的腳掌,不許上廁所、不讓睡覺、注射不明藥物、野蠻灌食、整天站立,將藥瓶塞進肛門踩出來、用蚊香貼近熏烤面部等。最後致使廖終生瘸腿。

2) 胡勇軍:天門法輪功學員胡勇軍,二零零二年四月在監獄被迫做奴工,被惡警瘋狂洗腦,在肖天波唆使下,犯人焦文軍經常毆打、辱罵他,晚上不讓睡覺、罰站,雙目幾乎失明。

3) 李光年:肖天波和惡醫楊敬欽串通一氣,在二零零五年,給湖北省荊門市法輪功學員李光年打針,打針後李光年下肢不靈,坐站都疼,行走也疼,上廁所大便後站立不起來,幾個月來一直都是這樣。

4) 周清:荊門法輪功學員周清被非法關押在肖天波主管的監區裏面。因被長期關押等原因,雙目幾乎失明,看不清東西,一直都無法恢復。二零零六年五月,他的妻子和孩子去沙洋范家台監獄接見周清想叫周清寫一個申請,領取公積金作為生活來源,結果肖天波不讓接見。二零零九年三月二十五日,是周清被非法判刑四年後應該釋放的日子。周清的親人二十四日就來到沙洋范家台監獄,但是,大約九點多鐘,肖天波讓人用一輛警車將周清送到武漢洗腦班去了。

5) 羅先豹:二零零九年農曆新年初六,湖北省麻城市白果鎮法輪功學員羅先豹的家人接到沙洋范家台監獄電話,獄方稱羅先豹因血壓極高,已被送入監獄醫院。家屬連夜租車趕往四百公里外的沙洋勞教所探視。第二天接見時,羅先豹是躺著被推出來的,左邊手腳不能動彈,目光呆滯,吐字不清,不認識親人。羅先豹被非法關押在四監區二分監區,時間是二零零七年農曆十二月。

6) 劉運潮:武漢法輪功學員劉運潮二零零九年四月被黃石市下陸區法院非法判刑四年,被非法關押在湖北省沙洋范家台監獄,被肖天波一夥迫害致生命垂危。武漢市六一零(中共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組織)和肖天波一夥為了逃避責任,已於九月七日讓家人將劉運潮接回家中。

其它案例:

1) 晏宇濤:二零零零年,失去左腿的殘疾人法輪功學員晏宇濤因上訪、散發傳單,向世人講大法真相,被非法關押、判刑,受盡非人的折磨。在范家台監獄,他雖然身患殘疾,仍被肖天波指使包夾人員拖到工地幹重體力活,後來被強制坐在小板凳上,一坐就是一天,有時甚至連續幾天幾夜不許睡覺,先後被毒打過幾十次。

2) 熊繼偉:二零零三年三月中旬,湖北沙洋范家台監獄四監區肖天波強迫所有的法輪功學員看誣蔑大法的錄像等材料。法輪功學員熊繼偉因為拒絕看邪惡的錄像,被肖天波關禁閉。熊繼偉曾以書面形式向馮衛國(監獄長),寫了一封檢舉信,列舉了證人證言,說明刑事犯李冰的有關行為不符合省積改條件。這封檢舉信當時交給肖天波後被扣押。湖北應城市大法熊繼偉已被肖天波一夥迫害四年了,二零零六年七月二十三日熊繼偉的家屬到監獄去接熊繼偉,肖天波欺騙家屬說二十四日早上八點才放人,然而二十四日早晨六點鐘之前肖天波竟把熊繼偉交給雙環公司的惡人去迫害,范家台監獄早就和雙環公司串通一氣繼續迫害熊繼偉。

3) 趙詢:宜昌市趙詢在沙洋范家台監獄裏因為對大法的堅定,肖天波等人多次對其毒打、送嚴管隊集訓,又強迫趙詢到黑磚窯裏,去把燒的發紅的磚塊碼成垛。 八年的刑期滿,由於他堅定信仰,肖天波又和湖北六一零合夥將他劫持到武漢邪惡洗腦班繼續折磨。

4) 成孝寶:二零零二年八月二十一日,襄樊成孝寶被劫持到臭名昭著的沙洋范家台監獄。當天晚上,成孝寶就遭到以監區長肖天波為首的幾個獄警盤查,並指使刑事犯馬家元(孝感應城人)、李玉興(武漢人)兩人監視挾持。幾天以後,肖天波看無法動搖成孝寶的信念,就密謀送監獄醫院迫害,並撒謊說成孝寶有肺結核。 隨後幾個月裏,犯人馬家元、李玉興經常對成孝寶打罵不斷,甚至抓住頭髮惡狠狠地往牆上撞。肖天波美其名曰:「他們代表政府執法」。 二零零四年八月二十一日,成孝寶遭凶犯范耀平毒打。當時同室法輪功學員朱大華見狀大喊,肖天波不但不制止,反而叫來幫兇操文斌、田向陽、朱聖文、范耀平及衛生員周自千等兇手,將成孝寶拖往范家台監獄五、八隊磚坯場。磚坯場很大,一圈一千米,肖天波在起點乘涼。朱聖文等幾個惡犯一邊拖一邊打,一圈下來成孝寶已站立不穩。肖天波得意洋洋地說:「怎麼樣?」,鱷魚的嘴臉盡現。至中午,他們把成孝寶拖到磚窯裏沖洗,怕別人看見成遍體傷痕。中午不讓他吃飯,下午三點多,沙洋天氣四十多度,又把成孝寶拖去毒打。他們使用了更惡毒的手段,由惡警張胖子隊長帶隊,將成拖到窯磚裏烤。 成孝寶精疲力竭,幾乎昏死過去。記不清多少次了,最後一次成孝寶被丟在拉磚坯的路上,奄奄一息,過路重載板車把他的踝關節碾得血肉模糊……。拉磚車的刑事犯看後心驚肉跳,幾個作案的凶犯也感到後怕,沒人性的張胖子卻無動於衷。張胖子、肖天波怕惡行暴露,將成孝寶隔離起來,不讓他放風。二零零五年新年後,成孝寶對身受的折磨絕食抗議。肖天波指使惡人將成孝寶銬在鐵床上成「大」字型五天五夜。肖天波還邪惡地說:「打你是為了教育你」。多麼冠冕堂皇的狼!

5) 劉水清:二零零四年八月十八日下午,在磚廠上,惡警強迫劉水清做強體力勞役,因劉水清拒不配合,肖天波指使犯人給劉水清脖子上掛黑牌子,還用一根鐵絲兩頭繫磚,掛在劉水清的脖子上,鐵絲深深的陷進劉水清的肌肉裏面了。劉水清還是不妥協,惡警王雄傑帶頭拳打腳踢劉水清。其他犯人看到惡警這樣打,也都上去打,致使劉水清被打得肋骨骨折。八月十九日上午,在監獄辦公室,包夾明明知道劉水清被打得已身負重傷,然而,仍繼續置法律和人權於不顧,又左右開弓打劉水清的耳光子,旁邊還有惡警叫囂說「監獄裏打死個把人沒有啥。」八月十九日晚上,惡警劉沐陽、肖天波、熊祖勇、又指使監室裏的犯人打劉清水,當時只短短兩天的時間,劉清水被他們殘酷迫害得非常嚴重,有些常人看到都流下了眼淚。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三日劉清水被肖天波夥同礄口區六一零綁架到武漢市江漢區二道棚洗腦班迫害。

6) 張九亮:湖北荊州市法輪功學員張九亮,於二零零九年被沙洋范家台監獄肖天波一夥迫害成了皮包骨,一米八的大個子,只剩下了一百斤左右,整個人已脫形變相,每天被強行灌入幾十顆不明藥物,隨時都有生命危險。肖天波一夥對他說:「你還想出去?你死也得死在這裏!」

7) 陳松:法輪功學員陳松曾被搞到幹警的寢室,肖天波和犯人一起動手打的他滿臉鮮血。

1.惡警熊祖勇的惡行


四監區教導員熊祖勇

「對於你們,我們有的是辦法,這裏有許多殺人不眨眼的重刑犯,中共的專政是鐵做的。」作為四監區的教導員,熊祖勇深知沒有人相信他的教導,他只好經常這樣威脅獄中法輪功學員。熊祖勇荊州師範專科學校政法系畢業,他感謝中共為他和他的妻子解決了就業問題,他們都被分配到沙洋監獄和勞教系統。他一直想從迫害法輪功學員上撈政治資本,作為往上爬的跳板。書生氣的熊祖勇文弱的神經被中共邪教控制得服服貼貼的,雖然他有時不免赤膊上陣大打出手,但更多的時候,他會以偽善的面孔出現,熊祖勇頭腦中裝滿邪黨文化思維,明文提出所謂的「分化瓦解」、「各個擊破」的手段迫害法輪功學員,實際上扮演著軟刀子殺人的角色。以下是他的惡行的點滴。

