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 大法在我生活中顯神跡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十五日】

一、亂世魔難中幸遇大法

我是西北甘肅蘭州的中年女性。得法修煉法輪功之前一身是病。醫院檢查出的鼻竇炎、腎炎、婦科病、胃病、偏頭痛、神經性左腿痛等,可以說渾身沒有好的地方。那時病痛折磨的我死去活來,實在是生不如死。再加上婆婆和三個小姑子給我施加的精神壓力,我就覺的生命好像活到了頭,時時刻刻都想著找機會去死。只是因為兩個孩子還小,所以未能了卻人生。

為了擺脫病魔和精神上不堪忍受的痛苦,我曾經去過基督教,並買了書,可是我的娘家媽和外婆不讓我學,說不要看那些書,那是外國人的你是中國人怎麼看那些?我想也是。後來我又去廟裏當尼姑,可是沒有找到合適的地方。實在沒辦法,我就到處找人領著我去廟裏皈依,可是我找了三、四個人,他們都說忙,沒有時間,等有時間再帶我去,沒想到這一等就是八個多月。

直到二零零三年八月十七日下午五點多,碰到了一人,我就給她說了我的情況,想讓她領我到廟裏皈依;她說現在廟裏很亂,不要去,你去學法輪功吧。我說我沒有書,也沒有人教我。她說:「我去給你找,可能是手抄本,你得自己回來抄。」我說那好。就這樣不知道為甚麼,也許就是佛家講的緣份吧,第二天我就像身臨絕境的人等待救命的法寶一樣,真是渴望的等啊。回想起來僅僅也就一天多一些,可我像等了一年多一樣,心裏著急的不知如何是好,心想,是不是現在這個社會人們說話都不算數?是不是她也在哄我呢?直到第三天八月十九日晚上,她終於給我送來了一本手抄的《轉法輪》

從那時起,我就再也沒有放下過這本書,我如獲至寶。當我看完第一遍的時候,我就覺的這本書太好了,句句都是讓我做好人的道理,我就像久旱的枯田幸逢甘霖一樣,每一句話都滋潤著我的心田,我久久不能解開的心結,我人生中的委屈、酸楚都被書中的話語給溶解開了。我就接著看啊看,沒有想到當我看到第二遍十六頁第二行時,就從那個字裏面蹦出一個像米粒大的金字來,我當時那個驚奇啊!就想,這書中還出金字?!等我看完第三遍的時候,我一下子明白了很多、很多──原來我生命中所想要的,我一生中所要找的都在這書裏面。從中我還知道了,我為甚麼來到這裏?我來這裏幹甚麼?我的一生又為甚麼這麼苦?好像一切都在這本書裏找到了答案,心裏一下子踏實了,再也不空虛了,不知不覺我一身的病也好了,想不起來有病的事了,生命從此有了意義,就這樣我走上了一條返本歸真的修煉之路。

有一天,我娘家媽來到我家,我想這麼好的法,也要讀給媽媽聽,可是家裏突然停電了,因媽媽七十多歲又不識字,白天屋裏沒電看不見,只能晚上點蠟燭。我上的是夜班,就給媽媽說你現在睡覺,等晚上下班回來我給你讀書。等到晚上十二點回來,我點上蠟燭,洗完手,打開書就給媽媽讀,當我翻到《轉法輪》第六十四頁中,也就是「不在五行中,走出三界外」。讀到這兩行字時,那兩行字全都像鏡子照的一樣,前面的字很大,像排著隊一樣每個字都閃閃發光,我驚奇的讓媽媽看,媽媽卻說看不見。我來回翻了四次,她就是看不見,我突然明白了,這是慈悲的師父在鼓勵我這個剛剛入門的新弟子。這給了我更大的信心,使我堅信師父,堅信大法的心更加牢固,從此甚麼都動搖不了我修煉大法的心,同時也是師父在點化我,讓我見證大法的神奇,更加確信這不是一般的書,而是一部真正指導人真修的法,返本歸真的天書,奇書。所以我在後來七年多的修煉路上,每當遇到困難的時候,為甚麼事過不去的時候,我就想到師父在《轉法輪》中的話「難忍能忍,難行能行」。

師父說:「其實就是這樣,不妨大家回去試一試。在真正的劫難當中或過關當中,你試一試,難忍,你忍一忍;看著不行,說難行,那麼你就試一試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話,你發現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轉法輪》)真是這樣,七年來,無論多大的魔難,多麼不順的事,我都憑著師父的法走了過來,如今我用盡人類的語言也難以表述師父的救度之恩,在這末法亂世中幸遇大法,使我脫離苦海,賜給我萬古難遇的修煉機緣;將我從一個深陷迷潭中最苦的人度化成世界上最幸運的人──大法修煉者,我唯有遵照大法,精進實修,多救世人,以謝師恩。

二、真念救世人 眾生盼得救

今年上半年,我給我們單位一同事講真相,給他講三退的事。他很不高興,還說了很多不好的話。我也沒有在意。有一天,我跟同修(妹妹)說起這位同事的情況,妹妹說:「你不要給他講真相,那個人太壞了,他平時很不講理,要小心點,說不定哪天還給你舉報了、他去拿獎金呢。他和我在一個家屬院住,我知道他的為人。」就在今年五月的一天,我們在一起上班,我看他的臉色不好,我就關心的問他:「你怎麼了?」他說:「病了,幾個晚上都睡不著覺,而且還有好幾種病。」我說:「你這才四十二歲,到大醫院去好好看一看。」他說:「唉,看了就得住院,哪有錢看病呢?就每月六百二十元的工資,還要養活老母親和兒子,妻子又離婚了。這個社會現在壓的人都喘不過氣來,還讓人咋活呀,推一天算一天吧。」我一聽心裏真為他難過。可是就在六月二十三日的那天,早上他來上班,我一看他的臉色都發黑了,特別難看,蹲在地上不起來。看著他痛苦的樣子,我就過去真心的告訴他:「你還是念一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這九個字吧。好好念、誠心的念。」他說:「能管用嗎?」我說:「你念念不就知道了嗎?」我看他半信半疑,就說:「舉頭三尺有神靈啊!俗話說: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大法是來度人的,只要你誠心念,大難來時準能躲過。還有中共邪黨從建政以來,土改、反右、文革殺害多少老百姓,六四屠殺學生,一九九九年又迫害法輪功,罪惡滔天。現在天要滅中共,只有退出邪黨,就可以躲過劫難。」

