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市申全會、李鳳雲夫婦均被非法判刑八年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一月二日】(明慧通訊員吉林報導)吉林市大法弟子申全會、李鳳雲夫婦近期均被非法判刑八年。

吉林市申全會、李鳳雲夫婦於2008年9月8日在和龍市頭道鎮散發真相資料讓民眾了解法輪功真相時,被中共邪黨長期洗腦灌輸中不明真相的人舉報(在證實筆錄上,延豐村治保主任馬逢春於2008年6月1日到頭道派出所惡告,說村裏發現大量法輪功傳單,並協助惡警收繳真相資料),被和龍市公安局頭道鎮派出所惡警胡宗禮(指導員)帶領惡警付鐵鑫、金永根綁架,非法劫持到頭道鎮派出所,非法刑訊逼供。期間,李鳳雲趁住院的機會走脫,被迫流離失所。2009年7月10日,申全會被非法判刑八年;十幾天後,他的妻子李鳳雲也再次遭警察綁架,於近期亦被非法誣判八年重刑。申全會已於2009年12月7日被非法劫持到吉林省吉林監獄十監區(入監隊)非法關押迫害。李鳳雲被酷刑迫害非常嚴重,身體非常虛弱,還在便血。就是這樣,李鳳雲現在仍然被非法羈押於和龍看守所。

2009年12月29日星期二,申全會年邁的老母親和其妹妹到吉林監獄探望了申全會。家人想給他送些吃的食物,開始監獄方面回應說可以,後來又說不行。申全會的妹妹到接見室詢問負責外廳登記的女獄警。女獄警態度蠻橫生硬的說:「誰讓的你找誰去!要吃壞了算你的呀?!」

做好人有罪,要遭酷刑關監獄,家人還要遭獄警呵斥,中共大陸這世道叫人如何能夠理解呢?吉林監獄臭名昭著,對法輪功修煉者的非法酷刑迫害一直都沒有停止過,申全會在吉林監獄今後的日子該如何度過呢?那將是何等的煎熬啊。申全會的小妹從監獄回來哭了許久……

一、夫婦歷劫

申全會,男,吉林市人,45歲,1999年中共迫害法輪功後多次遭到惡黨的迫害,後流離失所到吉林省延吉市,是延吉市公交車體廣告公司的業務員。申全會於1998年修煉法輪大法。

1999年迫害開始後,申全會多次上訪和平請願。1999年先後兩次被關進吉林市船營區辦的越山路洗腦班。

2000年12月份在北京團裏小區因接待外地上訪的法輪功學員被國安特務打入,後來被綁架並遣送回吉林省吉林市歡喜嶺勞教所非法勞教一年。被釋放後當地長春路派出所惡警經常騷擾,要求申全會放棄信仰,否則還送勞教所。惡警經常半夜砸門,給他造成很大的精神壓力。

2003年初被吉林市船營區長春路派出所惡警以蹲坑的方式綁架,家中被抄走現金幾千元。當家人得知他被抓的消息後到家中查看,屋裏被翻得底朝天。申全會後來被送進九台飲馬河勞教所非法勞教2年半。

申全會在先後兩次被綁架關進邪惡的吉林市歡喜嶺勞教所和九台飲馬河勞教所長期迫害,身體被迫害的極度虛弱,釋放回家後仍然繼續做講真相救人的事,一直被吉林市當地惡人視為重點和骨幹跟蹤、監控。為了免遭迫害,被迫流離失所到吉林省延吉市。

李鳳雲、申全會夫婦被非法綁架後,被非法劫持到和龍市頭道派出所。

在和龍市頭道派出所期間,派出所的惡警對申全會進行殘酷的酷刑迫害。派出所的幾名惡警對申全會連續毒打幾天幾夜,猛踢他的頭部、身體要害部位,差點把申全會當場打死。後來惡警怕承擔後果給申全會灌了一種藥物,才讓他活過來。後來申全會被劫持到和龍西城看守所。

在看守所,待申全會恢復意識後非法提審時又遭到嚴重而野蠻的刑訊逼供,繼續變著法迫害他。在施用殘酷的「背劍」酷刑時,幾個流氓惡警將他銬上手銬腳鐐,然後坐在他後背上使勁往後掰他的四肢,然後用腳踩他的後背,使他極其痛苦,使用的手段極其殘酷沒有一點人性。 申全會被幾個惡警折磨得三個月不能下地行走、不能吃東西,吃了就吐,小腿沒知覺,至今全身及胸腔內仍然很疼痛。