1) 鄭捍東: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日左右,蘄春法輪功學員鄭捍東被轉至范家台監獄繼續非法關押。 三月二十一日,范監醫務室醫生對四監區一分監區三號室的六名法輪功學員進行血壓測試,隨後一連兩天,惡警熊祖勇夥同范監監獄政委、醫院院長強迫鄭捍東等人去醫院接受「治療」。二零零七年五月,鄭捍東被強迫架去醫院後,就再也沒回來過,熊祖勇多次說,鄭住院血壓在降低,還說請了外地的專家會診,說有其它疾病,現在正在接受「打針、吃藥」治療。可是二零零七年八月,監獄通知家人前去探視。鄭捍東八月六日昏迷一天,眼睛不能睜開,八月七日,能睜開眼睛,還能認識哥哥等人,和親人流利交談。誰料當鄭的家人於八月八日在返回家的途中,接到監獄電話,說鄭已經死亡。家屬重返監獄,在火化場見鄭捍東面部微腫,衣服穿著整齊,未作屍檢,警察匆忙將鄭遺體火化。死亡證明是:腦溢血死亡。但有親朋置疑。據醫學知識腦溢血(1)不可能在昏迷後立即清醒過來;(2)腦溢血病人該當口、鼻、眼歪斜;(3)腦溢血病人打呼嚕,並會持續加重,不可能流利講話;(4)未作屍檢,警察匆忙將鄭遺體火化。鄭捍東是被熊祖勇一夥迫害致死的。

2) 方隆超:二零零零年七月二十一日被送湖北沙洋范家台監獄。八月十九日晚,監獄一把手潘建生和熊祖勇等人將方隆超分配到最苦的八中隊(出窯隊)。下隊後強迫方隆超每日白天做苦工,晚上有熊祖勇經常找方隆超談話到深夜,企圖拖垮他的身體。一天收工回來的路上方隆超繼續喊口號,被教育科一獄警(名字已忘)帶到教育科,隨後熊祖勇都來了,唆使包夾宮懷平行兇,包夾宮懷平沒頭沒腦的對方隆超幾記重拳,使方隆超左耳致聾。

3) 熊繼偉:二零零三年三月中旬,湖北沙洋范家台監獄四監區肖天波強迫所有的法輪功學員看誣蔑大法的錄像等材料。法輪功學員熊繼偉因為拒絕看邪惡的錄像,被肖天波關禁閉。後來監獄頭目來時,熊繼偉沒喊報告,頭目大怒,罵了他一句,他高呼「法輪大法好」,遭到犯人毒打,為了抵制無理的迫害,熊繼偉從三月二十三日開始絕食,要求無罪釋放,第三天熊繼偉被強行灌食,小指粗的胃管,六十公分長,惡人用開口器開口,由毫無醫學常識的人操作,進行野蠻灌食,一天灌一次,這樣連續三次。第四天熊繼偉喊「法輪大法好」,教育科科長熊祖勇用手卡他的嘴,惡警張繼傳用腳踩熊繼偉的頭,然後兩惡警毒打他。在毒打過程中,惡警將熊繼偉推倒,結果門牙被撞掉半顆,打完後他們給熊繼偉戴腳鐐,把他的雙手銬在鐵欄杆上。

4) 成孝寶:二零零二年八月二十一日,襄樊成孝寶被劫持到臭名昭著的沙洋范家台監獄。當天晚上,成孝寶就遭到以監區長肖天波為首的幾個獄警盤查,並指使刑事犯馬家元(孝感應城人)、李玉興(武漢人)兩人監視挾持。幾天以後,肖天波看無法動搖成孝寶的信念,就密謀送監獄醫院迫害,並撒謊說成孝寶有肺結核。監區教導員熊祖勇經常到醫院與包夾馬家元密謀迫害。 隨後幾個月裏,包夾馬家元、李玉興經常對成孝寶打罵不斷,甚至抓住頭髮惡狠狠地往牆上撞。

5) 劉水清:二零零四年八月十八日下午,在磚廠上,惡警強迫劉水清做強體力勞役,因劉水清拒不配合,肖天波、熊祖勇指使犯人給劉水清脖子上掛黑牌子,還用一根鐵絲兩頭繫磚,掛在劉水清的脖子上,鐵絲深深的陷進劉水清的肌肉裏面了。 八月十九日晚上,惡警劉沐陽、肖天波、熊祖勇、又指使監室裏的犯人打劉清水,當時只短短兩天的時間,劉清水被他們殘酷迫害得非常嚴重,有些常人看到都流下了眼淚。

6) 楊先桂、楊雲華、餘光德: 湖北省遠安縣法輪功學員餘光德被叫到二樓辦公室談話。在獄警辦公室,惡警王雄傑又扇楊雲華耳光,惡警熊祖勇揪住楊雲華耳朵,並用手指頭象點穴一樣在楊雲華身上戳。站在門外的楊先桂見到此情此景,就想衝進去制止惡警們的非法行為,被惡警擋在門外。惡警回頭又扇楊先桂耳光。監獄有關人員不調查事情的由來和事實真相,藉此加重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他們把楊先桂非法關押到集訓隊集訓一個月,而後對他進行隔離關押;楊雲華被隔離關押,單獨關在二樓一個監舍,由兩個包夾看管,監舍門都關著;餘光德也被換了一個監舍隔離關押起來。

2.惡警沈建軍的惡行


四監區隊長沈建軍

原四監區隊長,現任重管隊隊長。荊州師範專科學校化學系畢業,他從迫害法輪功學員上撈政治資本,加入了邪黨組織,這些年來對關押在范家台監獄法輪功學員的毒打、折磨、不讓睡覺、重體力奴役及各種方式的迫害,許多是他親自參與幹的。二零零七年二月前後,琴斷口監獄一批法輪功學員被轉押到范家台監獄後,成立一分監區,期間經常發生犯人毆打法輪功學員,沈建軍任分監區長。知情者透露,沈建軍曾收取犯人王洪才一千五百元現金。以下是他的惡行的點滴。

1) 郭正培:男,四十五歲,漢川市新河鎮法輪功學員,一九九九年十二月被新河派出所警察綁架到漢川第一看守所,關押半年。二零零零年十二月被非法判刑三年,劫持到沙洋范家台監獄迫害。惡警沈建軍為了轉化他,威脅他,逼迫他,不讓郭正培正常休息,強迫郭正培做苦力。

2) 陳鋒:沈建軍對潛江法輪功學員陳鋒進行長期迫害,不讓睡覺,坐小板凳,看洗腦的材料,做苦力等。

3) 石磊:二零零七年十月一日 武漢市法輪功學員石磊父母帶著孫子、兒媳探監,警號4204350的沈建軍出來接待石磊的家屬,說:「石磊不想接見,在昨天送郵包的時候,我還問了他的,他說不見。」石磊的家屬說:「我們不信,除非石磊親口說。」沈建軍回答說:「你們來一百次,都沒用,永遠都不可能接見。」說完就要離開,石磊的家屬跟著他走,他就飛快的帶著這些年老體弱的老人和年幼的孩子,在沙洋鎮來回走來了近兩個小時,最後丟下這些家屬倉惶逃離。

4) 一應城法輪功學員: 有一天一應城法輪功學員在走廊裏大聲的問一個法輪功學員《洪吟》後面的幾首,惡警沈建軍聽到了說:「把他拉進去!」 沈建軍指使六個刑事犯把該應城法輪功學員拉走進行迫害。

3. 惡警張白毛

范家台監獄原嚴管隊隊長,監獄禁閉室就設在嚴管隊裏面,不屈服的法輪功學員都會被關在禁閉室裏被迫害。嚴管隊隊長張白毛人稱「張老虎」,動手就打,張口就罵,揚言要下掉法輪功學員的「戶口」,意思是打死白打死。嚴重迫害的案例中,幾乎都遭遇過「張老虎」的毒手。


