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用大量人力 山東萊陽法院非法庭審吳金鳳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十月二日】(明慧網通訊員山東報導)二零一零年九月十九日,山東萊陽法院非法庭審法輪功學員吳金鳳,當局動用了大量人力物力、興師動眾、封鎖法院,表現極度恐慌。

吳金鳳,女,五十六歲,家住山東萊陽城區,據說原是萊陽婦聯職工。十多年前患病不癒,修煉了法輪功後,從此獲得健康。她因此堅決不放棄對大法的信仰,並時常將大法的美好告訴他見過的人。在邪黨迫害期間,因堅持修煉法輪功被單位非法開除。

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二日,吳金鳳在街上向市民講法輪功真相並贈送神韻晚會光盤,被萊陽文化路派出所警察馮振亞、安壽亮綁架。當晚四名惡警闖入吳金鳳家中,搶走刻錄機、電腦、大法書籍等私人物品,期間沒有向吳金鳳及其家屬出具任何法律文書。吳金鳳的丈夫是一位老實巴交的貨車司機,在這期間遭受到很大的精神壓力。後來吳金鳳被非法關押在萊陽市看守所,遭受了殘酷迫害。

吳金鳳的丈夫在接到即將非法審判其妻子的通知後,聘請了萊陽今政通律師事務所的律師紀濤為吳金鳳做無罪辯護,希望能及早讓吳金鳳回家。 紀濤不但沒有幫他向好的方向維護合法權益,反而完全順著邪惡的思路,在吳金鳳被非法拘禁關押了這麼長時間後,於五月二十八日私自代她在「逮捕證」上簽了字。後來吳金鳳的丈夫在好心的法輪功學員的幫助下又聘請了兩位北京的知名律師。七月三十一日,當兩名律師到看守所見到吳金鳳時,原本健康開朗、精神飽滿的吳金鳳在看守所短短的三個月已被迫害得蒼老了很多。她渾身顫抖,全身發麻,腿腳無力,已十多天無法進食,站了一會兒,即癱倒在地,簽字時,手顫抖得字都不易辨認。從律師複印回來的卷宗上看,吳金鳳的簽字起初還比較規整流暢,後來就歪歪扭扭、筆畫嚴重中斷、字跡顫抖。顯然惡警對其動用了酷刑。不法警察為掩蓋惡行,一直不許家人會見。家人隨即於八月二日為吳金鳳申請「取保候審」。依據法律條文,檢察院應在一週內給予答覆。但八月十日,吳金鳳的丈夫來到萊陽檢察院要求給予答覆,檢察院人員稱:還沒研究 ,至今一直未予答覆。

吳金鳳的丈夫得不到檢察院的答覆,又牽掛妻子的身體。無奈之下去了萊陽看守所。他問看守所副所長宋平波(音):吳金鳳的身體現在怎麼樣?宋說:挺好的。吳的丈夫接著問:我聽律師說她的身體很差,是真的嗎?宋一聽這話馬上變臉了,說:你聽律師說的,你聽哪個律師說的?吳的丈夫說:我聽我聘請的律師說的。結果宋立即掏出電話,打電話給公安局,讓公安局找(責問)紀濤。很顯然,紀濤是受公安控制、並為其暗中服務的。其實在代理吳金鳳的「案子」期間,紀濤沒有向吳金鳳的丈夫透露任何關於吳金鳳在看守所裏面的身體情況。

後來萊陽法院通知開庭日期定在九月十三日或十四日, 主審法官為朱江東。隨即當地出現大量宣傳北京律師即將到萊陽為法輪功學員辯護的傳單和膠貼。結果在臨近開庭日期時,萊陽法院突然推遲開庭日期。直到九月十八日法院才通知說十九日開庭。

九月十八日北京兩位律師按時來到萊陽,充份準備好了訴訟的所有事宜。然而十九日律師來到萊陽法院之後,法院卻通知說當事人已經解除了對二位律師的委託協議,兩位律師對當事人突然解除委託原因表示愕然、並懷疑當事人的簽字的真實性。法院人員堅持說二位律師已經沒有權利為吳金鳳辯護了。無奈二位律師只得退出。顯然一點法律知識沒有的吳金鳳及其家屬被威逼利誘或被誤導、被欺騙。後來得知為吳金鳳辯護的律師是一位名叫朱向麗的律師,究竟是法院臨時指派,還是吳金鳳家屬受誤導後,開庭前另外所聘,外人不得而知。

此案目前判決結果法院沒有公布,坊間也沒有確切消息。對於審判過程估計只有這位朱向麗律師知道。因為庭審當天萊陽當局邪黨人員層層包圍封鎖了萊陽法院,任何人不經允許不得進入萊陽法院大門。據說吳金鳳是在七點鐘之前被從法院的西面院牆的小門秘密押進法庭的。

據市民反映,十八日、十九日白天,市區主要街道和馬路邊的樹蔭、角落裏時常看到有車輛潛伏,並有形跡可疑的人鬼鬼祟祟的坐在裏面。而且有不少周圍市民不認識的人在角落裏,形跡十分可疑!於是有不少市民感到十分驚恐,擔心是黑社會或者不法分子。而且路邊有警車停靠,夜間市民發現有警車時常在鄉間馬路和市區以及城市外圍的馬路上來回游動,閃動著幽靈般刺眼的光,直到深夜。

