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 退休醫生講真相的體會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一日】

慈悲偉大的師尊好!
全體同修好!

我是一名退休醫生,一九九六年五月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回首十四年的修煉路程,是慈悲偉大的師尊一路呵護走過來的。一路上摔摔打打,有過成功的喜悅,有過失敗的教訓,也有過深深的痛悔。但是不管怎麼難,信師信法的信念始終不變,堅定實修的意志不變。借明慧網第七屆大陸大法弟子法會的機會,把自己近幾年面對面講真相、勸三退、救度眾生,助師正法的體悟,向師尊和同修交上我的第一份試卷。

一、「慈悲」、「正念」是救人的法寶

師父說:「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洪吟》〈法正乾坤〉)。師尊的法是指路明燈,明確的告訴我們救人的關鍵要用慈悲,要用正念。

我剛開始講真相主要是針對兒時的朋友,昔日的老友,老同學,老同事,兄弟姐妹,老鄉和戰友,他們都是我的有緣人。隨著正法的進程,漸漸擴展到陌生人。我把講真相貫穿在自己的一切工作中、生活中。我利用各種聚會、探親訪友、百姓找我看病、諮詢等都當作講真相救度眾生的極好機會。我本著一個善心;要救度他們的心,跟他們講真相、發真相資料。絕大多數都能認同大法,接受真相,作出明智的選擇,擺放好自己的位置。他們明白真相後也成了活傳媒。其中有一位同學,用大街小巷裏張貼紙條的方式把全家上下十幾口人全退了。還有一位在和朋友聚餐時,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救命的九個字抄寫給她的朋友們。

那時使我感到棘手的還是家裏的親人。我有一個哥哥和一個姐姐,他們都是知識份子,文化層次比我高。上世紀六十年代就加入了邪黨,在黨文化中迷的很深。一九九九年七月前,他們也看過《轉法輪》,煉過功。迫害開始後,他們放棄了修煉。我第一次跟他們講三退,招來的是一頓謾罵,罵的都是黨文化那一套。剛開始我和他們爭執起來,覺的自己在維護法。我越爭執他們的罵聲也越高。事後我審視自己,向內找,還是自己沒做好,像常人一樣的做法。以後他們再吵,我就默默的發正念,解體他們背後的一切邪惡生命與因素。等他們講完了,我心平和的說:「你們少說點,少造點業。」他們不說話了,但是思想一直轉不過彎來。

有一段時間我真不想理他們了,心想:不管了,隨他們去吧。我心裏很懊喪,對著師父的法像流著淚說:「師父啊,大法能改變一切,為甚麼就改變不了這種人呢?」我把這件事和同修一起切磋,同修語重心長的說:「你千萬不要和他們爭執。」她還告訴我這樣一件事:某地有一位大法弟子,在吃飯的時候,跟丈夫、兒子勸三退,丈夫和兒子都是邪黨成員,怎麼講也不聽,結果吵起來了。這位同修一氣之下把飯桌掀了,結果飯菜撒了一地,碗也全打碎了。沒過幾天,這位同修出現了大的魔難,家人把她送去省城醫院搶救,差點送了命。同修的話使我震撼,修煉真是極其嚴肅的啊,一絲一毫都不能馬虎。我心想,這事讓我聽到能是偶然的嗎?這不是師父在利用同修點化我嗎?我問自己:大法弟子的慈悲哪裏去了?怎麼能撒手不管、見死不救呢?

師父說:「其實慈悲是巨大的能量,是正神的能量。越慈悲這個能量越大,甚麼不好的東西都能解體掉。」(《二零零九年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我把心歸正後,不斷的給他們送真相資料,送《九評共產黨》,師父經文《向世間轉輪》,不厭其煩的登門。

功夫不負有心人,有一天,他們竟主動找上門來,叫我給他們退掉。見到他們的醒悟,我激動的流淚,是大法的威力,慈悲的能量解開了他們的心結。事後我問:「你們怎麼想開了?」他們說:「一個是自己也受益了,再一個是你鍥而不捨的精神。」是呀,鍥而不捨是師父教弟子這樣做的,是師父不願放棄可貴的世人,他們都是從天上冒著天膽下來,為法而來的,迷失在常人中了。想到這,使我倍感作為一個大法弟子的責任重大啊!