嚴管隊隊長張白毛

(三)惡人榜

馮衛國:監獄長,黨委書記         電話: 0724- 8570010
李正良:副監獄長             手機:13972881166
張 峰:副監獄長, 黑書《矯正人生》作者  電話:0724─8570903 13672881600 電子郵箱:dc898@126.com
劉沐陽,監獄政委,黨委副書記       0724-8570006
李平學:監察室主任
朱傳順(音):監獄頭目:        0724─8555024 13597918919
陳 琳:范家台監獄前任政委,現任沙洋荷花垸監獄政委,手機:13971858399
張海濱:教育科長
杜××:四監區原教導員
肖天波:四監區總監區長,警號:4244321  手機:13972881228
熊祖勇:四監區教導員, 現任四監區分監區長 警號4244351  手機:13972881619
沈建軍: 四監區隊長, 現任重管隊隊長 警號4244350
段 瑜: 四監區隊長, 警號4244327
陳 皓:四監區教導員
楊 睿:惡警打手
何 平:惡警打手
史華平:惡警打手
王雄傑:四監區副教導員,         手機:13986960827
祖 劍:四監區惡警打手,現任四監區分監區長
王慶義:四監區副教導員
張建國,四監區副教導員
張書軍:惡警打手
王 軍:惡警打手
彭 輝:惡警打手             手機:13972646597
王雄傑:惡警打手,現任四監區教導員
楊必勝:惡警打手
王富友:惡警打手             電話:0724─8575193
潘 某:惡警打手
王富友:惡警打手             電話0724─8575193
周傳禮:惡警打手
王 某:處長,文化打手
彭 亮:三監區監區長
李 明:三監區七分監區打手        手機:13972881189
施以堂:監獄醫院副院長
蔣科長:監獄刑法執行科          手機:13971846232
李科長:監獄刑法執行科          手機:13972881238
張白毛:嚴管隊隊長
惡 警:黎祖林、曹琳、吳青山、吳光權、黃光敏

附:武漢琴斷口監獄惡警
周德林:監獄長
孔金喜:副監獄長
黃江平:指導員
鄧開亮:政委
陳琦剛:勞改科科長
龔淑雄:十五分監區惡警,兩槓兩星,警號:4231318
連金文:十五分監區惡警,兩槓兩星,警號:4231212

(四)范家台監獄聯繫方式

湖北省沙洋范家台監獄通信地址:湖北沙洋縣范家台監獄,郵編:448200
沙洋監獄管理局電話:0724─8559111
沙洋范家台監獄管理局郵政辦:0724-8591089 馬科長
范家台監獄電話:0724─8575503
范家台監獄的檢舉、監督電話號碼:0724--8570010
范家台監獄教育科電話:0724-8575505 其它部門有效電話:─0724─8575500 8575501 8575502等依此類推
范家台監獄四監區電話:0724-8570023 0724-8570071 0724-8570035(二分監區)
沙洋范家台監獄信訪辦:0724-8570002
范家台監獄獄警曾用此號碼打電話:13797991

附錄:遭受范家台監獄迫害的部份法輪功學員的名單與受迫害簡況(共155人)

武漢地區

1. 方隆超:冤獄三年,一九六一年四月二十八日出生於湖北咸寧橫溝鎮湖橋村上方,八三年七月畢業於現武漢大學,隨即被分配到長江水利委員會設計院規劃處防洪室工作,九九年七月因到北京依法上訪被非法判刑三年,二零零零年七月二十一日被投入沙洋范家台監獄。

2. 倪國濱:冤獄三年,武漢體育學院的教師,六四民運發生時,他為請願的學生說了幾句話遭到排擠,不久後辭職經商。倪國濱從九六年開始修煉法輪功。九九年下半年他到北京為法輪功上訪,被投入沙洋范家台監獄勞改三年。

3. 石 磊:冤獄十一年,家住武漢市武昌區,於二零零三年被邪惡的六一零夥同武漢市中級法院非法判刑十一年,接著將他送到武漢琴斷口監獄迫害。二零零七年被轉到湖北省沙洋范家台監獄進一步迫害。

4. 李國華:冤獄七年,在范家台監獄李國華被迫害的一隻眼睛失明,仍不讓保外就醫。

5. 馮震:七年,男,一九六九年生,原湖北省建築總公司下屬勞動服務公司員工。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迫害法輪功以來,馮震因堅持信仰,遭八次綁架,冤獄七年。二零零二年十二月,馮震被武漢市武昌區法院枉法裁判有期徒刑七年;馮震上訴,武漢市中級法院仍維持原判。其後,馮震先後被湖北省琴斷口監獄、湖北省范家台監獄劫持,歷經迫害。

二零零八年十月二十八日,馮震冤獄期滿,卻又被綁架到臭名昭著的武昌楊園洗腦班,遭受一個月的洗腦迫害

6. 熊繼偉:熊繼偉係湖北省應城人,同濟醫科大畢業。二零零二年解除勞教之後,後再一次遭惡警綁架。二零零三年,熊繼偉被投入范家台監獄之後即遭多次非人道對待。

7. 劉清水:二零零四年六月二十九日,武漢法輪功學員劉清水被送到沙洋范家台監獄四監區,惡人曾用一根鐵絲兩頭繫磚,掛在劉水清的脖子上,鐵絲深深的陷進劉水清的肌肉裏面了。

8. 周肖軍:冤獄六年,二零零八年二月十一日,正在賓館給孩子上「冬令營」課的武漢法輪功學員陳曼被綁架,之後胡慧芳、周肖軍陸續被綁架,遭非法關押。到二零零九年四月十日,武漢市洪山區法院非法開庭,審理陳曼、胡慧芳、周肖軍一案。 二零零九年四月十六日武漢市洪山區法院按照事先內定好的宣判,非法判陳曼七年、胡慧芳四年、周肖軍六年。周肖軍被投入范家台監獄。

9. 梅大佐:冤獄四年,一九六三年一月十二日出生於湖北省仙桃市,大學畢業。近幾年在武漢市小東門做地板生意。於二零零九年二月九日被警察綁架,於二零零九年十月二十八日被武昌區法院非法判四年。

10. 杜華初:冤獄八年,湖北省武漢市武昌區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二年四月被非法抓捕,被非法判刑八年,曾被非法關押在漢陽琴斷口監獄;二零零七年二月被轉到沙洋范家台監獄。

11. 付路臨:冤獄十年,二零零一年四月十二日他倆被市公安局一處非法綁架,二零零二年六月十三日,武漢市江岸區中級人民法院對付路臨非法判刑十年。

12. 黃若虛:冤獄八年,武漢市青山區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份,由於被惡人舉報,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裏長達十月之久,九月份被秘密非法重判八年,關押在范家台監獄, 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二十九日10時由其父母從范家台監獄接回家中。

13. 彭 闖:冤獄七年,六十多歲,湖北省武漢市蔡甸區法輪功學員。生性耿直善良豁達。他在琴斷口監獄非法關押期間,因常見法輪功學員受辱受欺而鳴不平而遭受邪惡壞人的攻擊,他們經常故意設陷阱害他而大打出手。

14. 徐國慶:冤獄二年,武漢江岸區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五年七月十四日中午,湖北省武漢市公安局一處幾十名惡警乘十幾輛汽車闖入正在做真相資料的法輪功學員徐國慶家,將其綁架,徐國慶二零零五年被非法判刑二年,先被非法關押於武漢琴斷口監獄,後轉至湖北省沙洋范家台監獄。

15. 張愛民:冤獄三年,武漢中國銀行職工,因二次進京判有期徒刑三年,在范家台監獄被迫去把燒的發紅的磚塊碼成垛。

16. 王玉林:冤獄三年,二零零四年三月十日晚上,武昌區公安分局派出十多個警察將法輪功學員王玉林綁架走,關押在青菱看守所,家中有一些物品被抄走。二零零四年十二月判刑五年,先關押在琴斷口監獄,後移至范家台監獄。

17. 劉運潮:冤獄四年,武漢江岸區法輪功學員劉運潮二零零九年四月被黃石市下陸區法院非法判刑四年,被非法關押在湖北省沙洋范家台監獄,被監獄迫害致生命垂危。

18. 徐建君:冤獄十三年,一九六五年三月九日出生,湖北省沙市市人,暫住武漢市東西湖區將軍路40號。於二零零三年三月十日被武漢市「六一零辦公室」(專門迫害法輪功的機構)、武漢市公安局一處國保大隊綁架。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五日被武漢市東西湖區法院非法判刑十三年。

19. 謝鳳翼:冤獄八年,一九四二年十一月三十日出生,山東省煙台市人,住武漢市江漢區。於二零零三年三月十日被武漢市「六一零辦公室」(專門迫害法輪功的機構)、武漢市公安局一處國保大隊綁架。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五日被武漢市東西湖區法院非法判刑八年。

20. 劉水生:冤獄八年,一九五零年三月十八日出生,武漢市人,住武漢市江漢區菱角責任區。於二零零三年三月十日被武漢市「六一零辦公室」(專門迫害法輪功的機構)、武漢市公安局一處國保大隊綁架。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五日被武漢市東西湖區法院非法判刑八年。

21. 余鋼海:冤獄九年,一九四六年六月十七日出生,武漢市人,湖北省化工機械廠工人,住武漢市武昌區大堤口責任區。於二零零三年三月十日被武漢市「六一零辦公室」(專門迫害法輪功的機構)、武漢市公安局一處國保大隊綁架。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五日被武漢市東西湖區法院非法判刑九年。

