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破阻礙晨煉的思想業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十月七日】長期以來我一直為晨煉起不來而苦惱,曾經想了很多辦法,弄三、四個鬧鐘放在不同位置,客廳裏、窗台上都有,鬧鈴一響要起來要去關一圈。

開始隔三差五還能起來煉幾回,但每次都堅持不了幾天又起不來了。特別是家裏瑣事一多就更起不來,後來發展到鬧鐘響半天都聽不到,一覺天亮醒來鬧鐘都在身邊,怎麼拿過來關掉的都不記得。

相比看到同修都那麼精進,我對自己的狀態很著急,而且晨煉起不來要佔用白天的時間煉功,總覺得做三件事的時間不夠用,做了這件顧不上那件。偶爾起來煉下覺得一天都很精神、清爽、時間很充實,起不來一天都很消沉、懊悔的不行。

找自己也知道是因為自己正念不足、毅力不夠不爭氣造成的,鬧鈴一響就迷迷糊糊起來關上,還覺得起猛了有點頭暈,因為修煉前體質不好猛的站起來頭會暈,舊觀念不去所以有假相。就趕快坐下適應會,一迷糊就睡過去了,因為在這個狀態裏拖得時間太長了,就是不睡過去煉靜功也打盹,有時煉著煉著倒下就睡。

正法進程在快速的推進,也知道每次錯過的時間都不會再有,每天睡前都下好多決心,好不容易起來還要做半天思想鬥爭,迷迷糊糊中總有很多藉口叫我倒下再睡。例如擔心睡的少白天上班會困,天氣冷了、熱了都不願煉,想再多睡一分鐘眼睛睏得睜不開這都是安逸心作怪。偶爾能堅持練幾天皮膚會出現很大變化,變得細嫩有光澤,常人看見了也要說幾句這幾天怎麼漂亮了?皮膚變好了之類的話。顯示心、歡喜心不自覺就流露出來了,甚至怕引起異性注意,還有潛在很深的色慾心。

看了師父的新經文明白不能再這樣下去了,一定要徹底突破。就求師父幫我,打坐中師父講的法理:「過去那個古人行動非常快,日走百里;那個馬日行千里,不說假話。人的思想比較單一,比較專注,做一件事情就是一條路,他一定做好。言而有信,他說做了,他就一定要給你做,這是人。」(《長春輔導員法會講法》)打到腦中,心中豁然開朗。悟到起來再睡過去,就是因為念不純思想業鑽了空子造成的。古人思想單純走路時就想著走路,沒有私心雜念,精力集中所以真能日行百里。現在人做不到是因為腳在走路心卻不知飄到哪去了,胡思亂想甚至都忘了腳下的路,精力都分散了根本不在要做的事情上。

想參加晨煉睜開眼就只能想著煉功,有這一念就夠了。至於白天會不會困,皮膚會有甚麼變化,煉了會如何、不煉會有多大損失等等這些思想鬥爭,都是為私為我的因素偏離了法,是對大法的不堅信,師父早就說過「修煉是最好的休息。能達到你睡覺都達不到的休息」(《北美首屆法會講法》)。轉化本體也是這個功法的特點理所當然的事,沒必要刻意去想,只要做到就行了,做不到甚麼都是空談。一想就是在求了,求來了假設的魔障,使我精神不起來寶貴的時間就這麼毫無意義的消磨掉了,因為醒來心念根本不在煉功上,而是在為自己患得患失,消減了要煉功的意志,滋養了惰性。就這一念不純就使我屢戰屢敗,長期不精進。

悟到了就要馬上做到,睡覺前我跟自己說「鬧鈴一響馬上起來,就想著要煉功其它甚麼都不能想就要做到一念不亂」。結果早上鬧鈴一響,睜開眼感覺很精神沒有一點睏意,感覺好像根本沒睡覺跟睡前一樣清爽。沒想到困擾幾年的惰性問題就這麼簡單的突破了,其實是人心太多正念不純把簡單的問題變複雜了,人為的給自己設置了魔障困住了自己。

我知道有很多同修還沒有加入到晨煉中來,就想把這個心路寫下來共同精進。此念一出晚上就夢見舊勢力把我綁架到勞教所去了,見哄騙我不管用,就拿出很多很粗的竹籤要往我手指頭裏插。我正念很強嚴肅的對它們說:「不許邪惡利用眾生對大法與將要成為新宇宙中的正神犯罪。」話一出口嚇得他們趕快把竹籤藏了起來。這是舊勢力害怕我拿筆寫出來,我也好久沒寫交流文章了,一想寫就會冒出很多藉口拿不起筆來,邪惡最怕的正是我們要做好的,這雙手也不能偷懶要多寫文章了。

現在悟到了就是做事正念不純,私心雜念太多,做三件事修煉中的每一念都不能摻雜人心。越純威力越大障礙越少,真的能做到一念不亂,無私無我任何邪惡因素都不敢阻擋。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