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 一位「80後」得法四年來

——信師信法 救度眾生 走好師父安排的路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一日】

慈悲偉大的師尊好!
全世界同修大家好!

十分珍惜師尊又一次給我們中國大陸大法弟子心得交流的機會。特藉此平台向師尊以及全世界大法弟子彙報一下自己的修煉心得。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一、常人迷中不知路,零六年終於喜得大法,走上回家路

我是八十年代出生的人,按照大陸年長的人說,我們這一代人是最叛逆、最自私、觀念最多、想法也最多的一代人。自高自大、自以為是的性格讓自己很苦。在常人的爭鬥中,自己身心疲憊、備受煎熬。彷彿一直都在等待著甚麼……

我二零零六年九月喜得法輪大法。媽媽的同事是修煉法輪功的,當時是她給媽媽講了真相。媽媽回來和我說,我挺感興趣,想了解更多,就邀請她來我家。在我家她詳細的和我們講了自焚偽案、425上訪、她修煉大法以後的身心巨變、邪黨迫害大法弟子的真實情況。我們很相信,就即刻做了三退(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同時我又詳細的向這位阿姨了解了法輪功,頓時起了想要修煉的念頭。因此我當時就對她說,我也想和你們一樣,也想修煉法輪功。她聽了我想要修煉,沒過多久就給我們拿來了師父的各地講法要我們看,從師父的講法中能體會到師父的洪大慈悲、做的是那麼的正。這著實讓我心頭一震,更加堅定了我想要修煉的決心。

緊接著我沒等她來,我就迫不及待的去她家想讓她教功。她讓我在床上打坐。我也不知道甚麼是打坐,但當時就能雙盤,而且還做了三十五分鐘。一閉上眼,全身就在轉,感覺天旋地轉的。一睜開眼,好好的,一點不轉,一閉上眼又開始轉。阿姨說,那是師父給我下上法輪了,在給我調理身體呢。她又給了我師父的教功碟和《明慧週刊》叫我看。

看了《明慧週刊》裏大法弟子的切磋文章,感覺到大法弟子真是太了不起了,在自己多難的情況下,還在考慮別人。不過也同時看到了中共鎮壓的殘酷以及邪惡,當時怕心很重(那時還不知道怕心是要清除的),不太敢深層次學大法,只知道就是好。不過沒多久,阿姨給送來了《轉法輪》,我如飢似渴的讀著,發現自己的身體天天在發生著改變,越來越好。天天都沐浴在大法的美好中,每天都有好心情,我終於走上了返本歸真之路。

由於年輕,由於自己在常人中養成很多不好的生活習慣,還有各種不好的觀念,懶惰,以及對新鮮事物的好奇心態,使自己很難抵制常人中的誘惑。因此,在二零零六年底到零八年底的這段修煉時間內,時而精進,時而鬆懈,有時混同於常人。尤其是零七年初到零八年,同學聚會、同事聚會成了每週末必去參加的活動。自己知道不對勁,但是到時候就是想去,說白了,還是執著,天天淨想著玩兒,還覺得這種生活挺好。每天早晨晨煉也起不來,學法也不能保證。不過心中是裝著大法的,隨時隨地都在念「法輪大法好」。但是最痛悔的事就是在這期間還和所在單位的同事(常人)在不知不覺中處成了男女朋友,殊不知那是修煉路上的一大關。沒過去不說,由此產生的執著逐漸加深。到後來兩人分手的時候,自己還痛苦的不行。到最後整整用了一個月來調整自己的狀態,知道自己真的是錯了,浪費了自己寶貴的修煉時間不說,更重要的是浪費了珍貴的救度眾生的時間,更沒有完成自己所要完成的三件事。好在他也明白了真相,在同事們一起吃飯時,也配合我給大家講真相,為自己也奠定了美好的未來吧!但是這段時間想來,真是愧對師尊,愧對同修……

二、 師父洪大慈悲,為我安排了一切

二零零八年年底,當時自己的狀態也調整過來了,知道了時間的緊迫。經常拿著大包的真相資料去發、不乾膠去貼。用自己的方式證實著大法,每天學法不間斷,發正念、煉功不缺。此時自己也搬了新家,回遷到了新樓房。我與媽媽都想著做大法的事,所以想在原地回遷,當時就是拿錢去買都沒有房。但是師父為我們安排了一切,讓我們住在了離舊居只有五米之遙的新樓房裏,為以後大家學法、切磋、做資料提供了條件。