22. 陳光遠:冤獄四年,生於一九四九年,家住武昌徐家棚統建宿舍,是武昌手帕廠工人,二零零零年他被戶籍陳寶華用欺騙的手段騙走,並判了四年刑,他曾被關押於沙洋范教台監獄,直到二零零四年才出獄,在獄中受到不讓睡覺,重體力活,打罵等迫害。主要惡警為何平,主要惡徒為桂四喜。

23. 汪長征:冤獄四年半,二零一零年五月,湖北省武漢市東西湖區法輪功學員汪長征被非法判刑四年半,二零一零年八月初在沒有經過二審的情況下,汪長征被秘密送往湖北沙洋范家台監獄。

24. 黃志勇:冤獄三年半,二零一零年五月,湖北省武漢市東西湖區法輪功學員黃志勇被非法判刑三年半。二零一零年八月初在沒有經過二審的情況下,黃志勇竟被秘密送往湖北沙洋范家台監獄。

25. 曾建新:冤獄三年,武漢玉雕手工藝者,二零零零年,因在北京天安門廣場證實大法、講清真相,十月十八日被武昌區公安分局刑拘,十一月二十四日被非法執行逮捕,羈押於武昌區青菱看守所。二零零二年二月一日上午,在武漢市武昌區法院第四庭審室開庭審理法輪功學員曾建新,判刑三年。

26. 朱遊山:武漢新洲法輪功學員,六十多歲,在外打工,二零零八年四月七日左右,邪惡之徒非法強行撬門入室抄家,搶走私人財物。朱遊山到當地派出所要被搶走的私人財物,遭綁架。

27. 廖和平:冤獄四年,新洲區法輪功學員廖和平二零零五年六月二日被中共武漢市、新洲區六一零夥同新洲區公安局國保大隊綁架,並被非法抄家(抄家時未出示任何手續), 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一日新洲區法院根據公安局非法獲取並大量捏造的所謂證據非法審判廖和平,二零零六年三月底武漢市中級法院非法判廖和平四年刑,非法關押在沙洋范家台監獄四監區。

28. 閔長春:冤獄四年,於二零零二年被綁架,被非法關押一年多,被武漢市漢陽區法院非法判刑四年,後被送往琴斷口監獄以及范家台監獄。

29. 謝勇剛:冤獄五年,於二零零二年被綁架,被非法關押一年多,被武漢市漢陽區法院非法判刑五年,後被送往琴斷口監獄以及范家台監獄。

30. 王均震:冤獄四年,祖籍山東, 在范家台遭受種種迫害,惡徒曾將他雙手像架飛機那樣反銬在雙層床的上層床架上,腳尖巔起,就這樣吊著,一吊七個多小時。

31. 舒潤國:漢陽人,503路司機,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尚非法關押在范家台監獄四監區二樓。

32. 柳 寧:冤獄五年。(待補)

33. 胡紅兵:(待補)

黃岡地區

1. 鄭智洪:冤獄五年,湖北省黃岡市鹽業公司幹部鄭智洪二零零四年五月二十日被綁架判刑五年,判刑的所謂理由是鄭智洪在其父的追悼會上念了追悼詞。幾年來,鄭智洪遭受了殘酷的迫害,被迫害的家破人亡。

2. 張慶明:冤獄十年, 湖北黃岡法輪功學員張慶明因為下載法輪功國際網站信息,編製真相資料被非法抓捕。於二零零三年四月和二零零三年八月兩次非法庭審,被非法判重刑十年。在武漢琴斷口監獄一監區三分監區曾遭到幾十名犯人的毆打。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日,張慶明被從琴斷口監獄轉入黑惡的沙洋范家台監獄。

3. 李政文:冤獄七年,法輪功學員李政文,男,一九五七年二月十八日生。家住湖北省浠水縣清泉鎮,原浠水縣酒廠職工。 二零零五年十一月二十二日,李政文被浠水公安局綁架,在浠水縣第一看守所羈押近二年後,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七日在浠水縣法院秘密非法開庭,強迫指定律師王永宏(湖北眾之聲律師事務所律師,執業證號:170999113201),被非法判刑七年。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二十三日,被送到湖北省沙洋范家台監獄。

4. 楊雲華:冤獄九年,一九五一年六月十七日生。家住湖北省浠水縣清泉鎮十月村二組。浠水縣十月賓館經理。二零零一年七月二十日,被浠水法院非法判刑四年。二零零六年一月二十一日,被浠水公安局綁架,在浠水縣第一看守所羈押近二年後,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七日,在浠水縣法院秘密開庭,強迫指定律師胡新文(湖北功竟元律師事務所律師,執業證號:170900111969),被非法判刑九年,上訴無果。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二十三日被送到湖北省沙洋范家台監獄。

5. 張躍進:冤獄五年,一九五八年九月二十九日生,家住湖北浠水縣飲食服務公司宿舍。二零零五年十二月十九日被浠水縣公安局綁架(之前一直流離失所),在浠水縣第一看守所羈押近二年後,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二十三日,被送到湖北省沙洋范家台監獄。在獄中一次他抵制包夾犯人迫害,在惡警的指揮下犯人把張躍進強行扭送到辦公室,以王雄傑與陳皓為首的惡警圍著張躍進暴打,把張躍進打的鼻青臉腫,滿臉鮮血,張躍進抓著王雄傑說:「你打,讓你打。」把臉上、鼻子上的血擦在王雄傑的身上,王雄傑的警服上全是血,王雄傑全身發抖說:「我錯了,我打人錯了,我以後保證不打人了。」陳皓也慌忙認錯。

6. 鐘長奎:冤獄三年,湖北省浠水縣竹瓦鎮海迪村村民,未婚,家有一老母七十五歲,他為人誠實善良,樂於助人。 二零零五年農曆八月十九日下午四點多,鐘長奎正在幫該村鄉親幹農活挑草頭,打著赤腳,四十多名惡警身穿警服,裝備齊全,黑壓壓的一片將鐘長奎團團圍住暴打,鐘長奎奮力抗爭,直到被惡警打昏死。二零零七年鐘長奎被非法判刑三年。

7. 南小青;冤獄八年,南小青原是四川西南石油學院學生,三十多歲,曾被多次非法關押,大約二零零四年被非法判刑八年,至今被關押。南小青一家五口人全部修煉大法。全家曾被多次非法關押。其父南初寅,男,五十多歲,浠水汪崗人,於二零零一年二月被公安迫害致死。其母周冬梅,五十多歲,其姐南田菊曾被多次非法關押。

8. 饒望來:冤獄四年,二零零五年上旬浠水朱店法輪功學員饒望來(五十多歲),被浠水公安綁架(明慧網上已刊登過)關押在縣一看守所,受盡非人折磨。農曆十二月二十八日上午,遭同監室犯人陳雷等三人毒打,陳當場把饒的睪丸踢破,饒當時痛的昏死過去,被看守所緊急送往「浠水地方醫院」救治。經醫院鑑定睪丸破裂,病情嚴重需住院治療,6天後被強行出院停止治療。繼續關押。後被非法判刑四年。

9. 蔡應球:冤獄三年,湖北浠水朱店鄉法輪功學員蔡應球被浠水檢察院、法院、公安局、六一零、非法關押半年後,被判三年。

10. 郭春六:冤獄八年,一九四六年三月八日生。家住浠水縣關口鎮橋北街,農民。 二零零五年一月二十九日-二零零五年三月二日期間被浠水縣公安局拘留在浠水縣第一看守所。二零零六年三月二十日被捕。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七日被浠水縣法院逮捕,後秘密開庭被非法判刑八年,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二十三日被送到湖北省沙洋范家台監獄。

11. 王桂泉:冤獄七年。(待補)

12. 郭春林:冤獄七年。(待補)

13. 禹細球:(待補)

安陸地區

1. 程子鵬:冤獄四年,原安陸市建行職工,二零零八年七月二日晚十時,安陸國保大隊打電話110叫來一些人,還有國保惡警陳旭東(女),府城派出所惡警陳新運等一行人, 在街上再次強行綁架了程子鵬 ,關押在四里看守所。二零零九年二月十日,安陸市法院在沒有通知任何家人的情況下,秘密開庭非法審判程子鵬,並非法判刑四年。被非法關押在湖北沙洋范家台監獄。

2. 朱大華:冤獄七年,家住安陸府東街,以換煤氣為生,為人正直善良。九九年上訪,被送到孝感勞教所非法勞教一年。二零零二年被安陸法院非法秘密判刑七年,送到沙洋范家台監獄。二零零九年刑滿後又被李綿楚、聶漢章強制送湖北省所謂的法制洗腦班迫害一個多月。