李鳳雲,女,吉林省延吉市人,1971年生,漢族,高中文化,延吉市一傳媒公司業務員。

在頭道鎮派出所裏,惡警將李鳳雲和丈夫分關在兩個房間裏,並由兩至三名惡警看管、審問。剛開始,惡警問李鳳雲姓名、家庭住址,李鳳雲不配合,他們便開始對李鳳雲進行暴打,手段殘忍。

他們先是將李鳳雲的手背過去用手銬銬上,然後用手扯著李鳳雲的頭髮,打嘴巴子,拳打腳踢,而且還讓李鳳雲罰站,不讓睡覺。

後來,和龍市國保大隊的惡警張寶華(惡警們稱他張教)帶著頭道派出所的指導員胡守禮等人進到關李鳳雲的房間。張寶華進屋就照著李鳳雲的肚子狠踢了一腳,把李鳳雲踢的趴在地上起不來。他們看李鳳雲還不肯說,便要給李鳳雲照相,以進行身份識別,李鳳雲堅決不予配合。惡警就又都上來打李鳳雲。

第二天上午,又來了兩個他們說是領導的人,也打了李鳳雲,還說:「不說就打。」雖然在整個過程中,李鳳雲堅持信仰、言論自由,自己無罪,不與惡警們配合,但惡警經過核實還是確認了李鳳雲的身份,了解到了李鳳雲的一些情況。

身份確認後,惡警便問李鳳雲資料的來源,李鳳雲不說,他們就變本加厲兩人一組輪流打李鳳雲,打累了換人,將李鳳雲折磨的死去活來。

他們打李鳳雲的方式有:

一,拿塑料口袋把頭套上,用手將口捂住,讓李鳳雲幾乎窒息。

二,把背過去連銬的雙臂用力由後面向上方掰過頭頂過到前身,並用手使勁摳李鳳雲的下顎兩側的扁桃體部位。

三,讓李鳳雲坐在地上,惡警坐在李鳳雲的身上把頭壓向地面。

四,強行的劈胯,並將李鳳雲的腿從下往上掰。

五,在身上洒上水然後用電棍電。

六,拿一個空心的鐵棒使勁的打李鳳雲,最後鐵棒都打彎了,他們還用專門打人用的膠棍對李鳳雲施暴。

在李鳳雲遭受以上酷刑折磨的過程中,李鳳雲聽到他們說,再不說就把她打死,還說要在家屬找不到他們的情況下,將李鳳雲們送到集中營去。同時,李鳳雲還聽到旁邊關李鳳雲丈夫申全會的屋裏不時的傳出慘叫聲、嘔吐聲,相當嚴重。

李鳳雲在被迫的情況下,承認資料是自己做的,並於被打的第二天下午答應帶他們去李鳳雲家。

惡警聯繫了兩輛可能是延吉市國保大隊的車,到李鳳雲家進行非法抄家,將家裏的空光盤、真相小冊子、一些自封袋、一台切紙刀、一台北斗星轎車還有一輛新的鈴木摩托車非法帶走。還在李鳳雲家裏錄像、照片等。

回到頭道鎮派出所後,他們認為李鳳雲家的東西與所做的真相資料不符,認為還有別人參與,便又開始對李鳳雲和丈夫申全會進行酷刑折磨。在經歷了幾天難以想像的科學折磨之後,惡警將李鳳雲關進了和龍市看守所。

一次偶然的機會,李鳳雲於10月4日逃離了魔窟,從此過上了流離失所的生活。

二、兒遭酷刑,老母申訴無門──和龍公安局長:「我不管,你去起訴吧!」

2009年2月10日,申全會七十六歲的老母親和哥哥一同又去和龍公安局要兒子,這次母子倆終於見到了申全會。自二零零八年九月八日申全會被抓,這次是近半年時間來第一次見面。

