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坎坷走向光明(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八月二十三日】(明慧記者王枚溫哥華報導)來自中國長春的聶歌,已經年近六十,臉上總是掛著燦爛的笑容,使人很難想像到她曾經是個癌症患者,經歷過一天失去三個親人的巨難,曾在一年半內四次被非法抓捕關押,又曾在異國的土地上流離失所,面臨遣返……


二零零九年七月十九日,聶歌在溫哥華法輪功學員紀念反迫害十週年活動中演示酷刑,揭露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

* 命運坎坷 一夜白頭

「我是一個命運極為坎坷的人,人世間所有的不幸幾乎都讓我攤上了。」聶歌說,「我真的經歷了一夜白頭。」

一九九零年,聶歌被檢查出得了乳腺癌,去醫院動了手術,手術後因化療和大把大把地吃藥,造成骨質疏鬆,但當時她並不知道,藥物已經造成嚴重缺鈣。

九四年五月的一天早晨,在長春吉林工業大學上班的她,在騎自行車上班的路上,把腳扭了,這一扭的結果是:左腿脛、腓骨兩處骨折。

「這時我才知道,因為手術後吃藥太多造成了嚴重缺鈣,在醫院打石膏一個月,上夾板一個月,骨頭仍然不能合攏,最後不得不再動一次手術,在體內植入鋼板,用鋼釘固定住了事。當時甚麼體力活也不能幹了,不能持重,走路連一塊小小的石頭都不敢碰。」想起當年,聶歌仍深為感慨。

然而禍不單行,更大的魔難接踵而來。聶歌的媽媽有冠心病,以前一直是她親自照料媽媽,後來因為聶歌身體不好,難以照料媽媽,姨媽提出讓她來照料。

在聶歌手術剛剛出院的第二天,她先生、母親、姨媽三人同乘一輛車去姨媽家,結果在途中發生車禍,媽媽、先生和姨媽三人都在車禍中喪生。

聶歌說,「那個時候真感到天塌了一樣,家中的頂樑柱沒有了。古人說的一夜白了頭,真的在我身上應驗了。如果不是有女兒,當時我就跟著去了。」

* 幸遇法輪大法 重獲新生

「我又是個最最幸運的人,患難之中得到了大法,走上了返本歸真的修煉路。」談到命運的轉機,聶歌說。

在聶歌苦苦掙扎的時候,九五年五月二十一日中午午休的時候,她的一位同事對她說:跟我去煉功啊!聶歌當時是抱著煉著玩玩的心去的,也絕沒有一絲為治病的目的,但她一聽煉功的音樂,就喜歡聽,而且一煉了功立刻覺得身體發輕,渾身輕飄飄的,非常舒服。一聽到音樂磁帶中的「現在開始煉功」,就覺得有一種召喚回家的喜悅。

「那時法輪大法的書非常暢銷,很難買到。同事正看《轉法輪》,我就先借了一本《法輪功》,回家後一口氣看完,我被書中的內容迷住了,一連看了好幾遍。我沒想著治病,可我的身體卻很快地好了起來,走路也敢著地,也敢使勁了,也不怕碰石頭了。我又能幹家務活,又能騎車上班了,精神也不再憂鬱了。我知道我從此離不開大法了。」

修煉中的神奇,聶歌有許多親身體驗。她說:「《轉法輪》裏提到的許多神奇的事我都經歷過,如在看書的第六天,就看見了一隻大眼睛,一眨一眨地衝我笑;還有玄關設位、卯酉周天我都有感覺,打坐時也進入了最佳的兩種狀態。」

修煉中聶歌也經歷了種種清理身體的現象,特別是左腿釘鋼板的地方,腫得很厲害,高燒四十一度,整個腿都是黑紫色,還有幾個大皰,疼得萬箭穿心。

通過學法,她知道這是修煉中清理身體和消去業力的過程,而不是一般人的疾病。聶歌說:「我當時一點也沒害怕,仍然堅持每天早上三點多鐘去煉功點打坐,雙盤一小時左右,打完坐就回家學法,每天晚上還堅持參加集體學法,就這樣一週後腿全都好了。」

