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騰全市的一次所謂「庭審」(圖)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十月五日】(明慧網通訊員山東報導)二零一零年九月十九日這天清早,萊陽公安局所有巡警全部出動,往常冷清的法院門前及道路兩旁停著許多車輛,數十名便衣和各村派去的人員在馬路上來回巡視,通向法院的四個路口均在一公里外有警察設卡戒嚴,過往車輛行人嚴格盤查。公交車早早把乘客趕下車:「上面說了今天不准去法院。」

開庭這天,萊陽法院對面的馬路上遍布車輛、便衣
開庭這天,萊陽法院對面的馬路上遍布車輛、便衣

開庭這天,通往萊陽法院的四個路口均在一公里外有警察設卡戒嚴
開庭這天,通往萊陽法院的四個路口均在一公里外有警察設卡戒嚴

十九日上午,不少市民傳言說萊陽又出大事了:萊陽市從安居小區西路口一直到古柳鎮南的轉盤路口長達數公里的公路被交警封鎖,大車、公交車都必須繞道行駛,僅允許小車通過。市區主要街道路口也有不少警察在盤查、巡邏。法院門口更是人頭攢動,有上百號便衣、不少警察。法院路口被禁止任何車輛通過。據說法院四周圍也有不少可疑車輛和便衣,數量相當多。法院大院內也有大批警察隊伍聚集。據說十九日上午所有前去法院辦案的律師、當事人及其他辦事人員全部被擋在外面一一盤查,禁止進入,無論甚麼案件都要等下午再辦。

各村各單位都被布置這天一律不准休班。中秋節當天,一禮品店裏一位農民大娘談論說:「村裏領導通知我老頭子說,讓我哪裏也不准去,說上面來了大律師要給法輪功平反,叫在家呆著!」

這一天,原定於二零一零年九月十九日上午八點半開庭,在開庭前一小時,法官突然拿出了吳金鳳夫婦雙雙簽名的解除律師委託書(簽名字跡與吳金鳳不符,疑似偽造),稱家屬已辭退律師。北京律師要求見當事人證實這個事實,遭法官拒絕。北京律師最終未能入場辯護。更荒謬的是,家屬「辭退」了欲為吳金鳳做無罪辯護的北京律師,聘請了一名當地律師朱向麗為吳做了有罪輕判的辯護。

其實,這位吳金鳳只是山東萊陽城區一位五十六歲的普通婦女。她十多年前患病不癒,修煉了法輪功後,從此獲得健康。她因此堅決不放棄對法輪大法的信仰,並時常將法輪大法的美好告訴他見過的人。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二日,吳金鳳在街上向市民講法輪功真相,被萊陽文化路派出所綁架,非法關押在萊陽市看守所,已被迫害得渾身顫抖,全身發麻,腿腳無力,站了一會兒,即癱倒在地。

監視

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二日,吳金鳳在府前中學附近發放神韻光盤時,被文化路派出所警察馮振亞、安壽亮綁架,關押在萊陽看守所。短短兩個月,原本健康、樂觀的吳金鳳被迫害的身體極度虛弱,站立一會兒就癱倒在地,生命危在旦夕。吳金鳳的家人原本請了一名當地律師紀濤。可是紀濤與「六一零」惡人勾結,反而成了迫害吳金鳳的幫兇,竟在非法的「逮捕證」上代替吳金鳳簽字,在吳金鳳被迫害的命危之時,仍不告知其家人。失望之下,家人辭退了紀濤,重新聘請了兩名北京的著名維權律師,準備在法庭上為吳金鳳做無罪辯護。

「北京著名律師將赴萊陽,為法輪功學員做無罪辯護」這一消息傳出後,迅速在老百姓中傳開,人們街頭巷尾都在議論紛紛:「這法輪功真厲害,把北京律師都請來了!」 「連北京律師都到萊陽辯護,看來法輪功真沒違法!」 「這消息是真的吧? 咱們到時看看去!」……

