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駐法蘭克福總領事遭惡報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一月二十日】據明慧網報導,二零一零年元月十三日,美國神韻國際藝術團正在加拿大巡迴演出,演員的專用巴士的輪胎被人蓄意破壞。前右側輪胎被發現有兩道用很薄刀片割出的刀痕,修車廠技工表示,這種刀痕能使輪胎在高速行駛時爆胎,使巴士失控。目前加拿大方已立案調查。

中共對神韻的破壞是徒勞的,終將以失敗告終。負責這些陰謀活動的中共外交官們其實心裏也早就明白:助紂為虐,只會自食惡果。因此有的人就會給自己留一條後路,幹甚麼事時不那麼賣力氣。可是有的人卻不明大義,不惜違背天良,把幹壞事當成邀功和向上爬的好機會,結果快速為自己招來橫禍,不久前悄然回國的中共駐法蘭克福總領事李海雁就是這樣一個典型的例子。

為中共賣命干擾神韻 李海雁遭現世報

二零零九年一月六日,為阻撓神韻在德國法蘭克福演出,前中共駐法蘭克福總領事李海雁以國家外交信函形式直接致信德國黑森州州總理辦公廳,用中共慣用的流氓政治手段,詆毀神韻藝術團。此外,他還照會各國駐法蘭克福的外交代表機構,企圖阻止人們觀看神韻。這種阻撓適得其反,非但沒有達到破壞神韻演出的目的,反而讓更多的人為了解神韻前往觀看。該公函後來被德國的人權組織公布,成為中共邪黨濫用外交特權在海外進行非法活動的罪證。

二零零九年九月,這位李海雁總領事突然回國,連一個例行的離任招待會都沒舉辦,從此就在公眾視野中徹底消失了。這種離任方式完全違背外交慣例,迄今成為公眾的不解之謎。國內網站有一署名「海外過客」的提出疑問:「李海雁總領事怎麼突然離任了,好像離任招待會都沒開,怎麼回事?」數月已過,迄今沒有人回答。

近日,據國內知情人士透露,李海雁總領事之所以神秘蒸發,是因為患了腦癌,病情惡化,匆匆回京動手術去了,至今還在死亡線上掙扎。讓李海雁的外交界同僚唏噓不解的是,五十出頭的李海雁原本身體強壯,何以突然得此惡疾?

據知情人士透露,這位李海雁總領事原本是在漢堡領事館裏當商務參贊,屬於外貿部,不屬於外交部的。在漢堡任職期間,只要有法輪功學員以商務名義申請一些證件的事,他從不批准。他從漢堡回國後,很快就被提升為駐法蘭克福的總領事,上升的速度令人吃驚,這種情況是十分罕見的。據說他很會經營,揣摩上司的意圖,主要也是因為他在對待法輪功的問題上,與迫害法輪功的元凶江某某的態度保持高度一致,才得以快速提升的。

李海雁到了法蘭克福之後,除了阻撓神韻演出之外,對待法輪功學員的態度一點沒有改變。僅舉一例,法輪功學員陳榕因護照到期,於二零零九年三月按照法蘭克福中領館的有關規定,向中領館遞交了換發新護照所需要的資料。按中領館的告示需要十五個工作日就可辦好。但是中領館以護照未辦好為由拖延至今不給陳榕護照,已經拖了有將近十個月。

俗話說,善有善報,惡有惡報。在國內,那些因為迫害和詆毀法輪功而遭現世報的例子比比皆是。殃視的主播羅京和社會新聞部副主任陳虻都是因為追隨惡黨,編造謊言詆毀法輪功,遭到報應,四十七、八歲的年齡死於癌症。

同樣,在海外破壞神韻演出也不會有好下場。李海雁鬼迷心竅,才會在短短的幾個月內就遭此現世報應。其實稍有理智的人都不妨想想,一個人官再大、「政治嗅覺」再靈敏,如果惹得上天報應、讓你早早丟了性命,那再有官有權還不是竹籃子打水一場空?《紅樓夢》中的鳳姐不比誰都張狂、毒辣、勢利眼?結果如何呢?「機關算盡太聰明,反誤了卿卿性命。」

體制內的人早些年就知道,不管是「六一零」還是政法委,不管是各地警察還是駐外特務,已經有多少人,因為出賣天良、給中共當政治打手迫害法輪功,結果掙來的官位和造下的罪惡,反而成了把自己送上黃泉路的「特快專列」,非常不值得!

潘新春仕途被毀 追悔莫及

其實,那些作惡而已經得到報應的外交官,有的對他們做過的事後悔萬分。中共駐加拿大多倫多副總領事潘新春,於二零零四年二月三日,被加拿大安大略省高等法院判誹謗案成立。原告多倫多法輪功學員喬•契普卡先生勝訴。

潘新春於二零零三年五月一日在《多倫多星報》上發表了一封為中共當局掩蓋薩斯行為做辯護的信,信中用惡毒語言攻擊契普卡及其他法輪功學員,並因此在同年八月被以誹謗罪告上法庭。之後,潘新春又以拒絕接受法律文件、拒絕出庭等藐視加拿大司法等傲慢無理的舉動,來掩蓋內心的恐懼。法庭認為當日缺席出庭的潘新春須為誹謗言論造成的損失做出賠償。

之後,潘新春不得不離開加拿大回國。據知情人士說,為了邀功他寫了那封信,被加拿大法庭判決之後,他非常後悔。當時他的父親也在加拿大探親,全家為此抱頭痛哭。俗話說,「雁過留聲,人過留痕」。潘新春回國後,中共試圖再派他到駐英國使館,結果英國政府說他是不受歡迎的人而拒絕了。

懸崖勒馬為大智

如今,依然有李海雁、潘新春這樣的所謂「外交人員」,躲在外交豁免權保護傘下,幹著煽動仇恨、為迫害推波助瀾的勾當。李海雁的腦癌、潘新春誹謗案的判決結果,足以對那些還在幹著特務勾當的所謂「外交人員」敲響警鐘了。

真是聰明人就應該順天理、明是非,像陳用林、李鳳智等人那樣,與中共邪惡集團一刀兩斷,為自己贏得光明的未來。假若一時還缺乏這種大智大勇,那也不要昧著良心盲目追隨惡黨幹壞事,從而給自己和家人帶來不幸。

善惡有報是天理,作惡多端的人終將逃不過良心和道義的天譴。現在懸崖勒馬還來得及,不要錯過上蒼對人的慈悲和給予的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