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 編輯真相資料 走在神的路上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十六日】

尊敬的師父您好!

有幸再一次參加明慧網大陸大法弟子網上交流會,越到最後,越是倍加珍惜助師正法的時光。隨師正法十年,千言萬語不盡言。僅在此與各位同修交流以下幾方面體會。

編輯真相資料 著眼明慧大方向

近一年,我與幾位同修配合完成本省各市縣部份地方真相的編輯製作。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十五日文章《與大陸同修切磋:關於目前真相材料製作的幾個建議》與二零一零年六月五日文章《再談關於基本真相資料的製作》的發表,接下來,《明慧週報》大陸版第二五一期開始的改版調整,「三退與平安」等明慧各類專題真相的逐步邁入。我不斷的領會明慧的導向與要求,我的理解是:真相大展神威要打品牌,品牌的主打在明慧通版,地方真相應縮編與讓步。

站在主打明慧通版這個基點上,關於由我們把握的省內各地真相的製作,我考慮做如下調整:

一、地方真相種類不宜過多,採用一種真相傳單與《明慧週報》地方版這兩種方式。揭露本省各監獄的真相可考慮做成通版資料的「插頁」。另外不要再有新的「創刊號」和「新刊物」。

二、地方真相不再出兩頁四版,保持一頁兩版狀態。儘管地方真相縮減,每期傳單中地方消息所佔比例仍要大一些。

三、控制地方真相出版頻率,不能衝擊明慧通版。改變以往地方消息全部報導的做法,地方消息要有所選擇,斟酌輕重。儘量做到主要信息全面,又要著眼於大處。

四、由於地方真相中基本真相內容(大法洪傳、揭露自焚偽案、三退與平安、《九評共產黨》、活摘器官等)數量大減,應把主要精力投放在如何整理好地方消息的素材上。騰出時間和精力,在地方資料的「精」和「深」上下功夫。

我把以上的想法分別與另外幾位同修交流,這種變動對每個人原有編輯的模式都有衝擊,所以大家在思考這種變動的同時,每個人也都有自己的觀念在固守,具體實施中沒有多大動作。

二零一零年七月,邪黨洗腦班死灰復燃的遍布全省各地的時候,肩負的責任使我異常冷靜的思考我們幾個人存在的問題。首先我從明慧網上連續下載了近期大家負責製作的真相材料,認真看了看。

B城的《某某真相》兩年來一直由我來製作,兩個月前當地甲同修接手。當時B城洗腦班猖獗,邪惡大肆抓人。可我發現B城的《某某真相》一直悄無聲息,默不作聲。而是推出一個新的地方專題真相傳單《某某特刊》,在連續報導去年的一篇較長的綜述文章,得需要報導幾期。

我們終於把甲同修調到A城,跟他說明當前的形勢,建議《某某特刊》暫停,目前最主要的是揭露邪黨洗腦班與「六一零」的罪惡。初出茅廬的甲同修驚魂未定,立即趕回了B城。不久,又傳來他的孩子出現思維嚴重異常的消息。看到這些干擾,我憂心忡忡,考慮B城《某某真相》是否接回來?感到不合適的因素太多:異地不了解當地情況,揭露洗腦班、「六一零」和營救同修等信息反饋不及時,有紙上談兵之慮。

當甲同修再一次來A城的時候,了解他的同修指出了他平日對孩子過份的親情執著,告訴他多學法,多發正念。甲同修走後,我們不斷發正念,清理甲同修的空間場。不久他的孩子恢復了正常,我們在明慧網上又看到了甲同修完成的B城《某某真相》。

負責部份各市縣真相編輯製作的是乙同修,他其中的一個地區C出現了兩個邪黨洗腦班,而且在一期接一期的辦。有一天,我見到他,提醒他,「想想自身存在甚麼問題?」當時他隨口說了一句:「我,你還有甚麼不放心的。」