這個消息對邪黨政府,六一零、法院、各級政府等參與迫害的部門卻如臨大敵,立即開會布置:各鄉鎮、城區政府機關、派出所、各村書記、村長、治安員,九月十九日這一天一律不准休班,將所有法輪功學員全部看住,不准出門。有一個村只派了一個治安主任去開會,政府領導將書記大罵一頓,「出了事你能承擔得起嗎?」有的村幹部出動四五人、一部車,一整天尾隨法輪功學員後面寸步不離,生怕跟丟了;有的村幹部可憐的說:「可千萬別出門,不然的話我們就完了,我都寫了保證了!」有的威脅說:「星期天可千萬別到城裏去,城裏早布置好了,去一個抓一個。」

一位法輪功學員領著女兒到城裏買東西,還沒坐上車,村幹部和鎮政府幾個幹部瘋狂驅車趕上,強行拽到車上,將她拉回家,出動數人輪流「看守」;有的村幹部和幾名鎮政府人員一大早,飯都顧不上吃就跑到學員家附近「站崗」,直到見這位學員推著車子到地裏收莊稼了,才如釋重負,長長地吐了一口氣,又不敢放心,派了一名治安員尾隨其後,這位學員突然轉身質問他:你要幹甚麼?治安員趕緊支吾著走開。

戒嚴

二零一零年九月十九日一大早,萊陽市法院周圍戒備森嚴,萊陽公安局所有巡警全部出動,通向法院的四面路口從一公里外設卡,七八名警察把守戒嚴,嚴格審查駛往法院方向的所有車輛,隨時攔下,不讓通行。法院附近更是風聲鶴唳,大批警察、「六一零」惡徒把住兩面路口,禁止車輛行人通過,馬路兩側停著很多車輛,大批便衣在馬路上來回巡視,緊張的盯著法院周圍的所有人員,現場氣氛緊張、恐怖……

過路的人們看著這可怕的場景,避之唯恐不及,紛紛快速駛過。有些膽大、好奇的詢問:到底發生了甚麼事?他們在幹甚麼呢?這陣勢多年沒見了,幹嘛戒嚴?

公交車乘務員直接對乘客說:「去法院的全部下車,上面說了今天不准去法院。」將乘客全部趕下車。法院周圍草木皆兵,有人到附近商店買東西,馬上有兩個便衣靠上前盤問。有人在法院附近走動,便衣就緊張的跟隨其後。一些得知此消息的人們,出於好奇,早早來到法院,要求進去旁聽,被警察攔住不讓進去,當問到:不是公開審理嗎?為甚麼不讓進去旁聽?警察們實在拿不出理由,只一句話:不讓進去!

有一個想參加旁聽的人,被騙到一間屋裏詢問了姓名、住址後,立即聯繫當地幹部將人接回,施以一番威脅、恐嚇,被那人義正辭嚴的訓了一頓:「論年齡我和你父親差不多,你有甚麼資格來訓我?我哪裏做錯了?」當地幹部沒理可講了,惡狠狠的扔下一句話:你等著!之後匆匆離開。

當過路的行人得知如此戒嚴是為阻擋人們來旁聽律師對法輪功學員的無罪辯護,都對邪黨嗤之以鼻,罵道:用得著這樣興師動眾嗎?太可笑了!

辭退律師

吳金鳳的家人原本請了一名當地律師紀濤。可是紀濤與「六一零」惡人勾結,反而成了迫害吳金鳳的幫兇,竟在非法的「逮捕證」上代替吳金鳳簽字,在吳金鳳被迫害的命危之時,仍不告知其家人。失望之下,家人辭退了紀濤,重新聘請了兩名北京的著名維權律師,準備在法庭上為吳金鳳做無罪辯護。