四十多歲的申全會已經被迫害的像一個老頭子,瘦的滿臉是深深的皺紋。在匆忙的接見過程中(只給十分鐘接見時間),申全會簡略的講了一下被毒打的經過:他沒能詳細的講有幾個人毒打他,他只知道有一個叫張強的,還有一個叫××光的(因母親當時太痛心兒子所遭受的折磨,沒能記住惡警的名字,但後經過調查,好像和龍頭道派出所沒有這兩個人,不知是他們當時報的假名,還是惡警從外面找來的打手)。他們把申全會打的死去活來,當他們看申全會快要死了時,不知給其灌了甚麼搶救藥,還叫一個人坐在申全會身上,痛的申全會幾次昏死。到現在申全會的一條腿仍舊麻木,胳膊伸開卻不能夠著脖子,胸部一直疼痛難忍……聽得母親直落淚。

申全會的老母親和親屬找到和龍市公安局長申格華理論;「申全會做好人無罪,到現在還不讓看,我們非常擔心申全會是不是被害死了!」在家人的強烈要求下,申格華無奈地允許,並親自帶領申全會親屬去和龍西城看守所見申全會。

這是自申全會被抓五個月以來,第一次與家屬見面。申全會在由幾名惡警的現場監視下,義正辭嚴地揭露自己遭受的酷刑。惡警害怕罪行被曝光,沒讓申全會說上幾句話,就馬上將他強行帶走。

據申全會家屬描述,申全會被綁架前身體健康,體重一百七十多斤,現在被迫害得幾乎骨瘦如柴,臉色如白紙一般,身體極度虛弱。申全會對家人說:自己有被酷刑折磨的危險也要揭露他們。

2月17日,申全會的母親與親屬又去了和龍看守所想看兒子,看守所沒讓見面,申母只好又去了公安局,要求給申全會檢查身體,公安局長蠻不講理,叫嚷著:「我不管,你去起訴吧!」他還說申全會馬上就要判了。申母氣憤的說,「我現在可知道你們警察有多麼殘暴啦,把人往死裏打,我要求給兒子檢查身體。」

兒子被抓、被打,七十六歲的老母在親戚的陪同下,幾經奔波才在五個月後見到變樣的兒子,這是甚麼樣的社會?警察的人性哪裏去了?他們在家也是上有老,下有小,為何對待「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法輪功學員會如此殘暴?

4月7日,申全會的家人去和龍檢察院要求給申全會檢查身體,檢察院的人說,根據「兩會指示」現在不許辦取保,讓家人去請律師。不知道這個「兩會指示」是甚麼超級法律,能夠干擾司法人員實施法律。

從2009年9月份到被非法判八年重刑,申全會被和龍看守所非法關押了九個多月,所謂的案子也已經所謂的「審理」了有八個多月。在這八個多月中,申全會的七十六歲的老母親和家屬多次到頭道鎮派出所、到和龍市檢察院、法院等部門要人,但是他們總是以各種藉口互相推責任拖延時間,他們把申全會的案子從派出所到檢察院,從檢察院到法院來回整了好幾次,找不到甚麼罪名可戴上。

三、無法無天張保華,變本加厲施暴行

2009年7月10是申全會被綁架的第十個月零兩天,也是申全會年近八十的老母第三十四次由吉林省延吉市去和龍市要求無條件釋放兒子的一天,在這十個多月裏,申母同和龍市公安局、檢察院、法院多次交涉講明申全會修煉法輪功做好人無罪,兒子是世界上最好的人。無論申母怎麼說,這些部門的執法者就是不放人。

在法院超期拘押未作決定又講不出甚麼理由的情況下,申母和她的朋友萬般無奈又去了政法委,見了政法委的人後他們又推給了「六一零」的人,「六一零」的人聽說案子在法院,就說只能再去找法院。這一天又白忙了,眼看又到了中午了,到底上哪找才能救出兒子呢。最後她們決定還是去檢察院了解一下到底誰能管這事,她們坐上了出租車。

身心憔悴的申母年近八十歲,在出租車上又同司機一起議論生活的艱辛,天滅中共,怎樣辨別災難遠離當陪葬的惡運……。可這司機被邪黨毒害的太深了,不但不感謝還舉報了老人家,而且在老人已經坐車離開了和龍的情況下,和龍公安局的警察半路堵截,老人說我沒做壞事,你們憑甚麼抓我,我不下車。可是他們上來六個小伙子,硬是把老人家從車上拖下去,老人不跟她們走,她們就拖著老人走。老人瘦弱的身體哪能抗得住這麼折騰(幾天來老人的肩膀一直疼痛)。

