徹底去掉對權力的執著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十月二十七日】長久以來一直想寫一篇關於這方面的心得交流文章,但始終沒有動筆。從得法以來,在不同地區,不同的講真相項目中,不但是自己,也看到許多同修時不時的陷在因為對權力有慾望、情緒或執著,而產生了不同程度的矛盾,有時矛盾甚至是很激烈的。在修心性與發正念去除這個執著的過程中,漸漸的對權力這種物質以及人對它的執著所表現出的各種現象也有了認識。對於修煉中去掉名利情方面的文章,這些年是非常的多,但對於去掉權力執著的交流文章比較少,因此也希望能在此拋磚引玉,想和全世界同修在法理上交流交流,讓我們督促彼此共同精進、心性進一步提高。

我自小就對人世有一種強烈厭世的感覺,尤其是看到那些人類爭權奪利、人事傾軋的現象很反感。當看到任何人不論是因為甚麼原因對別人擺架子、高高在上的態度,用現在的話講,就是覺的自己是VIP,甚麼重要人物,或有甚麼特殊地位的話,我就更是對這樣的人瞧不起,非常鄙視這樣的人。換句話講,其實我有很重的厭惡權威、反抗權威的心理。另一方面,很矛盾的講,我卻很想受到這些重要人物的重視,這樣矛盾的心理,我並不知道是哪裏來的,後來得法修煉後,漸漸的我明白這些後天形成的觀念是來自於前世的經驗累積下的,應該去掉,但是在去掉這些強烈反抗情緒的過程中,不但是遇到很多事情,也吃了不少苦頭。

這種心態在我身上表現出來的首先是一種邋遢的生活型態,我並不是刻意要邋遢,也對這樣的生活型態不以為意,但是一旦有人以邋遢的外表評判人,我在心裏就會對這種人十分瞧不起,我這種反應是一種反抗權威的心理。這樣的觀念在我得法修煉後也不知不覺中反映在講真相方式的選擇上。譬如,我非常喜歡在街上發傳單,和人接觸,面對面直接講真相,因為這反映了我心裏一種人不分高低都要救度的想法,也對於在街上遇到的那些不對我們擺架子、樂意接觸我們、聽我們說真相的常人很有好感,心裏隱隱約約有一個念頭:就是你們今天平易近人、不擺架子,才有機會聽到真相,進而被救度。對於那些身居在自己「高貴」的世界裏,不隨便和人接觸,自以為自己和一般人不同的那些政客、VIP,我則是不感興趣,不是很想和他們接觸,即使因為參與同修組織的VIP講真相的活動,面見VIP,我在心裏也是勉強克服這種心理,去講真相,所以效果通常都不是很好。

這種心態一直持續到近年來,在修煉中去掉反抗權威的心的過程中吃了很多苦,被我心中覺的對權力的執著慾望很強的同修欺負,在不斷的被欺負的過程中才一點一滴的往內找清除掉,在去掉的過程也對「權力」這個東西有了更深的體認。

其實,就像名、利一樣,「權力」在另外空間也是一種物質,在這種物質的累積、包圍下,人類是可以運用其來控制在世間的人事物的。就像是我們常說上輩子做好事,下輩子有錢、當官,當官就是「權力」在世間的一種表現,所以這種物質也是要有德去換來的。

人掉到了人世間,變的很渺小,很無力,生老病死,很多事情都是不由自主的,都沒有辦法由自己控制的,那怎麼辦?所以人類會在一些人、事、物上展現自己的控制欲,其實這個控制欲就是對權力的慾望與執著。人在做好事上也會顯露出這樣的控制欲。譬如,我們在做大法的項目上,常常出現這個學員要這個事情這樣做,那個學員有不同意見,覺的那樣做更好,爭執不下,這個時候其實就是這種權力慾在起作用,每個人在爭著「做主」的權力,它背後是想要掌握「權力」這種物質的想法。就像有些人執著於名、利,在滿足對名、利慾望的追求後就覺的快樂,其實權力也是一樣,當人類得到權力這種物質後也會有一種滿足的感覺。

世間有一句話說:「權力使人腐敗,絕對的權力使人絕對的腐敗。」我並不贊成這句話。權力本身沒有甚麼好壞的問題,而是人執著於它,在執著的過程中道德就會漸漸敗壞。權力其實就像是兩面刃,像是常人掌握了權力後,在那個位置上可以因此選擇做好事,也可以選擇濫用這個權力,造成他人的痛苦,走向毀滅的命運。