他一聽甚麼都沒說,很高興的退了邪黨的團、隊組織。第二天早上他一上班就告訴我:「姐姐,真管用啊!昨天晚上痛的時候,我就念那九個字,不知不覺就睡著了。」過了三、四天我給他《神韻晚會》光盤,他回去看了以後就來跟我說:「我看了十幾分鐘左右,不知從哪裏出來一股香味,我滿屋子都沒有找到,我仔細一找原來是從播放神韻演出的電腦屏幕放出來的香味,我不由的吸了一口氣,從那以後我再也沒有疼痛的感覺了。」到現在三個多月過去了,我再也沒有聽到他說這痛那痛的。後來我又給他一盤《我們告訴未來》真相光盤,回來他跟我說:「姐姐,太好了,我看了一個晚上,睡不著覺,太高興了、太興奮了,上面說的全是真話,說的太好了。中共邪黨全是騙人的。我就拿給我哥哥姐姐和姪子,我的親人們全看了。」這時我心裏真為他們全家高興,他們的生命得救了。

就這樣我從當初害怕講真相到現在面對面講真相;以前只給家人講,後來給親朋好友講。現在我可以給陌生人講,遇上賣菜的給賣菜的講,碰到收垃圾的給收垃圾的講。只要遇到人我就首先想著怎麼給他講真相,從中我深深的感受到,只要按照師父的要求做,多學法、學好法,真的抱著一顆真心去救人,就會有更多的眾生得救。其實當我靜心想一想,有多少世人雖然還在假相中迷惑,忙亂著各自的事情,可是他們明白的一面真的是在盼得救呢。

三、我是大法中的一朵「小花」

和很多同修相比,我知道我得法很晚,文化程度又低,對法的認識也很膚淺,但是我有一顆渴望在法中提高的真心,只要我在法中明白了一點、或師父點化了我,我就努力去做。有一天,當我看到師父在經文中說大法資料點要在中國大陸遍地開花。我就想我能不能也做大法真相的資料,也讓大陸更多的老百姓看到大法的真相和美好,不要再受中共邪黨謊言欺騙與毒害。可是我家境又很困難,連生活都很難,再別說做資料了。早在二零零七年的時候,我就跟一個條件好一些的同修說:「我們做大法真相的資料吧。你有電腦,我每個月給你三十元。」他說:「不行,家裏不方便。」我又跟妹妹同修說:「你家有電腦,我們做大法的資料。」跟她說了幾次她也沒有吱聲。因為我實在困難,在二零零零年我就失業;丈夫在一九九九年八月三十一日因車禍身亡;我帶著兩個孩子,他們要上學;我還要租房子,交水電費。每月打工三百元工資,連基本生活都很困難。後來我就撿飲料瓶,撿了一個月賣了三十元錢,我可高興了,就想我也可以做大法真相資料了。我計劃每月從生活費中拿出二十元,再撿瓶子賣上三十元,共計五十元,我也可以做資料。

就因為我的這一念,慈悲的師父看到了,就在這個時候來了一位懂電腦技術的同修,給我家安裝了新唐人電視。我跟同修說我想做大法真相資料,同修笑一笑說:那好吧。可是買電腦沒有錢,我就跟媽媽說了我的想法,媽媽說:「你生活那麼困難,連吃飯都是問題……」我跟媽媽說:「以前我渾身是病,每天都吃藥,整天都在生死線上掙扎,可現在修大法使我無病一身輕,幾年都不吃藥了,我怎麼能只在大法中得好處,而看著救人的師父和大法被惡黨誣陷,多少世人被謊言毒害而不管呢?」媽媽被我的一片真心所感動,就說:「那好吧!甚麼時候用錢你過來拿。」最後給了我五千元。

隨後我和同修買了電腦和打印機。可是網費每月一百二十八元對我來說太貴了。這時師父法身又安排來安裝寬帶的工作人員將網費降到每月四十元。就這樣在師父慈悲的呵護下我的家庭資料點成立了。同修又教會了我下載文件和打印材料、刻錄光盤等。因為我的生活條件沒有足夠的錢來買耗材,所以總在購買耗材上出現了很大困難。後來同修們知道我的情況後給我送來了所有的耗材,也給了資金,終於使我的家庭資料點成功的運作起來。

雖然我這麼寫出來了,但是從中經歷的周折真是難以言表,在此感謝無量師恩,感謝同修幫助,使我真正的成為大法中一員,將自己的身心溶於大法的整體之中,感到從來沒有過的一種喜悅,我為自己成為大法中綻放的一朵「小花」而欣慰,不知不覺我的淚水湧出。回想起自己得法的修煉歷程,師父把我從地獄中撈起,洗淨,一步一步安排好了回家的路,魔難中自己磕磕絆絆走到今天,一切都是師父所賜。我真切的感悟到修煉的路上師父安排好了一切,就看我們自己的心如何擺放,只要我們堅定的信念不動,大法無所不能。

明慧網第七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