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 破除為私的殼 重獲新生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十六日】

尊敬的師父好!
全世界大法同修好!

很慚愧!從明慧編輯部通知第七屆法會徵稿以來,就一直想參與投稿。但有兩種力量拉鋸戰式的左右著我的思想。一種是覺得一定要寫,管它寫得好寫不好,重在參與!另一種思維是有甚麼好寫的,自己做得那麼差勁!別寫出去浪費明慧同修閱稿的時間!所以一拖再拖,直到快截稿了,才著手寫了。下面想把我得法以來,在法中昇華的一點心得向師尊彙報,與同修切磋。

擺正基點,學技術突飛猛進

我是九八年得法的。得法後在外地工作,一直是處於獨修狀態。雖然當時得法時,覺得自己一生就是在等待這個大法。但卻懵懵懂懂的不精進。抱著一些人的東西不放。爭鬥心比較嚴重,心性關一直過不去。關一來時就忘了自己是個修煉人,完全混同於常人了。採取逃避的辦法。曾經在一年時間裏就換了五、六家公司。就這樣帶修不修的過了一年,邪惡瘋狂的迫害開始了。認識的同修大部份都去北京證實了法,有的出於怕心不修了。我卻被人心障礙著一直走不出去。直到二零零二年下半年,在師尊的點化下,才突然明白自己也應該去北京證實法,兌現自己久遠歷史前的誓約。可是我的基點卻是為私的,怕被正法的洪勢給落下。雖然是抱著這種自私的觀念,但師父卻一路慈悲的呵護著我。由於學法基礎太差,根本就不知道怎樣破除邪惡的迫害。只是憑著人的一種感恩的心,覺得我既然選擇了大法,就要堅定的走下去。

後被警察綁架回原籍,非法判五年。在獄中,幾次差點被舊勢力奪去生命,但在師父的一再呵護下,終於走了過來。

出獄後,由於當地資料點急需人手,就開始走入了這個新的修煉環境。由於平時在網上看到了很多做資料的同修被迫害,所以我深知做這個工作的擔子之重。我強迫自己必須精進起來!於是我開始了背法。儘管開始時很慢,但我一直沒有放棄,也不敢放棄。第一遍《轉法輪》我花了八個月的時間才背完。雖然時間較長,但是我背完後,感覺自己像脫胎換骨換了一個人一樣。以前腦袋裏很多亂七八糟的東西沒有了。人能靜下來了。慢慢的能找到自己的根本執著心了,也能主動的去克制它們。我悟到: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必須無條件的同化大法。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法正覺。所以必須放下一切人心,一切執著的東西!沒有任何一樣東西是我們自己的。如果沒有大法,沒有師父正法,這個地球及這一期人類早就銷毀了。我覺得不僅是我們的私有財產是屬於大法的,就包括我們自己的肉身都是大法的資源。需要用這個表面身體最大限度的去符合常人在世間做證實法的事。我還悟到,我們只有真正的按照師父的要求去做好三件事,才是真正安全的!「作為學員,你不按照師父的要求做,一定不是個簡單的事情。舊勢力對所有的大法弟子都安排了一套它們的東西,如果大法弟子不按照師父的要求做,就一定是在按照舊勢力的安排在做。」(《清醒》)

我跪在師父的法像下向師父發願:師父啊,我的一切都是您再造和給予的。為了證實法和救度眾生,哪裏需要我,我就去哪裏。

由於我擺正了基點,師父不斷的開啟我的智慧。有時遇到技術難題時,鼠標莫名其妙的像自己會動一樣,點這裏,點那裏。一下子就會了。喔,原來是這樣!就這樣,在師父的加持下,我在很短的時間裏學會了刻錄,做各種真相資料,簡單的編輯文檔,裝系統,修打印機,手機上網,改串號及語音電話等的一系列技術。在這一過程中,只要我背法背的入心、背的多時,頭腦就特別清醒。學技術也特別快。我用學到的技術幫很多同修裝了系統,使他(她)們能夠上明慧網,第一時間看到師父的講法及經文以及世界各地的同修助師正法的交流文章。過程中,有時也冒出歡喜心、證實自我的心,覺得自己挺聰明。每當這些念頭出來時,我就告誡自己:你是誰?這是你在做嗎?這一切都是師父在做。我能分清它們時,那些念頭一下子就沒有了。但有時不斷的反覆,覺得很是苦惱。通過不斷的學習師父在國外的各地講法,我知道是師父在把我這些髒東西層層在往外推。我只要堅持不懈的清除它們,總有除盡的時候!

同修是我修煉的鏡子

由於我的工作性質是既要幫同修解決技術問題, 有時還要協調同修。過程中各種心性的同修都會遇到。剛開始時,我經常被同修的人心帶動。我說他聽了,我就開心。他們不聽,有時還把我噎得夠嗆,我就要難過好幾天。甚至都不想理他們了。管他的!修煉是個人的事。管他愛修不修!通過學習師父的講法,慢慢的,我知道了向內找。我所遇到的一切都不是偶然的。師父安排我走了這條路,就一定有我要修的地方。因為我的天體、大穹缺少甚麼,師父得讓我修出來,幫我圓容。人世間及三界的理是反理。同修對我不好是在幫我提高。他沒有修去的人心是一面鏡子。一方面映出了他的不足;另一方面也能照到了我的缺陷。

