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光普照港城秦皇島(圖)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九月十六日】一九九四年十月,河北省秦皇島市從李洪志師父大連講法班得法的法輪功學員開始在海港區湯河公園煉功,到一九九九年,僅海港區就有煉功點七、八十個,當時全市三區四縣法輪功學員至少達到兩萬人,還不包括看過書或在家看書煉功的。

數萬人自覺的按照法輪大法「真、善、忍「的法理,在我們的日常生活中修身向善,煉功後,身體康復了,脾氣變好了,家庭和睦了,他們身邊的人也在他們不斷提升境界中受益。煉功人的樂觀、豁達、善良為我們的社會增添了更多溫馨與歡樂,為我們的家園奠定了更美好的未來。

秦皇島學員在集體煉功弘法(攝於一九九八年)

秦皇島市是一個港口城市,歷史悠久,古稱「碣(棕色)石」,公元前215年,秦始皇第四次東巡,駐蹕於此,並派燕人盧生、方士韓終入海求仙,刻「碣石門辭」,秦皇島因而得名。古城山海關,是聞名遐邇的「天下第一關」,萬里長城從這裏入海。碧海金沙的北戴河區,是著名的避暑勝地。主城區海港區,是北方良港秦皇島港所在地。昌黎縣,漢稱盤縣,一一八九年改為昌黎縣,為黎民百姓昌盛興旺之意。撫寧縣,古隸屬榆關,作為中原漢王朝防禦遼東高麗入侵的重要的軍事重地,設關紮營,屯集大批兵馬,因此「臨渝關」、「渝關」之名屢見諸史冊。唐貞觀十九年春,唐太宗李世民東征高麗過往臨渝關。盧龍縣,是商湯時炎帝的後代墨台氏的孤竹國所在地,孤竹國國君的二子伯夷、叔齊「賢」名至今流傳於世。青龍縣,因青龍河而得名,殷商時期青龍河稱玄丘水,黃帝的第五代玄孫契的母親簡狄在玄水洗浴時咽進一枚五彩玄鳥(燕子)蛋而孕育了商族的祖先契。

神傳文化,古老的文明,都給秦皇島這片熱土以厚重而神奇的歷史。站在金色的沙灘,看大海後浪推前浪由洶湧的喧囂到拍岸的無聲,昨日的輕舟、戰車,昨日的天仙、帝王,似乎並沒有離我們遠去。朝朝代代如潮起潮落,不同的裝束、不同的文化形式、不同的信仰,演繹了底蘊豐厚、多姿多彩的歷史,從而告訴今天的人們甚麼是善,甚麼是惡,甚麼是正信,甚麼是智慧。因此不管每個人用甚麼方法如何應對人間萬事,其實從我們兒時記事起就知道,在我們的內心深處有一桿叫做良心的秤,在每思每念中惦量著你自己也惦量著別人。正如人們常說的騙別人騙不了自己,誰又能欺騙得了自己的心哪。

在物慾橫流的今天,說到良心,中國人大多已沒有往日的尊重敬畏之感。人們承受著假藥、假麵、毒奶粉、地溝油的侵害,無奈著假新聞、假學歷、假這證假那證的肆虐,卻依舊想著辦法造假,因為在造假魁首中共的統治下,在社會上不造假似乎寸步難行,在造假能得到好處的中共治理下的社會,一個本份人為了辦成事都不得不請客送禮、說假話辦假事。為甚麼我們周圍的人總抱怨現在人活的累、空虛、沒勁,其實很大因素是因為我們生活在放棄用良心這桿秤去衡量一切的社會中,一切不公正、不公平可以讓人們的生活依然繼續,但卻吞噬著人們的心靈,讓人的心沒有著陸的地方。

一九九二年五月當李洪志師父在神州中土開傳「真、善、忍」為宗旨的法輪大法,人們才真正體悟到貫穿中華文明幾千年的修煉文化的觸手可及,在你的為人處事中,在你的所思所想中,你真的遵循著心底那道德的底線嗎?不為名譽所動、不為金錢所擾,不為親情而枉法,秉持著先人後己、無私無我的純正,秉持著誠實、寬忍的平和,就這樣在遇到問題找自己,不斷提升道德水平的進程中達到一個好人更好的人以至一個超越常人的人。教人向上的佛法修煉使無數人身心受益,豁然明白了人之所以當人的真實意義。教導人向善的高德大法在全國各地普及直到縣區,從目不識丁的農民到研究生、博士、科學家,從四、五歲的孩童到耄耋老人,都有人得法修煉。善良、爽直的秦皇島人民也在一個美麗的秋季迎來了法輪大法。