這話裏我覺的我們倆都有問題,他可能認為自己無可挑剔,出現洗腦班與他無關;而讓我放心與不放心,仿佛他在為我做事、效勞,看來自己這個角色不對勁兒。

我下載了乙同修製作的真相,他與甲同修一樣,剛剛創建一個新的《某某特刊》,設為兩頁四篇,基本真相內容所佔比例較大,排版有些粗糙。原有的地方《某某真相》也在做,地方消息所佔比例很小,僅僅是單一的洗腦班消息報導。甚麼是洗腦班?洗腦班的罪惡是甚麼?「六一零」的罪行等等相關的問題揭露的膚皮潦草,不痛不癢。我找到他,聽了他的想法,他堅持地方真相傳單中,重點應放在基本真相的選材編輯上,如:大法洪傳、揭露自焚偽案、三退與平安、《九評》、活摘器官等。我談了談我的想法,似乎沒說動他。

一天,郵信小組同修往C地區發真相信,發現《某某真相》在不到一百字的地方消息中「洗腦班」打成「腦洗班」、「2010年」打成「2001年」。而且《某某特刊》與《某某真相》頻繁出版,二、三天就出一期,有時消息雷同,只是基本真相內容不同。他們來找我說明情況,「錯的怎麼辦?」

我不知道怎樣面對,已經和乙同修碰了釘子,再有我與乙同修配合多年,他一直無條件的默默配合,從不用人說,做的很好。我張不開口說他。晚上思來想去,大法的嚴肅性使我必須放下這些人心情面。我給他寫了一封信,用郵箱發了過去,明確指出他長年固守不變的狀態同樣源於他的自以為是,這顆心已經在障礙他的提高和解決今天面臨的問題。建議他重溫二零一零年六月五日北美大法弟子的文章,能否考慮將兩頁四版的《某某特刊》停刊,採用《某某真相》與《明慧週報》地方版。將精力放在地方消息的整理上,材料要充實完整,要在資料的「品味」和「針對性」上下功夫。同時提醒他真相製作要多用心,如文字校對等。

丙同修負責揭露當地邪惡黑窩的真相傳單的製作,已出版幾期,都是單頁兩版。近期他突然開始出兩頁四版,他的意圖是想使此真相傳單獨立完整、獨立發放。我建議他不要只考慮局部的完善完美,配合明慧,樹立明慧品牌是大局,這是大事。建議他改回單頁兩版。他堅決不同意,我倆不歡而散。

處處碰壁,又壓力重重,我反倒冷靜下來,想想自己都有哪些問題:

一、是不是太獨斷了?自己的認識對嗎?對不對?是不是原則上就錯了?我一次次的提醒自己,不要再堅持!最近的事,大家都會去考慮,當善於聽取不同的意見之後,大家達成意見共識,這不是最穩妥嗎?我的心終於撂了下來。

二、千篇一律的要求,是不是教條了?自己有沒有強制?命令?指責?是不是又在指導他人?「腦洗班」錯誤的出現是否也在指出我們大法弟子不敬師方面學人不學法的問題?

我開始不斷的發正念清理自己的空間場,尤其針對自己自以為是、高高在上、求名自大的心。同時我也能明顯的感受到甲、乙、丙等周邊同修證實自我的各類表現。舊勢力的特點不就是狂妄自大到敢於插手干擾正法,最終被永罪永刑嗎?我一次次的發正念,一次次的徹底清除舊勢力的因素及另外空間的黑手爛鬼,加持我們這個整體,以法為師,同化正法中的要求。

我在自己製作的A城的《某某真相》等傳單上進行了調整,版面比例、出版頻率等方面均有所控制。在地方消息的充實上,我盡可能靠近明慧,貼近明慧。我借鑑網上其他地區地方真相的優長,認真看每日明慧的文章,尤其評論文章,積累各類素材,記錄整理備用。如:在近期地方真相傳單中已連續有多篇揭露「洗腦班」、「六一零」罪行的文章,篇篇角度不同,力度不同,這些文字多來自明慧刊登的同修之手筆。

看到我的大動,甲、乙、丙等周邊同修也都默默的做了調整與改進,都在放下自我的過程中,明確到自己的努力方向──去配合明慧,去圓容明慧通版,去打造和維護明慧通版的品牌形像。