3. 陳永俊:安陸市優水鎮。二零零二年三月上旬被捕。

4. 欒建軍: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四日上午,湖北省安陸市法輪功學員欒建軍被安陸市國保大隊惡警綁架、嚴刑拷打。二零零零年被非法判刑,被非法關押在湖北沙洋范家台監獄。

5. 謝祖濤:二零零八年三月九日下午,湖北省安陸市謝祖濤被公安綁架。棉紡廠保衛處長盧永民隨後帶人到謝祖濤家,進行非法抄家。謝祖濤後來被非法判刑,關押在湖北沙洋范家台監獄。

孝感

1. 沈學武:冤獄三年, 孝感學院中文系教師,因為二零零零年上訪和不願意放棄信仰,被罰款勒索近萬元,最後被判刑三年,在范家台監獄受盡非人折磨。因沈學武抗議迫害,被毒打致殘,走路都一拐一拐,還被惡警逼著拖磚。

2. 陳 松:冤獄五年,陳松於二零零二年被送到范家台監獄,孝感政保大隊魏友山因此得了一萬元的所謂獎金,陳松被判了五年,為了轉化陳松,惡警五天五夜不讓他閤眼,還要做重體力活,包夾拿磚頭砸他的腳,腳腫的老大老大,有一次讓他脫光了衣服在寒風中吹。

谷城

1. 李明:冤獄七年, 李明曾在二零零四年一月,被原十二中隊的惡警關禁閉一個月之久。二零零七年轉至沙洋范家台監獄非法關押,於二零零八年四月三十日是惡警規定的所謂到期日,早上八時左右,谷城六一零強行要把法輪功學員李明綁架上車,法輪功學員李明寧死不願上車,雙方僵持了兩個多小時,直到李明頭部被撞個大包,谷城六一零才就此罷休。

2. 朱定敏:冤獄七年,先被非法關押於武漢琴斷口監獄,後轉至湖北省沙洋范家台監獄。

麻城

1. 羅立騰:冤獄十年,湖北省黃岡地區麻城市法輪功學員羅立籐,一九七八年九月二十日出生,二零零七年六月被公安非法抓捕,被非法關押在麻城看守所一年,期間兩次被送入湖北省洗腦班迫害,二零零八年六月被非法判刑十年,估計被劫持在沙洋范家台監獄。羅立籐的父親羅開軍因堅持修煉法輪功,被麻城公安迫害致死。

2. 劉新:冤獄六年,湖北省麻城市黃土崗鎮人,劉新於二零零七年因安裝衛星接收器被當地邪惡六一零、國安迫害。曾被綁架到武漢湯遜湖洗腦班迫害,二哥被勞教六年。二零零八年五月被邪惡中共當局判刑六年,非法關押在范家台監獄迫害。

3. 白子健:冤獄四年,二零零八年五月被非法關押在湖北麻城市當地看守所一年之久的白子健,被邪惡中共當局判刑四年,送往范家台監獄迫害。

4. 羅先豹:冤獄四年,羅先豹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二日晚十二點多鐘在家中被邪黨惡警綁架,非法關押在麻城市看守所。二零零七年農曆十二月,邪黨麻城法院在未通知家屬的情況下,非法判羅先豹四年徒刑,劫持到武漢監獄非法關押,十多天後又將他劫持到沙洋范家台監獄迫害。

5. 姚曉安:冤獄十年,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二十五日晚法輪功學員姚曉安在購置耗材回麻城後被惡警綁架,姚曉安被重判十年,被非法關押在沙洋范家台監獄。

6. 曾憲其:冤獄三年半,麻城法輪功學員曾憲其(非法判刑三年半),曾被非法關押在范家台監獄三監區七分監區。

7. 俞學倫:冤獄三年,麻城南湖中學教師俞學倫,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四日被黃岡地區的邪惡之徒跟蹤。後從上班處走脫。二零零七年八月一日下半夜兩點,麻城市法輪功學員俞學倫在廣東省深圳市寶安區遭惡人綁架。在范家台監獄遭迫害,本應於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九日回家,其家人當日早六點前到監獄接人,不想俞學倫被麻城市六一零辦主任劉德升、鄭勝利及兩名國安提前劫走,直接送湖北省洗腦班繼續迫害。

8. 熊建平:冤獄三年,二零零二年在范家台監獄被迫害,惡徒為了不讓一位名叫熊建平的法輪功學員睡覺,用廢棄的一次性注射器裝滿自來水,熊建平眼睛一閉,惡徒就打一針自來水。

9. 吳明安:湖北麻城人,遭琴斷口監獄和范家台監獄迫害,七十多歲的吳明安走路都走不穩,還得人攙著走,還每天被強迫出工做事,時不時的就被吼過來罵過去的。

10. 羅天成:冤獄十年,二十多歲,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尚非法關押在范家台監獄四監區二樓。

公安

陳孝樓:(待補)

京山

周清:冤獄四年,一九七零年出生,湖北省荊門市京山縣第一高級中學物理教師,在二零零四年七月周清在孝感被國安大隊非法抓捕,被關押在孝感市第一看守所,又送往省洗腦班,造成四肢癱瘓,一年後被非法判刑四年。周清被非法關押在湖北省沙洋縣范家台監獄。因被長期關押等原因,雙目幾乎失明,看不清東西,一直都無法恢復。

沙市

徐建軍:冤獄十三年,(待補)

蘄春

鄭捍東:被迫害致死,一九六三年生,家住蘄春縣漕河鎮。二零零二年某月下旬,鄭捍東在南昌市被綁架,惡警把鄭迫害成心臟病、高血壓。二零零六年六月七日被非法關押在琴斷口監獄各分監區的法輪功學員被集中到十五分監區,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日左右,被轉至范家台監獄繼續非法關押。二零零七年八月八日在沙洋范家台監獄被迫害致死,死時四十四歲。

紅安

1. 李長榮:冤獄七年, 二零零六年五月二十二日晚七時左右,紅安法輪功學員李長榮在建築工地被縣六一零人員綁架至武漢某洗腦班,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二日午夜零點左右李長榮被惡警翻牆破門而入強行綁走。後被非法判刑七年,在范家台監獄被殘酷迫害。在監獄裏當眾揭露邪黨,面無懼色,腿被迫害得一瘸一跛的。

2. 江中銀:冤獄八年,老年人,二零零五年十月三日,胡紅生和劉全坤帶領紅安第二派出所一幫惡警,身著便衣,謊稱收自來水費騙開大門後闖入法輪功學員江中銀家中,將其綁架。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日,江中銀被非法抓捕,二零零八年江中銀被非法重判八年。不久含冤離世。

3. 王業餘:冤獄四年

應城

1. 駱國柱:冤獄七年,應城市陳河人,因修煉法輪大法,二零零一年十月向人民群眾揭露中共邪黨迫害法輪功的真相,被應城六一零和公安局綁架,同年十二月被非法判刑七年,在湖北沙洋范家台監獄遭受過迫害。

2. 熊繼偉:冤獄四年,熊繼偉係湖北省應城人,同濟醫科大畢業。二零零二年解除勞教之後,後再一次遭惡警綁架。二零零三年,熊繼偉被投入范家台監獄之後即遭多次非人道對待。二零零六年七月二十三日熊繼偉的家屬到監獄去接熊繼偉,四監區區長肖天波欺騙家屬說二十四日早上八點才放人,然而二十四日早晨六點鐘之前肖天波竟把熊繼偉交給雙環公司的惡人去迫害,范家台監獄早就和雙環公司串通一氣繼續迫害熊繼偉。

3. 饒旭明:冤獄三年,原應城市城北派出所副所長,西南政法大學畢業,曾被評為湖北「十大傑出青年」。 二零零五年七月應城國安大隊長聶麼山帶人將饒旭明綁架到應城第一看守所非法關押長達十八個月, 二零零七年元月公安局突然通知曉旭明判刑三年,應城公安局長陳顯下令將饒旭明送往監獄,二零零七年元月十五日這天,幾個惡警將奄奄一息的饒旭明抬上車,送往湖北沙洋范家台監獄繼續迫害。

4. 嚴三明:冤獄三年,湖北省應城市東馬坊9047廠退休工人,於二零零一年六月十三日被綁架至東馬坊派出所,他絕食抵制迫害至生命垂危時才被釋放回家。不久惡警又將他綁架至法庭對他秘密非法判刑三年,非法關押在沙洋范家台監獄進行迫害。

5. 熊文德:冤獄三年,一九九九年十月份把法輪功學員熊文德被湖北省應城市法院院長劉潤生非法判刑三年,並送入沙洋范家台監獄迫害。這是湖北省第一例把法輪功學員關押進沙洋監獄迫害的案例。在監獄裏,熊文德那才叫被整得厲害,從來沒出過窯的人,惡警一下子要他連出五個門(一門五排窯),最後累得身體透支,趴在了地上。

6. 張祥發:冤獄三年,(待補)