漸漸的我學會了和同修發生不愉快時,我就要反思:他(她)那些心我有沒有呢?他(她)為甚麼對我這樣,一定有我要修去的人心!他有執著沒能及時修去,夠可憐的了!他得浪費多少時間才能去掉啊!我怎麼還能生他的氣呢?!就這樣,我換個角度看問題,很多心結在我心中能很快的化解開了。我發覺我的容量在不斷的加大!心態也越來越平和了。師父教導我們:「我們對外講清真相的時候大家都覺的應該慈悲的對待眾生,我們大法弟子之間也不能不慈悲。」(《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二年華盛頓DC法會講法〉)我覺得我離師父要求的慈悲還差得很遠。所以我經常在心中默念師尊的講法。尤其遇到過心性關時,腦子中就不斷的用法去清除那些冒出來的變異觀念及各種人心。

剛開始來資料點時,生活的清苦有時令我心中難以平衡。經常回憶曾工作時「輝煌」的時光。一次一件小事徹底改變了我。一位阿姨因為堅修大法被不理解的丈夫趕出了家門。她靠撿垃圾維持生活。一次,她拿出她攢的一疊錢給我們做真相資料救度眾生。其中有五毛的、有一塊的。當時這件事把我徹底震撼了!一個生活都危機的修煉人,心中想著的卻是如何救度眾生。我和她相比真的太渺小了!同是大法弟子,都是師父同一部法造就的,為甚麼別人修的那麼好,而我卻如此差勁呢?!我要把同修當作一面鏡子,我也一定要努力做到。「學法得法 比學比修 事事對照 做到是修」(《洪吟》〈實修〉)。我現在基本上能做到以苦為樂了。

由「溫水煮青蛙」感悟舊勢力的迫害

記得中學時,看過一本雜誌登的是美國一所大學做的一個試驗。大概意思是將一隻青蛙突然丟進一口燒開的油鍋裏,這只青蛙出於求生的本能,一下子就蹦了出來。後又將這只青蛙放在裝冷水的鍋裏,慢慢的加熱。剛開始時,青蛙在裏面舒舒服服的游弋。等到水溫越來越高時,青蛙意識到了危險卻無力再擺脫自己悲慘的結局。這個故事深深地印在了我的腦海裏。修煉後,我也經常提醒自己,別被生活中的鍋給「煮」了。特別是九九年「七•二零」以來,舊勢力及各種邪惡因素布下了各種「溫水煮青蛙」的場。

我們有很多同修,在黑窩裏那種高壓的環境下做的堂堂正正的。可是出來後,卻不知不覺的鬆懈了。有的執著名,忙著晉職;有的執著利,做生意忙的學法、發正念都沒有時間了;有的因為色慾心不去,被舊勢力不斷放大執著,走了彎路。被舊勢力以病業的方式奪走了生命。也有的在監獄或洗腦班走向了反面。失去了千載難逢的機緣!我認為這一切都是我們對修煉的放鬆造成的。「尤其在現在這個社會中,大家看到了,負面的東西太多了,帶動著人執著,牽動著人的心魂,把世人不斷的往下拖,這是很可怕的。大法弟子是修煉的人,不是修煉的神,是修煉中的人哪,所以也會或多或少被干擾。如果把握不住自己,那和常人一樣,在干擾中的表現與常人是沒有甚麼區別的。有些學員並沒有碰到甚麼魔難,漸漸的就不精進了,實際上就是對常人社會的各種誘惑產生了執著,被社會中的吸引給拖下去了。」(《二零零九年大紐約國際法會講法》)

我覺的要想走正走好最後的路,只有真真實實的按照師父的要求多學法,紮紮實實的實修,時時刻刻警惕自己。思想中裝滿大法時,才能不被邪惡鑽空子。即使有時悟不到摔跟頭了,也要趕緊爬起來,查找自己的根本原因及時歸正自己。

破除同修間的間隔,配合整體

由於同修都有不同的人心,都有執著心要去。同修間會經常發生衝突。有的因此而產生了隔閡。被舊勢力不斷的加大,給整體配合造成了很大的損失。我和我們整個片區的協調同修也曾發生過矛盾。她總是在猜想我會怎麼怎麼樣,我有時也在捉摸她對我如何如何。再加上邪惡因素從中搗亂,讓同修中間傳話,將意思都傳變了。所以彼此間隔閡越來越大,到後來基本上是我行我素,誰也不理誰了。學了師父的新經文《再精進》後,使我猛醒。我知道上了舊勢力的當了。我不斷的挖根,找到了自己的很多執著心。

十一期間,利用假期和片區總協調同修進行了溝通,她也找到了很多自己的不足。間隔在我們之間的那種物質消失了。其實這場迫害遲遲的沒有結束,就是因為我們大法弟子還有各種沒有去掉的人心給了邪惡市場。我們作為一個走在神路上的修煉人,相互之間是不應該有真正的矛盾的!也希望其它地區還有隔閡的同修,真的要好好向內找一找了。真正的放下自我,圓容師父所要的「共同精進 前程光明」(《洪吟》〈容法〉)。天上的神是不可能相互指責的。他們只會默默的去圓容、補充對方的不足。我們往往發生矛盾時,關鍵一點是基點沒有擺正。都是在執著自我,想把自己的觀點強加給對方。其實說白了,就是舊宇宙那種為私為我的根本屬性沒有改變。是在證實自己,而不是在證實法。其實細想起來,有甚麼放不下的呢?億萬年的等待,好不容易得到了大法。我們不可能把執著不放的心帶到天上去的。修煉真的是非常嚴肅的。

希望我們大陸同修,特別是協調同修都能早日徹底的放下自我。真正用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高標準來要求自己。起到我們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作用。不辜負宇宙眾生對我們的期待。不要令慈悲苦度我們的師尊失望。

以上為個人一點粗淺的認識,請同修慈悲指正!

明慧網第七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