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功學員家屬的正義申訴就在解體邪惡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十月二十七日】中共迫害法輪大法已經十一個年頭了,中共對善良正義的修煉群眾採取的暴力手段不斷升級,無所不用其極,不惜製造億萬冤獄,致使億萬家庭家破人亡。法輪功學員的家屬在這場邪惡迫害善良的浩劫中,同樣承受著觸及心靈的苦痛。

作為法輪功學員的家人,他們深知自己的親人是真誠、善良、寬厚、仁義的,很多人都親眼目睹家人修煉後身心淨化、無病一身輕的奇蹟。然而面對中共流氓暴政,邪黨無法無天的行惡,我們的親人在監獄、勞教所這些魔窟裏無時無刻不在遭受煎熬,隨時都有生命的危險。我們不能夠聽之任之,視而不見。

一、身陷魔窟的法輪功學員的真實處境

中共把大量堅持真理,不肯妥協的法輪功學員,綁架到監獄、勞教所迫害,而監獄、勞教所等由此則成為不折不扣的魔窟。海外媒體《大紀元時報》六月二十四日發表文章《馬三家如地獄魔窟 打死「法輪功」埋血衣》,因上訪告狀兩次被關押進馬三家勞動教養院的遼寧瀋陽鐵西區市民蓋鳳珍講述了自己在那裏的見聞:

「2008年9月9日或10日的晚9點半後,我去廁所的路上,親眼看見管教對兩個法輪功學員施加酷刑。管教把她們打得死去活來,慘叫聲令人心悸。6個男管教隊長在打一名張姓女法輪功學員時,用棉籤、夾子往私處捅,捅小便處,不讓她們大小便。最後把人打得不行了。」「6個戴白色手套的男子把屍體抬走,但這個人的姓名無人知道。我們幾個被勞教人員都看見他們把人抬走了。其中有馬三家勞教所公安處的處長。」「我們看見管教在勞教所後面的樓下埋了甚麼東西,第二天我們看見在同一個地方他們挖出埋藏的血衣,一看是被勞教人員穿的校服。我們後來告到城郊檢察院,帶著檢察官去指證,但檢察院和馬三家都不承認這件事。」

「在馬三家勞教所中的酷刑折磨花樣百出,包括動輒拷打被勞教人員、上大掛五馬分屍、上死人床、坐老虎凳。女關押者被捅小便處等各種手段,這些酷刑每時每刻發生著。大掛分為高低掛(左手掛高處,右手掛低處)、後背掛(4個床綁在一起,兩腿拉直掛)。」「用電棍電出紫色火花,被電棍電糊了,還往身上潑涼水,後背都是一條一條的疤痕,無法躺在床上。」

二零一零年二月二十一日,明慧網刊載《親眼目睹在中國勞教所裏同伴被逼瘋的情形》一文中,北京大學地球化學專業的碩士法輪功學員曾錚女士講述,「我被非法關押在北京女子勞教所時,有一個從甘肅來北京上訪被抓進來的(法輪功學員),大約二十多歲。她剛進來時特別堅定,在被連續輪番折磨五天五夜後,最終被逼瘋了。她被逼瘋那天夜裏我在場,她在一分鐘前還很正常,但突然她的眼中閃過一陣迷茫遲鈍的神情,然後是一種愚蠢的眼神,緊接著她就非常可怕地傻笑起來,非常大聲地傻笑,我馬上知道她已經不是她自己了。那一刻我只感到毛骨悚然,……」

二零一零年三月二十八日明慧網消息,曝光了在二零零九年一月,石家莊市勞教所發生的一起暴行:惱羞成怒的惡人(惡警張力、董新國等)撕下偽裝,對法輪功學員們施以毒手。當天,麼安歧被打斷下頜骨,夜間被送河北省三院急救,手術做了三個小時。鄭偉被打穿耳膜,形成穿孔,經常耳鳴,頭痛。據負責監視的勞教犯人講:當時地上滿是血跡,頭腫的變形。閆峰臀部被打得皮開肉綻;鄭春山、楊百立也受到傷害。

以上消息駭人聽聞,卻只是冰山之一小角,每時每刻都在中國大陸發生著。

二、為甚麼邪惡之徒無法無天、氣燄囂張?

西安人孫毅,因修煉法輪功於2008年奧運會之前被北京「六一零」劫持,後送至遼寧省馬三家勞教所勞教,從此與家人完全失去聯繫。他年邁的母親和其他親人多次往返幾千里,從西安奔赴瀋陽的遼寧省馬三家勞教所,要求探望,均被勞教所無理拒絕。2010年3月25日,孫毅的家屬邀請了律師同行,律師拿出《勞動教養試行辦法》,指著上面關於會見的條款對所方警察說:不讓會見是違反法律規定的,作為一個人民警察應嚴格依法辦事!不料警號為2108194的警察聽後竟脫口道:「如果按法律辦事,這兒不就成了菜市場了?」

如此囂張之言論,令人瞠目結舌。在中共當局的唆使庇護下,監獄、勞教所的部份惡警心甘情願的充當酷吏打手,明知罪惡而身體力行,他們為甚麼如此泯滅人性的無法無天呢?筆者試分析三點。

其一,不知死活:妄圖中共邪惡暴政能一手遮天,卻未見其搖搖欲墜、岌岌乎殆哉!