我和媽媽有條不紊的做著三件事。一天,同修送來了打印機,自己之前已經買了筆記本電腦。因地區的真相小冊子緊張,同修想讓我承擔小片資料點的運作工作。我當然求之不得,為大法做事,是我的責任,這樣還能鞭策我精進不止。就這樣,我們家也開了一朵小花(真相資料點)。當時因為我心性不穩,打印機經常出現毛病,一個晚上做不了多少就得修機器。因自己在常人中的時候上學時的專業就是計算機,所以對常人中的電腦知識了解一二。但是有的時候無論用甚麼辦法都無法讓它正常運轉。因當時經常看師父的講法和《明慧週刊》上的弟子切磋文章,知道修煉人沒有偶然的事情發生。因此我也開始向內找,求名心、爭鬥心、做事心、嫉妒心、色慾之心、顯示心、安逸心、怕心等……,發正念清理自己,不讓它們在我的空間場以及思想中起作用。就這樣,慢慢的好了起來,現在打印機能夠很好的工作,打印多少都能運作自如。真是感謝師尊,感謝大法。

隨著自己學法的深入,信師信法的正念也越來越強,修煉的路也走得越來越寬。師父安排我先後與幾個修的好的、法理清晰的同修與我切磋,使自己在修煉路上少走了很多彎路,在此,我真心的感謝幫助過我的同修。因我和母親都是修煉人,家裏沒有常人的干擾,基本上我倆聊天的話題就是怎麼樣能修好自己、救度眾生。所以他們也願意與我們接觸,逐漸看了師父在各地的講法,知道了後得法的弟子的個人修煉與正法是同時進行的。所以一有人心、觀念出現,就立即立掌清除,不讓它有機可乘。

零九年初,我到了另一家企業上班(打工)。這裏年輕人比較多,但是走進公司一看,到處都是中共邪黨的東西。有一個公司領導的辦公室裏擺的都是毛魔頭的像片,還有文革時候的東西很多。辦公區到處都是邪黨文革時候的口號,有的在畫冊上面印的都是這個。我知道,這是安排我救他們,除邪靈來了。我的辦公室是獨立的,在走廊的最裏面。白天上班的時候,辦公室裏經常就我一個人,我就抓緊時間學法、發正念、與剛熟一點的同事講真相,勸三退,這樣的環境持續了幾個月。到後來,我一有機會就與同事講大法的美好,中共的邪惡鎮壓、天安門自焚案。同事們有的同情、有的不信、有的遠離。他們都不敢聽真相,擔心自己的前途受阻,因此三退的不多。不過後來,師父安排媽媽(同修)也到了我們公司,工作是打掃衛生。我在『明處』講真相,媽媽在『暗處』發正念,在我們強大正念的整體配合下,同事們由過去不敢聽真相、不敢拿真相資料,到後來都要資料看。由過去不退的,考慮考慮的,到後來都退出邪黨組織,為自己選擇了美好的未來。

記得有一次,我們的部門領導要調離工作崗位(他之前去過日本,拿回來了一本《九評》)。剛來的時候我就給他講過真相,他不相信。此時我想一定要抓住這次機會,和他又講起了大法真相。我和他講天安門自焚栽贓案、我與母親的親身受益,大法洪傳世界的盛況,中共鎮壓的邪惡、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牟利。他沒說甚麼,還是不退,沒辦法,我想就讓有緣人救他吧。可是,我從會議室出來,剛坐到辦公桌前,準備收拾東西下班。公司總經理就找我談話,說部門領導將我修煉法輪功的情況告訴了他,他也沒辦法,不想讓董事會知道,就想和我談談我的想法。我當時心沒動就聽他說。他說我煉功他不管,想上哪兒講真相他都不管,但是不能在公司裏講。和我說了他如何的為難。說公司上層領導從來都是禁止此類事情的,從企業發展考慮中共說好,他們也說好,中共說不好,他們也跟著說不好。因他早和我說過想要提拔我,就問我行不行,能不能接受,還說也不想看見我失去了這麼好的前途。我就對著他發正念,並和他講起了真相。他也聽得很用心,最後說了不反對,對身體好就在家自己煉好了,不要再在公司裏講了。讓我考慮,明天再答覆他。