仙桃

1. 周硯才:冤獄三年,五十多歲,男,原仙桃市機械廠工人,二零零七年中秋節時被非法抓捕,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三日被非法判刑三年,被非法關押在湖北省沙洋范家台監獄。

2. 毛桂平:冤獄二年,一九六九年正月十五日生。仙桃市實驗幼兒園廚師。於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五日被綁架,關押在仙桃市第一看守所長達一年之久。於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十七日被非法判刑二年。曾被關押在湖北省范家台監獄。在被關押在仙桃市第一看守所期間,身體多次出現全身麻木,雙手顫抖。其父因兒子被抓傷心過度去世,兒子因父被抓生活困難不得不中途輟學,外出打工謀生。

3. 付令軍:冤獄三年半,仙桃市第八中學語文教師。一九七八年二月初六生。於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五日被綁架至湖北省湯遜湖洗腦班。其妻當時懷有八個月身孕,受盡驚嚇。其父病重,工資卡被搶,全家妻兒老小生活無著。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十七日被判刑三年半。被非法關押在湖北省沙洋范家台監獄。

4. 李清陽:冤獄三年,男,仙桃市西流河鎮人,以經營出租車為生。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五日被綁架至麻港洗腦班。二零零八年奧運前後,又被仙桃國保大隊夥同西流河派出所綁架,被判刑三年,其出租車被掠奪。被關押在范家台監獄。

隨州

1. 龔華濤:冤獄八年,原隨州市文峰中學教師,因堅修大法被無理開除迫害,二零零二年四月四日在資料點被隨州國保惡警綁架,非法判刑八年,先被關押在武漢琴斷口監獄非法迫害。二零零七年二月,在琴斷口監獄法輪功學員鄭勇、龔華濤和其他幾名法輪功學員在早晨出工時的路上喊了:「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兩名法輪功學員鄧勇、龔華濤被帶到特警隊毒打後關禁閉。事後不到一個星期參與的法輪功學員就被調到沙洋范家台監獄(時間是二零零七年陰曆新年前一個星期)。龔華濤一條腿已殘廢,被非法關押在臭名昭著的沙洋范家台監獄。

十堰

1. 蔡子東:冤獄七年,十堰東風汽車公司工廠設計院設計師,畢業於哈爾濱工業大學,四十餘歲。 原十堰市站長,二零零零年十月份被非法判刑七年,二零零二年被劫持到湖北武漢琴斷口監獄。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日被轉到湖北沙洋范家台監獄迫害。在七年的牢獄中,蔡子東一直不配合邪惡,多次遭到獄犯、獄警迫害。蔡子東被非法關押七年期滿後,從沙洋范家台監獄被綁架到武漢市江漢區二道棚迫害。

2. 王玉超:冤獄五年,湖北省十堰市鄖縣南化塘鎮人,是一名出色的武警消防隊員,畢業於南京警校,有撲火專業證書,他零四年八月被非法關入琴斷口監獄,零七年三月被轉到沙洋范家台監獄至今人已經被迫害的精神失常,生活各方面不能夠自理。被關押在鐵籠子裏。偶爾出來曬曬太陽。

3. 王建彬:冤獄七年,三十多歲,宜昌籍人,十堰市東風汽車公司工程師,父母住宜昌葛洲壩機電建設公司。被非法關押在湖北沙洋范家台監獄七年。王建彬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出獄。湖北沙洋范家台監獄幾年來一直殘酷迫害王建彬。

4. 張志欣:冤獄四年,十堰舟山人,湖北大學畢業,二零零零年被非法判刑四年,在范家台監獄遭受過的迫害主要有:關禁閉,長時間不讓睡覺,超重體力活等等。

5. 資汝松:冤獄 四年,二零零零年十月五號左右,資汝松被湖北十堰公安部門非法抓捕並被多次毒打。後被勞改四年。

6. 齊青松:冤獄三年,二零零五年七月下旬,法輪功學員齊青松被東嶽路派出所秘密綁架,幾個月後才通知其家人。後被非法判刑三年,先被非法關押在琴斷口監獄十五分監區, 期間齊青松帶頭不理囚頭,曾被調到二分監區隔離迫害;後被轉至范家台監獄迫害。

7. 杜連根:冤獄 四年,二零零零年十月五號左右,杜連根被湖北十堰公安部門非法抓捕並被多次毒打。後被勞改四年。

8. 姚永樊:冤獄七年半,湖北省十堰市東風汽車公司49廠技術科職工,姚永樊二零零一年被關押在「二汽」洗腦班迫害,後被非法判刑七年,經歷過琴斷口監獄和范家台監獄的迫害。

9. 左立功:冤獄四年半,因寫大法標語,被非法判刑四年半,被非法關押於琴斷口監獄和范家台監獄迫害。

10. 王德林:二零零八年七月六日,四十歲左右,家住十堰市實驗小學內。二零零四年,王德林與妻子何嬌教師在實驗小學內播放真相光碟,被不明真相的人舉報,二人均遭到邪惡的迫害。王德林被迫流離失所,妻子何嬌被非法判刑五年。二零零八年九月,十堰市「六一零」再次開辦臭名昭著的「洗腦班」,綁架王德林妄圖對其洗腦。後將王德林誣判投入范家台監獄。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五日,被非法關押在湖北省范家台監獄四監區的法輪功學員王德林看到一個獄警在監區門外宣傳欄處張貼誣蔑大法的東西,便與該獄警理論,不快而發生爭論,後來該獄警指使兩名快滿刑的犯人於當天晚上七、八點鐘將王德林毒打一頓。過了二、三個月王德林身上傷還疼痛、有不適應感。

11. 郭善文:冤獄三年,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尚非法關押在范家台監獄四監區二樓。三十多歲,大學生,晚上在被窩裏看經文,包夾發現後,告訴了警察,惡警陳皓(四監區教導員)、王雄傑(四監區教導員) 叫包夾把郭善文拖到辦公室,讓他交出是誰傳給他的經文,郭善文不交,惡警陳皓、王雄傑等在辦公室裏對郭善文大打出手,邊打邊讓他交人,郭善文說,打死我也不交。惡警受到震懾。

12. 吳先均: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尚非法關押在范家台監獄四監區二樓。在關押期間,曾經找惡警肖天波、陳皓講真相,惡警卻唆使一夥包夾對他拳打腳踢。

13. 白芷建: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尚非法關押在范家台監獄四監區二樓。在監獄裏喊「法輪大法好」,惡警祖劍對白芷建眼睛猛擊,白芷建眼睛頓時紫了一大塊。

14. 李發斌:(待補)

15. 王子虎:(待補)

荊州

1. 張九亮:冤獄七年,幹盛紡織有限公司布機車間電工,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至今,五次遭當地國保大隊及「六一零」惡人綁架、關押、迫害。 二零零九年九月十九日,當地國保大隊惡警李正剛帶一幫人闖入張九亮家進行搶劫、並綁架了張九亮,關入沙市看守所後,被迫害得血壓升高,身體非常虛弱,四個月後秘密庭審,非法判重刑七年,被關入沙洋范家台監獄。被迫害成了皮包骨,一米八的大個子,只剩下了一百斤左右,整個人已脫形變相,生活空間在一個狹小的籠子裏,每天被強行灌入幾十顆不明藥物,隨時都有生命危險。

2. 雷雲波:冤獄三年,荊州銀行系統職工,二零零零年在河南發真相資料被綁架,後被非法判刑三年,在范家台監獄受到的迫害有:被毆打,超重體力活,有一次一車轉頭倒下來,將他埋在了下面。

3. 陳家旺:冤獄七年,荊州大田公司職工。二零零二年九月二十日被湖北省荊州市沙市區法院非法審判,後送往范家台監獄。

4. 馮 烽:冤獄八年,於二零零八年七月五日當地惡警幾十人綁架。關押期間,年輕體壯的馮峰已經頭髮蒼白,下肢癱瘓。二零零九年一月十五日被沙市區法院開庭審理。 二零零九年三月八日,湖北省荊州市沙市區法輪功學員馮峰被非法判刑八年,於二零零九年五月七日被送往湖北省沙洋監獄。馮烽的父親因思念獨子傷心過度,於二零一零年九月過世,家屬多次請求當地邪黨「六一零」人員及監獄管理人員,讓父子能見上最後一面,都遭到無人性的拒絕。

5. 劉成: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尚非法關押在范家台監獄四監區二樓。

荊門

1. 陳啟季:迫害致死,二零零一年三月,陳啟季被邪惡非法關押進了湖北沙洋勞教所最邪惡的嚴管隊。在嚴管隊裏,陳啟季被迫害得血壓高得驚人,隨時都有生命危險,才被放回家。二零零三年再次被荊門六一零非法抓捕。惡人將他非法重判十年,他在范家台監獄裏,依然堅修大法,被邪惡殘酷的持久的迫害,二零零七年四月,陳啟季人被折磨致死。