中共一貫用謊言和暴力作為統治的根基,那些被洗腦徹底的警界敗類,心甘情願的助惡為虐,誤以為中共的這個千瘡百孔的大樹可以依靠並為之賣命,實乃為小利而亡命。從當今大陸坊間百姓心聲,中共民心盡失已是路人無不痛恨。虛假繁榮難以掩飾民生塗炭,迫害善良導致社會道德下滑一日千里,戰天鬥地招來天地崩裂災禍頻仍。更有天呈異象,貴州省平塘縣掌布鄉發現二億七千萬年前形成的「藏字石」,斷面上天然形成了六個大字──「中國共產黨亡」。天要滅中共,誰能擋得住呢?

其二,心存僥倖:以為極力遮掩見不得人的秘密迫害,不成想真相終將大白於天下!

監獄、勞教所惡警在中共的驅動下雖然形同惡魔,卻從不敢把自己的惡行暴露於光天化日之下。2010年7月前後,瀋陽市城郊人民檢察院到馬三家勞動教養院三大隊調查法輪功學員孫毅被酷刑虐待一事。三大隊大隊長於江和幹事李猛在他們來之前就提前知道消息了,所以把負責包夾監控孫毅的普教於作剛和曹承元單獨叫去布置了一整套專門欺騙檢察院的說辭,並恐嚇他們倆必須一點不差的按所方交待的說,否則的話小心大隊收拾。馬三家惡警蘇巨峰甚至在孫毅家人會見後,心虛的問家屬:孫毅說我甚麼了?對我印象怎麼樣?

二零一零年六月二十二日,明慧網發表了廖然的一篇《鐵幕後,多少雙敏銳的眼睛》文章,文章寫道:「民間有句俗語: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為,說的很有道理。當然不想讓人知道的,多是見不得人的惡事,所謂‘惡恐人知,必是大惡’。就現今的中國來講,最大的惡莫過於中共對法輪功修煉者的迫害了,因為在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中中共使盡了古今中外的一切酷刑,太沒有人性、太凶殘了,甚至達到了活體摘取法輪功修煉者的人體器官以牟暴利的地步,而且這種迫害是系統性的,是在中共內部相當多的部門協調下完成的。中共一邊對法輪功學員施暴,一邊對老百姓封鎖消息。」

隨後文中講述了一名陝西政法系統幹部,根據自己的耳聞目睹,詳細揭露了原西安科技學院黨委副書記、副院長、電氣自動化學科教授法輪功學員楊恆青與其子楊昭俊受迫害的過程。「在他的親筆揭露中,我們不僅看到了覺醒世人對法輪功的同情,更看到了中共系統內部的正義之士早已默默地收集相關責任人的罪證了。」「對此,這位政法系統的幹部說:‘出於做人的良知,我一直利用工作關係之便收集有關法輪功受迫害的各種材料,準備在適當的時候拿出來,作為向那些迫害者追究責任的證據。’他的話雖然不多,但是確實令相當一部份人感到後怕,這些後怕者當然就是那些在中共上層對法輪功發布迫害指令的人。」

「隨著對法輪功的打擊日漸式微,加上《九評共產黨》在大陸的迅速傳播,相當多的人越來越明白真相,這些人當中當然也包括中共政法系統內的人士。他們看到了迫害的不得人心和參與迫害者的不可救藥,以及中共必然滅亡的走向,他們秉持著做人的良知,悄悄的把犯罪者的罪證收集,並在適當的時候公之於世,這本身就是在止惡揚善,盡一個好人的職責。」

紙裏是包不住火的,那些掩耳盜鈴的犯罪惡警,等待你們的後果將是甚麼呢?

其三,鴕鳥心理:幻想執行上級命令逃脫正義的懲罰,孰不知無人能為你承擔罪責。

早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後,在紐倫堡審判法西斯戰犯時已有先例。國際正義法庭一致認定:違背良知的行為不能藉口是奉政府命令所為而得到寬恕。任何人都不能以服從命令為藉口而逾越基本的道德倫理底線。因此,紐倫堡國際戰犯法庭經過對納粹集中營死亡護士組在對猶太人的種族滅絕中所犯罪行進行認定後,於1946年對她們執行絞刑。

在《鐵幕後,多少雙敏銳的眼睛》文中,有這樣一段論述:「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絕大多數集中在中共的政法系統內。因為中共的政法委直接管理的就是公檢法司等執法和司法部門,而直接掌管迫害法輪功的「六一零」辦公室就掛靠在中共各級的政法委裏,「六一零」辦公室主任也大都是由政法委的副書記擔任。這是個對外較為封閉的系統,可是在這個系統內,對法輪功的迫害就不可能是那麼嚴格保密的了。「六一零」要操控公檢法司對法輪功迫害,政法系統內部的工作人員就不可能不了解相關的信息和上級的要求。另外,因為這方面的案件太多,而且對這些案件的處理又是完全違背中國的法律的,想在政法系統內把對法輪功的迫害保密下去,根本就不可能。」

