銘刻於心的記憶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十月四日】公園裏那片場地,留下了我永恆的記憶。那時太陽還沒有升起,靄靄晨霧還沒有散去,公園裏的人寥寥無幾。可是那片場地卻整齊的站滿了修煉法輪功的人群。伴著悠揚的音樂,聆聽著李洪志師父渾厚慈祥的口令,整齊劃一的動作,吸引著很多人。那時我站在煉功的人群中,真是天清體透,無比舒暢,塵世的喧囂離我遠去,我的一天就這樣開始了。

時隔十一年,每當我來到這裏,都要佇立片刻。昔日場景歷歷在目,昔日煉功人的音容笑貌浮現在眼前。那時我們的煉功點有二百多人,人數還在不斷的增加,大家都被法輪功的祛病健身的奇效和博大精深的法理所吸引、所折服。有身患重症的人,有久治不癒的人,也有想找感覺的人,……林林總總,男女老少走到了一起。每當煉功結束,大家交流體會,他談身體的變化,她談心性的提高。一個個面色紅潤,精力充沛,樂觀向上,對生活充滿希望。

有一對老夫妻,丈夫是部隊的老團長,軍旅生涯,一身病痛,久治不癒,儘管妻子細心服侍,還總是暴跳如雷,在一次交流中,妻子說:「他脾氣變好啦,以前上樓都得衝我喊,‘拉我一把!’現在自己能上樓了。」

還有一位被醫院判為只能活二十天的癌症病人,開始是被家人攙扶著來到煉功場,後來不僅自己走來了,還能把全套功法煉下來。當師父給他清理身體時,他高興的說:「師父又管我了,我現在自己上單位去,有同事驚訝我怎麼還活著,我說我師父不讓我死,……」他向同事們介紹他煉了法輪功,結果一辦公室的人都煉起了法輪功。

還有曾經染上惡習的人,在這煉法輪功的一片淨土中,純淨了心靈,無論在家庭中,在單位裏,在社會上都是一個真正的好人。按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的好人……

記的那時煉功的人數不斷增加,需要大一些的場地。電視塔下的一片空地比較大,但是坑坑窪窪,長期雨水的沖洗使建築垃圾和泥土混在一起。大家就在一位曾經患肝硬化通過修煉而康復的學員帶領下,用鍬、鎬一點點鏟平的。後來有幾個人,來到我們的左邊跳舞,我們就往右移,大家沒有怨言。我們的場地總是整潔乾淨,煉功時安詳寧靜。公園的管理人員說:「你們煉法輪功的人真好,你們的工具不要來回拎了,就放在我這吧,早晨我早點給你們開公園門。」那時公園是按鐘點開門的。

那時,人們對煉法輪功的人真是讚頌有加啊!九九年「七﹒二零」,中共對這樣一群好人開始了殘酷的迫害,真是烏雲壓頂啊!因為不放棄煉功,不放棄對法輪功的信仰,有大批煉功人被勞教、被判刑、……從那時起十一年了,公園裏再沒有法輪功學員集體煉功的身影。

我們身體健康了,有罪嗎?做好人有罪嗎?「四﹒二五」集體和平上訪,就是為了讓政府了解法輪功的真相,讓政府知道煉法輪功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萬沒想到把和平上訪污衊為「圍攻」,同時把一盆盆髒水潑向我們的師父。只有人想不到的,沒有中共幹不出來的。它不僅開動了所有的國家宣傳機器進行造謠誹謗,還動用了國家所有的專政工具進行殘酷的鎮壓。編造導演了世紀偽案「天安門自焚」、自殺、他殺等等假案。紅色恐怖遍布全國,大法弟子的心經歷了前所未有的嚴峻考驗。

是師父給我們健康的身體,是師父給了我們生活的希望,到中央信訪辦去反映法輪功的真實情況。結果被構陷了各種罪名,遭到非法拘捕、判刑。在勞教所裏、在監獄裏至少有三千多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酷刑折磨慘不忍睹,更為慘烈血腥的是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出售,以獲暴利。

十一年來,法輪大法傳播世界一百一十四個國家,政府支持,都被法輪功的奇妙所吸引。人人都做好人,人類社會變好了,國家安定了,哪個領導人能不高興呢?中共邪黨的領導人不高興。中共的愚蠢、低智、殘暴令世人恥笑!

世人在覺醒,退黨、退團、退隊的大潮洶湧澎湃。八千多萬人退出中共邪黨組織,意味著眾生認清了中共殘暴嗜血的本質,一個明智的人怎能與它為伍!縱觀邪黨歷史,僅在和平時期就殺害八千萬中國人,天理難容啊!善惡必報,誰能抗拒得了?「人心出一念,天地自有知,善惡若不報,乾坤必有私。」天意不可違!

公園裏的那片淨土啊,是不是也在盼著大法弟子的歸來?那一天會到來的,一定會到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