法輪功學員清晨在湯河公園煉功
法輪功學員清晨在湯河公園煉功(時間大概在一九九六至一九九九年之間)

一九九四年十月,從李洪志師父大連講法班得法的法輪功學員開始在秦皇島海港區湯河公園煉功,後相繼有從北京、唐山得法的學員一起自發的以煉法輪功功法的形式在一起晨煉。最初十來個人,有時在湯河公園,有時在人民公園煉功。很多學員親身見證了法輪功祛病健身的奇特功效。修煉後人們普遍道德回升,在家庭、工作單位、社會中都以真誠、善良、寬忍,嚴格要求自己。因此一個人受益,家人、朋友、同事、同學都能看到大法帶給人們的快樂與健康,中國有句老話「酒香不怕巷子深」,不用做廣告,只是口耳相傳,或晨練時有緣看到法輪功學員在煉功,就不斷有有緣人陸續得法。

一九九五年開始,煉功受益的學員們,自發地到秦皇島三區四縣集體煉功、洪法,希望使更多的有緣人身體健康、重德向善。當時弘法主要是騎自行車去,馱著書、錄音機等,到目的地後,學員們集體煉功,有緣人看到、聽到後,就有詢問的,有跟著煉的,一切都那麼平靜、自然,充滿祥和。

法輪功學員在煉功弘法,旁邊掛著自製的《法輪大法簡介》。(註﹕這兩張照片不是同一次弘法的照片)

一九九四年青龍縣有位女學員在李洪志師父濟南講法班得法,她的叔叔當時得了腦瘤,煉法輪功後身體恢復健康。一九九六年,除海港區、青龍縣以外的山海關區、北戴河區、撫寧縣、昌黎縣,也都有學員陸續得法修煉,修煉人數成倍增長。一九九六年八十個煉功點(夠五十人就可分出去單獨成立),當時全市三區四縣學員至少達到兩萬人,就是說秦皇島市一百個人中就有一位法輪功學員,還不包括看過書或在家看書煉功的。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前三四年的時間,在每個臨近五點的清晨(冬季為五點半開始煉功,其他三季為五點開始煉功),城市還在睡著,鄉村還未升起炊煙,成千上萬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或步行、或騎著單車,有的帶著坐墊,或一個人或一家人,輕盈的安靜的穿過大街小巷,來到居住地附近的街邊空地或街心公園,人們三五成群靜靜地等候或輕輕的交談著,相識不相識的人們,都會微笑著示意,一切自然而祥和。五點整,數十人或上百人的煉功點不用人管,該到點時人們自覺的排成整齊的隊形,隨著和緩悠揚的煉功音樂,舒緩的煉功。這樣的情景日復一日,年復一年,成為清晨固定的風景。而且風雨不誤,雷打不動。一方水土養一方人,秦皇島這座美麗的濱海城,沐浴著「真、善、忍」佛法的光芒。同事、同學、客戶、上司,你認識的人不一定在哪一天的清晨或在哪個集體煉功弘法的場所才知道是同修,彼此真心為對方能得到這萬古難遇的正法而高興。

上圖是《法輪大法簡介》中兩大張大法在國內、世界各地弘傳被報紙報導的文章複印件,之一。
《法輪大法簡介》中兩大張大法在國內、世界各地弘傳被報紙報導的文章複印件

《法輪大法簡介》中大法在國內、世界各地弘傳被報紙報導的文章複印件,每張單獨翻拍。

善意的微笑、沉穩的聲音、端莊的舉止,當相不相識都親切的和你問候、伸出援手,你可能是遇到了法輪功學員。他們從法輪大法中修出的發自內心的純淨和善,不會芥蒂和威脅到任何人,他們就像清晨第一抹陽光,給世界一份平和與真誠。在人事繁雜的單位裏,東家長西家短的事沒有法輪功學員,因為通過修煉明白了人與人之間的恩恩冤冤,更因修善而善待任何人。修煉法輪功後,婆婆把兒媳當自己閨女,女婿待岳父母如自己親生爹娘這樣的事例都太平常了。在社會上,挨車碰的大姨不訛人一分錢,買東西時多找兩角錢騎二十分鐘車也得送還,買菜時人家說零頭不要了,她也得給,因為大姨是法輪功學員。公交車來了,大家都往前擠,妹子先讓別人,自己最後上,因為修煉人凡事都要先人後己。重要的不是行為,是一顆嚴格要求自己做好的心,在一點一滴做起中,成就一個第一念想的都是別人的無私無我的人。