同時在另一處還綁架了陪老人家一塊要兒子的另一位年近六十的老人,而且對該老人大打出手,張保華先上來問:「你叫甚麼名字?我叫張保華」。老人說我不想說,張保華上來就用反掌打了她兩個耳光,過了一會兒,又一個警察來審問時又打了她兩個耳光,還有一個年輕的警察拿著個竹椅子墊「銧,銧」的打了老人的肩。還給老人戴上了手銬,不許坐下、罰站、罰跪。站的如不達到他們的要求就踢,踢的腿上青一塊、紫一塊的。他們還採用離間的手段對申母說,「是那個同來的人把你說出來的」;而對六十多歲的老人說,「你不說,我們會叫你說的,我們是幹甚麼的,我們就是幹這個的,我們累了就換人,看你怎麼辦……」(申母和她的朋友分別被關在兩個屋子裏)。

就這樣一直從上午十一點多鐘折磨到晚上大約六-七點鐘,直到年輕一點的老人出現心臟病,他們才嚇的把這人送出大樓後,借故離開,就這樣警察把兩人折磨了六-七個小時。

申全會目前被非法關押在和龍市看守所。申全會的母親決定要一直找下去,直到兒子回家。

四、「……睜不開眼的法官」無視法律「瞎判」申全會判八年重刑

2009年5月14日,和龍市法院對申全會在和龍市頭道鎮被綁架一案開庭審理,和龍市法院如臨大敵。申全會的親屬進場時都要查看身份證及問明親屬關係,沒帶身份證的都被拒之門外。每個被允許旁聽的親屬在進場前和離去前都被搜身,連手機也不許帶,而且旁聽的親屬周圍坐的都是便衣警察。

法官們自知理虧,在公布他們審理人員的名字的時候,聲音很低,致使旁聽席上的人都沒聽清他們都叫甚麼名字。在非法庭審時,根本不允許任何人為申全會辯護,申全會的哥哥申全義申請為自己的弟弟辯護,結果被幾個手持電棍的惡警連拖帶拽的逐出會場,並禁閉在一個小屋裏,直到審判結束後親人查找才給放出來。

非法庭審時,法院宣布了一些申全會自己不承認的偽證。申全會聲明自己修煉法輪大法做好人無罪,自己發的真相資料都是告訴人們法輪大法好和天安門自焚的真相,根本沒有違法,法官馬上制止申全會講真相。

申全會還當眾揭露頭道鎮派出所惡警酷刑逼供的行為,法官無言以對,最後宣布下週五經合議後公布結果。在庭審過程中,審判員當眾吃藥,審判長看上去像睜不開眼睛。

據悉有個地方法院非法判大法弟子重刑,大法弟子家人找到法官問這樣判重刑有甚麼法律依據,所謂的法官無言以對,最後被憋出一句:「是瞎判的。」

二零零九年七月十日,申全會被中共上去像睜不開眼睛的審判長無視法律,也非法「瞎判」申全會八年重刑。

五、丈夫被判八年 妻子再遭綁架──惡警張保華抓人、搶錢、霸車

2009年7月27日早7點多,吉林省延吉大法弟子李鳳雲欲開車離開居住的小區時,被趕來的延邊和龍市國保大隊的惡警們堵住,惡警們一擁而上強行將李鳳雲和她開的轎車一併帶走。惡警張保華編造藉口,企圖將車佔為己有。

綁架案發生時,李鳳雲的婆婆本想去拉李鳳雲,結果被惡警們推到一邊。上午9點多,和龍市國保大隊的惡警和延邊州公安局的人,又來到李鳳雲家強行抄家。

7月28日,李鳳雲的婆婆和申全會的哥哥來到和龍市公安局要人,張保華哄騙說人已送進看守所,但李的婆家人去看守所時卻被告之沒有此人。李的婆家人在8月3日才知道李鳳雲已送進看守所,但甚麼時候送進去的卻不知道,至於李鳳雲在這期間遭了多少罪也不得而知。

李鳳雲被抓時開的是哥哥的轎車,隨身帶著跟哥哥做生意用的資料和部份貨款,而且由於下樓走的急,李鳳雲順便將婆婆的提包也拎了下來,包裏有近300元錢和婆婆用的手機,結果都被惡警帶走。其實惡警們認識李鳳雲婆婆的包,卻不歸還就是想佔為己有。

張保華更貪,竟然直接開著從李鳳雲手裏奪來的轎車辦事,想佔為己有。張保華的目的很明顯,就是想讓李鳳雲承認這車是她買的,然後可以找藉口將車佔為己用。

李鳳雲和申全會去年9月份被抓時,張保華就將李鳳雲買的二手轎車和新的摩托車扣上作案工具的帽子,然後搶走至今未還,簡直是強盜土匪。這次張保華明目張膽的公開的強行霸佔轎車,搶人包不予歸還,跟搶劫有甚麼區別?