《明慧週刊》第四百五十六期的一篇大陸同修的文章《感悟「協調」》我受益與感觸頗多。「協調不是工作,是修煉。協調不是修別人、管別人、叫別人怎麼做,而是踏踏實實修自己、實實在在做該做的事。協調不是證實自己的能力,協調的過程其實是不斷修去自我、溶於法中的過程,協調中展現的是大法的法理法力和整體的力量。協調是大法覺者的責任,時時以法為師、以法為大,想的是師父所要的,想的是眾生,想的是同修,想的是整體。協調是當看到不足或不完善的地方時,「你就應該把你覺的不完善的地方默默的把它做好,這才是大法弟子應該做的。」(《再精進》)協調是當面對誤解、委屈、刺激人心的話語時,寬容大度的胸懷、善化一切的慈悲!協調是當矛盾來時、剜心透骨時,無條件的向內找,真修實修卻從不消沉的精進意志!」

慈悲為懷 講真相救眾生

面對邪黨洗腦班,揭露「洗腦班」及「六一零」不是目地,如何講真相,讓世人明白善惡正邪,從中獲得救度,這是我們所要的。在營救同修的過程中,我的念打在眾生的表現上,我非常關注眾生的信息反饋。

當時海外大法弟子給大陸常人打來很多真相電話,其中部份常人驚恐、不接受。我們學法的時候,就這個問題向內找我們自己,在內心深處,我們是不是不善?急於營救同修,只關心同修的安危?而根本不顧及眾生的感受?眾生是否明白了真相?大家不斷的交流,最後達成一致:我們的基點應該在救人上。要通過營救同修這件事,讓被綁架同修的家人、親友、單位、同事盡可能的都參與到營救的事情中來,把營救的事作為講真相救眾生的好機會。

那段時間,我投入很多精力參與營救,我與大家不斷的扭轉觀念,明確法理:讓世人參與營救,我們這麼做,不是求得眾生付出甚麼,而是通過大法弟子講真相,這些眾生有機會重新擺放自己生命未來的位置。是神佛網開一面,是大法弟子大善之舉。世人能參與進來,助大法弟子一臂之力,這是他們本性的真念,千年的等待,萬年的期盼,這心願今朝得以兌現,他們生命本性的一面得多高興啊。

有一位同修被綁架,他的家人不去洗腦班要人,說:「那裏挺好的,有吃有喝的。」看到眾生被邪黨愚弄、被矇蔽,被麻木。我的心被刺痛著。我去見了他家人,把洗腦班那裏的邪惡、殘酷等真實情況當面一一講給他們,明白真相後,他的家人決定去洗腦班把人要回來。

在營救同修、面對面講洗腦班真相、勸「三退」的時候,我多次遇到過污衊大法的常人,他們有的是被綁架同修的家人。我不動怒,不生氣,不指責,不被帶動。我知道這就是眾生不明真相的表現,這就是我目前要面對、要解決的問題,也可以說是自己空間場不純淨的所在,也是宇宙中需要歸正、救度的一方。我每次發正念的時候,重點清理另外空間不敬師不敬法的邪惡因素,呼喚眾生的本性。我不放棄,直至清醒後的眾生選擇歸善。

每次講完真相回住所後,我都冷靜的想一想,目前眾生需要甚麼真相?哪方面真相眾生迷惑?沒講清?下一期地方《某某真相》應如何做?

我聽說有一位參與綁架迫害同修的某領導接到揭露洗腦班罪行的真相傳單後,良心有所發現。我把這個實例寫入了地方真相中,以喚醒像他這樣眾生的良知。只要正法未結束,所有的生命就都有得救的機會,珍惜他,大法在給予所有生命新生的機會。

某天上午,我先後成功的勸退了兩個曾經迫害過我的人(其中一人參與將我綁架送入邪黨洗腦班),起初碰面,各自似有尷尬,目光喜憂不定,這場迫害曾使我與這兩個迷失的生命相識,後又相知。