2. 盧克清:二零零二年十二月六日被綁架,後被東寶區法庭非法秘密審判。投入范家台監獄。

3. 孟祥龍:冤獄五年,大學本科,原市地稅局幹部,因為揭露公安人員污辱法輪功女學員,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初在家中突然被捕,被秘密非法判刑五年,現在沙洋范家台監獄遭受身心迫害。目擊者談及孟祥龍在遭受迫害時的情況:「只幾天時間,我發現孟祥龍全身曬的很黑,人也憔悴了許多,簡直是變了一個人。」

4. 柳德玉:冤獄四年,五十多歲,大專,湖北荊門防疫站幹部,二零一零年二月三日東寶區法院對法輪功學員柳德玉非法判刑四年,五月二十五日左右,柳德玉被荊門不法惡人送到沙洋范家台監獄。

5. 李光年:荊門市農村法輪功學員,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二十八日遭沙洋監獄總醫院「副教授」惡醫楊敬欽打針後下肢不靈,坐站都疼,行走也疼,上廁所大便後站立不起來,幾個月來一直都是這樣。

鄂州

1. 曹振國:冤獄九年,四十多歲,鄂鋼工人。 二零零二年一月,曹振國因講真相再次被抓,後被非法秘密判刑九年,先在武漢琴斷口監獄十五監區遭受迫害。二零零六年八月十日左右,因曹振國要求煉功而被關禁閉。二零零七年轉至范家台監獄迫害。

2. 張家英:冤獄七年,現年約四十五歲,鄂城水泥廠工人。二零零一年五月,鄂州市六一零因懷疑張家英傳播「天安門自焚真相」的資料,被非法刑事拘留、抄家,後在零口供的情況下將其非法秘密判刑七年,現在武漢琴斷口監獄遭受迫害。其妻張豔梅(未修煉法輪功)因丈夫遭受殘酷迫害,自己又下崗,家庭經濟困頓,悲憤交加,於二零零三年一月二十八日(臘月二十六)跳樓身亡,當時留下一個正在上初中的十五歲男孩。

3. 胡志剛:冤獄六年,鄂鋼工人。二零零零年一月,胡志剛因二次進京被抓,後被非法勞教一年半;二零零二年一月,胡志剛因講真相再次被抓,後被非法秘密判刑六年,先關押在琴斷口監獄,後移至范家台監獄。在琴斷口監獄期間,二零零四年十月胡志剛被迫害得臥床不起。

4. 季協堂:冤獄五年, 五十多歲,大專學歷,原鄂州市委行管局副局長。 二零零六年五月,季協堂到鄂州市委反映自己被迫害的情況,正當合理的要求安排工作,解決家裏的經濟困難。五月下旬,鄂州市六一零恐怖組織頭目盛章文親自帶人到季協堂家,將季協堂綁架並劫持到湖北省武漢市湯遜湖洗腦班。

5. 江光祥:冤獄四年,二零零四年三月和,鄂州學員江光祥被琴斷口監獄折磨得最厲害,如叫他站馬步、背寶劍,不讓睡覺,甚至在他脖子上掛一個五十多斤重的大水桶,一站就是幾個小時,江光祥的脖子上至今還留有一道深深的痕跡。

宜昌

1. 趙詢:冤獄八年,三十多歲,碩士生,宜昌市法輪功學員,原三峽開發總公司財務處幹部。二零零二年九月,趙詢被宜昌市中級法院非法判刑八年,非法關押在沙洋范家台監獄四監區一分監區二號囚舍,本應二零零九年四月十日期滿,家人去接卻空手而回。在失蹤了三個月後,趙詢帶著滿身傷痕回到家中,家人才發現他是被惡警從監獄劫持到武漢臭名昭著的洗腦班迫害。

2. 趙舉才:冤獄七年,趙舉才,宜昌地區宜都市農村法輪功學員,二零零六年三月二日被宜昌市公安局平湖分局和宜都市公安局國保大隊惡警綁架,後被宜都市「六一零」、檢察院、法院互相勾結,非法判刑五年。趙舉才上訴,宜昌市中級法院竟邪惡地又加刑二年,非法判趙舉才七年,劫持進沙洋范家台監獄迫害。

3. 李丹:冤獄七年,三十多歲,原宜昌葛洲壩基礎公司職工。他同樣在單位按照「真、善、忍」嚴格要求自己,工作努力負責,與周圍同事關係溶洽,大家對他的評價非常不錯。也就因為他信仰「真、善、忍」,在中共的迫害政策下,被原單位及葛洲壩集團公司六一零和國保大隊多次非法迫害,最後他被非法起訴、判了七年。他的媽媽郝女士被非法勞教了兩年,妻子張戈也於零二年被非法判了五年。

4. 鄧勇:冤獄四年, 二零零四年,法輪功學員鄧勇被判刑四年,後來上訴到宜昌市中級法院,維持原判。在琴斷口監獄,鄧勇被帶到特警隊毒打後關禁閉。事後不到一個星期參與的法輪功學員就被調到沙洋范家台監獄迫害。

枝江

1. 晏宇濤:冤獄四年,宜昌枝江人,一九九零年因車禍而左大腿高位截肢,修煉法輪大法使他身心受益。二零零零年,失去左腿的殘疾人法輪功學員晏宇濤因上訪、散發傳單,向世人講大法真相,被非法關押、判刑,受盡非人的折磨。在范家台監獄,他雖然身患殘疾,仍被包夾人員拖到工地幹重體力活,後來被強制坐在小板凳上,一坐就是一天,有時甚至連續幾天幾夜不許睡覺,先後被毒打過幾十次。

2. 羅勁松:冤獄三年,二零零零年被枝江市國保邪惡人員非法抄家、毒打,計算機、打印機等個人財產被掠走,並非法判刑三年。

天門

1. 陳培勝:冤獄三年,在范家台監獄,他因在一次大會上高呼「法輪大法好」,被關進了禁閉室。在禁閉室裏,惡警用手銬把他的手反銬在背後,腳上戴上腳鐐,不分晝夜的被刑事犯包夾著殘酷的進行折磨。放出來時,大腿和屁股全是淤血。

2. 胡勇軍:冤獄三年,大學畢業,曾是湖北天門市土地管理局的一名國家公務員,二零零一年十一月,胡勇軍進京上訪,為法輪功說公道話,被非法關押在天門市看守所達八個月,不准許任何人接見,隨後又被非法判刑三年,關押在臭名昭著的沙洋范家台監獄。在監獄被迫做奴工,被惡警瘋狂洗腦,在惡警唆使下,犯人經常毆打、辱罵他,晚上不讓睡覺、罰站,雙目幾乎失明,二零零四年胡勇軍出獄,卻被單位開除。

3. 楊煉:(待補)

武穴

1. 廖元華:冤獄四年,原湖北省武穴市農業局紀檢書記廖元華,五十多歲,九八年開始修煉法輪功,二零零一年六月一日被劫持到湖北沙洋范家台監獄。在那裏,他遭受了近三十種毒辣殘忍的酷刑折磨:火磚炮烙、架飛機、拖把棍戳、鐵衣架打頭、用毛巾蘸屎封嘴、四肢吊銬「盪秋千」、鞋底打面部抽耳光、辣椒糊塗眼睛、將頭撞牆、從鼻子、嘴灌醫用酒精、關禁閉、用針狀棕條猛砸燒傷的腳掌,不許上廁所、不讓睡覺、注射不明藥物、野蠻灌食、整天站立,將藥瓶塞進肛門踩出來、用蚊香貼近熏烤面部等。

2. 蘭國文:冤獄四年,在范家台監獄遭殘酷迫害。

3. 張慶明:冤獄四年,湖北省黃岡市法輪功學員張慶明於二零零二年十月八日在資料點被綁架。二零零三年四月八日在黃州區人民法院非法開庭,四月十二日即以黃州區人民法院[2003]黃州法刑初字第30號非法判決張慶明刑期十年,剝奪政治權利三年。有目視者及家人證實,整個庭審採取秘密而封閉的非法形式。即開庭傳票於開庭前一日才接到,沒有通知親屬;沒有辯護律師;沒有旁聽人員;無任何親屬到場;大門窗戶緊閉;沒有說明不公開審理的理由。審判長:韋志全。 二零零四年十月十日晚六點半,武漢琴斷口監獄一監區三分監區的周建武、胡志剛、張慶明和朱峰四名法輪功學員因幹警點名未答到遭到幾十名犯人的毆打。二零零七年轉至范家台監獄迫害。