這位政法工作者的真誠勸誡:「建議政法界的朋友們,都能通過‘自由門’、‘無界瀏覽’等軟件登陸動態網、大紀元和明慧網,明白真相、辨清是非。俗話說:‘善惡有報’,‘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根據多年的歷史經驗和我了解到的國內外的各種信息,我堅信對法輪功的迫害和法輪功受迫害的日子絕對不會持續太久了。一旦形勢大變,對迫害法輪功的罪行是一定要清算的!」

三、從法輪功學員孫毅家屬等的正義維權看,行惡者永遠是色厲內荏。

馬三家勞動教養院是中國大陸迫害法輪功最為臭名昭著的黑窩,那裏曾經發生多起慘絕人寰的迫害事件,甚至發生過將18名不肯妥協的女法輪功學員剝光衣服強行投入男號任人凌辱的罪惡,該院動用的酷刑和誅心手段超出人類想像極限,海外媒體多有揭露報導。這個黑窩由此得到中共的多次嘉獎,被樹為「典範」,號令各地學習效仿,迫害急先鋒蘇境、高洪昌等犯罪有功,因其不擇手段的使用暴力而得以升官發財。

西安法輪功學員孫毅在瀋陽馬三家教養院遭受迫害期間,連續兩年多時間裏,家屬得不到探視的基本權利。二零一零年初突破封鎖傳出了孫毅在馬三家遭受酷刑、毒打,長時間(近兩個月)不給飯吃,迫害性灌食、長時間開口器撐嘴,連續長時間抻刑,連續幾個月「上大掛」等酷刑,以及超長時間奴役勞動等迫害。為了威逼孫毅放棄信仰,三所管教三大隊長於江兇相畢露的叫囂:「之前來的法輪功學員已全部轉化,誰還看不清形勢,一條道走到黑,我們有的是辦法,有的是時間收拾你,讓你知道知道甚麼叫生不如死,讓你知道無產階級專政的厲害。我不妨給你們透個底,為了成立這個專管大隊,政法委(司法局省廳)給我們特批了兩個死亡名額,死一個邊上擺著,死兩個一邊摞著,你還別想多佔我勞教所的地方。」

2010年4月9日,家屬與律師到馬三家勞動勞教所一所三大隊,要求就孫毅長期遭嚴酷迫害一事立即依法調查取證,馬三家勞教所院部警察撕下偽裝,當律師與家屬走進勞教所院部大廳時,五六名便衣警察忽然衝上來,不由分說,喊叫著對家屬和律師進行粗暴推搡與驅趕,竟然把律師從高高的台階上猛力下推,致使律師幾乎摔倒在石階之下。孫毅的妹妹與之講道理,惡警們竟然囂張地喊著拿手銬把她銬起來……

然而,孫毅的家人沒有被囂張氣燄嚇倒,他們為了家人的安危,毫不動搖的奔走於省勞教局、省檢察院、省人大、省司法廳,克服一切阻力多方申訴、尋訪,呼籲一切可以聲援、支持的正義力量幫助制止邪惡迫害,他們的不懈努力,最終為孫毅贏得了停止酷刑折磨,能夠正常接見的起碼權利,也使得馬三家犯罪三大隊不得不接受檢察院等機構的調查詢問。廣泛的曝光,使得馬三家教養院引起國內外的一致譴責,其上級機構也感到顏面掃地,據悉,迫害最兇惡的馬前卒於江曾被停止職務,他辦公室裏公然擺放的刑具床和刑具悄然撤走,三大隊也對外宣稱,專管迫害法輪功的「專管隊」改為普教大隊(實為解體),基本不再接收新的法輪功學員。

四、法律不是給邪惡者準備的虛偽面具,而應成為正義者手中制邪的利器

最為邪惡的黑窩解體了,有力的印證了一個事實──黑暗是怕見光的,在光明之下,一切陰暗的角落裏發生的罪惡就會現形。今天的法律,弄權者一直企圖把它當作迫害人民的工具,掩人耳目的面具,但是,人間的法律不是給邪惡的犯罪者準備的。在國際國內眾目睽睽之下,決不允許邪惡弄權者無法無天的荼毒生靈、踐踏人類基本人權和法制尊嚴。

大陸各地許多堂堂正正的法輪功學員家屬,不再一味恐懼觀望或消極束手無措,已經開始利用現有的法律武器正義申訴,請正義律師幫助打官司營救家人,同時利用一切機會曝光惡人的言行和後果,讓迫害者的惡令和行為無處遁形,有力地制止了惡人行惡,壯大了正義的力量。

希望更多法輪功學員家屬勇於站出來,您的家人修煉合法,迫害鎮壓有罪,讓正義的力量從涓涓細流匯聚成滔滔大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