我首先打破僵局,像「舊友」重逢,與他們交談了起來。為了他們易於接受,我把講真相的底線打到最低,從「大法洪揚一百多個國家」到「天安門自焚偽案」;從「法輪功祛病健身重德行善」到「中共十年的非法鎮壓迫害」;從「罪惡的活摘器官」,到「對江魔頭的國際正義審判」……一縷縷真相打開了他們多年心頭的枷鎖,純真純善的話語如濛濛細雨沁入他們久旱無萌的心田。勸退後,他們欣然記住「法輪大法好」。

多年的悲苦啊,今朝的善解啊,匆匆而去,我看到的是神的境界,感受到的是偉大的神的慈悲。中午發正念的時候,一股巨大的能量湧透全身,師父在加持弟子──修煉人的大善大忍,大覺者的無私的胸懷。那殊勝中,隱含著師父對弟子的苦苦用心與無限的寄託……

當在網上看見二零一零年紐約法會上師父的照片時,我不禁淚流哭泣,難以自制。是啊,弟子怎能承受的起師父的賦予?眾生該如何面對主佛的慈悲?

去人心 整體配合 再精進

師父新經文《再精進》發表後,我更加珍惜大家共同創建的這個項目,怎樣「腳踏實地的、踏踏實實的」做好真相編輯工作,整體展現大法威力。師父講的很清楚,人心不去,難以配合好。看到第四五五期《明慧週刊》中關於中共向大陸及海外輸入大批特務的消息,師父二零零八年《對澳洲學員講法》中講到特務出現的問題,我從中理解,是大法弟子的間隔導致的。

在我的思想中,常常出現排斥同修的念頭,這些不好的念頭源自於「總認為自己行,而別人不行」。目前,我不斷的清理這些不是我的東西,清除它刻不容緩。有時它潛在的蠢蠢欲動,我都抓住它、去除它。有那麼幾天,身邊的一個常人常對我「急鬧兒」「抱怨」,表面上我沒有任何冒犯的地方。修煉人遇事向內找,拿常人的這面鏡子照照自己,咋回事呢?「急鬧兒」「抱怨」用常人的話講,就是不滿意,不可心,就是看不上別人,看不慣別人。並且欲採取爭鬥方式解決問題。分析到這裏,我發覺自己最近在和其他同修之間配合時就是這種心理狀態,雖然我不言表,不外露,實際上潛在不正的因素就是這個。

最近身邊的同修受到騷擾,我更是要痛下決心去掉這個東西,正面吸取教訓。師父《對澳洲學員講法》我看了三十多遍了,師父的話總在我腦海裏縈繞,我很渴望自己能達到師父要求的那種狀態:從慈悲的角度上去真正的為別人好、為大法負責的態度、遇到問題先把自己穩下來、心平氣和的、和風細雨的解決問題、慈悲的對待眾生包括你的同修。

現在我每天選定一個小整點發正念,清除外來干擾,正念加持同修,加持大法弟子助師正法本性的那一面,加持在正法機緣中法所賦予的大法弟子最神聖的那一切。我知道,當我不能這樣做的時候,我知道,自己人心在其中,說到根兒,是妒嫉心,因為自己沒有把最好的東西給予他人。最好的東西是甚麼?那就是在師父的法中看同修,在正法中看這些宇宙大法鑄就的偉大的生命及他們的神聖的誓約,在正法中看這些具有特殊根基和特殊因由的神的使者。

明法理法中實修神威顯

在法理中,我認為向內找很重要,自身提高至關重要。師父在九九年以前就已經將大法弟子推到位了,大法弟子的個人提高與圓滿已不成問題,個人修煉狀態已經過去。

那麼正法時期向內找、修自己意味著甚麼呢?我的理解是,大法弟子自身凝結著自己對應的眾生──正法中的新生命,而舊宇宙的物質因素在掩埋著正法中的新生命。另外空間的舊宇宙不好的物質因素層層層層,無量無計,龐大無邊。但不管它多麼龐大,最終卻都聚焦在一點,匯聚在一點,那就是三界人間大法弟子人身的各種執著和慾望,都聚在此地,都聚在此處。所以要想去掉舊宇宙這些不好的物質因素,去除它的這個「根」──人心、執著、慾望就至關重要,至關重要了,因為它連繫著舊宇宙的敗壞物質。能把舊宇宙敗壞的物質的這個「根」驅除,宇宙間邪惡的物質因素瞬間即逝,灰飛煙滅。