修煉不是給別人看的,修煉也不計世間的任何得與失,因此用世間的任何名利地位都換不取修煉人的一顆純正向善的心。也因此自古以來迫害正信從來也沒有成功過。正如耶穌被人釘在十字架上,但三天後復活,至今全世界都有人信仰耶穌。而迫害耶穌的羅馬帝國,卻在四次大瘟疫過後毀滅。「善惡有報」,自古不是虛言。

中共從國外搬來的被世界唾棄的無神論的馬克思主義,革了中華民族傳統文化之命。中共用暴力奪取政權和維護政權,不遺餘力的幾十年給中國人洗腦,為了讓中國人成為它搞暴力的工具而大肆詆毀自己祖國的精髓──崇仁崇善崇真的儒釋道文化,當中國人都成為無根之人時,就完全可以按照它宣揚的暴力的馬克思主義做人,就可完全以它說的為真理而排斥其它真的道理,永遠不反對它了,它就永遠可以鎮壓統治人民了,這就是它要的政權的穩定而非人民生活的穩定,多麼淺顯又多麼可怕的目的啊,即使它錯了你都得和它保持一致,多麼可怕的愚民手段。

五千年燦爛文明的中華民族也一直秉襲著人類的發展規律,毀掉的永遠是腐敗的王朝,永恆的永遠是文明與善良。上天賜予我們可貴而奧妙的生命,絕不是為了看見我們破壞自然、傷害他人,把人類推向自我毀滅的困境。誰能告訴我們這可貴而奧妙的生命來自何方?又將往何方而去?誰能告訴我們來在世上的真正意義?又該在世上做些甚麼才是真正的順應了天意?伴隨著這些萬古解不開的迷團,世世代代的人生大戲一幕接一幕的在喜怒哀樂、悲歡離合中來去。從古到今,也從不乏追尋生命意義的奇人賢士,用他們的體悟告知我們些許的做人之道,稍高深的哲理也會讓在無神論社會中生活的我們覺的「玄」或哧之一句「迷信」而棄之。如果真如中共所說佛道神是封建迷信、愚昧落後,那麼古代那麼傻的人怎麼能開創出我們現在都望塵莫及的繁榮與富澤的呢?我們身在其中的人想過嗎?當今的美國總統奧巴馬是個信神的耶穌教徒,當年的孫中山也是一個虔誠的耶穌教徒,大科學家牛頓篤信耶穌。發明電燈的大發明家愛迪生,一生有兩千多個發明創造,他在他的實驗室專門豎了一塊碑,上刻「我深信有一位全智全能,充滿萬有,至高至尊的神存在」。英國蓋洛普曾對300位著名的科學家進行調查,發現有242位是相信上帝的。想一想,這些名人和科學家能智商低嗎?

中共為甚麼不讓中國人信仰老祖宗留下的傳統文化哪?因為中國傳統文化都是教人善良、仁義、誠信的,如果我們都那麼真,就沒人跟著中共喊「人有多大膽,地有多大產」, 如果我們都那麼善就沒人跟著中共隨便造反、殺人、搞冤案,如果我們都那麼寬容忍讓,就不能跟著中共今天鬥這個明天鬥那個,搞的人人為近敵而互相戒備。在崇尚謊言、暴力、鬥爭哲學的中共政權下,善良的中國人隨波逐流、道德下滑,活的很苦很累尤其沒有尊嚴,熟人中都不敢講真話,大街上也不敢行善事。怎樣才能像個人一樣的有尊嚴的活著?不是我們每個中國人應該思考的嗎?找回被中共破壞的中華傳統文化,找回中國人應遵循的正法正道,找到來在世上的真實意義,才不枉來世上走一回啊。

已經有十一年,我們城市、鄉村的清晨沒有了那和緩悠揚的音樂,沒有了那群安靜、平和的男女老少的相聚而來。這原本屬於這世界的那清晨第一縷陽光,被中共這謊言與暴力的陰雲遮擋。但陰雲怎能遮住太陽?當我們的同事、同學、親朋好友都明白了所謂的「圍攻中南海」、「天安門自焚」都是中共為鎮壓正信撒的大謊。當我們的街坊、近鄰、路遇有緣都明白「法輪大法好」、「三退保平安的真相。當秦皇島的父老鄉親都能有機會得到真相資料,都能在真正事實真相上思考,善惡一念間,明白真相的人們就擁有了屬於自己的陽光和上天的慈悲護佑。

讓我們期盼著,讓人們擁有真相的陽光;讓我們期盼著,在我們的城市鄉村早日響起煉功音樂的悠揚;讓我們期盼著,「真、善、忍」佛光普照進世界每個人的心裏,走過人間的萬般磨難,走入人類美好的新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