兩律師接受委託後,當即前往萊陽看守所會見了吳金鳳,見吳已站立不穩,身體狀態極其虛弱,立即向萊陽市檢察院申請「取保候審」,遭到無理拒絕。

九月上旬,律師接到了萊陽市法院的通知:定於九月十三或十四日開庭。兩名律師準備啟程趕往萊陽,突然又接到萊陽法院的通知:開庭時間推遲,具體時間不確定。律師表示:這是法院方面在耍花招,故意改變開庭時間,到時給人來個措手不及,這樣的流氓手段他們見得太多了,因為當局非常清楚,迫害法輪功沒有任何法律依據,完全是非法的,都是黑箱操作,當越來越多的正義律師站出來為法輪功學員做無罪辯護時,當局非常恐懼,怕參與迫害法輪功的各級人員和民眾知道真相,因而打壓律師、阻止律師辯護、威逼利誘當事人和家人辭退律師等等……甚麼卑鄙手段都使的出來。

九月十六日,律師再次接到法院通知:十九日上午開庭。他們於十七日晚上趕到萊陽。十八日一大早,吳的家人提出不准律師為吳金鳳做無罪辯護,原來,他們迫於邪黨淫威,委曲求全,偷偷聘請了另一名律師──萊陽元德律師事務所律師朱向麗,做有罪輕判的辯護。(朱向麗 : 山東元德律師事務所的執業律師,執業證號: 13706200011516515 ,電子郵箱 sdydzxl@163.com 電話:0535--7201663 手機 13853536048)

北京律師明確地告訴吳的家人:只有醫生才明白病人生病原因和醫治方法,出於尊重事實、尊重法律,自己不會放棄無罪辯護的原則。於是,吳的家人表示要解除對北京律師的委託。律師說:這話輪不到你跟我說,明天我去法院,法院會給我個答覆的,何況簽委託書的不止是王為連一人,還有吳金鳳,見了當事人以後再說。十九日早晨,北京律師一早來到法院,吳的家人早已在場,法官拿出了吳金鳳和王為連夫婦雙雙簽名的解除律師委託書,其中吳金鳳的簽名與前明顯不同,疑似偽造,法官稱當事人已辭退律師。律師要求見當事人證實這個事實,法官當場拒絕。北京律師當日未能入場辯護。

吳金鳳親筆簽字的委託書
吳金鳳親筆簽字的委託書
開庭前一小時,法官出示的解除委託書,其中吳金鳳的簽名與前明顯不同,疑似偽造
開庭前一小時,法官出示的解除委託書,其中吳金鳳的簽名與前明顯不同,疑似偽造

兩名正義律師已接過很多為法輪功學員做無罪辯護的案子,他們是站在法律公正的立場上,為吳金鳳做無罪辯護,真正為當事人負責,這一點吳的家人早已知道,為甚麼在這個節骨眼突發變故?又為甚麼提出不准為吳金鳳做無罪辯護!這期間究竟發生了甚麼?答案只能是一個:萊陽六一零、法院等部門脅迫吳的家人,只要請律師做無罪辯護,就重判,辭退北京律師、請當地律師做有罪辯護可輕判。

法庭上,法官和偽律師一番作秀後,匆匆結束。

百姓看戒嚴

這場官司的前前後後,萊陽法院使盡執法不公和違法的流氓招數,醜態百出,不同尋常的戒嚴更使百姓議論紛紛:看來法輪功真的沒有違法,要不,就讓律師去辯護唄,辯的不對,直接就從法律上駁倒就得了,幹嘛千方百計的又不讓人辯護,又怕人旁聽。

萊陽公檢法機構自作聰明,以為不讓人辯護不讓人旁聽就可以繼續操控輿論、維持迫害,卻恰恰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一連串反常舉動反而使民眾對「信法輪功是否違法」這個問題深感興趣,更願意聽、更理解了法輪功學員講的真相:中國現行法律沒有一條把法輪功定為邪教,持續十一年的迫害完全是非法的,迫害法輪功是一種公然的犯罪行為,將來必會追究其刑事責任。

而懂法的法官們一方面知道所有指控法輪功的罪名都是子虛烏有,根本經不起推敲,而且所有的審判都與法律相違背;另一方面他們更深知,在中國,權大於法,為了中共的統治,為了保全自己,他們選擇了違背自己的良心,違背曾經信奉的法律,審判無辜。可是他們是否知道,迫害法輪功是人類有史以來最大的冤案,終究要昭雪,到那一天,執法人員們也會站在被告席上,受到正義的審判。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