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果昭彰 報應分明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十月十七日】因果報應是一毫不差的,人無論欠下了甚麼都得償還。因為天理決定著一切,神明無時無地不在鑑察著善惡,想要世人在自己心中獨知的地方,為善去惡。世上有些人為非作歹,認為僥倖逃脫了懲戒,其實都無法逃脫因果報應。以下為宋代《夷堅志》中記載的兩個故事。

(一)

宋淳熙年間,明州有個夏主簿,與富民林氏共出本錢,買撲官酒坊地店,做沽拍生意。夏家出的本錢多,林家出的少,林家主要負責經營,夏家只分些乾利錢。夏主簿是個忠厚人,不把心機提防,指望積下幾年,總收利息。雖然零碎支動了些,籠統算著,還該有二千兩銀子。去到林家取討時,林家店管帳的共有八個人,你推我推,只說算帳未清,不肯付還。討得急了時,林家就說:「誰知道錢在哪兒呢!」夏主簿看林家想賴帳,便在州裏對林家提起訴訟,林氏得知告了,笑道:「我就將你家利錢折去了一半,官司還是我贏的。」遂將二百兩送與州官,連夜叫八個管帳的把簿籍改造,數目字眼都換過了,反說是夏家透支了,也訴下狀來。州官得了賄賂,不管青紅皂白,竟斷道:「夏家欠林家二千兩。」把夏主簿關押起來。

當時郡中有個人叫劉原,人很正直。見了此事,大為不平,在人前說道:「吾鄉出這樣冤枉事!主簿被林家欠了錢,告狀反致坐監,要那州縣何用?他若要上司去告,指我作證,我必要替他伸冤,讓林家這些沒天理的個個吃棒!」林家這八個人聽說了這事,商量道:「劉原本是窮人,給他些東西,買他口靜罷。」就讓其中兩人邀了劉原,到旗亭中坐定。劉原問道:「兩位何事相邀?」二人道:「主人林某仰慕你的義氣,了解到你家貧,特將薄物相助,希望你以後不要多管夏家的事。」說著從袖中摸出官券二百道送給他。劉原大怒,說道:「你們做這樣沒天理的事,又要把沒天理的東西贓污我,我再窮,決不要這樣財物!夏家這件事早晚有昭雪之時,等著看吧!」說完大踏步走了。

夏主簿被貪贓州官關在監裏,不久生病死了。一個月後,林氏與這八個人陸續得暴病而亡。一天,劉原夢中夢到自己到陰間對證,醒來說:「果然報應不爽!」家人問其緣故,劉原道:「夢中有兩個公吏邀我,來到了一個官府,見一個綠袍官人在廊房中走出來,仔細一看,原來是夏主簿。再三謝我道:‘煩勞你來此。這裏文書都完,只要你略一證明,不必憂慮。’我抬眼看見丹墀之下,林氏與八個管帳人共頂著一塊長枷,約有一丈五六尺長。這時忽報王升殿了,吏引我去見過,王道:‘夏家事已明白,不須說得。旗亭一節,明白說來。’我供道:‘是兩人說邀我說事,要給我官券二百道,不曾敢接。’王對左右嘆道:‘世上卻有如此好人,須商議報答他。可檢他來算。’吏稟:‘他該七十九。’王道:‘貧人不受錢,更為難得,豈可不賞?再添他陽壽一紀。’就著原來兩公吏送我回家。出門之時,只見那一夥連枷的人被趕入地獄裏去了。必然要細細償還啊!」

(二)

宋紹興年間,廬州有一個富民叫毛烈,平日貪奸不義,做事欺心;昌州有一人叫陳祈,也是個狠心不守分之人,二人平日交好。陳祈家也有很大家產,但他擔心他三個弟弟長大後會跟他平分財產,想在獨掌家事時討些便宜,知道毛烈極會算計,找他出主意。毛烈道:「這很容易,你揀那好田地,少些價錢,先典在我這裏。以後等你們兄弟將現在田地四股分定了,然後你自將原銀在我處贖了去。這不就是你自己的了?」陳祈認為是好主意,於是先將大部份田地立券典與毛烈。因要後來好贖,不典重價,只三分之一,做個交易的意思罷了。累起本銀三千多兩,其田足值萬金。毛烈放花作利,已佔了便宜。只為陳祈自有欺心,所以情願把便宜與毛烈得了去。

父母去世後,陳祈只以剩下的田地與弟弟們平分,弟弟們也不知其中原因。一年後,陳祈拿著錢到毛烈家贖地。毛烈照數收了,拿進去交與妻子張氏藏好。毛烈雖已得了便宜,但他狠人心性,想這田是欺心來的,便想耍賴,藉口說:「贖券得找,過一、二天我給你!」陳祈自以為:「我一向與毛烈那麼友好,過一、二天一定沒有問題的!」隔了兩日,陳祈又來到毛烈家,毛烈避而不出面。一日撞見了,陳祈提出取券,毛烈冷笑道:「天下欺心事只許你一個人做?將眾兄弟的田偷典我處,今要出去自吞。我再要你多出兩千也不為過。」陳祈道:「你這不是詐人嗎?我去告你!」毛烈道:「官府要判給你,我就還你。」