二、講真相是去執著、去人心,提高心性比學比修的過程

師父的新經文《再精進》是對真修弟子的又一次鞭策。學了新經文《再精進》之後,大家都悟到了要抓緊救人,多救人。我地區經常出來講真相的同修更加精進了,沒出來的也陸陸續續走出來,跟上來了。我也溶入到大面積面對面講真相的行列中。我們採取兩個同修一組,隨機組合,結伴而行。一個人講真相,一個人發正念,遇到難點一起講。有時碰不到同修就自己一個人去講。出去時,經常帶著神韻晚會光盤、護身符等,送到有緣人手裏。有時也三三倆倆結伴到周邊的城市、鄉鎮去講真相,發資料。我們人人都是協調人,互相配合默契。因為我們大法徒都擁有共同的心願和目標,肩負著同樣的歷史使命----那就是救度眾生,要多救人,抓緊救人。

我剛剛開始走上街頭和陌生人面對面講真相,心裏膽膽突突的。有一天,我和同修到大街上講真相,有一個中年婦女老跟著我們,我跟同修說:「你看那個女的老跟著我們。」同修說:「你這是相由心生,我們是走在神路上的人,師父給我們下了罩,邪惡看不到我們。那是假相,否定它。」「念一正 惡就垮」(《洪吟二》〈怕啥〉)正念一出,真的過一會我再回頭一看,那個人不見了。我覺察到和同修比,自愧不如。

那天晚上打坐,一入定,看見一顆核桃劈成兩半,要把裏面的核桃仁挑出來。我悟到是師父點化我,把核桃仁從殼裏挑出來,不就是去人心、向內找嗎?在這段時間講真相、證實法的實修中,我看到了和同修的差距,和自己隱藏著的人心、怕心、急於求成的急躁心、分別心等。同修逢人就講,而我呢有時候還要挑人。師父說:「人的思想佔了上風,那他就會走向人;神的思想與人的正念佔了上風,他就會走向神。」(《二零零五年舊金山講法》)我們是走在神路上的人,那就一定要去人心,一定要用正念看問題。我找到了差距,找出來人心,找到了自己的執著,我下決心要把它放下。每天出去都請師父加持,一路走一路背法,一路發正念。跟世人講真相前,先發正念。在實修中,膽氣越來越足了,心裏越來越坦然、純淨,容量也漸漸擴大,漸漸開闊。

我們救度的世人中,有工人、農民、知識份子、老幹部,有要飯的,有撿破爛的。一次遇到一個撿破爛的老頭,上前一問,他是從外地退休回來的工人,很快就接受了真相。他說:「我不相信共產黨,也沒入過黨。」我們幫他退了團,送給他真相資料,他很高興的接過去,連聲道謝。還有一次遇到一個打工的農民,正在那和水泥,我們跟他打招呼,講真相。他說:「不相信這些事,前一時,被那些冒充和尚、尼姑的人騙走了幾百元錢。」我和同修面帶微笑的對他說:「我們都是好人,現在災難那麼多,我們是為你好,給你送平安送福來了,不要你一分錢。你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退出邪黨,永得平安、幸福,災難遠離。」他抬起頭來望著我們慈善的面容,也明白了怎麼回事,他笑了。他接受了三退,要了護身符。我們走的時候他感謝不已。還有一次碰到兩個賣菜的中年婦女,賣完菜了,推著空車子回家,我們就和她們一同走一路講真相。我和其中一人講完後,另一個主動自報家門:我姓田,入過少先隊。像這樣的事碰到好幾次。眾生都有明白的一面,他們都企盼著得救啊。

