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處逢生的前白血病患者多次被綁架騷擾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九日】(明慧網通訊員遼寧報導)2010年10月20日,大連市絕處逢生的前白血病患者孫桂玲再次被當地派出所綁架,並被劫持到所謂「法制學校」關押、強制洗腦迫害,沒有通知家屬。10月27日,家屬趕到撫順洗腦班,要回孫桂玲。下面是這位平凡的普通農村婦女的不平凡的遭遇。

一、做工接觸化學毒素 出現白血病

在大連市有一個蘇家村,早年它是屬於金州區的,後來這個地方就劃給大連市甘井子區大連灣鎮來管轄。在這裏有一個很大的韓國鞋廠,員工有很多人。在蘇家村有一個媳婦叫孫桂玲,為了增加家庭的收入,在2004年也來到這家鞋廠工作。

由於每天接觸化學毒素,孫桂玲零五年得了白血病,就醫大連二院,當時抽血化驗,已抽不出血了,醫生建議孫桂玲化療三到五年。

她一個一貧如洗的農民工,根本無法承擔這麼昂貴的醫療費。為了不拖累家人,她放棄了做化療,那時的她血小板只有一點八萬(正常人十八萬至三十二萬),醫生讓家屬準備後事,家人哭成一團。

二、誠念大法好,絕處逢生

在這種情況下一個老年人告訴她誠心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會有轉機。可因受國內媒體對法輪功抹黑宣傳的影響和在人中形成的觀念的影響,她不敢相信,也不太相信,眼看就要走到生命盡頭的她,想到五歲的孩子,丈夫和年邁的母親。她心如刀割,在絕望中她誠心誠意地念起「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念到第二天,奇蹟發生了,血小板上升至八萬,醫生都覺得奇怪。一個老教授說:「接觸白血病這麼多年,沒有一例如此樂觀,在當今世界白血病仍然是無法攻克的難關。」

孫桂玲這個因白血病使生命危在旦夕的人,在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的實踐中轉危為安。在見證了大法的神奇後,她毅然走上了修煉大法這條路。

三、告訴世人真相,被綁架

孫桂玲從2006年到現在修大法沒吃一片藥,身體恢復了健康的事,周圍很多人都知道,但也有一些人受國內媒體毒害至今還不敢相信,不願相信。她滿懷慈悲,把大法的神奇和美好告訴世人。

2009年11月30日中午孫桂玲來到金州區馬家村,告訴老百姓真相:我的命是法輪大法救的。可是民和馬家村個別人,竟然打電話到派出所,使孫桂玲遭抓捕。派出所警察背著孫桂玲從她丈夫手中勒索人民幣三千元,八個小時後釋放。

12月8日上午十點,又有四個警察開著警車、拿著錄像機到孫桂玲家無理抄家,拍照、錄像,既不出示任何證件,也不報姓名。將孫桂玲6平方米的小屋和地下室翻的底朝天。在一無所獲的情況下,揚長而去。給孫桂玲及家人精神上帶來極大傷害。

隨後,站前派出所上報了市局,市局下來人調查,一聽孫桂玲的命是大法救的,這事也就不了了之。一個月後,家屬去站前派出所要回押金錢,派出所歸還了錢。

從此以後,孫桂玲成了當地派出所的掛名的人物。

四、在家中做家務,第二次無端被綁架

2010年5月10日上午,大連灣派出所(大房身派出所)分管蘇家村的片警王文祥有點坐不住,看著真相資料抓不著人,竟然來到了孫桂玲家,把正在做家務的孫桂玲抓到了大連灣派出所。

家屬迅速來到派出所要人。等到王文祥吃完中午飯,家屬團團把他圍住,質問他:為甚麼把呆在家裏的孫桂玲綁架走?!王文祥說:我是黨的一條狗,讓咬幾口,就咬幾口。王自覺理虧,下午把孫桂玲放了,後來這個片警調到了別處。

這一次非法抓捕,把孫桂玲家中的大法書籍、資料洗劫一空,還有手機兩部,也沒有歸還。

五、平地起波瀾,第三次被綁架

2010年10月20日,相同的劫難又落到了孫桂玲頭上,大連灣派出所副所長馬坤帶領三名警察到孫桂玲家將其綁架到派出所,同時孫桂玲家電腦、手機、大法書籍等私人物品被搶走。下午一時左右,這伙人又竄到大連灣法輪功學員張榕家,將張榕綁架到派出所。

在派出所裏當家屬趕到質問他們為甚麼抓人,副所長馬坤說是大連市甘井子分局下令抓人的,當家屬追問在場的分局警察時,分局警察說:「找所長去,我們不管。」他們互相推卸責任。

而被關押的孫桂玲看到警察被利用著來幹迫害修煉人的壞事,向警察講述著大法真相,為了讓更多人知道大法的美好,孫桂玲與張榕高聲喊著「法輪大法好」。

下午四時許,副所長馬坤下令將他倆銬起來,孫桂玲不從,警察將孫桂玲摁倒在地上強行將雙手反銬,並使勁向上提著手銬說:「不信治不了你。」隨後他們將孫桂玲與張榕送到撫順洗腦班關押迫害,但並未通知家屬。

