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非法判刑十一年,胡愛雲在黑龍江女子監獄遭迫害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八月十七日】(明慧通訊員黑龍江報導)黑龍江省哈爾濱大法弟子胡愛雲,被中共邪黨惡徒蒙頭綁架、非法判刑十一年,於2004年5月12日被關到黑龍江女子監獄至今,長期遭受非人折磨。胡愛雲被迫多次絕食抗議迫害,遭到惡警及惡警指使的犯人更邪惡的折磨,包括長時間銬地環、迫害性灌食、不讓上廁所,長期不許洗漱。胡愛雲身體瘦弱,監獄方面禁止家人探視。

一、上訪遭迫害

大法弟子胡愛雲,女,1966年出生,是哈爾濱市南崗區宣化街人,現住房被迫賣掉,戶口被迫遷出,無處落戶。她一直以做小生意為主。沒修煉的時候心臟病非常嚴重,說休克就休克,脾氣特別不好。自從九七年修煉法輪功後,疾病全無,精力充沛,還能善待別人,簡直換了一個人。

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集團誣蔑、迫害法輪大法後,胡愛雲多次去北京上訪,被抓迫害,其中一次是在天安門廣場,被多名武警抬上警車押到前門派出所逼問姓名地址,因她不配合,就被轉到河北省趙縣進行迫害。

在那裏,有個最邪惡的趙隊長指使多名惡警給她用刑,不讓睡覺,往鼻子裏灌芥末油,他們還圍成圈像玩球一樣把她推來推去,趙隊長把胡愛雲關在一個鐵籠子裏雙手銬在上面,在裏面站不起來,蹲不下去,有兩名惡警看著不讓她睡覺,兩分鐘搖一下鐵籠子,晚上把她扔在大樹下餵蚊子,一宿咬的全身是包。

就這樣把她關在籠子裏八天八宿折磨。在那裏被迫害了一個多月,胡愛雲始終沒有放棄她的信仰「法輪大法」,趙隊長氣急敗壞摔門而去,隨後進來一個人說:「走吧,把你拉出去槍斃。」她被拉上了警車,最後被放回家了。

二、勞教迫害

第二次迫害是在1999年的9月份被惡人舉報,哈爾濱市南崗區大成派出所惡警半夜11點多撬門入室,把胡愛雲綁走,並非法強行勞教兩年。這些都是在家屬毫不知情的情況下進行的。

在萬家勞教所,惡警對她用刑折磨,最邪惡的就是那個惡警張波用盡邪惡手段殘酷迫害,經常關小號,坐鐵椅子老虎凳,上大掛。

為了抗議這種非法迫害,胡愛雲絕食近四個月。兩年勞教迫害後放回。

三、綁架折磨、非法判十一年

第三次,最嚴重的迫害也就是這次,胡愛雲於2003年6月12日在哈爾濱市教化廣場被哈爾濱刑偵一處的惡徒綁架,把她蒙頭押到一個小樓上,後來又召集了很多惡徒給她用刑。市局國保大隊的肖隊長,趙隊長把她鎖在鐵椅子上,並長時間上大掛(吊銬),然後用兩根銅絲拴在她的兩個大腳拇趾上,另兩端接在電棍的兩極上持續過電長達半個小時,然後往她鼻子裏灌辣椒根,芥末油,用電棍電腳心,電大腿兩側,折磨到下半夜,把她押到哈市七處的第二看守所(鴨子圈)。

2003年9月21日,因她喊「法輪大法好」,被惡警趙鳳霞,盛管教用鐵棍打的全身大面和皮下出血,全身青紫,然後從第二看守所押到第一看守所,在2003年12月21日下午5點多,由兩個惡警把她蒙頭押到另一處迫害點,提審時把她關到鐵籠子裏,有武警24小時看守。

後得知這是專為迫害大法弟子的地方叫王崗,當時在場的有市局國保的肖隊長,安全局姓楊的24小時跟她所謂的「談話」,強制她坐鐵椅子,胡愛雲嚴厲的對他們說:「你們2003年6月21日給我非法用刑到現在,你們是在犯罪。」肖隊長說:「胡愛雲,你不怕打是嗎?打你沒用。」就這樣他們換個方式迫害,連續6天6夜非法提審 ,胡愛雲用絕食來抗議他們的迫害。

胡愛雲被非法判了十一年。她被抓走後,市局的朱凱把她的個人財物一併收走,其中有現金一萬多元和一個存摺四萬多元,還有電腦打印機和一輛借用的麵包車一同被搜刮走,後經家屬多次去市局要無效,家屬無奈多方曲折托要,只付給了三萬多元。家屬又去市局向朱凱問其麵包車的情況,他卻聲稱這車是用來做法輪功的事,上級決定沒收了。