其實在大法弟子中,佛學會或項目協調人面對的也是同樣的誘惑。如果協調人做的好,不執著於這個位置給他的權力的滿足感覺,而是盡責的在扮演這個角色,也不執著於一定要扮演這個角色,真正能夠在協調學員一起做好一件講真相項目,起到救人的作用,那這個佛學會或協調人就立了大功,因為他善用了這個位置給他的做主、決定事情的權力;相反的,如果這個佛學會或協調人因為被放在這個位置上,因此而想入非非,真的執著了權力,真的以為他和其他學員不同,是甚麼特殊人物,對學員擺架子,高高在上,或是不當的濫用這個位置給他的權力,享受特權,享受特殊待遇,或是在學員中不斷強調自己的特殊地位等等,甚至是因而想要得到更多的權力,因此和其他學員發生矛盾,爭權奪位,因而造成那個地區或項目講真相的阻礙,造成其他學員的痛苦,那就是在這個位置上沒有盡到責任,面對權力的誘惑時沒有修自己,反而起到反面作用,那不論他現在扮演的是甚麼角色,任何修煉人最後都要面對他所造成的反面作用的。

那麼一般沒有扮演協調人角色的學員是不是就能免於權力的誘惑,不用面對這樣的修煉議題了呢?不是的,修心的考驗是一樣的。在學法修煉中,我們一般都了解不要有當負責人、協調人的執著,這在法理上是顯而易見的。有同修曾經跟我說:他們找我當佛學會,我拒絕了,因為我對這個位置沒興趣。這樣的說法是在表明他對「權力」這種東西沒興趣,但是這是不是就真的顯示他完全沒有權力的執著了呢?在修煉初期,我對這問題並沒有很清楚的認識,但後來,漸漸的我了解到,即使沒有那樣的協調人頭銜,一個真修者還是得查找自己的思想中有沒有任何想要控制一件事、一個項目或一個人的念頭,有沒有想要做主、決定人事物的念頭,如果有,那就是對權力的慾望。

這麼多年來,在北美地區,常常可以看到許多有能力的學員,對於一個大法項目有不同的意見,誰也不服誰,因為都覺的自己有能力,我起先覺的這可能是同修對自己的能力有執著,後來在不同地區,在不同的事件或項目上,都看到有類似的現象,才了解到,是因為學員想要控制那個具體項目或那個活動,照著他的意思做,它背後都是同樣的控制欲、權力慾造成的。所以執著於在一件事情上非得要照著自己的想法,執行達成目地,就是對權力的執著。這種執著大了的話,甚至會造成學員間劇烈的矛盾。我之前呆過的地區有一個學員老是和當地佛學會發生強烈矛盾,批評佛學會做的不好、傳小道消息、破壞法等等,且不論那個佛學會做的怎麼樣,這個學員本身有強烈的對權力的執著和慾望,不單是事情要照著他的想法去做、去執行,甚至因為權力慾,因此對佛學會學員產生了妒嫉心,在學員間引起了不同程度的情緒和意見,而使當時情況變的複雜,還好的是現在情況已經好轉。

我自己在修去權力執著的這個議題上是很矛盾的,一方面有強烈的反權力、反權威的心態,一方面又希望能被有權力的人重視。後來知道了這是我心裏很深的一種扭曲了的、敗壞了的私的表現:因為覺的沾上權力會使自己敗壞,所以不要它,也瞧不起那些有這些物質的人,但是又想沾上一點好處,因此想和其他有權力的人合作,那些有權力的人敗壞他們的,我自己沒事就好。這種繞著彎子的對權力的執著實在是很難挖出來,是經過了好多年才一點一點的明白自己的這種複雜的對權力的心理。

現在做神韻項目的要求,是我們必須進入主流社會,接觸那些平常在街上接觸不到的人士,這就觸碰到了我內心深處的對社會上VIP的看法,也讓我悟到:是時候我必須徹底的去掉這些複雜的對權力的情緒、執著和想法,不能由著我執著的喜好去選擇講真相的方式,而是放棄一切觀念、想法,以正法的需要為需要,進而起到更好的救度這部份主流社會人士的作用。

以上是我在目前的層次所悟,希望同修慈悲指正,彼此交流。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