六、共匪宣言──「法律」的絞索給別人套,理屈詞窮我還瞪眼說:「鬧(NO)!態度不好,也『瞎判』個八年!」

2009年12月2日,吉林省和龍市惡黨人員操控法院,非法庭審延吉市法輪功學員李鳳雲。李鳳雲與丈夫申全會二零零八年九月八日晚十一時左右被綁架,遭受到嚴重的迫害,申全會被非法判刑八年。李鳳雲拖著滿身帶傷的身體艱難地逃離了惡警的魔掌,流離失所,於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七日再次被綁架折磨。

12月2日9點,和龍市法院非法開庭,和龍市公、檢、法、司及「六一零」人員,如臨大敵,戒備森嚴,他們叫囂:不許法輪功學員入院,他們在院門、休息室與法庭層層設崗,每處有六、七名惡警把門,還有六、七個戴紅袖章的協警在人群中巡迴,他們將懷疑是大法弟子的七、八十人擋在了法院外;在休息室裏約有八十多人;在庭審時李鳳雲親友約有十來人進入法庭。

開庭後,李鳳雲聘請的辯護律師向法官問:為甚麼不讓更多的人進來?法官心虛地說:她那有那麼多的親戚呀。

辯護律師杜鵬來自河南洛太律師事務所,表現得沉穩,義正詞嚴,他為大法弟子做無罪辯護,有理有據,雄辯服眾。杜律師站在法庭上,當時負責非法主審的法院官員以威脅口吻問杜律師說:杜律師,你今天站在法庭上為李鳳雲做無罪辯護,你知道你從這個法庭上下去將要面對甚麼嗎?杜鵬律師大義凜然手指監控攝像說:「這有錄像,今天我可以為我所說的每一句話負法律責任!」(可能不十分精確)其正氣令法庭空氣為之震撼。當法官稱法輪功為×教時,律師說:咱們以憲法為準繩,你找找《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中哪裏寫有法輪功為×教?法官被律師問得啞口無言,並低下了頭。

是的,在憲法中沒有法輪功為「×教」一詞,而在憲法第三十六條中卻明確告知對信仰自由予以保護,宣教者無罪,信教者自願的條款。法輪功是「邪教」的說法源於江澤民於一九九九年十月二十六日會見法國《費加羅報》記者時講過的一句話法輪功是「×教」。10月27日《人民日報》評論員發表文章,純屬領導人個人行為和媒體行為。思想不構成犯罪,治罪要治有形之罪,治行為之罪,到了信仰這一精神層次面,政府和法律已經管不到了。

當有人指控李鳳雲講真相,傳《九評共產黨》時,律師說,請問《九評共產黨》你看過嗎?這書中講的都是歷史事實;講真相、傳大法資料、《九評》等,也證明不了其有社會危害性行為,信仰者擁有文字載體是非常正常不過的事。控方又被律師問倒而不語了。

李鳳雲當庭控訴了惡警酷刑折磨她的罪行經過:

當李鳳雲講到惡警拿塑料口袋把她頭套上,又用手將她口捂住,使李鳳雲幾乎窒息等惡行時,旁聽席中的李鳳雲的哥哥怒不可遏地站起來質問道:「這哪是人幹的事呀!是誰打的?!」這時,上來法警硬把李李鳳雲的哥哥押出法庭外。

在李鳳雲控訴了惡警酷刑折磨她的罪行中,法官曾中止李鳳雲的控訴,但停了一會兒,在律師的干預下,法官又無奈讓李鳳雲繼續陳述,直至陳述完。法官於十一點宣布休庭。

2009年12月2日和龍市法院對李鳳雲的非法開庭審判。在正義律師有力的無罪辯護下,使理屈詞窮的法官最後不得不草草休庭。辯護律師還請李鳳雲當場指認折磨她的兇手是否在場,嚇得相關人物急急躲避李的目光。

