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省第二女子勞教所二大隊暴行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五月二十四日】二大隊是山東省第二女子勞教所迫害大法弟子最嚴重的一個隊,以惡警趙文輝為首的歹徒們野蠻迫害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被劫持到那裏,如果幾天不放棄信仰,就在隔離門外嚴管,被禁止接觸其他大法弟子,只有吸毒犯看管。吸毒犯是二大隊豢養的一批打手。然後是罰站,白天晚上不讓睡覺,不讓上廁所,不讓洗刷,身上都臭了。有時一天上一次或兩次廁所。惡徒為了減少麻煩,不給大法弟子吃飯,或少吃,不給水喝。有個五十多歲的同修迫害的渴極了,被迫喝自己的尿。在寒冷的冬天,惡徒讓她們脫下外衣,只穿秋衣秋褲罰站,敞開窗戶,把冰冷的水潑到身上,凍的渾身打顫。再就是用手銬,把手銬在窗戶的欄杆上,一隻手高,一隻手低,站不起來,蹲不下。晚上瞌睡了,一閉眼,吸毒犯就連打帶罵。用腳踢小腹處、頭部、頸部、陰部。大法弟子受不了了就喊:「打死人了!」他們就用膠帶封住嘴。然後大法弟子對惡警說:「吸毒犯打人。」吸毒犯說:「我沒打。」惡警就對大法弟子說:「他打你,誰作證?以後沒有證據的事別說。」他們有時穿著高跟鞋,用鞋跟跺腳,把腳都跺腫了;有時蒙上頭,幾個吸毒犯同時拳打腳踢。有個最毒的叫姜麗霞(煙台、蓬萊人、22歲),把一個鉤衣服的鉤針插到同修的耳朵裏去,差點沒拿出來。惡警們以買好吃好用的為誘騙手段,收買吸毒犯為她們賣命。為所欲為,任意打罵大法弟子,有一天晚上,一惡警問吸毒犯說:「寫保證了沒有?」說「沒寫。」惡警就說:「繼續打,直到寫為止。」同修的手、腳都腫了,手不能拿東西。然後吸毒犯寫了一份所謂的保證書,拿著她的手強行按手印。還有極其卑劣的手段,在同修的稀飯或菜裏偷偷加上藥,然後端給同修吃,讓同修迷糊。在迫害中,還有邪悟的猶大也參與打大法弟子,如勝利油田臨盤的蔡雲娥(五十多歲),日照市蘭山區的劉京俊(三十多歲),濱州市惠民的劉寶葉等。

平日裏,大法弟子之間被禁止接觸,惡徒不讓她們說話,哪怕一個眼神,惡徒們都害怕。怕同修之間加強正念解體邪惡。有時上廁所都要打報告,還要唱歌頌邪黨的歌,如果不會唱或唱不好,就不讓去。二零零八年除夕那天,一六十多歲的同修鬧肚子上廁所,因不會唱邪黨的歌曲,惡警就不讓去。同修憋得哭了,在嚴管班裏,惡警支持吸毒犯迫害大法弟子,無論幹甚麼,吸毒犯都跟著,大法弟子不配合,吸毒犯就聯合打大法弟子,有人告訴惡警趙麗麗,惡警還說:「打吧」。

延長奴工時間,增加勞動量,早晨五點半起床,一直幹到晚上十點多,忙時還要幹到十二點多,纏線包每人每天由六十個長到九十個,從二零零九年三月份開始,四十五歲以下的每天幹一百三十個,根本就完不成,晚上加班,完不成就扣罰、加期。奴工定額由每人每月一百五十元長到四百二十元。纏一個線包一角三分錢。線包都出口韓國。惡警挖空心思利用各種手段迫害大法弟子,有的大法弟子天天晚上十二點以後才睡覺,睡地鋪,且不讓進班,不讓接觸任何大法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