4. 郭春生:冤獄三年,郭春生,武穴市樟樹下村人,二零零九年下半年,未經正常法律程序,郭春生就被判刑三年送沙洋范家台監獄非法監禁。二零零九年十二月的一天,湖北省沙洋范家台監獄四監區的惡警們把湖北省武穴市籍的法輪功學員郭春生送往第九監區(醫院監區)關鐵籠子迫害,對外說郭春生有精神病,至今還被關在鐵籠子。

5. 王林峰:冤獄三年,二零零一年九月四日晚,楊盛松、王林峰二位法輪功學員在105國道陳壩村路段書寫標語,揭露邪惡勢力對大法和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不幸被分路鎮派出所惡警現場抓住在看守所遭毒打折磨,之後被投入湖北琴斷口監獄遭受迫害,王林峰有次晚上十一點後,被罰站,成八十度角,幾乎是平著身體,頭頂在鐵床上。

6. 周光雄:六十五歲,男,湖北武穴市余川鎮周國政垸人。 二零零五年周光雄家被搜出「九評」,惡人又將周光雄非法綁架到武穴市第一看守所非法關押。後被非法關押在范家台監獄,二零零八年六月,獄內五名法輪功學員遭毒打,其中法輪功學員周光雄被包夾惡人蔣伯峰毒打致耳朵失聰。

襄樊

1. 邢光軍:被迫害致死,原湖北襄樊市鋁材加工廠職工。 二零零二年三月十二日,邢光軍被非法判刑五年,在湖北沙洋范家台監獄受盡折磨。 二零零五年四月,范家台監獄給奄奄一息的邢光軍辦了「保外就醫」。邢光軍已經癱瘓,於二零零六年一月十六日去世。

2. 成孝寶:冤獄四年,為原湖北省襄樊鐵路分局水電段職工,祖籍四川中江縣。二零零二年八月,飽經苦難的成孝寶被樊城區法院非法判刑四年。水電段、六一零、派出所相互勾結,不通知家人,於八月二十一日,秘密將成劫持到臭名昭著的沙洋范家台監獄。在范家台監獄這個黑窩內,成孝寶遭受了常人難以想像的毒打和精神折磨。

3. 任成錄:冤獄三年,一九六三年生,原係東風汽車集團襄樊合力公司幹部。任成錄夫婦二人,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來,皆因修煉法輪功,被開除工職(兩人在同一家單位工作),多次遭到毒打、關押;任被非法判刑三年,其妻被非法判刑兩年,歷經折磨;現均流離失所。其女兒,亦是法輪功學員,在迫害中無法正常上學。

4. 邢光軍:冤獄五年,五十歲左右,住湖北省襄樊市樊城區前進路107號有色金屬加工廠。他「七﹒二零」後因多次上訪被非法關押。二零零一年三月份,邢光軍又一次在家被綁架,在襄樊市第一看守所,因他不放棄修煉大法,被超期關押到二零零二年七月十八日,又被判刑五年送到沙洋范家台監獄四監區,期間受盡折磨,現已折磨得患多種疾病。從今年四月份家屬知道情況後要求保外就醫,邪惡之徒說要到五月十九日以後才能探視,五月二十日去探視時,邢光軍是用擔架被抬出來的,坐在那裏全身抖動不止。

5. 趙國江:法輪功學員趙國江被非法綁架關押四次,二零零五年被判刑六年,並被開除工職。

雲夢:

楊 繁:冤獄四年,在范家台監獄遭殘酷迫害。

潛江

陳 鋒:(待補)

恩施

徐玉祥:冤獄五年,恩施自治州咸豐縣學員,二零零一年七月,徐玉祥被當地「六一零」的直接指揮下,縣公安局政保股(即後來的國保大隊)非法抓捕,被非法判處五年徒刑,在范家台遭受嚴重迫害。

咸寧

1. 汪禮迪:冤獄三年半,咸寧醫學院教師、醫師,一九九九年十月被咸寧市「六一零」、溫泉公安分局一夥非法勞教一年,二零零二年被非法勞教一年半,二零零五年被判刑(勞改)三年半,在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十五日左右,汪禮迪的母親去探望被非法判刑後送至遠在湖北省沙洋范家台監獄的兒子汪禮迪。可憐的老母親從上午十點鐘等到下午三點鐘才讓見人,老人發現兒子身體消瘦,臉有些浮腫,猜測兒子可能受到迫害。汪禮迪對母親說要上訴。

2. 徐長虹:冤獄三年,咸寧市人發中心醫院藥劑師,二零零五年九月上旬,被非法關押在咸寧咸安貓樂山第一看守所。從二零零五年九月到二零零六年三月,咸寧溫泉公安分局。國保大隊合同咸安檢察院,咸安區法院互相勾結於二零零六年三月十七日非法判徐長虹三年徒刑。 六月二十三日被當地六一零及國安秘密非法送往洪山監獄,後被非法關押在湖北省漢陽琴斷口監獄十四監區,後被轉移到湖北省荊門市沙洋范家台監獄。

3. 余勁光:冤獄三年半,咸寧龍潭鄉人,二零零五年九月上旬,被非法關押在咸寧咸安貓樂山第一看守所。從二零零五年九月到二零零六年三月,咸寧溫泉公安分局。國保大隊合同咸安檢察院,咸安區法院互相勾結於二零零六年三月十七日非法判三年半徒刑,被非法關押在琴斷口監獄十七監獄,後被轉移到湖北省荊門市沙洋范家台監獄。

遠安

楊先桂:湖北省遠安縣人,被非法關押在范家台監獄四監區。二零一零年二月,惡警唆使犯人毆打法輪功學員楊先桂。

棗陽

1. 張明啟:冤獄三年,四十多歲,原棗陽第五中學語文老師,九九年十二月上訪,被非法關押三個多月,後調到丁莊小學;二零零零年九月上訪,被非法判刑三年,開除公職。在范家台監獄,張明啟曾多次遭到包夾焦文軍等人的毒打,被打的尿血,致使一度精神失常,連牙刷都經常拿錯。

2. 餘光德:冤獄四年,湖北省棗陽市王城鎮資山人,二零零八年三月被非法關押在棗陽市第一看守所;後被劫持到襄樊,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人被非法判刑四年,現被非法關押在湖北省沙洋范家台監獄。

3. 熊紹緒:冤獄四年,六十多歲,湖北省棗陽市王城鎮資山人,二零零八年三月被非法關押在棗陽市第一看守所;後被劫持到襄樊,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人被非法判刑四年,現被非法關押在湖北省沙洋范家台監獄四監區二樓。一頭白髮,小小個子,信仰堅定,沒有轉化,被惡警迫害,得了高血壓,被非法關押在范家台監獄醫院。

漢川

1. 郭正培:冤獄三年,漢川市新河鎮法輪功學員,一九九九年十二月被新河派出所警察綁架到漢川第一看守所,關押半年。二零零零年十二月被非法判刑三年,劫持到沙洋范家台監獄迫害。二零零四年二月,又被非法勞教,在沙洋勞教所他受到非人的折磨,於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五日離世。

2. 丁金梅:冤獄三年,六十多歲,因兩次進京上訪,被非法罰款數千元,後被判刑三年,在范家台遭受迫害,他兒子和女兒因進京上訪仍被非法關押,女婿因發大法真相資料被非法勞教一年半。

地區不明:

曹建府、蔡清明、張道志、李俊陽、劉建勇、金常宏、張洪偉、姚勇環、程德永:(待補)
附錄:

范家台監獄四監區二樓非法關押學員名單(二零一零年十一月統計):
郭善文 張道志 舒潤國 周肖軍 陳 鋒 梅大佐 吳先均  李俊陽 白藏建 杜連根 劉建勇
王德林 趙舉才 蔡應球 金常宏 劉 成 張洪偉 羅天成 余綱海 姚勇環 熊紹緒 李長榮 程德永

二零零七年二月第一批由琴斷口監獄轉至范家台監獄的十名法輪功學員名單:
石磊、劉水生、杜華初、馮震、曹振國、王玉超、李明、鄭智洪、胡志剛、付路臨。
其中石磊、劉水生、杜華初、馮震、曹振國被非法關押在范家台監獄四監區一分監區一號室;
王玉超、李明、付路臨、胡志剛、鄭智洪被關押在范家台監獄四監區一分監區2號囚舍。

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日,第二批由琴斷口監獄轉至范家台監獄的法輪功學員二十六名法輪功學員名單:

其中被非法關押在范家台監獄四監區一分監區的六名法輪功學員名單:徐建軍、齊青松、鄧勇、左立功、彭闖(已出獄)、鄭捍東(已迫害致死),他們被關在一分監區三號室;

其中被關押在范家台監獄三監區七分監區的二十名法輪功學員名單:李國華、蔡清明、張家瑛、姚永樊、黃若虛、徐國慶(已出獄),其餘十名名單不清(可能是咸寧、麻城等地的)。

(全文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