非法庭審在12月2日上午九點開始,但欲旁聽的民眾一早就陸陸續續的聚集到和龍市法院門口。他們聽說有一場為法輪功學員作無罪辯護的案子要公開庭審,迫害十多年了,還沒聽說哪個律師敢為法輪功作無罪辯護,這在當地這還是頭遭。到底咋回事兒,大家都想來聽聽。

當日,和龍法院、公安局和「六一零」人員派出一些戴紅袖標的人將法庭門口把住,阻止民眾靠前,並用照相機和攝像機對民眾不斷強行拍照,大有秋後算帳之意;他們還派出許多便衣警察在各個角落對這些民眾非法監視。雖說掛名是公開庭審,卻只允許十位民眾入庭旁聽,還是在被登記了身份證後才允許入內。其間有三位法輪功學員也想入庭旁聽,卻被無理的拒之門外。

和龍市法院對此次正義律師為法輪功作無罪辯護非常恐慌,所以一開庭,審判長就「很不專業」的提出無理要求,不許律師就法輪功定性問題上進行辯護。可是公訴人卻在陳訴案情時公然提到法輪功是「×教」。

這時,辯護律師要求公訴人當庭出示將法輪功定為「×教」的相關法律條文,公訴人被問的啞口無言、低頭不語。所有在場的政府官員,無論是審判長、陪審員,還是「六一零」人員、公安警察都在律師的正義質詢下面面相覷。

接下來,「公訴人」繼續陳述案情,當提到李鳳雲散發了多少種、多少份法輪功真相小冊子時,辯護律師立即要求公訴人將法輪功真相小冊子當庭示眾,讓民眾來鑑定其內容是否存有違法問題。公訴人卻以小冊子都被銷毀為由,拒絕出示所謂的「證據」。律師借題辯護說,這些法輪功真相小冊子的內容都是講述法輪功被迫害的真相,而李鳳雲發放小冊子的行為沒有觸及任何法律,所以不能作為所謂依據。公訴人再次被駁的理屈詞窮。

在接下來的辯護中,辯護律師義正辭嚴地指出:李鳳雲煉法輪功,祛病健身做好人,對社會有百利而無一害;而且向他人宣傳自己的信仰,講述法輪功受迫害真相之舉,不觸犯任何法律,也沒有破壞任何法律實施;相反,正是這些法輪功修煉者按真、善、忍修煉,做好人、有愛心、樂於助人,才是最穩定的社會因素。李鳳雲是無罪的,應立即當庭釋放。

大法弟子李鳳雲也在法庭上為自己作了無罪辯護。她說,自己按真、善、忍大法修煉做好人無罪,而那些迫害大法弟子、打壓法輪功的人才是真正的罪人。李鳳雲並指控和龍市國保大隊和派出所相關警察對自己進行刑訊逼供、殘酷迫害的具體事實。

這時,辯護律師請李鳳雲回頭指認旁聽席中是否有對她進行過刑訊逼供的兇手在場。辯護律師的這一正義舉動,讓在場的警察和「六一零」人員大吃一驚,相關人員急忙躲避著李鳳雲投過來的目光,唯恐自己被認出來。

大法弟子的堅定正念和律師的正義辯護,使旁聽席上大多執法人員和民眾也都徹底的明白了:煉法輪功確實沒有罪,有罪的是迫害法輪功的人。

整個非法庭審過程進行了兩個半小時,開庭前面帶肅殺之氣的執法人員,明白真相後露出了笑容。最後,理屈詞窮的審判官不得不草草休庭而去。

正義律師為大法弟子義正辭嚴地無罪辯護,也讓許多明白真相的人心情振奮。當律師要離開法庭時,有人主動上前和律師緊緊握手;還有許多明白真相的人當時就找到大法弟子做了三退。過後,河南洛太律師事務所的正義律師杜鵬受到來自中共相關高層機構的威脅,不許他再為大法弟子做無罪辯護。近期許多敢於為修煉法輪大法做正義合法辯護的正義律師都被中共用不同的方式威脅恐嚇,阻止他們他們的正義之舉。

2009年12月1日,和龍市法院還是無視法律,非法誣判李鳳雲八年重刑。這回法官們似乎瞪大了眼睛找出來一個藉口說這樣重判李鳳雲是因為她在被非法審判時態度不好。

結語:

中共鎮壓法輪功這一切所為利用法律程序都嫌費事,成立超越凌駕於法律之上的「610」非法機構,是嫌用法律迫害法輪功都礙手礙腳,迫害起來不能隨心所欲,為所欲為。邪惡中共也實在沒有想到鎮壓法輪功,竟然會使自己騎虎難下,直到如今暴政統治搖搖欲墜。法輪功未衰反興,弘揚時間114個國家和地區。而且竟然還有一群覺醒的正義律師竟然運用法律,在它看來是不可容忍的想讓它重蹈請君入甕的覆轍!這還了得?!