陳祈到縣衙控告毛烈,毛烈卻預先用錢鈔賄賂了縣吏丘大,丘大反而說陳祈:「法官只相信文字書狀而已,你怎麼會給錢而沒收到贖券呢?」丘大又在知縣面前只替毛烈說了一邊的話,又替毛家送了些錢鈔,知縣聽信。到兩家聽審時,毛烈把交銀的事一口賴定,陳祈甚麼憑據也拿不出。知縣道:「官府只憑執照;既沒有執照,憑甚麼證據把田地斷還給你?分明是賴人!」倒把陳祈打了二十竹篦。陳祈不服,又告到州裏,因沒有憑據,田地仍然歸於毛烈。

陳祈受此冤枉,寫了狀子來到東嶽廟,在神前禱告:「天理昭彰,神目如電。是毛烈賴小人的,還是小人賴毛烈的?是必求個報應。」回去後,陳祈時時到毛烈家邊打聽,過了三日,只聽說毛烈摔個跟頭死了。晚間陳祈夢到自己隨了兩個差役來到陰府,毛烈已在那裏了。判官問道:「東嶽發下狀來,毛烈賴了陳祈三千銀兩。這怎麼說?」陳祈道:「是小人與他贖田,他親手接受。後來不肯還原券,竟賴道沒有。」毛烈道:「大人,休聽他胡說。若是有銀與小人時,須有小人收他的執照。」判官指著毛烈的心道:「我這裏只憑良心,無須執照!」毛烈道:「小人其實不曾收他的。」判官叫取業鏡過來,旁邊一個差役就拿著銅盆大一面鏡子來照著毛烈。毛烈、陳祈一齊看那鏡子裏面,只見裏頭照出陳祈交銀,毛烈接受,進去付與妻子張氏,張氏收藏,是那日光景宛然見在。判官道:「你看我這裏可是要甚麼執照的麼?」毛烈無話可說。陳祈道:「今日才表明得這件事。」又帶了二人到一個大庭內。只見旁邊列著很多兵衛,也不知殿上坐的是甚麼人,遠望去是冕旒袞袍的王者。判官走上去說了一回,殿上王者大怒,叫取枷來,將毛烈枷了,口裏大聲吩咐道:「縣令聽決不公,削去以後官爵。縣吏丘大,火焚其居,仍削陽壽一半。」又喚陳祈問道:「贖田之銀,固是毛烈要賴欺心。將田出典的緣故,卻是你的欺心。」陳祈道:「也是毛烈教的。」王者道:「這個推不得,但你未合死,只教陽世受報。毛烈作業尚多,押入地獄受罪!」

說畢,就見差役手執鐵鞭、鐵棒趕毛烈去。毛烈邊走邊哭,對陳祈說道:「吾不能出頭了。與我傳語妻子,快做善事、佛事救援我。陳兄原券在床邊木箱之內,還有我平日貪謀強詐得別人家田宅文券,共有一十三紙,也在箱裏。可叫這一十三家的人來一一還了他,以減我罪。切勿有忘!」陳祈見說著還他原契,還要再問個明白,這時有一個差役把陳祈一推,喝道:「快去!」陳祈颯然驚醒,把夢中所見之事告訴家人。先叫人到縣吏丘大家一看,三日之前已被火燒得精光,但只燒得這一家火就熄了。陳祈越加敬信。

陳祈先來到毛家取文券,對毛家兒子道:「在下與尊翁本是多年相好的,只因不還我典田文書,有了這爭訟。昨日我夢中到陰間得與尊翁對明,說文書在床前木箱裏面,所以今日特來取。」毛家兒子道:「文書便或者在木箱裏面,只是陰間說話,誰是證見,可以來取?」陳祈道:「卻有一件可信,你尊翁還說另有一十三家文券,也多是來路不明的田產。叫還了這一十三家,使他受罪輕些。又叫替他多做些善事、佛事。這須是我造不出的。」毛家兒子聽後非常吃驚。原來陰間鏡照出毛妻張氏同受銀子之時,張氏在陽間恰像做夢一般,也夢見陰司對理之狀。曾與兒子說過,因此聽陳祈說這事,也認為是真的了。走進去與母親說知,張氏道:「這項銀子確實有的。你父親佔了他便宜,還想賴他,不料死得這樣詫異。今恐怕你父親陰間不寧,只該還了他。既說道還有一十三紙,等明日一塊兒找出來,逐一還罷。」毛家兒子把母親的話對陳祈說了。陳祈道:「不要同上次一樣,說了明日,又賴皮。此關係你家尊翁陰間受罪,非同兒戲。」毛家兒子道:「這個怎麼還敢。」陳祈當下自去了。毛家母子親見了這些異樣,怎敢不信?把各家文券都送去還了。

陳祈自得了文券之後,忽然得起病來,一日重似一日。想起自己夢中曾聽見王者道「陳祈欺心,陽世受報」,知道這典田事是欺心的,於是叫三個兄弟來,把毛家贖出之田均作四分分了。病雖減輕,卻還時常發作。想到自己平日掌家時,除典田之外,欺心處還很多,因此將該還的都還了,並向周圍人講因果之事,再不敢做欺心之事了。

天理公道,做人使不得奸詐,為人切莫欺心。應正視因果法則,敬信神佛,順應天理而為善,才能前程光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