到了第二天一早,他急忙把我叫到了辦公室,問我行不行,能不能答應。我立即說,我對個人發展並不看重,工作好壞憑能力吃飯,我也不喜歡和人爭,但是我現在告訴你的是真相,我們不是在幹違法事,而正是邪黨在幹違法迫害善良人的事。他說,你不是說你們好嗎?那你就展示一下大法弟子的形像給我們看看,反正全公司人都知道你是煉法輪功的。一看你的形像不就知道法輪功是好了嗎?我想,這是師父用他嘴在點化我呢,不想讓我現在離開公司,還有好多人還沒救呢。我說,那好,那就讓你們看看真正大法弟子的形像,和電視裏說的不一樣。

隨著自己修煉不斷的深入,師父安排了一位經常出去面對面講真相的同修與我接觸。從那以後我也走進了面對面講真相的行列。基本上我們一起出去就能退幾十人,經常在人流密集的超市或者商場、公園裏講真相。師父總能把有緣人領到我們身邊來讓我們來給他們講。我們通常是分兩組,每組一人發正念,一人講,時間長了換著來,效果很好。有時間的時候我們晚上學完法,將打印好的資料拿上幾百份出去發,幾個人一起去居民樓裏發,貼不乾膠配合,有效的震懾邪惡,挽救著被矇蔽的眾生。

隨著自己所在公司的工作時間以及工作量的增加,嚴重的干擾著修煉以及證實法。心裏就萌發了想自己幹的想法。這一念又被慈悲偉大的師尊看到了,在我與一位同修聊起此事的時候,她也很贊成。說正好有一位同修想找一位年輕同修一同經營小店,今天剛告訴她,讓她看有沒有合適的人選。當時我的眼淚都快要掉下來了,感謝師尊的慈悲安排。在同修的引薦下,我與這位同修見了面,談好了相關事宜,第二天準備了資金,即刻就進入了相關籌備的工作。

現在在新的環境中,學法、講真相、發正念都不受限制,而且我們經常切磋,有矛盾向內找,互相提高心性,形成圓容小整體,共同提高。

因本地區的大法弟子到現在還沒有形成一個強大整體,都是小的整體,互相不切磋,都沒有見過面。如有本地區惡警綁架大法弟子的情況,大家都不知道,這樣很難在短時間解體邪惡。我們倆在一起的最大好處就是我們能夠有條件解決這一問題,使我倆的環境成為本地區形成整體的紐帶,每週都有固定時間發正念,近距離清除黑窩的邪惡生命,為大法以及大法弟子減少很多損失。現在我們能夠聯繫到的同修都在進行整體發正念、發完正念學法、切磋,給更好的救度眾生提供了保證。而且,我倆經常還在櫃台前講著真相,勸三退。真是前後兩重天啊!所以,只要我們心中有法,能夠在法上歸正自己的言行,用法衡量自己的一思一念,師父就可以為我們安排一切!

三、 請師父放心 弟子一定走正修煉路

雖然我真正修煉的時間不長,但是發生在自己身上的奇蹟已經數不勝數。當自己每次有放不下的執著的時候,含著淚花心裏默默對師父說「師父,弟子想要跟師父回家,弟子一定要跟師父回家,弟子要回家……」越說眼淚不住地越往下流,有時都哭出聲來,悔恨自己不爭氣!有時真是既羨慕又佩服「七二零」前得法的弟子,能夠一同和師父走過十幾個年頭,怪自己得法太晚。不過細想來,他們也真是承受了太多太多。

從《明慧週刊》上面的同修交流文章上面了解到還有一些「七二零」前得法的弟子放棄了修煉,真是可惜啊!大法真的是千年不遇、萬年不遇的啊!我們曾經為了今天能夠修煉,承受了多少我們還記得嗎?我們為了能夠成為今天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能夠助師正法,我們又是何等的榮耀!我們可千萬不可不重視、不在乎,忙於常人的生活,而葬送了自己的永遠啊!

寫出此交流稿只想通過自己的親身經歷與同修交流。我們要時刻信師信法,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用法衡量自己的一思一念,以救度眾生為己任,做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三件事。證實大法,圓滿隨師還。

由於層次有限,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明慧網第七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