六、洗腦班-偽善面具下的迫害

張蓉由於受到驚嚇,出現心臟病狀態,當天被送回了家。而孫桂玲被關進洗腦班。讓我們先來了解一下這個撫順羅台山莊洗腦班。

撫順羅台山莊洗腦班位於撫順大夥房水庫旁邊的兩座樓房裏,整個房子被樹林掩蓋著,一般人都會認為這是旅遊度假休閒的地方,甚至當地百姓也很少知道這裏是幹甚麼用的。政府「掛著羊頭賣狗肉」,表面的牌子是「遼寧省關愛學校」、「撫順市法制學校」,實質上是關押法輪功學員的黑窩。這裏四週用鐵柵欄圍著,2003年的時候,前後樓各有一條大狗,目的是看門和增加恐怖氣氛。門衛也是兇神惡煞,揚言「誰要逃跑,我打斷他的腿……」。2009年4月,政府花巨資(都是百姓的血汗錢),在各樓層、院外路口、門口設置了很多監視器,包括可旋轉180度的大監視器,外形像個圓燈。

羅台山莊洗腦班從2003年初開班,每月一期,(除冬天12月、1-3月外),一直在迫害法輪功學員,至少迫害了1000人以上。幕後指使者是遼寧省政法委、「610」(專門迫害法輪功的機構)辦公室和撫順市政法委、610辦公室。洗腦班裏的頭目叫吳偉,男,五十多歲,原撫順市教養院警察,對迫害法輪功非常賣命。零三年羅台山莊洗腦班開班時,撫順市政法委、「610」就把其調到洗腦班擔任洗腦班頭頭。

洗腦班迫害法輪功學員大致分三個階段:第一個階段是利用偽善迷惑法輪功學員。他首先吹噓羅台山莊洗腦班吃的好住的好,衛生條件好,不打人,不罵人,相互關心猶如親人一樣,有人陪吃、陪住、陪學習等等鬼話,以此來迷惑初來乍到的法輪功學員,達到穩定情緒。

第二個階段是以邪說來擾亂法輪功學員的認識。利用各種洗腦和一幫不修煉的人不分晝夜的圍攻法輪功學員,故意斷章取義、歪曲大法法理。同時又弄來一幫子所謂「專家、學者」從所謂的法律、宗教、心理學、黨史等方面直接或間接地影射、污衊、誹謗大法,並強迫所有人觀看污衊法輪功的錄像,以達到其「轉化」目的。

第三階段是兇狠、殘暴的迫害法輪功學員。在上述方法沒有達到目的後,吳偉立即撕下偽善的面紗,露出兇狠、殘暴的嘴臉。方法有三:一是威脅、利誘。利用失去工作,失去親人等手段來動搖法輪功學員對大法的正信。二是採取車輪戰,不讓法輪功學員睡覺。不寫「三書」就不讓睡覺。三是攻心戰。上述的方法不行後,吳偉就親自出馬,一副陰森、恐怖、不可一世的變態嘴臉,瘋狂的謾罵無情的批鬥,最後歇斯底里的恐嚇「不轉化就判刑、繼續勞教、關押」等等。

孫桂玲就被關在了這樣一個地方。

七、無理綁架心虛 家人理直氣壯要人

當孫桂玲被綁架到洗腦後,裏面的人給她檢查身體,發現她體格很健康,孫桂玲便向周圍的人講述自己的特殊經歷,一直要求要回家,不上樓進房間。在辦公室呆了三天後,孫桂玲被八個人拽著抬上樓。孫桂玲被綁架到洗腦班後已經六天不吃不喝了。

在樓上一個法輪功學員一個房間,還被安排兩個人做包夾,這兩人每月只掙四百元,叫來就來。當時洗腦班共關了十幾個法輪功學員,兩個是撫順地區,而大連市公安局竟綁架了八九個法輪功學員送到該處。

而家屬這邊一直質問大連灣派出所把人弄到哪去了,派出所謊稱送去學校培訓。後來證實是在撫順洗腦班。

10月27日,孫桂玲家屬趕到撫順洗腦班,在樓下喊孫桂玲,看到她瘦了。找到吳偉,人們叫他吳處長。家屬質問吳偉這是甚麼地方:你們是在同派出所一同犯罪,你們代表不了國家,這樣國家都被你們搞亂了。社會上為甚麼出現殺警察的事情,就是你們不得人心。吳偉打官腔叫家屬先回去,要先與辦案單位聯繫。家屬說:你寫個條子,孫桂玲在這,簽上字,我們好找別的說理的地方。吳偉說和上級聯繫一下,家屬留了一個手機號,五分鐘後,吳偉來電話說放人。

家屬接到孫桂玲,看到她瘦的厲害,但精神很好。

衝破這重重的阻力,孫桂玲的生活又恢復到了以前,但能維持多久,在這樣一個政黨領導下的國家,有多少人會為了一己私利繼續幹著出賣良心的事情,這就不得而知了。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