中共借法律的名義鎮壓法輪功欺騙世人,稍懂法律的人都明白的知道,血腥鎮壓法輪功,法律只是其僅有的一塊遮羞布,正義律師僅是合法的以子之矛,攻子之盾,自己被自己制定的法律剝的一絲不掛,赤裸裸的暴露於光天化日之下,也難怪邪惡中共會對正義律師們急眼了。李和平、江天勇、唐吉田、王雅軍等十多位正義律師被他們報復,使得律師們的執業證無法通過他們操控的年檢,完全是一副潑皮無賴耍流氓的架勢。唐吉田、滕彪等正義律師更是遭到流氓便衣警察的圍毆,更顯一副「我是流氓我怕誰」的無賴嘴臉。大連的王永航律師被非法抓捕,被酷刑迫害致腿骨骨折,還被非法誣判七年重刑的事件更顯中共流氓無賴加惡霸的無恥邪惡嘴臉。

這個世間,不是邪惡肆意行惡的樂園。

就在被邪惡中共利用的公檢法相關惡人還在以一種狐假虎威的心態,不顧良知和道義的非法鎮壓法輪功的時候,人間正義的法網已經正向邪惡中共張開了──

1)西班牙法庭以酷刑及群體滅絕罪

起訴江澤民等五名中共高官

── 被告須四到六週內回應 並可能面對國際逮捕令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十日】(明慧記者報導)西班牙國家法庭近日做出了一項史無前例的裁定,決定以群體滅絕罪及酷刑罪,起訴包括中共前黨魁江澤民在內的五名中共高官。法院通知書表示,若被告的罪名成立,將面臨至少二十年徒刑,並附帶經濟上的懲罰。

邪惡中共對西班牙法庭的決定,一直沒有回應。

2)阿根廷法庭判決全面逮捕江澤民、羅幹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一月二日】(明慧記者蘇青綜合報導)經過四年調查,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十七日,阿根廷聯邦法院第九庭法官Octavio Araoz de Lamadrid作出一項深具歷史意義的裁決:就中共前黨魁江澤民、「六一零」辦公室頭目羅幹因迫害法輪功而犯下的反人類罪行而下令阿根廷聯邦警察局國際刑警部逮捕該二名中共高級官員。

在長達一百四十二頁的法律文書中,法官詳盡地評估了中共在中國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以及江澤民、羅幹在其中所起的作用。

「實施的群體滅絕政策中,採用的手段無所不用其極,對人的生命和人類尊嚴是極大的蔑視。」Lamadrid 法官在裁決書中寫到,「在這個旨在鏟除法輪功的運動中,毒打、酷刑、綁架、死亡、洗腦、心理折磨成為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家常便飯。」

法官強調,他在審理此案中運用的是普遍管轄原則(principles of universal jurisdiction)。他在文件中說:「在這個案件中,針對被告被控的罪責──其在對法輪功信仰團體的迫害中,受害人之多,以及精神殘害之重,必須運用普遍管轄原則。」

二零零五年十二月十二日,羅幹在阿根廷訪問期間,阿根廷法輪大法學會會長傅麗維女士委任阿根廷律師Adolfo Casabal Elas及Alejandro Guillermo Cowes,於聯邦刑事及懲治庭第九法庭控告羅幹犯下的「群體滅絕罪」和「酷刑罪」。此案被阿根廷聯邦法院受理,並由該庭法官Octavio Araoz de Lamadrid負責審理。

在案件的審理過程中,法官認定羅幹的上司江澤民是對法輪功迫害的最初發動者,因此把江澤民加入案件中一併審理。其迫害事實也被加進卷宗,和羅幹一樣被控訴同樣的罪名。

此案件幾經周折,在審理過程中,中共用盡各種手段進行干擾,包括對原告律師施壓,但是都未能阻止案件審理的進行。Lamadrid法官歷經四年的調查取證,做出逮捕江羅受審的裁決。

申全會、李鳳雲夫婦現在看來是被邪黨法院非法誣判八年重刑,但稍有有遠見的人都會看到,共匪末日,指日可待。至於到底何時,我們不必執著,天滅中共,誰也擋不住!