修煉十四年來,聶歌的身體一直很好,再不需要去看病吃藥,完全是一個身體健康的人。

煉功後,不但身體好了,對利益也能捨棄了。聶歌說,「由於患癌症,每年都有補助,煉功後我馬上向領導講,我不是病人了,不要照顧了,不要補助了。一次開工資多給了我一百元錢,馬上送回去了。碰到甚麼事,我能找自己哪做的不對了,遇到不平的事也不當回事了。」

* 一年半四次被關押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開始了對修煉「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的全面迫害。在二零零零年一月到二零零一年八月短短的一年半多一點的時間裏,聶歌就曾四次被非法關押。

二零零零年一月二十五日,聶歌和長春的幾位同修一起去北京上訪,剛到信訪辦門口就被二、三十個吉林省的警察、便衣截住了,帶到吉林省駐京辦。晚上被戴著手銬,押送回長春市大廣看守所,關了十五天;

零零年四月十二日,聶歌和幾位同修在一同事(也是同修)家聚一聚,被長春市朝陽區曙光路派出所以「妨礙社會公共秩序」為由抓捕,再次被長春市大廣看守所關了十五天;

零零年十月二十八日,因一同修去北京上訪,在火車站被截住,在他手機裏找到了聶歌的電話號碼,長春市公安局一行六人在吉林工業大學保衛處的配合下,騙開了聶歌的家門,抄了她的家,把她兩手反捆在背後,強行帶到市公安局一處七樓。在那裏,公安對她拳腳相加,用螺絲刀、筆尖戳手指,左右開弓打她嘴巴,打得聶歌全身抽搐、疼痛,從臀部到小腿全部都是黑紫黑紫的,動都動不了。一直折騰到凌晨三點,又把她送到長春市大廣看守所關了十五天;

第四次,零一年八月八日,聶歌因為給一個同修打了一個傳呼電話,而這個同修剛好被抓,惡警立刻把聶歌家團團圍住,進門後又抄家,找到一份大法真相資料,隨後把聶歌關進長春市鐵北監獄,白天逼她坐板,晚上「立刀魚」(睡覺時人跟人零距離接觸,互相貼著)。這次聶歌被關了二十一天。

在四次非法關押中,聶歌一直堅信修煉大法沒有錯。為抵制迫害,她曾絕食絕水七天。

在公安審問時,聶歌不配合,要她下跪,她堅決不跪;在惡警抓捕她的時候,她面對民眾高喊「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還我師父清白」;一有機會,就給周圍的人,不管普通人還是警察,講法輪功真相。

第四次非法關押出來後,聶歌知道家裏不能呆了,不得不流離失所在外,堅持修煉並繼續傳播法輪功真相。

* 迫害延伸到新加坡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聶歌到新加坡探望女兒,並在新加坡辦理了兩年、五年居住准證,有效期到二零零九年五月。新加坡人力部也先後三次批准了她的工作准證。聶歌在新加坡有了正常的工作和生活,並和其他學員一起,做一個法輪大法修煉者該做的事──傳播真相。

然而,中共把黑手也伸到了新加坡。二零零六年六月二日,聶歌正在怡東半島酒店上班,被通知說她的工作准證和居住准證都被取消了,新加坡人力部勒令她七天內離開新加坡回中國,隨後來了兩個警察、兩個便衣,用手銬把她的手銬在背後,強行從六樓架至樓下警車上,說要遣返她。

警察把聶歌關在中央警署地下室八個小時,中間有過查手印,在次日凌晨三點,一個警察才來把她放出去,她到了一個同修家裏,並不得不於當天夜裏離開新加坡,去了馬來西亞。

據聶歌工作的酒店的人事經理透露:「不是酒店要辭退聶歌,而是上面接到一份來自中國的名單,說名單上的人不能在新加坡居住和工作。」事後知道,聶歌的遭遇與中共迫害法輪功的元凶之一李嵐清即將到訪新加坡有關。中共不但在中國迫害法輪功,還企圖將迫害延伸至海外。

聶歌在印尼申請難民獲准,輾轉三年,於二零零九年四月到了加拿大溫哥華,開始了新的生活。體會到大法修煉帶來的美好,經歷了在中國的種種迫害,見證了中共伸向海外的黑手,聶歌更加堅定了自己的信仰和反迫害的決心。她相信未來一定是光明的。在加拿大自由的天空下,她要告訴更多人:「法輪大法好!」「制止中共迫害法輪功!」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