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人的觀念和習慣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十月二十一日】在《明慧週刊》中常讀到同修寫的戰勝睏魔的文章,但一接觸同修發現很多人都有不同成度的受困魔干擾的現象。清除以後還會再出現。我就是這樣的。

前一段時間有一同修說;「你看我的眼袋下來了,這是睡覺睡的。」自己心想:她工作那麼忙,怎麼還把眼袋都睡下來了?想不明白也並沒十分在意。可有一天自己也被困魔纏上了。在這以前我讀書學法、發正念時感覺還可以,只要一天八次發正念別落下,干擾就不嚴重。要是少發一次正念,那得趕緊補上,增大點力度延長點時間清理了,就可以了。可有一次發完十二點正念要睡覺之前不知不覺的想起了剛得法時,自己的失眠狀態沒有了,病也沒了,那時一覺睡到天亮,感覺無病一身輕,睡覺真舒服啊。想著想著就睡著了,一下睡到五點,煉功都晚了。

誰知從這一天開始就控制不住的困,總想睡覺,不等十點發正念,九點發完就睡了,十二點的正念發到最後,發現忘了立掌。早上起不來,三點半鬧鐘響了,眼睛看著表,睜開閉上,睜開閉上,控制不住又睡著了。這種情況持續了幾天,發現越睡越困,發正念和讀書都受干擾。臉色也不好,自己知道不能這樣下去。有一次中午睡了一個小時(以前都是十分鐘、二十分鐘,躺一會一般不睡)醒來很難受,頭昏眼花,比沒睡還睏。學法吧,拿起書就開始困,看書眼前發黑困的眼睛怎麼也睜不開。忽然發現在自己的頭上方有一隻手,向著我,原來是亂神黑手在干擾,我立即發正念:清除一切阻礙我學法修煉的邪惡因素。一念即出一切敗物清除。從身上也撲一下出去了個物質。拿起書一看,白紙黑字清清亮亮,眼也不花了、感覺太好了。多謝師父的點化和護佑,師恩難報。

可是過幾天又開始有睏的感覺了,雖然不像以前那麼嚴重,但學法入不了心。清除一下強一點,反反復復,清不乾淨。通過學習《感慨》和《再精進》自己悟到:我們的修煉已接近圓滿與正法同步,現在是尾聲中,修去人的觀念和習慣已經擺在我們面前了,我們怎麼能帶著人的觀念做神哪。思想業清除了,只要我們一動念還會再產生。清除不徹底,一動念就給它增加能量。

以前在單位幹活累了,回家總想躺著休息,但又一想不能躺,因為知道越躺越累越不解乏,只有咬牙堅持學法或者煉動功,一個多小時下來,渾身輕鬆,幹家務一點不耽誤。師父把最偉大的創造生命的法、具有宇宙中一切威力的法和功傳予我們,我們決不能辜負師父,我們從現在就開始努力,修去人心,走向神。

在師父法的指導下,自己開始約束自己。中午不睡覺,早晨不許賴床,醒了馬上起來煉功,多發正念,上午加發兩次正念,下午加發兩次正念,抽出兩小時上街做三退或講真相,晚上七、八、九、十整點發正念一次也不許落下。晚上七、八、九、十的正念,發完一次正念就抄法等下次。有兩次八點多鐘發睏了,就背《論語》,背了兩遍就不睏了。因為困時背不上來,努力一邊想一邊背,等想起來了背下來了睏意也沒有了。改掉沒事想躺著的習慣,我們是修煉人應該喜歡煉功打坐,不應該躺著。我發現:煉功的鬧鐘響之前這段時間醒了不困,不管是一點半還是兩點半都不覺睏。只要想:還能再睡會兒,再睡到鬧鐘響時就很睏,困的起不來。我想「再睡會兒」的意念給思想業增加了能量,於是再遇這種情況我就不睡了,醒了不困還睡甚麼?就抄法等到點了煉功,這種情況出現幾次。我想;思想業力是由意念產生,經常想就是給它增加能量,所以儘量不想。咬牙堅持七、八天之後,就不感覺那麼苦了,也能起來了,真是,意志也是修出來的。

現在感覺我們的睡眠時間正好,我們是煉功人不是常人,睡多了反而難受。特別是現在中午想不起來午睡,也不能睡午覺。中午不睡很舒服。一睡,不管半小時一小時,睡完有種沒睡醒的感覺,頭昏眼花,臉色很難看,有掉功的感覺。有一天中午,發完正念後竟想不起來幹點甚麼,我想少躺會兒吧,躺五至十分鐘,可一下睡著了,睜眼一看二十分鐘了,聽到幾個魔的聲音說:她怎麼這麼快就醒了,我們費了很大的……聲音由近而遠。我想:虧了只睡二十分鐘,晃晃腦袋只有輕微的一點不舒服。這些天我已經習慣了。只覺的我們現在:功少煉了不行,覺睡三、四個小時就可以了,睡多了不行。當然,這只是我個人現階段的狀態。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