神目如電,報應不爽,許多「現世報」歷歷在目,詳載於明慧網的每日報導中。古雲多行不義必自斃,逆天者亡是真理。迄今,在大紀元退黨網站公開表明「三退」(即退 出中國共產黨、共青團和少先隊)的人數已經超過六千多萬,天滅中共在即。希望中共官員和警察趕快醒悟,不要再追隨邪黨,更不要迫害走在神路上的修煉 人,那無疑是自掘墳墓,自斷未來。

在此奉勸尚有道義良知的中共公安系統人員,切莫在為虎作倀,助共為虐。在這場邪惡瘋狂迫害善良的政治運動中,你們雖然是被邪惡中共利用的工具,從大範圍角度來看,其實包括你們在內,也都是中共惡黨邪靈迫害、毀滅的對像。因為無論你們是自願還是不自願的,只要參與了迫害,就是在犯罪!如不悔改,亡羊補牢,必遭天譴!同時還將面臨邪惡中共垮台後,人類正義的法律的制裁!請趕快了解法輪功真相,選擇美好未來。

在大是大非面前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立場,是選擇善,還是選擇惡?對邪惡的漠視就是變相的縱容,而每一份對善良的支持和善良的努力,都會成為對邪惡的一份窒息。 所謂的「中立」其實是不存在的。每個人都要定位自己的態度:是支持正義?還是落井下石,助紂為虐?廣大善良正義的中國人民,家鄉的父老鄉親,我們再讓中共邪黨這樣存在下去,必將會把中華民族帶入萬劫不復的毀滅的深淵。讓我們從自身力所能及的事情做起,退出中共邪教黨、團、隊組織(您甚至可以用化名,因為我們不是在給人看,是在給天看,是為自己的良知本性而為,是在選擇美好未來),退垮中共!和平解體中共邪教政權,請選擇正義良知,選擇與真善忍站在一起,迎接美好未來!

在大法弟子以堅忍不屈慈悲無私的胸懷,十年裏,向世人講清法輪大法真相的和平理性的反迫害精神運動中,越來越多的世人清醒的認清了邪惡中共魔鬼嘴臉,許多曾經不明真相與迫害大法的中共體制內的高級官員,如原瀋陽司法局局長韓廣生、原中共高級諜報官李鳳智、原610官員郝鳳軍等,都正義反正,逃離大陸,投奔光明,公開退黨,揭露中共迫害法輪功黑幕。許多中共體制內相關參與迫害法輪功的機構的官員,明白真相後,暗中保護大法弟子,利用職務之便,收集中共迫害法輪功的相關證據,以備將來中共垮台後,依法制裁中共迫害法輪功過程中,執迷不悟,積極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執法犯法的犯罪者。

真善忍的宇宙大法,人破壞不了,中共邪黨也破壞不了。就像人站在地球上看太陽,會有日出日落,會經歷光明和黑暗。但假如你追隨太陽,你的世界則永遠充滿光明!假如你的內心充滿真善忍的真理之光,無論您身處如何境地,都會光耀天地。中共邪靈選擇與真善忍宇宙大法為敵才是真正的螳臂當車,以卵擊石。

中共邪黨所做的一切迫害大法的邪惡行徑,反更烘托出真善忍宇宙大法的莊嚴殊勝;中共邪黨所做的一切迫害大法的邪惡行徑,反更襯托出法輪大法的高尚與美好,反更讓法輪大法在世間萬眾矚目,反更助法輪大法真善忍宇宙大法法理的光輝照耀十方……

十年中,大法弟子在中共發動的迫害法輪功的邪惡殘酷的政治運動所製造的紅色恐怖的生存環境中,承受著迫害所帶來的巨大的苦難,為衛護真善忍宇宙大法、為衛護真理,捨生忘死前赴後繼,以大善大忍的胸懷,走了過來,向世人、向世界證實了法輪大法的美好。證實了法輪大法必會金剛永存,必將萬古流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