十九日上午,不少市民傳言說萊陽又出大事了:萊陽市從安居小區西路口一直到古柳鎮南的轉盤路口長達數公里的公路被交警封鎖,大車、公交車都必須繞道行駛,僅允許小車通過。市區主要街道路口也有不少警察在盤查、巡邏。法院門口更是人頭攢動,有上百號便衣、不少警察。法院路口被禁止任何車輛通過。據說法院四周圍也有不少可疑車輛和便衣,數量相當多。法院大院內也有大批警察隊伍聚集。據說十九日上午所有前去法院辦案的律師、當事人及其他辦事人員全部被擋在外面一一盤查,禁止進入,無論甚麼案件都要等下午再辦。但是這些人沒有出示證件,拒絕透露個人單位、姓名,對於前來辦事的市民的反問(諸如 :你是幹甚麼的,關你甚麼事?你那個單位的?叫甚麼名?)他們轉身躲避不答。有律師和市民交談說:「法院是人民的法院,這些東西圍堵、佔領人民的法院影響人民正常訴訟,他們這是公開擾亂社會治安!甚至犯罪!」

後來據內部正義人員透露:「此次行動政府出動了幾乎所有的刑警、公安、便衣、交警、協警、所有鄉鎮派出所、所有鄉鎮政府的部份工作人員,甚至責成每個街道辦事處、農村村委人員、甚至鄉鎮包片的計生人員負責看守堵截轄區內的法輪功學員,禁止他們出門。萊陽市公安局局長郭善海親自率領手下四名副局長坐鎮法院指揮,收聽警察的現場盤問,並不時予以指導。」中秋節當天,一禮品店裏一位農民大娘談論說:「村裏領導通知我老頭子說,讓我哪裏也不准去,說上面來了大律師要給法輪功平反,叫在家呆著!」

對於邪黨的瞎折騰,部份邪黨工作人員也是心中甚是不平。一位被責成在某村「蹲點」的工作人員說:「人家(村裏的法輪功學員)去趕集賣桃子去了,非讓我去追回來!我吃飽撐的?!追回來幹甚麼?!」

粗略估計這次他們出動的人力也以千計了,如此興師動眾禁止入內旁聽,只能說明吳金鳳沒有任何罪行,沒有任何過錯。這樣只能說明邪黨非常心虛,恐慌到極點了,怕老百姓了解真相、傳揚其邪黨罪行也是怕到極點了,誰正誰邪一目了然。連萊陽市民都說:它這麼興師動眾就為審判區區一個婦女,可見他們真見不得人!說明他們很害怕法輪功!真丟共產黨的醜!

願尚存善念的警察,想想自己的妻兒老小不要助紂為虐!一旦遭報,既毀了自己也毀了家人;願所有正義之士關注好人吳金鳳,並伸出援助之手,幫助吳金鳳早日脫離魔窟;正告那些參與迫害吳金鳳的「610」惡人與相關人員:吳金鳳的現狀完全是你們一手造成的,你們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你們終將無法逃脫法律和道義的制裁!況且天理昭昭、疏而不漏,善惡到頭終有報!希望你們立即停止對吳金鳳的迫害,否則必遭天譴!

參與迫害的相關單位及責任人:
萊陽公安局長:郭善海
公安局副局長:王成 (國保大隊隊長) 電話:13906452698 0535-2138258 7238259
王成妻子 電話:13053552698
王磊: 13964559638 萊陽市黨校洗腦班頭目
610辦公室電話: 6297138 6297139 6297140 6297182
萊陽「610」頭目:孫茂恆 (45歲左右,原任萬第鎮邪黨黨委書記), 妻子:孫良玉單位:建委
馬曙光 (610頭目之一、國保大隊中隊長) 13853502789 7211905(辦) 7298956(宅)
孫姿偉(穴坊富南莊村人): 13964530088 7188235( 辦) 7186288(宅)
蓋樹榮 13676200386 7264667 (辦) 7261639(宅)
喬安山 7884649 7186779(宅)
張 立 7158669 7264667 (辦) 7215552(宅)
於忠才 13953555476 7264667 (辦) 7228513 (宅)
王 勇 13853523966 7299266 (宅)
薛立保 13723959520 7263155 (辦) 2921179 (宅)
何曉、梁兵、王申華 等正在搜集中。
相關人員:
看守所所長:馬賢君 13906452876 7299857 (辦) 7185696 (宅)
看守所副所長:宋平波
刑警大隊隊長:閻升波 13905457053 7265555 (辦) 7185299 (宅)
治安大隊隊長:姜桂濤 13705352878 7186788 (辦) 7185588 (宅)
巡警大隊隊長:呂常青 13805459928 7732566 (辦) 7268683 (宅)
萊陽法院吳金鳳案件主審法官
朱江東  0535-7386060(辦)  7232596(宅)  13583550155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