琴棋書畫 意境悠遠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一日】看似閒情逸致或者消遣方式的「琴、棋、書、畫」,其實是古人用於修身養性、陶冶情操、增長智慧、達到天人合一境界的四種途徑,或者說方式。蘊含於其中的文化真諦、精髓,是五千年華夏文明史上綺麗的珍寶。

在中國傳統文化中,古琴的歷史悠久,它的旋律美妙自然、寧靜而深邃。有一首叫《華胥引》的名曲,記載著這樣一個故事,黃帝夜得佳夢,夢中來到一個叫華胥國的地方。其地「國無師長」,「民無嗜欲」,其國民「美惡不萌於心,山谷不躓其步,熙樂以生。」悠閒自在的生活令黃帝非常羨慕,恰恰表現了他治國的理念為世道安詳。

琴文化也融會貫通了修煉的概念,道家喜歡琴,是因為古琴聲的寧靜與灑脫,從中修心養性;佛家喜歡琴,是因為能從其中能領略到智慧與空靈。古琴的含蓄與內斂流露出的是超然與平和的文化古韻,虛實相生中體會弦外之音,唐代詩人劉長卿曾發出過這樣的感慨:「月色滿軒白,琴聲亦夜闌;冷冷七弦上,靜聽松風寒。古調隨自愛,今人多不彈;為君投此曲,所貴知音難。」

相比古琴,棋(圍棋)則多了些許神秘色彩,體現的中華民族最智慧的領悟,圍棋,在我國古代稱為弈。張華在《博物志》中亦說:「舜以子商均愚,故作圍棋以教之。」《路史後記》中說堯娶妻富宜氏,生下兒子丹朱。丹朱行為不好,堯至汾水之濱,見二仙對坐翠檜,劃沙為道,以黑白行列如陣圖。帝前問全丹朱之術,一仙曰:「丹朱善爭而愚,當投其所好,以閒其情。」指沙道石子:「此謂弈枰,亦名圍棋,局方而靜,棋圓而動,以法天地,自立此戲,世無解者。」丹朱由堯處學了圍棋,果真有了長進。所以說,棋對純潔人的性情起到了極大的作用,玄妙無窮。

書法是中國特有的一種傳統藝術,最初是以圖畫記事的形式出現,經過幾千年的發展,演變成了當今的漢字。書法,重點在於「法」字,有「法」無「法」,就是書匠和書法家的區別。書法的統籌是指用毛筆書寫篆、隸、正、行、草各體漢字的藝術。技法上講究執筆、用筆、點畫、結構、章法等,古代史官修史,對材料處理、史事評論、人物褒貶,各有原則、體例,謂之「書法。」

中國古代有許多著名書法家,其中以王羲之、蘇軾最為出色。王羲之是東晉偉大的書法家,被後人尊為「書聖」。代表作品有:楷書《樂毅論》、《黃庭經》、草書《十七帖》、行書《姨母帖》、《快雪時晴帖》、《喪亂帖》、行楷《蘭亭序》等。精研體勢,心摹手追,廣採眾長,冶於一爐,創造出「天質自然,豐神蓋代」的行書。蘇軾是北宋著名文學家、書畫家、詞人、詩人,美食家,唐宋八大家之一,豪放派詞人代表。蘇軾的主要書法代表作有:《中山松醪賦》、《洞庭春色賦》、《答謝民師論文帖》、《江上帖》、《李白仙詩帖》、《令子帖》、《懷素自序》等。

書與畫是渾然天成的一體,中國畫在內容和藝術創作上,反映了中華民族的民族意識和審美情趣,體現了古人對自然、社會及與之相關聯的政治、哲學、宗教、道德、文藝等方面的認識。國畫強調「外師造化,中得心源」,融化物我,創制意境,要求「意存筆先,畫盡意在」,達到以形寫神,形神兼備,氣韻生動。

中國畫講究「畫分三科」,人物、花鳥、山水,詮釋了藝術的最高境界,人物畫,表現了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山水畫表現的是人與自然的關係,花鳥畫表現了自然的靈動,其中的真諦是希望人們領略到這三者體現了宇宙、自然與人之間相得益彰的聯繫。

「琴棋書畫」作為華夏民族文化的點睛之筆,其中的奧秘博大而精深,上至帝王將相,下有市井布衣都曾經陶冶其中,目睹了一代又一代的文明與歷史的興衰,「勾勒」出的傳奇佳話至今不絕於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