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市大法弟子自述被綁架毆打的遭遇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一月三十日】我叫裴斐,是吉林市大法弟子。2009年4月29日,我與母親同修去永慶六隊發資料,被一不明真相的年輕女子構陷,被五六名身穿黑衣的人(有的是警察)將我們綁架,搶走了我的資料。我遭到惡警的野蠻毆打,他們還試圖把我投入長春黑嘴子勞教所迫害。

他們中,有一個中等個頭身材肥胖四十來歲的很野蠻,粗野的謾罵,還說看我怎麼收拾你。他們將我們綁架到江南豐滿區大長屯派出所,剛一下車,還沒等站穩,那個身材肥胖的人(圓頭圓臉、環眼、很粗野)上來就揮拳狠狠的打我的頭,還對我母親七十來歲的人謾罵呵斥。我被打後,就覺得大便憋不住,急忙上廁所。我問他們為甚麼打我,他叫甚麼名字?他見事不好,沒敢露面。

後來他們把我和母親分開,單獨非法審訊。我甚麼都不說,只是講大法真相,給我做筆錄的警察(他們管他叫樑子),他只是反覆的問我,我不說他就出去了。後來又進來一個警察,警號是204029 ,他很兇,謾罵呵斥,見我不說,狠狠的打我一耳光。我在面對他時,就覺得後腰和後腦被猛擊,我茫然回頭,看到一個一米八以上個頭穿米色上衣,藍色牛仔褲的警察,這人還在念電大。

我問先前那個警察:「你們警察就這麼非法打人嗎?」他開口就說謊:「他不是警察。」我說他打我,他說:「我沒看見」。後來又進來一個警察,對我又吼又叫,也打我一耳光,讓我站著,後來我才知道他就是這的所長葉建民。之後那個叫樑子的警察又來作筆錄,我一直就是講真相。這時又進來一位自稱是豐滿分局610辦的孫主任,又說了一些我違法,跟××黨作對必須處理的話。

他們從我母親的名字在網上查到了我的名字和情況,也驚動了我的家人。下午五點多我的身體有些支持不住,母親也不太好,他們說帶我們去檢查身體,卻把我們騙到了分局, 現做的材料把我們非法拘留半個月,其中有一個他們稱「嚴所」,還有一個姓李的,還有三個人。

晚上八點多才去醫院,作心電 ,都不正常,我一直抽搐,九點多把我們送到吉林市拘留所,獄醫值班,看了診斷說沒事,把我留下了,還認為我裝病,在這期間,叫樑子的警察和豐滿分局法制科的王立群非法提審我,我沒配合,他說勞教我一年半。後來我一直抽搐,心臟悶疼心慌,第十一天發作嚴重,他們才打電話讓派出所來人,去四六五醫院檢查,又查出我有巨大子宮肌瘤,診斷保外就醫。可後來他們又百般刁難,說必須得是中心醫院的診斷。我已不能行走,又拖累我弟弟背著我樓上樓下的檢查,我一折騰更不行了,好不容易做了診斷,誰知不幾天他們又讓我重做,說上次沒有警察跟著不行,沒辦法又把我折騰到醫院,誰知做完他們又說必須把我送長春黑嘴子勞教所,我身體極度虛弱,根本走不了,開始葉所與一女協警架著我走,看我確實走不了,葉所把我背進去的,檢查來回拖著我走,出來兩個人架著,幾經折騰差點窒息,因檢查不合格,他們看我實在不行了,這才決定讓我回來。

在這裏,我也想正告參與迫害我的人:我是修大法的,不管你們怎麼對我,我都不會恨你們,反而為你們的命運擔憂。你們為了升官發財,知法犯法,違背自己的良知,違背天理,幹著自毀的事。你們好好為自己的將來想想,為你們的父母妻子兒女想想。你們的所作所為完全是違法的,××黨歷來搞運動,可運動是雙刃劍,現在在害我們,反過來就該害你們了。再說天滅中共,天象已現,明知者都在退出,為自己留後路。願你們三思,別再害人害己了,為自己選擇一條光明的路,贖回未來。

吉林省吉林市豐滿區大長屯派出所 電話
所長:葉建民 電話:131595572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