四、在監獄遭長期摧殘

2004年5月12日,胡愛雲被劫持到哈市的黑龍江省女子監獄。從她被抓到被判,這一系列的程序是在家屬毫不知情中進行的。她被轉到省女子監獄也是家屬經多方打聽才得知的。就在她被轉到女子監獄的當天,惡警呂晶華,陶丹丹指使十幾個打手把她拖入水房毆打,用腳踢她頭部,臉部,胸部,臉部被踢出血,踢腫,胸部被踢的呼吸困難,疼痛。然後用膠帶封住她的嘴,並把兩手到後面戴上手銬,押到小號(禁閉室),那是沒有窗戶,陰暗,寒冷,潮濕,蚊子滿屋飛,老鼠滿屋跑,鋪板上釘了幾個地環,胡兩手背銬到地環上,由兩個犯人監控。

胡愛雲被長期銬在地環上,不許上廁所,長期不許洗頭,洗腳,兩個多月不許洗衣服。她曾因洗頭被犯人呂春光、宋數波、夏軍立經常打罵,甚至私自把她的手吊銬起來,用腳鐐把腳綁到門上抻起來,晚上睡覺也長期加戴手銬。一同被迫害的還有張樹折、丁玉、嚴春玲、劉立萍、楊風華、王洪潔等大法弟子。他們都不放棄信仰法輪大法「真、善、忍」,經常長期被非法關押在小號內。

胡愛雲在兩年內,就被關進小號累計長達一年半之久,數次被毆打謾罵,她多次絕食抗議這種非法關押,體罰及虐待。胡愛雲在絕食期間,犯人商曉梅(殺人犯)用一根一次性胃管,給她們多人反覆使用,而且有意用力把鼻子插出血,灌食時加濃鹽水,加不明藥物,灌完後頭暈無力。

2006年9月,她被從小號強行押到十一監區(所謂轉化大法弟子的地方),由一監區長陶丹丹,隊長王亞利等指使犯人迫害大法弟子,她們把大法弟子單獨關押,每屋子的門都用紙糊住,由十來個人24小時監視,強迫他們坐小凳,直到後半夜兩點多才讓睡覺,強行洗腦,灌輸謊言,稍有不如意,就用手銬銬到床上折磨。胡愛雲被單獨關到一間小屋裏,有九個犯人24小時監視包夾她,強迫她坐小凳,穿囚服,她不服從,就把她從床上拽到地上。

胡愛雲在十一監區被迫害了幾個月,又把她送到一監區,關到一個沒有監控的屋裏,由犯人盛巧妹,王寶霞,王鳳芝,郭蘭英,李豔平(殺人犯),於豔,何穎傑,管淑華監視她,不許她跟別的大法弟子說話,上廁所她們也跟著,盛巧妹指使犯人用束腹帶把她綁在床上,綁了三天。

2007年7月12日胡愛雲絕食抗議這種迫害,盛巧妹私自給她加濃鹽,把她灌暈造成嚴重脫水,後來犯人商曉梅去給她打點滴,說是稀釋一下。那次她絕食了兩個多月,胡愛雲出現嚴重脫水後,監區互相之間推脫責任(一監區和監獄醫院之間互相推托),此次參與的有犯人盛巧妹,王寶霞,李豔平,於豔,商曉梅等。

2008年3月8日,胡愛雲再次絕食抗議非法關押折磨。在這期間,李豔平、張繡園等人強行給她灌食,張繡園用手摳她眼睛,掐她脖子,把她臉部撓破,身上多處青紫。

2008年5月,胡愛雲因煉功被何影傑、張繡園、管淑華等惡人毆打,當時她已絕食半年多,身體瘦弱,他們抓她頭髮按在床上,用拳頭打她臉,拽她胳膊,往地下按,胡愛雲就喊法輪大法好。這樣迫害許多天,胡要見監區長,而她們卻躲著不見。家屬區接見時,胡把被打的事跟家屬說,獄警劉曉芳強行搶下電話終止接見,而且從此拒絕家屬接見。

從那次接見後至今家屬已一年多沒見到胡愛雲了,她仍在絕食中,家屬非常擔心她的身體,多次找到監獄長要求接見,可始終以各種藉口搪塞不讓接見,還把她七十多歲的老母親拒之門外,至今家屬無法見到胡,老母親一次次帶著思念去探望滿含淚水而歸,中國的人權在哪裏,法律在哪裏?

2009年,監獄給胡灌食用熱水,犯人商曉梅示意一監區犯人何影傑水太熱,加點涼水,何影傑沒理睬,就熱著往下灌,灌完後何影傑將灌食用的胃管直接扔到水房的地上,在不消毒的情況下反覆使用。在哈女子監獄和胡愛雲一同絕食反迫害的還有大法弟子裏玉書、劉丹,那裏包夾她們的犯人經常把監獄給大法弟子的病號飯偷走私分。其中參與迫害的有一監區長陶丹丹、吳豔傑,一監區惡警於洪波,她們在迫害大法弟子時都不同程度的參與並掩蓋其他犯人對大法弟子的迫害,推脫責任。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