當然也有極少數不聽真相的、罵人的、誣告的。但我們守住了心性,不被常人心帶動。

三、講真相是學好法、精進實修、證實法的過程

我堅持每天讀三講《轉法輪》,再忙也要學法。《轉法輪》已通背四遍,抄寫一遍。有時間我就用電腦打字默寫《論語》、師父的經文、《洪吟》等。從法理中我悟到了:大法弟子完成救度眾生這個使命是最關鍵。一天夜裏我夢見自己從醫院病房調到門診急診室工作。醒來後意識清楚、真切。我悟到師父要我救人、搶人啦。急診室不是搶救重病人的地方嗎?於是我抓緊一切機會救人。「修在自己,功在師父」(《轉法輪》),師父總是把有緣人推到我跟前。有一次,給婆婆做九十大壽,心想:救人的好機會來了。婆婆住在我最早工作過的那個縣的鄉下,那裏有我共事多年的老同事。我坐了近四個小時的汽車到了縣城,快中午了,也顧不上吃飯,下車把行李往車站一寄存,就跑去找同事。在路邊上看到一個小診所,門口立個牌子寫著某某名老中醫坐診--這不是老院長嗎?走進去一看正是他。一個護士走過來和我打招呼,直呼我的名字。好熟悉的聲音,原來是護士小陳,正好她老公也在診所。二十多年不見,今日巧相逢,真是緣份啊。我抓住機會講真相,倆口子頻頻點頭,並說:你講的很在理。他們倆口子高興的做了三退,還得到了真相資料,口裏不停的說謝謝。只可惜那位老中醫沒退,留下了深深的遺憾。

出了診所,為節約時間,打的去護士小黎家,順便給的士司機做了三退。小黎很熱情,知道我的來意後,馬上打電話叫老同事們都過來。我對他們說:是師父叫我來救你們的,你們聽說過三退嗎?有的搖頭,有的聽過,有的看過真相小冊子,有一個看過《轉法輪》。我給他們講完真相後,到場的一個不落的全退了。我把帶去的神韻、真相光盤分發給他們。在縣城停留兩個多小時救了十幾個人。我馬不停蹄的趕到鄉下已是下午五點,步行一公里到婆家,拖著行李遠遠看見妯娌們和小姑子坐在家門口曬太陽。快走到跟前了,小姑子說:「哎呀,是大嫂啊!你越來越年輕了,走起路來那麼有精神,我真的沒認出來是你走過來了。」村裏人也都說我年輕了,不像六十多歲的人。

婆婆壽宴請的全是自家親戚,我估算著還有哪些遠親沒有救,這次要能都碰到就好。第二天我想要救的人幾乎都來了,基本上都是從外地趕來的。我太感謝師父,把有緣人再次送到我跟前。我一個一個分開講,要救的基本上都救了。客人中有一位是當地的醫生,他給我講了一件事:鎮上的六一零叫他監控大法弟子,每天要彙報,要做記錄。我問:「你怎麼做的呢?」他說:「我才不幹那些缺德的事,煉法輪功的都是好人,我每天都寫上‘在家’、‘在家’。你要注意啊,他們真的監控。」我說:「你放心,我們有師父法身保護,沒有事,不怕。你做的很對,善有善報,你會得福報啊。」他開心的笑著。我為一個得救後的生命對大法的認同、對大法弟子的維護而感到由衷的高興。

要彙報的實在太多,尤其是師尊的恩德,我無法用人的語言來表達。我所做的事情平平淡淡,只做了弟子應該做的事,而且還做的很不夠。從開始講真相勸三退到現在,大約勸退了一千五百多人。這個數字和網上報導的同修比相差甚遠。但是我會不懈努力,奮起直追。在世間助師正法,救度眾生,同時在圓滿自己的這段極其珍貴的時間裏樹立更大的威德。

一天打坐,我看見三匹馬拉著一個空車。是師父在催促弟子要快馬加鞭,要趕快放下一切執著。「放下執著輕舟快」(《洪吟二》〈心自明〉),空車不是輕舟嗎?師父時時都在看護著弟子,處處關注著弟子,不斷的點化和鼓勵我。想到這,我頓時熱淚盈眶,我從心底裏呼喊:師父啊,謝謝您!弟子一定聽您的話,做好三件事,紮紮實實的修,完成好救度眾生這個神聖的歷史使命,兌現自己神聖的誓言。

謝謝慈悲偉大的師父!

明慧網第七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