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僻性格改掉後

——溶入整體跟上正法進程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一日】我是九七年得法的老弟子,因為性格孤僻得法後很少參加集體學法煉功,弘法的事幾乎沒做甚麼。那時總覺得自己根基是道家的獨修的,在與同修的整體配合上一直存在很大的漏。

迫害開始後失去集體環境,我才知道自己沒有珍惜環境是多麼需要整體,就毅然走上了證實法的路。那時走出去的同修心都很純,沒有雜念,配合上也很溶洽,儘管我性格古怪愛發脾氣,有點摩擦也都能忍讓,在外流離失所近一年,配合做了很多證實法的事,,足跡遍及幾個省。

後來迫害形勢加劇,我也沒有及時在法理上昇華上來反迫害去掉根本執著,被邪惡抓住把柄勞教兩年。邪惡找來猶大不分日夜輪班分批對我進行輪番轟炸,其中有我熟悉認識曾經幫助過我的人。她們就專揭我老底攻擊我,對惡警說我從來不參加集體學法煉功,經文沒背過多少根本就不精進,是個無名小卒,都看不起我。開始聽了還真難受,後來就只有痛心了,看到昔日曾經慈祥的長輩、負責人變成這個樣子,何等的痛惜難以言表,時間長了就只有麻木了。

雖然我以大法弟子的身份從黑窩裏走出來,從新走入常人社會中,但畢竟走了舊勢力的路,在黑窩裏的記憶成了陰影,形成很多變異觀念。對同修失望不信任,甚至不願見到同修。儘管這樣師父也沒有落下我,安排同修突破層層阻力,到我生活的這個偏遠、閉塞的環境裏找到我,勸我像以前一樣走出去證實法。我居然說了些不願意見到轉化過的同修之類的話,叫同修失望而歸,從此就與當地同修失去聯繫,人為的使自己處於獨修狀態。

家中就我和父親兩個人修煉,因為我在外證實法受迫害,家族的壓力都集中到父親那裏,父親一向膽小怕事被假經文迷惑,有點邪悟從不向內找自己,也不接受別人給指出的問題。我沒有耐性與父親脾氣性格不合,我們生活在一個屋簷下都沒形成整體,各修各的。零八年父親突然出現嚴重的腦血栓的症狀,被家人送去醫院落下後遺症四肢不靈,主意識不清。家人開始不理解修煉怕他不吃藥,為了幫他修煉帶好他使我處於家庭魔難中,幸虧我在網絡上聯繫到了同修幫我發正念、交流鼓勵我帶著父親走過最艱難的時期,使我認識到整體的重要性,後悔當初不該說那些排斥同修的話,叫邪惡抓住把柄間隔我、封閉我,出現這麼大的問題造成負面影響。

不久因為奧運我被邪惡監控,手機、網絡都被監控,邪惡把我視為重點,一時氣氛很緊張。這幾年因為聯繫不到資料點救人的事沒做多少,把我當頭想起來真是慚愧。悟到是我掉隊了脫離整體邪惡才敢迫害。這幾年三件事一件都沒做好,生活環境好了,安逸心就出來了,連身邊的父親同修都沒帶好,沒有一點魄力了。就想邪惡最怕的就是我最應該做的,要想辦法多救人把以前落下的都補上。表面上看我的環境被邪惡監控的沒有多少救人的空間了,連上網都受限制,只能暫時用網卡,速度很慢。但我知道作為一個神是不會受常人空間限制的,運用好神通就可以不出門做天下事了。

於是就與海外同修配合在網絡上做救人的事。這就需要很多安全措施,我不懂技術,周圍的同修又聯繫不上,只好在網上找懂技術的來教我。同修們都很忙,只有一個有時間幫我,可是這個同修是個慢性子做事拖拉,我是個急性子,做事講雷厲風行,對這位幫我的同修很不滿意,但也沒有選擇的餘地。因為性格反差太大,說不幾句就沒了耐性,開始還能忍,,後來就不斷的對他發脾氣。認為一句話就能說明白的事幹嗎要囉嗦半天,說完了立馬就要做到,可就火燒眉毛都不急的,實在是衝我氣管。由於心態不好事事不順干擾很大,首先要換掉常人系統用同修做的,我不會裝系統現場沒人教我,總是弄不好又急的不行,後來悟到不能著急,要靜下心來求師父幫助,總算是裝上了。

可是軟件又老出問題不好使,同修給我發過來的中文版的軟件我一裝就成了外文的,用不了,同修又搞不懂怎麼回事說不清楚。因為是配合做事,我這裏老出問題耽誤時間,也影響別的同修的進度,心裏就更急,越急越出問題那也不合適了。脾氣越來越大,幫我的同修雖然脾氣好能忍,但卻不能給我解決問題。就開始怨同修技術不專業,連這點事都做不好。想起以前有位很專業的同修做事很利索,幾句話就能給我解決問題,可能是我有依賴心了,人家沒時間幫我了,就對幫我的同修很排斥,心裏很煩,一發脾氣腦袋就痛,心口憋悶,天目看到一些奇形怪狀的小動物在我空間場裏作亂,很難控制自己的情緒。

