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加紐約大遊行的人們(圖)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六月七日】(明慧記者蘇青、黃凱莉紐約採訪報導)二零零九年六月六日,約六千名法輪功(法輪大法)學員在紐約曼哈頓中城展開以「呼喚良知,停止迫害」為主題的盛大遊行。他們都是一些甚麼樣的人呢?為甚麼走進法輪功的修煉中來?為甚麼參加到這個聲勢浩大的遊行中?他們想告訴人們甚麼?


昆提:迫害必須被制止

修煉法輪功已六年的昆提(Quentin Bellow)是紐約當地學員,他告訴記者修煉使他的健康得到立竿見影的改善,外表看起來也好很多,「修煉法輪功使我覺得更自在。」昆提說「真善忍」是非常棒的修煉原則,每個人都應該知道。「我今天來參加遊行,希望讓更多人了解發生在中國的迫害,這場浩劫已經十年了,必須被制止!」


來自美國愛荷華州的勞倫:迫害至今還在持續是非常可恥的

勞倫(Loren McCune)來自美國愛荷華州,修煉法輪大法兩年半了。兩年半前,他的一個朋友告訴他在中國發生的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引起了他的關注。「我一直在探詢,我學習過東方的哲學和太極多年,我發現法輪大法是在很高層次上的教導,我很喜歡‘真善忍’。修煉法輪功還使我身體更健康,充滿活力。」「發生在中國的迫害非常惡劣,迫害至今還在持續是非常可恥的,世界需要更多地關注這個問題。」


沃倫(左)和大衛(右)都是來自弗吉尼亞州的Richmond的法輪功新學員

沃倫(Warren Woodson)和大衛(David Jaroneski)都是來自美國弗吉尼亞州的Richmond的新學員。沃倫學功兩年半了,大衛則是十一個月前開始修煉法輪功的。談到法輪功給他帶來的身心變化,大衛表示,「一言難盡,我都不太記得十一個月前我甚麼樣了。那時,我有很多矛盾的地方,現在我把很多都放下了,改變是很難用語言描述的。修煉後,身體上也有很大的改善,我原來背部疼痛,現在都好了。」參加今天的遊行,他們都很高興,沃倫說:「跟這麼多法輪大法修煉者在一起,這麼多正的能量和積極向上的精神力量,真是太強大了。」關於在中國的迫害,沃倫說,「迫害太可惡了。因為中共現在在經濟上貌似強大,很多人對發生在那兒的迫害視若無睹,因為他們想賺錢,但是無論如何,中共因為人們的信仰而對他們進行迫害都是絕對錯誤的。法輪功學員不是在涉入政治,而是在揭露中共的暴行,在反對迫害。」


來自加拿大渥太華的凱茜(前排左二):不能讓悲劇重演

來自加拿大渥太華的凱茜(Kathy Gillis)修煉法輪功十一年了,「法輪大法不僅令我身體健康,還使我的生命更富有意義。以前,我覺得我應該有所作為,但不知道該做甚麼,(修煉大法後)我找到了。」凱茜手裏舉著呼籲制止中共迫害法輪功的橫幅,對此,她說,「當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時候,在集中營中所發生的屠殺是令人髮指的。那時我還是個孩子,我非常震驚人們沒有做出足夠的努力去制止那樣的悲劇,我也很震驚那時大人們沒有告訴我發生著甚麼。我發誓,不能讓那樣的事重演。」走在遊行隊伍中,凱茜呼籲人們關注迫害,早日制止中共的暴行。


來自烏克蘭的塔提娜非常高興能和這麼多來自世界各地的法輪功修煉者在一起

來自烏克蘭的塔提娜(Tatina Skulkinia)從二零零一年開始修煉法輪功,「修煉使我變得更平和與善良,以前我可是很愛生氣的。修煉前我經常喝酒,你知道俄國那裏的年輕人很多都這樣,學了法輪功,我不再喜歡喝酒了,身體上的疾病也消失了。我丈夫也煉法輪功,修煉對我們的家庭生活很有幫助,因為遵循‘真善忍’,我們知道應該怎麼解決矛盾。」談到為甚麼來參加今天的遊行,塔提娜說:「我知道法輪大法好,他帶給人們一切美好。我非常榮幸能夠參加這個大遊行,和這麼多來自世界各地的法輪功修煉者在一起。這是如此的美好,我真的找不出語言來描述這有多麼好。」


來自芬蘭的安娜說:修煉後,我生活中的一切都改善了

安娜(Anna Kokkomen)來自芬蘭。三年前,她的丈夫(當時的男友)在樹林中看到一位女士正在煉法輪功,好奇的他在那位女士煉功之後詢問了這是甚麼功法。回家後,他告訴安娜自己看到的,雖然那時還甚麼都不了解,但安娜立刻表示:我也想煉那個功法。從此,她就走上了法輪大法的修煉路。「我非常喜歡法輪功,修煉後,我生活中的一切都改善了。我的思想、我的健康都變好了。」


來自俄羅斯莫斯科七十歲的祖艾譴責中共的十年迫害

來自俄羅斯莫斯科七十歲的祖艾(Zoya)修煉七年了。她說自己一生都在尋找,碰到法輪大法後,她知道這就是她要找的。修煉後,「我的家庭更和睦了,和兒媳婦的關係變好了。」雖然已經七十歲了,祖艾仍然在工作。她曾想退休,把更多時間花在傳播法輪功真相上,但她的老闆不同意,要求她哪怕只工作半天,也要留在工作崗位上,因為祖艾是法輪功修煉者,做事認真負責,與人為善,老闆和同事們都喜歡她,希望繼續和她在一起。祖艾每天都拿著橫幅去莫斯科中使館前抗議中共迫害,剛開始,同事們都笑話她,了解了真相後,同事們都非常支持祖艾的正義之舉。談到參加紐約的大遊行,祖艾說,「迫害十年了,我想和我的法輪功同修們一起,譴責中共的迫害和暴行。」


來自日本的月田晶子說:「不能讓中共繼續迫害善良的法輪功學員。」

來自日本的月田晶子表示,她是十二年前開始修煉法輪功的。雖然生活在日本,生活在一個舒適的環境,但是,每當有呼籲制止中共迫害法輪功的活動在世界其它地方舉辦,她都會在條件允許的情況下,自費去參加,因為「不能讓中共繼續迫害善良的法輪功學員。」


印度裔法輪功學員沃蘇達(Vasudha Samathula):修大法以後,我的脾氣變好了。

居住在美國聖路易斯市的沃蘇達(Vasudha Samathula)是一位印度裔的法輪功學員,她是二零零一年在同事的介紹下得知法輪功,她看到這位同事非常善良,而後,了解到法輪大法的博大精深,就開始了修煉。她說:「以前我的脾氣不好,很容易發火;但是修大法以後,我的脾氣變好了。」


來自韓國十七歲的趙英伊:修煉這麼久,我知道大法的美好。

來自韓國的趙英伊今年十七歲,她在七歲的時候就開始跟媽媽一起學大法。她說:「修煉這麼久,我知道大法的美好,身體好了,學習好了,跟同學的關係都很好,小朋友們都很喜歡我。」問她為甚麼來參加這個大遊行,她說:「我覺得這個活動很重要,有那麼多法輪大法弟子從世界各地趕來,所以自己就想這是一個很好的機會,大家‘比學比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