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憶師恩 勇猛精進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十八日】我有幸參加了師尊的兩次面授班:一次是九四年六月在河南鄭州:一次是九四年在廣州市。每次回憶起師尊的音容笑貌,都從心底裏泛起激動與感激的淚水,唯有在修煉道路上勇猛精進,才能對的起師尊的救度之恩!

九四年六月十一日上午,師尊在河南鄭州市的一個舊的體育館裏做了一場帶功講座,也是開班的第一堂課,因為師尊講了,晚上要重複上午的內容,不同的是在中間講課時讓大家體會到法輪在手上的旋轉,並且無條件給學員淨化身體,無條件的幫助學員或自己的家人祛一種病。一見到師尊,第一感覺就是:師尊好慈悲、好善良。隨著師尊講課,慢慢的我感受到師尊就是我一直要找尋的師父,這一生我跟定師尊了。我因為受共產黨的無神論毒害太深,儘管我對師尊的講法還有許多不理解的,但我憑感性判斷:跟上師尊走決對的沒有錯。

當時條件很簡陋,體育館裏很熱,師尊跟前連電扇都沒有,師尊沒有一點不悅之色,中間沒有休息,慈悲的給我們講了兩個小時的法。上好課後,師尊考慮到大家太熱,要學員們先走,但學員們都站了起來,靜靜的看著師尊,等師尊先走。師尊從講台上下來後,學員們自覺的讓出一條小道,師尊從我身邊走過時,我感到自己有一種前所未有的踏實感。師尊沒有立刻從正門出去,而是上到正門二樓的台階上,靜靜的看著大家,滿足學員們想見師尊的願望。師尊走出體育館後,學員們也是很理性的對待師尊,沒有一擁而上圍住師尊,只是靜靜的站在人行道上目送師尊坐上出租車離開。通過以後反覆學法,我悟到在我們一踏進學習班時,師尊已經把我們當弟子帶了,師尊心裏時時處處想的是弟子們,也處處滿足弟子們的願望,唯獨沒有自己,這是我現在能悟到的,師尊的所作所為中一定還有更深的涵義我還沒有悟到。

九四年十二月底,我趕上了師尊在廣州市的國內最後一次面授班,因為是開班的當天到,已經沒有票了。晚上上課前,沒有票的學員都排好隊,站在廣場上,等候安排。聽說是,師尊讓沒有票的學員排隊進去聽課,但廣州市氣功協會以利益為重不同意,師尊在講課前,來到正門口看望學員,我們非常激動,但仍然是秩序井然的排著隊,沒有一絲的衝動。後來,沒有票的都集中到隔壁大廳裏看實況轉播。一個星期天的下午,師尊考慮到大家吃住花費挺大,犧牲了自己的休息,利用星期天的上、下午連上三節課,上午一節課,下午兩節課,就在這兩節課的中間休息時,師尊來看我們了,當時都非常的意外,誰喊了一句:「師父來了!」大家「唿」的都站了起來,圍在師尊身邊,靜靜的看著師尊,只有一個年輕的男學員問了師尊幾個問題,師尊離開後,氣功協會的一個工作人員又折回來解釋了幾句。其實,就是不用解釋,學員們心裏都有數,雖然理解的有限,最起碼的表面的還是明白:一是師尊沒讓大家進到場裏聽課,表達歉意;二是滿足大家親見師尊面的願望。但是隨著學法的深入,體悟到還有更深的涵義。

現在再回憶親見師尊的場景,體會真的不同。面對中共邪黨九九年七二零以來鋪天蓋地對師尊與大法的謠言與誹謗,親見師尊面的弟子們,就能明顯的對比出是非來,師尊的一言一行就是最明顯的對比:處處想的是大家,為大家著想,沒有一絲自己的苦樂;票價是五十元,以後憑學員證聽課時二十五元;《轉法輪》書籍也是經過師尊與出版單位反覆壓價定的最低價。這還是我個人所了解到的。我聽一個朋友講,他到陝西的西安市聽其他氣功師的講座,一堂課票價三百元,也沒學啥,只看到滿地打滾。現在社會出了名的,一本書就賣到最低五十元,卻沒有一個人認為這是在斂財。誰正誰邪不是一目了然嗎?

在九九年以前的正常修煉時期,每遇到過不去的關,或有想不開的事時,一看到師尊的照片,或想起師尊的音容笑貌,就淚流滿面,有了這麼好的師尊,還有甚麼想不開的,雖然走的磕磕絆絆,但親見師尊的經歷鼓勵著我。

九九年七二零時,電視上滿是鋪天蓋地的造謠與污衊,我沒有動搖,我相信師尊是最正的,大法是最正的,是千載難逢的正法。我在怕心下走過彎路,但師尊沒有放棄我這不爭氣的弟子,在同修的幫助下,我從被綁架過的陰影中走過來,溶入了做好三件事、救眾生的洪流中來。走過彎路後再憶師尊,那種感受刻骨銘心,太對不起師尊的慈悲苦度,師尊把我從地獄中撈出來、洗淨,又為我在宇宙中準備了作為「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所應有的永遠的榮耀,我卻不能完全按照師尊的要求不打折扣的做好三件事,甚麼時候想起來都非常慚愧!

寫出此文,想以此來鼓勵自己在這救度眾生的最後時刻,能更加勇猛精進,做好三件事,救度更多的眾生,「圓滿隨師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