覺的這位慢性子同修做事處處都在挑戰我忍耐的極限,把我生命中最不好的一面都暴露出來了,又想到師父安排的都是有原因的,也許就是用他的慢來觸動我的急,該改一改脾氣提高心性了。從中也暴露了很強烈的做事心,做甚麼都想轟轟烈烈的這本身就是要去的執著心,而且做三件事的時間沒有合理的安排好,只想著做事,學法煉功都耽誤了。就靜下心來學法,學了一天感覺心裏舒暢多了,誰知晚上打坐時思想業力又返上來了。開始埋怨幫我的同修耽誤我這麼多天時間,除了添亂之外一點實際問題都沒幫我解決,他要反應快做事利索,我根本不會發脾氣的,高興還來不及。更可氣的是,我氣的不行他居然一點反應都沒有,根本就不會生氣,越想越氣就不理智了,甚至想馬上搬下腿上網去訓斥一下。

這時腦子冒出一念「看優點,不要老看缺點」,就想他脾氣好這一個優點我修了十多年了都沒做到。正念出來了就冷靜多了,想到從一走入修煉的門我就以性格孤僻愛清靜,不喜歡人多的地方為由,不到集體環境中去。偶爾去一次又嫌這嫌那的,人家讀法慢了都聽著心煩,做甚麼事都很急躁沒有耐性。固守著所謂的個性不放,使我根本就沒有溶入到整體中去,更不懂得與同修配合。現在要大面積的救度眾生了,這個脾氣不改心性提高不上來,就沒有那麼大的慈悲心去覆蓋要救度的面。邪惡就有藉口層層阻擾,因為法理上沒昇華上來不具備法的威力,震懾不住邪惡。師父真是慈悲不會叫我只做事情不提高的,特意安排能觸動我根本執著的同修來警醒我,把問題的根源都暴露出來糾正它,學會在反中正面看問題,就柳暗花明又一村了。

這個脾氣問題也很普遍,有時候給自己找藉口,認為是生命特性不同,所表現出來的差異很大,我做事急注重效率也是可以理解的。而忘了法是有標準的,不管甚麼脾氣性格都要符合宇宙「真、善、忍」的特性,發脾氣是不善的,不符合自己觀念就排斥別人更談不上慈悲了。新宇宙是豐富多彩的,神的境界體現肯定是各有特色的,但不管有多個,神是不會有脾氣的,所有表現出來的都會是慈悲與寬容。我不能用高標準去要求別人,而用低標準要求自己了,要把自己當神看了,只有突破人中的極限,才能在有限的環境中建立無限的威德。

悟到這些心中豁然開朗,我就去包容別人的缺點就像別人能包容我一樣,珍惜這萬古機緣,與同修配合好圓容整體。心性提高上來了問題就都解決了,系統也好用了,軟件裝上都成中文了,都為我所用了。但我不能承認邪惡的封網迫害,每天增加發正念,除了清理影響我情緒的一切因素,就是解體邪惡的封網迫害,誰也不配阻擋我救度眾生。

我一改變環境就改變了,一切都為正法所用了,親戚家有寬帶,給我鑰匙可以錯開時間去用寬帶上網。開始去了兩次邪惡都作亂連不上網,我知道又是衝我心性來的,不會上當了,不急不躁就靜心看法會文章,多發幾次正念排除干擾,無論出現甚麼狀態都不會動氣了,就一心不亂。第三次去就好了網速特快使我如虎添翼,得心應手。

晚上睡覺時覺得這一天過的特別充實,這才是大法弟子的一天。夢中看見一支浩浩蕩蕩的大隊伍,在一個很荒涼寸草不生的地帶,很有序的在急急前行,就想我一定要跟上隊伍走出這片荒涼地帶。又想要帶些行李吃的喝的甚麼的,得去準備一下,可是隊伍走的很快沒有要停留歇腳的意思,就匆匆的裝了一點水,緊緊的跟在後面。快要走出這片地帶時,路過一個類似監獄的地方,裏面的人聽到腳步聲,都抓住鐵欄杆又高興又急迫的看著我們。我感覺裏面有我認識的人,就想停下來打個招呼,又怕跟不上隊伍,根本沒有停留的時間了。

接著是一個很深的隧道,走到裏面伸手不見五指,深一腳淺一腳的走著,不時感到腳下踩到了很噁心的蟲子,也顧不上這麼許多了,因為隊伍裏有跟不上的,一出來離開隊伍就落在了後面,這麼陰森的地方我可不想掉隊,就一路小跑緊跟著,好不容易走出來了,陽光明媚。又開始翻山越嶺,路邊景致很好,許多奇花異草,總忍不住轉過頭去看幾眼,環境好了,又想到自己沒帶行李這點水夠幹甚麼的,就問前邊的人,有沒有地方可以弄到吃的喝的。

別人走路都很專注不願分心與我閒聊,也就作罷。又看見路邊有很多漂亮的小動物,有一種長的像熱帶魚身體是紅色的,尾巴像折扇一樣很長很漂亮,路邊樹上到處都是。心想這麼漂亮的魚兒可以生在陸地上,要是捉一隻回去養,還不用換水多省事。就看見隊伍裏有人出來去捉這小東西了,很快就被落在後面看不到人了,心想可不能心猿意馬了,一定要跟上大隊伍。又走了一段路,終於可以停下來休息了。我才發現隊伍裏大多數人都沒有帶行李,輕裝上陣。我卻放不下這些人中的物質條件,在心裏背了一路行李,跟的這麼辛苦。

醒來悟到是我人心繁重,太留戀常人中的假相了,就一個脾氣問題就阻礙著我掉隊這麼長時間,被邪惡騷擾了兩年才悟出來跟上正法進程。對修煉有了更高一層的認識,以前還以為自己曾經修的不錯,現在看來都是「情中舞乾坤」(《洪吟》〈回首〉)。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