獄警縱容犯人犯罪的手段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十月三日】在中共監牢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中,獄警大都不親自動手,而是指使和縱容犯人對法輪功學員實施迫害。我們借助一個案例來曝光惡警的縱容手段。

山東省平度市金華元種業有限公司會計陳振波因散發真相材料於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十五日被非法抓捕,後被劫持到山東省第二女子勞教所。她在勞教所受到了警察指使的犯人極為凶殘的迫害。陳振波初進勞教所,就被採取飢餓、不許上廁所、洗漱等手段的迫害,並被逼在廁所靠著便盆坐小凳面壁,不許睡覺,稍一迷糊,包夾就敲面盆驚醒她。

嚴格地說,在中共監牢中所有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都有警察背後的指使。就像陳振波所遭受的這些,沒有警察的指使可能嗎?不讓住房間卻讓在廁所裏面壁,何況還必須有對她實施監控的包夾人員呢。迫害她的劉文蓉直言不諱地對她說:現在老大和趙二還沒給我太大的壓力,後面壓力大了,我對你也不客氣。

劉文蓉所指的老大與趙二,即二大隊大隊長趙文輝和副大隊長趙麗麗。那麼老大是怎麼給劉文蓉壓力的呢?有一次,勞教人員洗澡,劉文蓉說:「趙大隊,我也要洗澡。」趙文輝陰聲怪氣地說:「你就知道洗澡!」言外之意她沒把陳振波打轉化。 劉文蓉當然知道老大的意思了,回轉身就用腳對被打倒在廁所地上的陳振波用力踩了下去,並對另一包夾王付琴說:「好好跟我學著點,就是叫你來學習的,人不狠,站不穩。」

老大如此,那趙二毫不遜色。曾有一個監管陳振波的包夾叫王倩,自從包夾陳振波接連三個月都沒打過她,而且把自己定的東西給她吃。趙麗麗很生氣,在週記批語上寫道:「你對法輪功好,對自己不利。」王倩從此開始打陳振波了,有一次趁沒人偷偷對陳振波說:「你不要和趙二說我對你好,別說我沒打你。」

對陳振波折磨最殘忍的是姜麗霞和孫丹丹。有一次陳振波被折磨的頭倒地,紮在廁所拉門軌道上,自己無力起來。姜麗霞過後對趙麗麗說起這事,以表現自己打人的成績,趙麗麗很高興地笑笑。姜麗霞、孫丹丹每次把陳振波打昏後,老大趙文輝都會從勞教所外給她二人買餡餅獎勵,趙麗麗則給她們買辣椒醬。有次為了加重對陳振波的折磨,趙文輝特意買了一個燒雞鼓勵她倆。

在勞教所,犯人能吃到隊長鼓勵的燒雞,那可真是莫大的榮幸和滿足。這兩個女人果然不負老大的期望,對陳振波展開了非常惡毒的迫害。晚上,二人就來到廁所,扒掉了陳振波的棉襖和毛衣,上身只穿秋衣和單層的勞教服,又開窗、開門。並明確說明是警察叫脫的,不脫她倆就加刑。當時外面正下著大雪,北風呼嘯,孫丹丹說:「你不是不轉化嗎?我們已換上鞋伺候你了。」她們逼陳振波在一塊三十公分的地面磚上站軍姿。接著就用腳踢頭、後背、前胸、乳房、陰部,並用拳頭打。姜麗霞咬著牙兩手撕著陳振波的頭髮用力拽,用鞋底打胳膊、臉,用笤帚打頭,不住勁地往陳振波臉上吐痰。

這樣的折磨持續半個月:不讓吃飯,幾天給一口饅頭吃,並且把這口饅頭先在廁所地上擦擦再給她吃;不讓睡覺,有時昏了就不知二人怎麼打的了,醒後只感到渾身疼;不讓喝水;不讓洗漱;不讓上廁所。陳振波曾經四十幾天沒大便。

據一個勞教人員說,陳振波有次昏了後,孫丹丹又在她身上跺了四十多腳。因為不讓她睡覺,半個月的時間,頭腦昏昏沉沉,腦袋把廁所的地、牆、便盆和一把椅子幾乎撞遍了。有時昏倒,用水潑不醒拖不起來的時候,孫丹丹就把她的頭按到和腳的位置對齊,用腳跺她的後背和頭,用鉤毛衣的鉤針扎她的頭部;已經腫了的腳被扎得流水;右耳前邊脆骨被扎透;拖不起來時後背被她用鉤針劃了兩條溝。

獄警鼓勵犯人行惡的手法很多,看看另一個被縱容的犯人怎麼說的吧。

有一次陳振波被打的很厲害,她趁著還沒被打暈,就大喊救命。犯人王瑋用手硬扭著她已經歪了的頭,擰她長期麻疼的左胳膊,並說:「老大說你是裝的,我打你,你在裏面喊,出去老大看著我就笑;不打你,就拉著臉老長。」在勞教所,大隊長的態度就是這樣影響著其指使的犯人對法輪功學員行兇的。

在勞教所這樣的黑窩,泯滅人性的警察還真的是大有人在。這些人也在一定的程度上縱容著犯人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 最初,劉文蓉毒打陳振波時,陳振波聽到警察周紅梅在外間做飯,就喊她進來,說劉文蓉打她。這個周紅梅用詭秘的眼神看著她說:「打你來嗎?有傷嗎?誰做證?」而大隊長趙文輝聽到陳振波被打的喊聲不但不管,還故意把窗子關上,出去時把裏門外門都帶上,以避免被打的聲音傳出去。

有一次陳振波被打的很厲害,大喊救命。一個值班的財務科姓張的警察推門進去惡狠狠地大叫:「你到窗戶跟前喊,看誰能來救你。」有次警察鄭錦霞值班,聽到陳振波的哭聲,竟邪惡地說:「準備好臭褲頭、臭襪子,再哭就給她堵嘴。」整個一個月陳振波就被逼坐在門後的尿桶跟前,三、四天的尿桶打開蓋靠在她身上,最熱的夏天還故意關門關窗。

警察對犯人的縱容還反映在利用加減期對這些打手進行的鼓勵和懲罰上。

陳振波曾給勞教所的政委王軍寫了一封信,揭露勞教所對法輪功學員的殘忍迫害。她的這一行為招來了趙文輝和趙麗麗的報復,她們以包夾沒控制住她寫信的理由,給包夾她的犯人每人加刑三天。

另一個被獄警利用的犯人趙四妮曾不讓陳振波小便。有一次陳振波看到她出去了,就趕緊小便。趙四妮聽到聲音就回來了,打了另一個包夾張豔豔一拳說:「她尿尿你為甚麼不管!」警察夏麗進來氣憤地對趙四妮說:「你幹甚麼去了!你為甚麼不坐在便盆上。」並據此給張豔豔扣了分。

這就是中國勞教所的現狀。利用犯人做迫害的工具暴露的正是警察的罪惡。可是這些做惡的警察他們難道不是中共利用的迫害工具嗎?這樣的縱容又豈止發生在一個勞教所裏?在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中,全面而徹底地暴露了中共的罪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