《轉法輪》中講:「我們失去的實質是不好的東西,是甚麼呢?就是業力,它和人的各種心是相輔相成的。比如說我們常人有各種不好的心,為了個人利益,做了各種不好的事情,會得到這種黑色物質──業力。這和我們自己的心是有直接關係的,要想去掉這個不好的東西,首先得把你這顆心扭轉過來。」師父的這段法,站在正法修煉的基點上,我是這麼理解的。

師父一再講多學法、多學法、學好法,修好自己,從這一角度,我體會到師父的苦口婆心,用心良苦。大法弟子的自我提高,責任重大,使命重大,意義重大。

另外,學法修心不僅僅體現著修煉者的主動提高,其中玄奧所在,會使修煉者具備一雙火眼金睛,向內找能洞察周圍的一切及根本。

明法理,我很重視學法,每天學法時間平均在三個小時以上。起初,人身的執著、慾望抵觸著自己長時間坐下來學法,那麼,我就理性的管好自己,把握好自己,不斷清除自己的思想業。漸漸的,我就能安心的坐的住了。學法不靜心時,我就背師父的經文:「學法不要走形式,要集中念頭去學,要真正自己在學。」(《致澳洲法會》)讓自己的主意識清醒。師父的新經文,無論長短,我都要學上十遍以上。有時走路我就背一些短小的經文。

我非常珍惜學法小組的集體環境,不論多忙,我都參加集體學法。有時負責的同修根據大家的共同時間,把學法排的滿滿的,連續多天,大家靜靜的學,身心溶於法中。

神韻晚會與神韻演唱會光盤我每隔十天半個月就都看一遍,那洪大的慈悲一次次的震顫著我的心……

做好「三件事」,大法弟子的正法修煉就在其中。在這幾年的實修中,我體會,多學法,自身在同化大法時,內在功力就在不斷充實強大。發正念,就是這個內在功力進行外放,法力能量充實外在空間場。我重視發正念,除睡覺外,每個整點發十分鐘,每天保證在十二個以上,四個大整點儘量延長時間多發。

完成好「學法、發正念」前兩件事,自身的空間場就是正法的能量場,講真相救眾生第三件事並不難,心性多高功多高,救眾生一切都將應運而生。每當我法學的多、學的好,正念發的多、發的好的時候,明顯感到自己,人雖身處塵世,但是,自己的整個空間場卻是佛法神通狀態,周圍充實的是正念救人的能量。

實修、同化法、救眾生,這僅僅是大法弟子個體在正法中擺放的位置,在選擇未來。要明確,師父做的這件事──宇宙正法,天體從組,乾坤再造可是不可估量的,是大前提。正法必成,大法弟子必圓滿。正法中一切都是師父在做,這個關係可得明明白白,我常常歸正這方面認識,明確自己這個卑微生命的角色。

所以在發正念的時候,我常常處於這樣的狀態,不動念,靜靜的看:
偉大的師尊光燄無際,立於蒼穹之頂,正以洪大的慈悲,召喚眾生;
大法光耀寰宇,正法的洪勢突飛猛進,充斥著一切;
芸芸的眾生沐浴在師尊的洪恩浩蕩之中,「對神的承諾要兌現」震動十方……

這無比莊嚴、殊勝、壯麗的場面,終於,我凝成詩行,在二零一零年中秋之際敬獻予師尊,以此表達弟子與眾生對師尊的感恩。

乾坤永固﹒頌師尊慈悲

朗朗皓月敬佛香,茫茫蒼穹涕淚行。
幕幕千秋萬古去,聲聲慈悲喚十方。
眾生俯拜默無語,叩謝師尊洪恩長。
天清體透敗物滅,乾坤永固吟絕唱。

明慧網第七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